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谁是海兵,那小子真帅2
图片 1
古怪的嫁妆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小村诡异消失事件

逼问贤城,那小子真帅2

真的有短信来了……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电话号码。“大哥在你家门口电线杆子上的留字你看到了吗?咱们今天见,可别放我鸽子啊!署名:金翰成”“是谁啊?银圣吗?”“--是金翰成。”我没好气地回答,都是他,否则智银圣也不会误会我。“真的是他?他好像真的对你有意思喔!”希灿贼兮兮地说道。“我知道(骄傲的表情,女孩子的虚荣心)。”“银圣也知道?”“嗯……知道。”我点头承认这个事实,真是令人伤心。“这可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唉~!我该怎么做才好呢?刚开始我是挺讨厌他的,但现在慢慢觉得他这个人其实也不坏。”其实我对待金翰成的感情还真是挺矛盾的。“你疯了吗?”“我又没说我喜欢他,我只说这个人还不坏。每次见到他,不会像见到智银圣那样整颗心七上八下的,他总是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我回想着过去这几天和金翰成相处的情形,平心而论。“喂,喂,你千万不能和他在一起。”希灿似乎比我还紧张,“我听说他的绰号叫‘抹布’。”“我知道,看他平常的所作所为也确实像那么回事。”老是嬉皮笑脸、粘了吧唧的。“而且银圣比他长得要帅;银圣的钱比他要多;银圣比他更会打架;银圣的个子更高;银圣也比他更会花钱!”希灿替我一一列举智银圣的好处。“┬^┬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一个很肤浅的女人,看中的只是他的钱和外表。”我皱着眉头。“不管怎么样,总之从今往后你一定要避开金翰成,银圣要是知道你和他见面,一定会发火的。”“真的会这样吗?有这么严重?”“啊,对了,那天我和你在卡拉OK厅分手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见哲凝了……”“后来怎么样了?”“没什么,我们互相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分开了,什么事也没发生。”就这样,我们上学一整天的时间都在谈论金翰成和哲凝,最后自习的时间又计划着怎样给我过生日。放学的时间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我和希灿手牵着手,快快乐乐地走在去往市中心的路上,自从知道智银圣对我的心意后,我的心情早已不复几天前的沮丧,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那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去市中心,我可以给‘千穗’买饲料,希灿可以把她的校服送去改一改,还可以顺便逮到贤城,真是一举多得。^o^“千穗,你手机是不是在响?”“不用接。”我继续欣赏着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橱窗。“你就接吧!”“--^肯定是金翰成的电话,所以我说不用接。”“说不定是智银圣的电话。”“不是银圣的。”我很肯定地说。任凭书包里的电话响个不停,我还是坚定不移地执行自己的方针政策——坚决不接。怎么样,我够善良吧,智银圣?你上哪去找像我这么忠心不二的女朋友啊?我给‘千穗’买了它最喜欢的那种饲料之后,又陪着希灿来到了一家位于地下的洗衣店。“大婶,请你帮我把这儿改小一厘米。”希灿拿着自己校服的裙子对洗衣店的大婶说。“学生,改小一点你还能穿得进去吗?”大婶疑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希灿的身材。“穿得进去。”希灿很有把握地说。“到时候你穿不进去,--可别再求我把它改回去。”“--不、会、的!大婶,你说话太叫人伤心了,真过分。--”我看大婶说得一点不过分,到时候你肯定穿不上去的,希灿。我在心里暗暗说道。“能现在就帮我改吗?”“等我先把这条男学生的裤子改完,再帮你改吧。”大婶指了指手边的学生裤。“能不能先帮我改,大婶!”“不行,那个男学生刚才已经过来取了,我说让他等一会儿,他就出去了,说是一会儿再来。”