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南边有雁阵,原谅时光

妖兽骨林,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九章

85155金沙下载,邵景怔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顿时只觉得体内一股热血猛然上涌,难道、难道真是这场地震震出了一个古代修士的dng府吗?
神洲浩土自古以来便有修真,修士存在的岁月极其漫长,反正在传说中上古时代就存在了。也正因为如此,神洲广袤的土地上经常会流传着现古代修士dng府的故事,这其中自然也伴随着财宝、灵石、灵丹妙y、功法口诀等等传奇故事必备的东西,总而言之,现一个古代修士的dng府那就等于是现了一个宝藏,至于宝藏的大xi多少可能要碰碰运气,但是谁都不能否认,或许你真的可以一步登天呢?
要知道这样的传说可是太多太多了。
邵景撒腿就跑,早到有迟到无,这种事哪里能够耽搁迟到!xi猪不明所以,但是看着主人飞跑它自然也是四蹄如飞哼哼哼哄哄哄跟着冲了。
所有修行者涌去的方向并不在天青山的正前方,而是绕过了一个山坳,在山麓的西边。当邵景跑到地方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至少一百多个人,并且后面的修行者还在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
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处因为山崩垮掉的山体,原本土地上方茂密的树林整片地滑到一旁,山体裂开了一条大缝,略微带着暗红se的泥土翻转开来,露出了大片大片赤1u的巨大岩石,而就在一处鼓起的巨大山岩边上,原本掩埋在地底深处的地方,露出了一个高大五丈的石men,没有太多的装饰,只能看到men上雕刻了一些奇怪古拙的花纹,古朴而沧桑;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古老石men上不知为何竟然布满了巨大的砍痕,看着像是被人在上面用各种可怕的武器硬生生砸出来的,密密麻麻,至少有上百道缺口。
石men一看就很沉重,但是此刻却已经裂开了一条缝隙,里面透出了一股股的冷风,幽深黑暗,深不见底。在古老石men的上方,镶嵌了一块巨大青yu,不知多少岁月过去仍然散着淡淡光芒,然而几十道触目惊心的刀痕密布其上,让青yu上原本的字迹再也无法辨认
※※※
看起来竟然真的像是一个古代dng府,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面红耳赤目眩神mi,至少邵景已然是手心出汗口干舌燥,眼看着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但似乎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冲进这个神秘的dng府,虽然宝藏动人心,但传说故事里也有不少看守宝藏的机关埋伏夺命追魂,大家可都是只有一条命的凡人,自然会有所忌惮。
就在这有些诡异而僵持的时刻,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锐啸,一道虹光飘了过来,落在地上,现出一位玄天宗弟子的身影,喝道:“你们都聚在这里做什么咦?”
几乎是在瞬间,他的目光便被那个古老dng府吸引了过去,然后双眼中顿时变得如yu喷出火来一般地热切,古代修士的dng府对所有的修真士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无法阻挡的yu惑。
修行者人群一阵s动,大家都顿时想了起来,在这里的并不都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天青山上可是有大把的高手,甚至连修行到了高深之极能够驭使法宝的玄丹境高手长老都是有的。而此处dng府在天青山出世,不用脑子想都知道,玄天宗决然是不会放过,一旦山上得知此处定然是将之视为私产,严加看管起来。
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这些玄天宗地位最为低下的修行者,便是那些已经得传道法的玄天宗弟子,只怕也不容易进入,好处注定是要给men内掌教长老们给占去的。
一阵死寂过后,忽然间也不知道是谁不顾一切大吼了一声:“冲啊!”
“冲啊”一呼百应,每个人都红了眼睛,谁不想出人头地,谁又想在那灵田间蹉跎岁月,一声声呐喊吼叫,人群疯狂向前涌动,那个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玄天宗弟子显然没有料想到这个局面,开始还瞠目大喝,然而黑压压一片人群冲来,他顿时也傻了眼,总不能真的就此大开杀戒吧?
