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这小子真帅2,酒后真言

逼问贤城,那小子真帅2

谁是海兵,那小子真帅2

第二天早晨。“千穗,你今天不去学校吗?”“今天只要九点钟之前到学校就可以了(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回事)。”“你昨天和哥哥喝了很多酒吧?”“妈妈你知道?”“你们昨天回来那么大动静,我还能不知道?”妈妈一定是指哥哥后来高声唱歌那件事。--“呵呵,让我再睡一个小时吧。”对了,我突然想起什么,一下子从被子里跳了出来。“哥哥~!”我叫道。“你哥哥还在睡觉,--快把衣服穿上,你都走光了。”妈妈赶紧扔了一件衣服在我身上。我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啪地一下就冲到了哥哥的房间。“哥哥!”┬^┬韩哲凝那头猪,果然还没有醒,只见他呈大字形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的旁边则是我可爱的‘千穗’,它似乎被韩哲凝的瞌睡传染了,蜷成一团睡在哥哥的脑袋旁,偎着哥哥的头发取暖,丝毫没有动物所谓的警惕。这个韩哲凝,总是霸着我的‘千穗’不说,连带教坏小孩。--“哥哥,哥哥,你快醒醒,醒醒!”我拼命摇晃着他。“嗯……嗯……==”“哥哥,哥哥,海兵是什么人呀,嗯?你快告诉我,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整晚这个问题,连觉都没有睡好。”“……海兵?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我问你他到底是什么人?!”“喂,你出去。”“你快告诉我呀,快告诉我,海兵到底是什么人?”我决定死缠烂打到底。“不要以为你缠着我不放我就会告诉你,这一招我使得比你高明。”“我求你了,好哥哥,你就告诉我吧!”“你去问你的男朋友智银圣不就得了,他什么都知道。”“……”“算了,你还是不要问他好了。照他那种性格,说不定会打你一顿再说。喂,你快给我出去,出去。”“告诉我吧!拜托了,哥哥!please!”“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韩哲凝还是一个劲地摇头。其实我也不愿意在韩哲凝这个人渣面前卑躬屈膝,但在上次我和智银圣那样大吵一架之后,我怎么还好意思跑去问他呢……唉~!虽然听了军世的话,让我对他乱感动一把的,不过……唉~!总之我不知道啦!海兵到底是个什么人呢?这么个大疑问憋在心里,我简直郁闷死了。希灿会知道吗?要不我去问金翰成?在校园里,我和希灿并肩走着。“你是说辛海兵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一听希灿的语气,我就知道有戏,心里激动得要死。“他现在19岁?”“大概吧,我只知道他是尚高的,你知道他吗?希灿,我爱死你了!”“你连他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他,我又不是尚高的学生。”“他在18岁的时候就死了,这件事在尚高里面很有名的。”“什、么?你说他已经死了?他是怎么死的?”“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这只有他身边的人才知道,我也是偶然听别人提起的……”希灿还说她知道呢,说话说一半弄得我更难受了。“希灿,你确定他已经死了?”“我是这么听说的,他18岁的时候就死了。”“……我能向谁打听这件事情吗?”“这个……要不你向王丽娜打听试试?”“--^你在开玩笑吧?”自从上次医院的事情后我都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要不你去问银圣~。”“不能问他。”我断然否决。“那么贤城……?”“贤城?”不错,就是他了,每当我陷入困境之中,总是贤城义不容辞地出现在我身边,解救我于危难困苦之中(其实都是我找上门的)。只要我见到贤城,万事都OK了!我还可以问他银圣这段日子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老躲着我,贤城一定都会告诉我的,我越想越开心。不对,我上次不是见到过贤城了,他怎么也不肯告诉我银圣的近况,也许这次他也……不管了,总之我一定要知道辛海兵的事。“^o^贤城!我可爱的贤城,我今天一定能见到你可爱的脸庞。”我忘形地喊道。“你有短信来了,还有,拜托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希灿受不了我地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贤城用非常吃惊的眼神看着我们,讨厌,他那么吃惊干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打波。