金沙85155登录


徐志摩诗集,徐志摩的前世今生

公孙一清应七星聚义,第十八遍

职场故事,戏说秦桧

图片 1
话说在时光弄堂的岁月里,岳飞和秦桧又见面了。他们穿越时空隧道,秦桧摇身变为某公司的白领族,一天是眼高手低,无事可做,专门琢磨怎么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而岳飞恰巧是这个公司的一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求名利的普通职员。
  有一天两人在电梯里相遇,秦桧见到这个手拿着文件夹,腰板挺得直直的帅哥,便多瞄了两眼,感觉似曾相识,却又是说不出的一种敬畏从脑后梢像一股莫名的蒸气凭空而来。再看岳飞从进电梯开始,就感觉有一双眼睛,老是盯着自己。凭着感觉看了一下这位领导,眼里也是瞬间的一阵疑惑:这人咋这么熟呢?突然自己摇摇头笑了:怎么可能认识公司上层领导呢?
  的确,岳飞就是个不卑不亢、踏实勤奋、待人平和又是满身爬满了正义凛然的傲骨之气。故而,他在公司是出了名的顽固派。
  电梯数字闪出十八的时候,岳飞走出电梯。随着岳飞身影的消失,秦桧瞬间知道他是谁了?秘书早有提醒说:“那个销售科的科员不太好对付。每次都是他不签字。公司改制进行不下去,就是总卡在他那儿。”为什么秦桧能联系到他?销售科本就是个肥窝,上上下下眼线多了去了,唯有这个岳飞,听其名却总是见不到人。他几次想找理由认识,不是出差,就被岳飞挡了。为这上司没少说他,连这点事都搞不定。这样一想,当电梯再次开门的瞬间他走了出来,一看,二十二层。好吧,步行通道直达十八层,拐进了销售科。
  公司现在是知情的都人心惶惶,这次改制,从中层领导开始一刀切,一次性买断。有的想好自己的退路,走走上面的关系,给个内退走人的打算,并且都实施的差不多了。还有的是我就不签字,除了你给我挂名,直到我退休。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公平呗。不知情的还在做好每一分钟该做的工作。各个低头在电脑前,计划当日的销售报表。
  穿着一样的白衬衣,一下还认不出来了。这时,销售科长看到秦桧,满脸笑开了花:“哟,秦处长难得光临,失敬失敬!您这是……”秦桧那份洋洋得意:“没事,过来看看。那个岳飞……”“岳飞,秦处长找你有事。”销售科长满心疑惑却显平静地喊道。
  就这样,岳飞被秦桧以工作名义,离开工作岗位,两人来到了一品红酒吧。
  酒屋小坐,几杯下肚。秦桧面红耳赤的说:“兄弟,我感觉在哪里见过你?”“我也有同样感觉。”秦桧继续道:“兄弟听说没,咱公司好像有什么大动静。哥们是为你好,你要稳定这份工作,就要动动脑筋了。”岳飞一头雾水……“这样哥们给你说明了,你带个头签个字,其他你别担心,有哥们在少不了你的。”岳飞一听便知道了领导约他的真正目的。转眼想:真的假的?为探虚实问:“有啥好处?”秦桧伸出一个大拇指和食指。“八个袁大头啊!”“恩~八个铜板。”秦桧立刻以否定的口气说。岳飞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秦桧急了:“看在哥们的份上,我也就这个权限了。”他又伸出一根食指和中指。“越来越少了”岳飞失声地喊道。“不是,是两个袁大头。”岳飞顺势说:“我还以为能二十个袁大头呢!”秦桧费劲的说:“我没这个权利啊!那个李家妹子,王家大哥,张家挑担,徐家妯娌可都走在你的前面了,你还蒙在鼓里,一天傻了吧唧的就是低头工作,不闻窗外事。”岳飞一听心里也有些许慌乱,但原则问题很清晰。就说:“有啥书面文字性的东西,给看看再说。”秦桧皱皱眉头说:“很多事情你放心,公司都会给你办好的,你只要继续工作就行了。放心……”
  熟不知什么叫大智若愚吗?岳飞是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出门前说:“我老婆脚冰了我回家给老婆暖被窝去了。”秦桧愕然,张个大嘴才是傻了吧唧滴愣着。
  出了门的岳飞自言自语道:“什么人嘛,躲都躲不掉。呵呵,嘴里说是哥们,心里却害哥们,哦~~你当我傻啊!你嘴里说的那些空头支票算数吗?这年代,抱在怀里的才算是自己的。你个王八蛋,老子虽然是小小地职员,不过想从我这里突破。呵呵,你打错算盘了,我才不做千年遭人唾弃的秦桧。
  岳飞哼着小曲,大刀阔斧滴走在他内心坦坦荡荡的路上……
  

小张的大名叫张总,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有些难。因为现在各种领导已经够多了,那些负责招聘的都不想再平白无故为自己找个上司

为此,在面试时,小张都会声明:“我真名叫张总,您要是觉得这名字不好,我可以改!”

这天,又是一次面试,小张又一次声明,不料那招聘人员抬头看了他好一阵,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说:“不用改,这名字挺好,你被录用了!”

小张的顶头上司就是负责招聘的人,他是公司销售科王科长。奇怪的是,王科长将小张招进销售科后,竟然只安排他打水、扫地、抹桌子,甚至有时候厕所堵了,王科长也叫小张去疏通。最让小张难以忍受的是,王科长经常有事没事,把他叫到办公室呵斥一顿,弄得他整天都紧张兮兮的。

这一天,小张莫名其妙又被王科长训了一通后,心里很是委屈,坐在办公室涨红了脸。

一个科员见他挺可怜的,走过来,小声对他说:“哥们,想在这里干,就忍着吧,谁让你的名字不好呢!”

小张一头雾水,忙问为啥。

那科员说:“你还不知道,咱们的总经理叫张太平,我们平日里都叫他张总,想当年,王科长与张太平一起竞争总经理这个职务,结果张太平胜出了。我们王科长则事事不顺。”

小张听了半天,都没明白怎么回事,他可怜兮兮地说:“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啊?”

那科员左右望望,小声说道:“你不是叫张总吗,王科长对那个张总恨之入骨,却又不敢得罪他,只好拿你这个张总出气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