这一迟疑间,快步如飞状似癫狂的人群至少也有上百人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而后面的人还在不断涌上来,这位玄天宗弟子一跺脚,大叫一声,干脆也不管不顾,一样掉头冲进了dng府之中。

人群之中,很多人的脸se都变了,眼前这一幕像极了那些传说中鬼斧神工的mi宫,传说那些上古仙人们为了看护自己的dng府往往会设下许多禁制机关,mi宫mi阵,便是时常用到的一种,若是被困在其中,只怕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有的人害怕退缩,有的人却奋勇向前,前方脚步声声,那是有不怕死的修行者依然在不顾一切地冲向dng府深处,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他们便是以命相赌。
邵景悄悄地走过那些通道,不动声se地查看周围,尽力保持自己的冷静,并把手心中不断渗出的冷汗在衣衫上擦拭干净。
这一次,是右边第二条通道里面还有刀痕。
他一头冲了进去,在没入黑暗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忽然浮起一个念头:这个时候,xi猪会跑到哪里去了呢?
※※※
流云袋中有很多杂书,其中不乏有几本野史传记山人随笔什么的,提到了不少古代修士的趣闻逸事乃至传奇传说,其中自然也有讲到一些古修士的dng府,但与眼下这个dng府似乎根本都扯不上半点关系。现在看来这个无名dng府的规模大得惊人,邵景从进dng到现在光是那种五条岔道同时出现的情况,已经碰到了四次,这还不算走上其他岔道的,经过这些仿佛无穷无尽的岔道多次分流,此刻邵景所在的这条通道中,连他自己在内只剩下了四个人。
三男一nv。
三个男人中除了邵景之外,一个是圆脸微胖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另一个则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面容英俊,皮肤白皙,虽然是在这有些黑暗的通道中,但行走举动间却仍是令人感觉到有几分潇洒之意。
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是一个nv子,一位美貌的nv子,一位在修行者中颇有名气甚至连邵景都知道的美貌nv子。
她叫苏青蓉,在黑暗中看去,这个nv子明眸雪肤,秀垂肩,一张脸儿犹如画中人一般。身上穿着淡绿se轻软罗衣,胸口处露出洁白抹胸,绣着几片柔嫩青绿的竹叶花样,让脖颈与胸口处袒露的一片肌肤更显温润,也让隐藏在罗衣之下玲珑动人的曲线多了几分yu惑之意。
在天青山下的修行者中,苏青蓉的名气很大,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她这般动人心魄的美丽容貌,别说众多的修行者了,就连天青山上的玄天宗入men弟子,都有不少人倾慕她而下山结ji的。邵景平日里就多次听到有修行者在背后说她勾搭上好些山上的玄天宗弟子,眼下就是等日子,一旦玄天宗五年考核之期到了,她必然是要被选上的。
“自然嘛,她都不知道陪多少位山上的师兄睡过了嘛!”类似这样的流言蜚语,在修行者中是流传最广的,每一个说这种话的修行者都是言之凿凿确定无疑。邵景并不能肯定这种传言的真假,但是他的确亲眼看见好几位玄天宗弟子特地下山来找她,而苏青蓉也每每笑脸相迎,相谈甚欢,有的时候,甚至到了天黑点烛时分,她的木屋中仍然会传来那些师兄的笑声。
和对山上下来的师兄们温柔客气的态度相比,苏青蓉对其他的修行者却向来不假辞se,平日里经常就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修行者们虽然地位底下,但谁不愿意得美人青睐,且不说享受温柔,光是周围那羡慕的目光就让人yu仙yu死了。偏偏这样的好事,这样的美人,却终究不是自己的!
风言风语,冷嘲热讽,便由此而生,可是无论怎样却没有人敢对苏青蓉有所为难,这个nv人毕竟ji好了那么多山上的玄天宗弟子,万一得罪了她,惹来一两个姘头的报复怎么办?
嫉妒的男人无力反抗,便只有毒舌伤人。所以苏青蓉美貌动人,名气很大,名声却并不甚好。

那少nv后退了一步,纤细的xiao手一指自己的胸口,笑道:“咦,你不认得我了吗?我就是前些日子摔在山下的人啊,你还救了我大哥呢。”
邵景顿时记起,原来这看着有点眼熟的清丽少nv,居然就是当日“从天而降”的那位青衣少nv,那件事他本没有记在心上,再加上今天少nv也没有穿当日的青衣,所以他一下子便没认出来,当下也有几分喜悦,笑道:“原来是你啊,对了,你那位大哥后来怎样,没事了吧?”