“银圣你还真敢?==”贤城满脸通红地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她是我老婆,难道不能波一下吗?”银圣野人本色又发作了,冲着贤城恶声恶气地说道。其实我知道,银圣这时候故意装出的凶狠只是在掩盖他的羞涩和尴尬,^o^他这人啊!就是这样,从来都不肯老实。“你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决了?”贤城聪明地转移话题,地球人都知道这时候不该惹银圣。“……你说呢?刚才你不都听见了吗?”银圣老实不客气地说。“她在这儿干什么?”贤城冲着金晓光扬了扬下巴。“对了,贤城,你帮我带她回家吧。┬^┬”“为什么是我~!”贤城怪叫一声,摆明不愿接这颗烫手山芋。“那你说该拿她怎么办?”银圣和贤城为了怎样甩掉金晓光同时陷入了苦恼之中。呵呵~呵呵,金晓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下糗大了(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良家妇女,对敌人决不浪费自己的同情心是我一贯的原则)!“是你带我到这儿来的,智银圣,所以该由你负责带我回去。”金晓光颤抖着声音说话了。“是你非要坐在我摩托车后面的。”“……但是是你打电话我才过来的。”“那我还不是为了海兵大哥才叫你过来的。”“我不管,你今天非要带我。”“贤城,你就帮帮忙,带上她吧!”银圣转而又向贤城求救。“我为什么要带她?--”“智银圣,我非要你带我。”和纤秀细致的外貌不同,金晓光其实是一个倔强而又作风强硬的女孩。“不,我看见你就心烦,不想带你。”智银圣毫不留情面地当面拒绝了金晓光。--唉~!他怎么又变回以前的智银圣了,他再怎么不喜欢金晓光,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啊!还一副理所应当、坦坦然然的样子,让你想说他也不好说。讨厌,又变成以前那个说话没口德的智银圣了,真是讨厌!“那么我们明天学校见了,智银圣。”金晓光意味深长地对着智银圣说道,然后噙着神秘的微笑走开了,可能是想去拦出租车回家。为了忍住眼里的泪水,她紧紧地闭着嘴巴,那种天生的柔弱模样,让我这个自封为铁石心肠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呼~!智银圣,怎么说你才好,你说话真是……”贤城不忍心地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让人想一锤子敲死你,我在心里接过贤城的话。贤城带着为难的表情,向金晓光步行的那个方向急急跑去了。对了,贤城以前是喜欢金晓光的,这么说他到现在对金晓光还是有意思?“上来吧。”“回去吗?”“现在太阳都快出来了,我以前不是对你说过,好女孩太阳下山之前就该回家。”“你……--”让我怎么说他才好,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他思维还真是跳跃式。“我也该回家了。”“银圣,你以后不要去工地做苦力了。”“什么苦力啊?”“我都听贤城说了……你为了我,到工地去做苦力。”“没、没那回事~你还不上来?”呵呵呵呵,可爱的家伙,我笑得像个辣手摧“花”的女魔头。看看他,整张脸皮都红了,我还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O^嘻嘻,看来他也有不为人知纤细的一面,别看成天总是嚣张傲慢得要死,真是可爱死了。我坐在摩托车后面,像只慵懒贪睡的小猫那样,伏在他背上轻轻地磨蹭着自己的脸。“坐好,我可不想看见某头笨猪又从后座上摔下来了。”看来他对刚才的事还耿耿于怀。--^唉~!银圣,我知道其实你是关心我的,拜托你就不能说得好听一点。^^银圣终于又变回原来的银圣了,想想,我还是喜欢这个“毒辣辣”的银圣,不,应该说我最喜欢现在的银圣。^o^呵呵~呵呵,原来坐在心上人摩托车后面的感觉是这么美妙,难怪电视上总是那么多英雄开着摩托车救美的场景。只是屁股麻麻的好难受喔!--摩托车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到了我家的门口。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对现在的相拥还恋恋不舍呢,时间过得还真快,--哪像我和金翰成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度日如年。“我走了。”“嗯,路上小心。”我冲着银圣甜甜地说。“我们星期六见。”“那明天呢?”“明天我没时间。”“你不会是明天又想去做苦力吧,为了我?”