是尚高校服的裤子……是谁的啊?OO“这是谁的裤子啊?”我疑惑地指了指。“你认识尚高的学生吗?”“认识!”“你看他裤子上缝的名签不就知道了。”大婶热心地说。我扯过名签一看,触目惊心的三个字,——金哲凝!“希灿……希灿……?-O-”我立刻大叫着一旁的希灿。“……嗯?”“这条裤子是哲凝的。”“……真的?”希灿脸上立刻变了颜色。“哲凝过一会儿就过来取。”我补充道。“该死!”希灿突然转身往外走,她干什么呀?不管自己的衣服了?“喂,你去哪儿?”“我去旁边的游戏厅(洗衣店隔壁是家游戏厅)待一会儿!”“你不是不怕见到哲凝了吗?上次你们见到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我很奇怪她的反应。“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我还是不想见到他,特别还是在这种地方。”这么说我得帮她完成剩下的事情。算了,不和她计较,正好我可以在这儿等哲凝,问他贤城现在在哪儿。“大婶,你把这条裙子改小两厘米,让她一穿就都崩开。”我坏心眼地对大婶加了这句话,然后心安理得地等着哲凝的到来。大婶看着我,打了一个寒颤。--突然,一只不知名的大手重重拍在了我的肩膀上。“谁啊?干什么?”“千穗,你在这儿干什么?”“啊,是哲凝,哎呀呀呀,^o^我可爱的哲凝,好久没见了。”兴奋之余,我的毛手爬上了哲凝的脸。“你干什么呀?咳咳!--”哲凝受不了刺激似的,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快拿开你的手,我会被银圣揍的。”哲凝努力掰开我的毛手。“你最近过得还好吗?^o^哎呀呀,我可怜的孩子~,让姐姐看看。”这次我更过分,干脆手脚并用地整个人攀在了哲凝身上。“你快放开,放开。

洗衣店的大婶怜悯地看着哲凝,看得我老大不爽,于是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你在这儿干什么?--”哲凝问道。“我?我~来取我的裙子~哲凝!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当然,我过得不错。^o^”那我就放心了。哲凝……看起来气色不错。虽然消瘦了许多,但并没有给人愁苦的感觉,我好高兴,他又恢复成以前那个笑容满面的阳光男孩了。“银圣呢?”“银圣?银圣?银圣回家去了。”“是吗?贤城呢?”“他和一些朋友在地上的游戏厅。”“太好了,^o^我一会儿和你一起过去。”“过去哪儿?”“游戏厅啊!”“你也要去游戏厅?--^你去干什么?”“我有事情要和贤城商量。”“我也要知道,我也要,我也要!”哲凝不依不饶地说。“那我问你话你都能告诉我?”“嗯!^-^”“好吧,过一会儿我告诉你。”在和哲凝等着取裤子的当儿,我悄悄给希灿发了短信。“我和哲凝出去一会儿,你就到游戏厅里面玩一会儿吧,姐姐一会儿就过去找你。”咯咯咯!那个臭丫头收到短信该发火了。活该~!谁让你和哲凝分手的?抛弃了哲凝,和那个人妖李正民(虽然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但在这件事上我很难原谅他)交往。好久没有能这样开开心心地和哲凝聊天了,太棒了……银圣、哲凝、希灿还有我,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多么开心,现在却遥远得不像曾经发生过。“你想问我什么?千穗。”“你……你知道一个叫海兵的人吗?”“嗯,知道,海兵是我们的前辈。”“你知道他和银圣是什么关系吗?”“不……我不知道。”“看吧,我就知道你不会告诉我。”我故作生气地扭过头。“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用说了,我也没指望你告诉我!不守信用的家伙。”“你怎么又骂我!--”哲凝一脸指责。“好了,好了,^o^哲凝乖。哎哟,简直太可爱了,我可爱的哲凝!”我的禄山之爪又伸向了哲凝的脸,可怜他一张俊脸已经被我捏得有些变了形。“┬^┬喂,说了让你别再捏我的脸了。这会有损我尚高四大天王形象的。--”哲凝痛苦地揉着自己的脸。“哎哟,你还有什么形象可言。”就在我和哲凝笑闹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游戏厅(是地面上的一家大型游戏厅,不是希灿去的那家)的门口。游戏厅的门大张着,我一眼就发现了贤城,他正坐在里面一张椅子上,一面玩着游戏,一面安静地抽着烟,旁边还坐着其他几个人,看样子都是他们一伙的。