少nv点了点头,笑道:“是啊,后来回到山上,炼丹堂的清云师叔亲自出手,当然没问题了。不过清云师叔也说了,大哥他失血颇多,要是再耽搁一会或是再迟些止血,就麻烦了,怕是对修行都有损害。所以啊,我和大哥都得好好谢谢你呢。”
邵景看着她漂亮的脸上浮起一丝郑重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摆了摆手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了,用苦心莲止血也是随便碰碰运气,都是你大哥运气好。”
那少nv嘿嘿一笑,眼睛又眯成了一道xiaoxiao的弯月,不过随即想起了什么,用手掩口笑道:“啊,你看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都不记得你问我呢。我叫谢xiao雨,现在是玄天宗mén下的入mén弟子,我大哥叫谢云龙,也一直说想要当面谢你救命之恩呢。不过过来了几次,你都没醒。今天他本是也要过来的,可是正好宝龙堂的清河师伯找他有些事,他就过去了。再等会他应该也会来吧。”
邵景倒是略吃了一惊,没想到谢xiao雨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比自己还xiao一些,却已经是玄天宗的入mén弟子了,至于她大哥谢云龙,别的不说光看当日能够驾驭灵器短暂飞行,怕是在玄天宗入mén弟子中,也算是道行颇深的。
邵景摸了摸脑袋,笑道:“好厉害,看不出你比我还xiao,本事可比我大。我还只是修行者呢,名叫邵景,现在住在山下呃,糟糕了,山下的灵田和我的木屋是不是都已经毁掉了?”他这才想起来那场地震中,好像自己的财产已经毁于一旦了,不禁有些心痛,只是此乃天灾,除了老天也没处怪人去。
谢xiao雨微微一笑,道:“不是哦,邵大哥,你现在和我一样,也是玄天宗的入mén弟子了。”
“唔啊?”邵景一开始随口答应,还没反应过来,但片刻之后眼睛猛然瞪大,惊喜jiao加愕然道:“什么,你说什么来着?”
谢xiao雨笑着跟他说起缘由,从她的口中,邵景才逐一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一次突然生的大地震,的确是破坏巨大,别说天青山下那些灵田木屋,就算是天青山上许多有道法加持禁制的玄天宗殿堂楼阁,都在这股天地巨力下被破坏了不少。当日事仓促,在地震巨大威力之下,无论山下还是山上都1uan成一团,所以当天青山上玄天宗内得到消息赶到无名dong府之外的时候,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至少也有一千余人的修行者冲进了无名dong府里面。
玄天宗内的诸位长老自然是惊喜jiao加同时恼怒不已,自掌教清风真人以下,倒也干脆,立刻放下山上山下的修缮整理事务,将全部弟子都调了过来,封锁dong口,阻止再有人进入dong府也不让人从里面出来,同时几大修炼到玄丹境的长老全部带人进入dong府,仔细探查。
毕竟,这dong府中若果然有上古修士的宝藏,哪怕只有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宝,都足以令玄天宗实力大涨。
只是这古dong之中,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年月哪位古代修士的dong府,但dong中却是颇有许多机关禁制,当其冲的就是邵景当日看到的那一条条岔道,据谢xiao雨后来听到的说法,几位师伯师叔研判之后,认为那是一个叫做“五行颠倒mí魂阵”的厉害禁制,若是随意闯入其中,没有破阵之法便会陷入其中永不得出,无论前进还是后退,在眼前永远都会有五条岔道。
除此之外,dong府中还有许多厉害机关禁制,虽然很多因为年月深久都失效了,但是还有几个能起动的,便对本领低微的修行者造成了巨大杀伤。
到最后玄天宗诸位长老破去这个mí魂阵,救出里面的修行者时,清点人数后,现至少有七百多人死在了这个无名dong府之中。
听到这里,邵景脸sè忍不住白了一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无名dong府中居然这样危险,现在想起来自己在那个时候福至心灵决定以那岩壁上刀痕为指引的路,真是撞上大运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