“我说了我没做苦力。”银圣皱起眉头。“好啦,好啦~,我可爱的孩子……^o^”“你想死啊!以后不准叫我孩子。--”“^o^那么后天见,明天给你打电话。”“嗯~!”银圣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上路了。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我满足地笑了,我现在只觉得很幸福,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的不安。以前我和银圣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总是觉得很不安,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现在不会了,我会很舒适,很坦然地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是因为刚才那个吻吗?如果不是被贤城打断的话……--想到这里我就气呼呼的。┬^┬但金晓光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明天学校见?她该不会是想让自己的哥哥报复银圣吧?--^不会的,不会有这样的事的,而且金翰成是绝对不会碰银圣的。在这样在胡思乱想之中,我几乎一直没合眼,一直捱到了上学的时间。……听我讲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希灿大呼过瘾,连声说银圣帅呆了,上课的时间她一直不停地在课本上写银圣的名字,--老天,这女人不会是见异思迁的老毛病又犯了吧!啧啧~!Ifollowyou!--“喂!你不要再写他的名字了,哪有像你这样的,不断地写别人老公的名字。-O-”“因为他帅呆了嘛!喂,你有电话来了。”希灿提醒我。“我……?”“是啊,你。”“说不定是金翰成的电话。你帮我接,如果是他,就说我肚子痛拉屎去了。”“--^真的?真的要这么对他说?”“是的,就这么对他说,我也是没办法,只好自毁形象地让他放弃NFDA5。”“喂?你找千穗?请问你是谁?哲凝?啊,我……我是千穗的朋友,我叫德者。请等一会儿,千穗,是哲凝。”希灿突然脸色大变地对着我手机说道。“呃……”怎么会是哲凝找我?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唉~!为什么偏偏是希灿帮我接的呢,为了躲哲凝,这个家伙连名字都不惜改了,“德者”?什么跟什么呀,她干什么剽窃人家小姑姑的名字--“哲凝?”“千穗,你哥哥,你哥哥!”“嗯?”“你给你哥哥哲凝打个电话。”“为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是银圣……我们的前辈们现在正在揍他!”“你说什么?-O-”“现在除了哲凝大哥没人能够阻止这件事了,你赶快叫他到尚高来。”“我的哥哥?”“是啊,你的哥哥!哲凝大哥来了的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你快一点!”“知道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我急得团团转起来。金晓光,一定是那个坏女人在里面捣鬼,除了她谁还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现在不是跟她计较的时候,银圣,银圣~!┬┬“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银圣现在正在被三年级的学生打。希灿,把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嗯,给你!”我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手机上的按键,这我还是第一次拨哥哥的手机号码。“喂?”“大哥,是我。”“你是谁?是至美吗?”“我是千穗。--^”“我的亲妹妹?”“是啊,你的亲妹妹。--”“有什么事吗?”“大哥,你现在能不能去尚高一趟,拜托你了!”“怎么回事,你说清楚。”“银圣他……他现在正被金翰成他们一伙暴打,眼看就快不行了!”“真的?”“你快去吧,他可是你妹妹的男朋友,而且现在正被你最讨厌的人打。”“话虽是这样……”哥哥拉长了语气,摆明一副不太想管的模样。“大哥,你知不知道,那天金翰成在游戏厅门口劫持了我……”我决定使出激将法。“这个杀千刀的家伙,老子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嘟……电话被挂断了,我眼前几乎可以想像出哥哥提着棒子、怒气冲冲地奔向尚高校园的样子。我哥哥在尚高真有这么大影响力吗?真没有想到(我从来不关心哥哥的事情)。“希灿!我要去尚高,你帮我向老师请假。”“我也要去!”“你也去了,谁帮我们请假啊?”“我们不在老师也不一定会发现。”“那就赶快出发吧!”我们连书包都没有拿,风风火火地跑出了校园。“喂,快叫一辆出租车!”“用谁的钱?”“你没有带钱吗?”“嗯。”“快上车吧!”呜呜~,嘤嘤~,金翰成,金晓光,你们这两个混蛋,怎么能做出这种卑劣的事情。银圣,你现在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不,那家伙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他一定也不会让那些打他的家伙好过的。其实现在我心里最憎恨的是金晓光,对她的哥哥金翰成我反而没有多大感觉,因为我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后唆使。我哥哥去真的有用吗?我很是怀疑,他该不会去了之后只能挨打,被那个黑社会打得满地找牙吧。一路上不知逼迫司机大叔闯了多少次红灯,我们的车像疯狂老鼠一样,终于开到了尚高学校旁。“喂,我们就这样穿着女高的校服,大摇大摆地走到尚高里面去?”希灿对自己身上这身衣服颇为顾忌。其实我也挺怕尚高女生的,但想到银圣现在正在遭受磨难,我浑身上下便充满了勇气,银圣~!我来了~!“我们走吧!”“……我们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进去?”“嗯,就这样走进去!”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同时收紧了自己的下巴。我牵着希灿的手,仿佛赴刑场般地向尚高校门毅然决然地走去。现在正是课间休息时间,有不少学生正在运动场上活动玩耍,他们看见我们立马诧异得睁大了眼睛。“对不起,请问!”我叫住了身边经过的一个尚高学生。“嗯?”果然都是一副很吃惊的表情。“请问你认识银圣吗?”“你问他干什么?”“事情是这样的……”我准备解释。“大姐!”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我。“啊,是军世!”能碰见他太好了,我看见军世像看见救星一般。“军世,你知道银圣现在在哪儿?”“啊,这不是希灿姐姐吗?”军世根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像蜜蜂见了花蜜一样,一个劲儿地死盯着希灿。--“是啊,军世,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希灿姐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喂,该死的家伙,我问你银圣在哪儿!-O-”我怒不可遏地大喊出声。“你是问银圣大哥吗?刚才他好像和一群前辈到学校的仓库去了。”“一群前辈?到底有多少个?”“大概有十几个三年级的前辈,还有贤城大哥,怎么了?”“仓库?在哪儿?-O-”“在学校后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金晓光这个该死的丫头,这次我绝不饶恕你。”我一把推开挡在我前面的军世,发了疯一样地向仓库狂奔而去。我可以感到不少或明或暗的视线从尚高的四面八方传来,在我的身上汇集、汇集、汇集,呵呵~,我这辈子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引人注目过吧,我自嘲地想。不,还有一次,我耳边隐隐传来的窃窃私语提醒了我前一次的“丰功伟绩”,该死的,本来我早已把这件事给忘了的。┬┬“呀,你看!她不是上次把手夹在铁丝网里的那个女孩吗?”管他们在说鸡蛋还是咸鸭蛋,我咬了咬牙。银圣!我来救你了!“等等我,千穗!”希灿从我身后追了过来,但现在可不是有闲暇等朋友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向仓库跑去。就是这里了,说不怕是骗人的,但一切为了银圣,一切为了银圣!我深吸了一口气,一、二、三……,我推开了仓库的门……!“银圣!┬┬”我在推开门的同时凄凄惨惨地叫道。突然一声响起,“你在这儿干什么?”“哥哥?OO”我好不诧异,“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接到你电话就过来了。喂,金翰成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劫持你,你还和他一起吃了一顿饭。”--现在在我眼前的是这副光景。尚高三年级的学生在地上跪成一溜(其中包括那个黑社会和金翰成)。银圣施施然地蹙着眉头坐在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根烟(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狂傲不羁的样子),他的身边坐着贤城,脸上表情沉重,一副迷茫的样子。OO最让我大开眼界的是……那个高坐在聚光灯下的家伙,裤腿撩到脚脖子上,胸口的衣服大敞着,头上的头发用发油向两边抹得老高,真是把什么叫傲慢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手上还拎着一个麻布袋子。虽然我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我大哥。--这时候,希灿才悄悄从仓库外探进了头。“你们这群兔崽子就是欠教训!”哥哥这个人渣可能也意识到希灿的存在,尴尬地站起身朝那群跪着的尚高三年级学生走去。只见他用麻布袋子狠狠地抽了每个人一下,那种凶狠的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我从没想过平常一副痞子样的哥哥会有这样一面。黑社会看起来尤其卑躬屈膝,嚣张不可一世的他也会有今天呀。“喂,你这个兔崽子,你要是敢再接近我妹妹一次,我保证决不会像今天就这样便宜了你。”习惯了平常滑稽样子的韩哲凝,看他现在这副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反而有想笑的冲动。“你来这儿干什么?”银圣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向我走过来。“他们为什么要打你?”“不知道~!可能是金晓光那个女人挑唆的吧。”“你这臭小子,想死吗?”那个黑社会突然恶狠狠地对智银圣吼道。“崔正甲,想死的是你吧!--”韩哲凝冷冷发话了。“对不起,前辈!”黑社会立马变成一副低眉敛胸的小媳妇样儿。“看来你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也好,最近我也闲得无聊,陪你玩玩。今天时间还早,你就在学校待到六点吧,六点之后到市中心去,我在那儿等你,怎么样?”哥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约黑社会到市中心去?哈哈~!我明白了,他是要教训教训黑社会吧,嘿嘿嘿嘿!他的日子不好过了,我幸灾乐祸地想到。但金翰成看我的表情却令我胆战心惊,老天,以后在市中心碰到他,他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也不一定。我以后去市中心一定要拉着我哥哥和我一起去,韩哲凝,你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至少比你表面看起来要有用得多。“喂,臭丫头!你是刚从学校里跑出来的,现在放学了吗?!”韩哲凝那个人渣又冲着我发威了,刚刚还夸他有利用价值。“嗯!--”我故意和哥哥打马虎眼儿。“你疯了!赶快回到你自己学校去。”“我是为了银圣才过来的,又不是过来看哥哥你的。”哐~!┬┬“┬^┬啊!好痛,喂,你干什么打我!┬┬”“你还不快回自己学校去?”“你干什么打我老婆~!-O-”~!是智银圣,他真是疯了,没看见我哥哥刚才一副凶神恶煞的狠样啊!竟然冲他大眼瞪小眼的,还说话说得这么大声。--^“……”哥哥似乎对此习以为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呼……我松了一口气,如果我哥哥也要打智银圣,到时候我就不知怎么救他了。“银圣,我们走吧!”我牵起银圣的手,赶快把他拉出这个鬼气森森的仓库,希灿这个丫头此时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回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你。”韩哲凝在我们身后扯着嗓门叫道,我不以为意地继续和银圣肩并肩地往前走。“你没有挨打吧?身体有没有受伤?”“谁敢打我?”“金晓光不是挑拨他哥哥那伙人对付你吗?”“烦死了,真搞不懂她怎么想的。本来我是不想和他们过来的,但是他们告诉我赢了的话有钱拿,所以我就过来了。”“你很需要钱吗?”“嗯。”“因为我的生日?”“你又在废话了。”害羞的家伙又开始脸红了。“我要走了。”“我送你回去。”“不用了。你回教室去吧,你们也开始上课了。”“我说我要送你。”“真的不用了。”“你就不会学得听话一点?!”银圣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的一只手狠狠地按了我脑袋一下。他的个子真高,这下我不得不服,人高还是有些好处的。--希灿跑哪儿去了呢?我要不管她先走吗?最后我还是屈服于智银圣的“雄威”之下,让他把我送到女高门口,不过心里自然是甜滋滋的,一天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乌拉~!

咚咚……!正当我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不知名的心事时,不知谁敲响了我的房门。“谁呀?”“我进来啦。”是哥哥的声音。“嗯。”我轻声应道。韩哲凝竟然知道进门之前要先敲门,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出去吧!”哥哥一把从床上拉起我。“去哪儿?”“哥哥请你喝酒。”“不用了,我从来不喝酒的。”“不要骗哥哥了,我知道你从高一开始就整天提着烧酒瓶子乱晃了。”“你请我去哪儿喝酒?--”“哥哥我难道还会请你去公园之类的地方喝酒吗?”说去就去,我也不想和哥哥客气什么,实在是我现在急需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哥哥带我去了以前我和银圣还有希灿、哲凝四个人经常去的一家啤酒屋,旧地重游,却已物似人非,令我唏嘘不已。还好哥哥没有带我坐到我们以前经常坐的一个位置,而是在离那个位置远远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记得我以前就说过我的酒量不错。一瓶烧酒?开玩笑,只够我漱口;两瓶烧酒?刚刚有点酒意;三瓶烧酒?只是话开始变得有点多起来;四瓶烧酒?微微有点醉意,几乎可以忽略不记;五瓶烧酒?这时才是彻底醉了。但我哥哥比起我来可逊多了,一瓶酒就足够让他丧失做人的尊严,变成非人类。现在我们俩的喝酒记录是:两个人总共喝了五瓶烧酒。“你知道~知道这个吗?我问你知道吗?”哥哥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哥哥,你说话小声点,旁边的人都在看我们。你想让我们羞愧得无地自容吗?”“翰成那个臭小子,他绝对不行~!绝对不行~!嘿嘿嘿!”“金翰成?”这真是天赐良机,我哥哥只要一喝醉了酒就是有问必答,现在正是解开我心中疑团的绝好机会。“金翰成,是他,就是金翰成。”“为什么他不行?为什么?”“你给我听好了~。”哥哥本已散乱的眼神突然固定在我的脸上,然后他凑近我的脸,神神秘秘地对我说道。“嗯。”我凝神细听。“你不是个好孩子,不是个好妹妹。”“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掉眼泪的时候~哥哥有多受伤,我伤心透了,~~你真不是个好妹妹~~~!”“你还不给我快说!”这个该死的哥哥,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上,反而责备起我来了。“千穗,你好可怕喔!--”韩哲凝捂着脸怕怕地看着我。“--你再不说我会更可怕。”“金翰成!”哥哥突然狂喊一声,吓了我一跳,他又发什么疯,突然大叫那家伙的名字。“翰成一年之前就知道你了~,你知道吗?”--我当然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哥哥又继续说道:“一年,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多少人和事啊!”我知道哥哥又开始废话了,不过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沉浸在对他刚才那句话的震惊中。金翰成一年前就认识我了?他说的是真的吗,怎么突然……“哥哥,你给我说清楚点,金翰成他是怎么知道我的?”“那是去~~去年的事情了~~,那天你~~你去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就是那天。”哥哥舌头打卷,说话已经结结巴巴的了。“噢,那个时候。那天又怎么样了?”“那天那个臭小子看见你了~。”“所以呢?”跟喝醉酒的人说话还真需要耐性,我循循善诱地接着问。“唉呀~!你的反应真不热烈~,一点调动不了我说故事的积极性,我不说了啦~~。”“哎呀呀,真是太好听了,后来怎么样?!”我应说书人的要求,拍着巴掌积极响应道。--^该死,我这是在做什么蠢动作啊!┬^┬“从那天之后,那个臭小子就一直缠着我,要我把你介绍给他。”这么说他追我不是金晓光指使的NFDA5。“后来呢,后来又怎么样,哥哥?”“我当然不同意了。”“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他……他就像那……那个东西一样。”哥哥说话间困难地朝某处指了指,我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OO诧异的发现他指的东西是……竟然是一块随意地扔在啤酒屋某个角落的抹、布。“你、你是说抹布?OO”我有点不太相信,虽然我对金翰成的印象一般般,但不能否认他确实长得很帅,哥哥能把他比作抹布,好丰富的想像力。--“嗯,嗯。”哥哥还挺得意似的,忙不迭点头。“然后呢?”我当然不会无聊到和喝醉酒的人争论些什么。“从那之后,他就经常给我家打电话,咯咯~咯咯!”哥哥笑得还挺开心的。“可是我一次也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啊!”“嘻嘻~嘻嘻!”哥哥这次更得意了,“都被我给截住了,你当然不可能接到。”“……然后呢?”“我惟一的亲爱的宝贝妹妹,当然不能让那个混小子给抢走,否则我以后岂不是少了很多可以欺压你的乐趣。来,我亲爱的妹妹,好好叫哥哥一声,嘻嘻~!”┬^┬恶心巴拉、肉麻兮兮的,我受不了地揉了一下双臂。这么说来……啊~,我想起来了,上次金翰成说过的一句话,“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难道他指的就是这个?瞬间,一种感动在我心中流淌。但是,--他就像抹布?呃NFEC9!抹布?我的感动立马冷却了下来,还是算了吧。--“哥哥!”“哎哟,吓死我了,干什么一惊一咋的?”哥哥仿佛受了惊吓似的,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胸口。现在这种表情的哥哥其实和金哲凝非常像,他们不仅名字差不多,大大的眼睛差不多,喜欢表现得很夸张的性格也差不多,名副其实的戏剧化人格。不过最相似的一点就是他们几杯酒下肚之后,立刻分不清东南西北、憨态可掬的表现了。“哥哥,你知道智银圣吗?”我要是不趁着这个大好机会把所有的疑问问个底朝天,我就是傻瓜。“智银圣?我的后辈嘛,我当然知道。可怕的后辈。”“哥哥,你知道智银圣很讨厌金翰成吧?”“当然知道,尚高里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干~干什么?”“你知道原因吗?智银圣讨厌金翰成的原因。”“嗯~嗯,知道。”“你能告诉我吗?”“我、我有点困了。”韩哲凝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拆台子。“不行,-O-你还不能睡觉,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现在不能睡!”我像疯了一样地推着韩哲凝。“呼……呼……”我的哥哥,我“可敬”又可恨的哥哥,一头歪在桌子上,像个死人一样地睡着了,不过除了一样不像,死人是不会打呼噜的。“你给我起来!起来!你这个人渣!”“哥哥,哥哥,我亲爱的哥哥,银圣为什么讨厌金翰成?是因为我吗?是这样的吗?嗯?”我觉得自己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是因为海兵,呼……呼……”呼噜声又响起。“海兵?海兵是谁?是个女生吗?”“呼……呼……”这次我叫了半天,哥哥还是没有回答。“我问你她是个女生吗?”我不死心地又推了哥哥几下。“不是,哥哥困了,好妹妹,你就让哥哥睡一会儿吧!”韩哲凝趴在桌上迷迷瞪瞪地说道。“你给我把话说完,我就让你睡。”“呼……呼……”哥哥这次是彻底去见周公了。我要用酒瓶把他敲醒吗?┬^┬算了,为避免背上弑兄的罪名,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无论我怎么推他,怎么摇晃他,他都一点动静没有,更别提让他坐起来了。我大口大口地喝光了桌上剩余的酒,用那个该死的人渣口袋里的钱结了账,最后艰难地把他背到自己的肩膀上,搀着他颤悠悠地向家里走去。--我现在的样子一定狼狈得要命,谁说喝酒可以消愁,现在我更伤心了。┬┬你想想啊,如果是你,得背一个体壮如牛的青年男子走20分钟的路程,你还高兴得起来吗?--嘿咻、嘿咻!我拖~我拖……!怎么我的体力大不如以前了,我惊讶地发现。惨了,不会是因为最近心情不好,每天胡吃海喝的,又长胖了吧!老天,你还嫌我人生悲惨得不够彻底啊!┬┬“啊?!”一声年轻男子的惊叫声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条件反射性地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来是军世。“大姐!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快帮帮我。”我大喜过望地向他呼救。“大姐,你刚才和这个男人在喝酒吗?--”军世没有上前帮助我,反而颤颤悠悠地伸出手指着我哥哥,一副很恐慌的样子。“你这小孩不要哆哆嗦嗦的,快来帮帮我,遇到你真是太好了。”“……这个男人是谁?”“你还真是奇怪。喂,你不会是一直在我背后跟踪我吧?上次我在电线杆子后面看到的那个小孩是不是也是你一伙的,你指使他们来跟踪我的?”“不是的!”军世着急地大声申辩。“那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干吗在这里唧唧歪歪地问个不停?”“这是任务。”“你说什么?”“大姐,你以后别再和别的男人在市中心到处转悠了,到时我也帮不了你了。”“越说我越糊涂了,你快老老实实地把一切都告诉我!”我摆出前辈的威严,决定今天一定要严刑逼供到底。“是银圣大哥让我们这么做的。”不用我严刑,军世自动乖乖招了。“你说什么?-O-”“是银圣大哥让我们这么做的。他说这一个礼拜之内,只要在市中心看见了大姐,一律无条件地跟踪。特别是要密切注意你有没有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你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比起大姐,--银圣大哥更可怕。”“他不只指使了你一个人吧?”我想到了上次和希灿一起逛街时看到的那个鬼鬼祟祟的学生。“嗯,他指挥了所有一年级的学生。”军世点头承认。“所以你们这些家伙一见到我就跟踪?”“大姐您千万不要告诉银圣大哥,否则我死定了。”“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你们这么做的?”“你干吗问得这么仔细?”“你不想说?--^”我扬了扬眉。“从上个礼拜六开始的。”军世见状立刻老老实实地招供。上个礼拜六……就是那天智银圣骗我他在釜山,后来……我威胁他说要和别的男孩子去约会,还说要去见金翰成的那一天?他听我这么说所以就担心了,于是叫了自己所有的后辈来跟踪我。老天,没有见过比他更可爱的家伙了,我说什么他还真信啊!“大姐,你以后不要和别的男孩子在市中心游荡了。”军世很慎重其事地告诉我。“什么别的男孩子呀!这是我哥哥,我的亲哥哥。我疯了吗?要和自己的哥哥约会?”“原来是这样啊!”军世顿时喜笑颜开,松了一口气,“这位大哥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应该见过吧,我哥哥老是在市中心到处乱晃。现在你该知道了,他不是‘别的男孩子’,所以你也可以放心了。喂,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什么?”“是关于智银圣的……”“大姐,您可不可以不要再问我了。”军世苦着一张脸哀求道。“我有没有和别的男孩子见面约会,智银圣他可以自己来找我、问我啊,或者他亲自跟踪我也行,为什么叫你们来跟踪我呢?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不知道~求您不要再问我了,否则我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告诉你希灿的手机号码怎么样?”我决定威逼不行,就来利诱。“什么?”“我说我告诉你希灿的手机号码~,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嗯?”“我知道希灿大姐家的电话号码和她的手机号码了。”军世回答说。看来我手中的筹码在他眼中没有价值。“喂,你等等,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您还有什么问题,我的朋友还等着我呢。┬┬”军世已经欲哭无泪了,一张脸比苦瓜还要苦。没办法,谁让他碰见了我这个天煞孤星。“智银圣为什么讨厌金翰成?这个你能告诉我吗?”“你是说翰成大哥?”“是的。”“听说是因为海兵大哥。”“海兵大哥是谁?”“好像是翰成大哥的朋友。”“好了好了,你快告诉我后面的故事吧!”军世仿佛不相信似的,大睁着他的眼睛看着我,我敢说,他现在心里一定在说自己上了贼船。“我走了!”看来军世已经不打算继续接受我的压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一溜烟地向街口跑去……要不是我身上还压着这个死人骨头,我一定会追上去问个明白。海兵?他到底是什么人呢?不过智银圣既然有心地派了这么多人来跟踪我,让他们向他报告我有没有和别的男生在一起,起码证明他对我的感情没有改变。此时的我,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的愤怒,反而开心得不得了,这样就证明银圣心里还是有我的,他对我的感情并没有冷却。这么想着,我刚才恶劣的心情好转了不少。“走吧~哲凝!我们回家去!”我的心情变好了,脚步顿时也轻松不少。“呼……呼……”哥哥继续趴在我肩头呼呼大睡。“……”这头猪。┬^┬就这样,我把一个比我重30斤,高20公分,身强体壮的20岁男性青年,完好无损地背回了家,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