“贤城,千穗叫你,你能出来一下吗?”哲凝替我开口叫道。“千穗?”哲凝凌厉而吃惊的眼神唰地一下看向我,好恐怖的眼神喔!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嗨!贤城,你好吗?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我正在打游戏。”“那我进来了?”“你等等,我出去,哲凝,你先替我玩一会儿!”“我也要听。”“你想不听话吗?”这次我和贤城倒是很一致,异口同声地用这句话威胁哲凝。哲凝二话没说,乖乖地顶替贤城坐到了他刚才坐的位置上。没有地位的人一向被剥夺发言权。“┬^┬你又找我有什么事?--”贤城一脸苦相地看着我,每次我找他保准没好事。“有一件事我真的很想知道,除了你我想没人能够告诉我了。”先送他一顶高帽子戴是没有错的。“是什么?--”“那你发誓,一定会告诉我。”“你先说是什么事……!”贤城才不会乖乖上我的当。“你会告诉我的,对不对?”“不是关于银圣的吧?”“不是。”“不是关于金晓光的吧?”“不是。”“那好吧,你问……”贤城无可奈何地看着我,终于点头答应了,我就知道他拗不过我的。“事情是这样的……”“嗯,是什么?”贤城捧场地应了一声。“你们前辈里面有个叫辛海兵的,你认识吗?……”“他怎么了……?”“他和……银圣是什么关系?”一阵难堪的沉默,贤城似乎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一时没有回答我的话。“你说过不问有关智银圣的事情的。”“这不是智银圣的事情,我只是问那个前辈和他是什么关系。”“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韩千穗,这件事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很严重吗?”“--^嗯,有些事情是应该说的,但也有些事情是不应该说的。而这件事就是不应该说的。提起这件事情,对海兵前辈也很不敬……”“是这样,我明白了,我不会逼你说的。”“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是你——我的偶像,我才这么好说话的,要是哲凝,他就死定了)。”“你和银圣怎么样了?”“说起银圣那个臭小子……”我突然打住话不说了,不是不想说,是不敢说。“嗯,接着说啊!”呃~!是金翰成,旁边还站着那个黑社会,也不知在旁边站了多久了,由于他们刚才一直站在我们视线的死角,所以我和贤城都没有发现他们。“您好,翰成大哥,您什么时候过来的?”贤城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也发现了他们,立刻恭敬地向金翰成打招呼。“有一段时间了。丫头,你刚才没看见我吧?”“大哥,您认识千穗?”“^O^为什么不认识,我们可爱的小丫头。我们可爱的小丫头!不接大哥的电话,在这儿干什么呢?”“翰成,--^你这么叫她,听起来怪别扭的。”这是那个黑社会在说话,他似乎对翰成叫我的方式有点感冒。“┬^┬我有话想对贤城说。”我嚅嚅地说。“你想对贤城说什么重要的话,^O^竟然放了大哥我的鸽子!”虽然是指责的话,但金翰成说起来还是笑眯眯的。“大哥,你和千穗是什么关系?”贤城沉声问道。看来他还不知道我认识金翰成,以及我和金翰成之间发生的枝枝叶叶。银圣都没有告诉他吗?“喂,┬^┬臭小子,这是你该问前辈的话吗?”黑社会又在一旁发话了,“千穗是我大哥喜欢的女孩,怎么样?”贤城一阵沉默,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似乎很难消化这个讯息。过了好久(只是我自己觉得罢了),他终于又沉稳地开口了,语调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千穗正在和银圣交往。”“你这臭小子,真不识好歹。”黑社会似乎真的被惹火了,撩起衣袖,一副摩拳擦掌准备打人的模样。┬┬不要,黑社会大叔,千万不要动手啊!-O-贤城,快走!我在心里拼命呐喊。金翰成似乎也很生气,他没有出手阻止黑社会的意思。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冲动,就连贤城的眼睛里也充斥着好斗的光芒。“千穗,想听我告诉你吗?”贤城勉强地扯出一丝微笑,突然向我发问道,同时他挑衅地看了金翰成和黑社会一眼。“你想告诉我什么?”“你不是好奇银圣和海兵前辈之间的关系吗?你想知道海兵前辈,银圣,还有眼前这位金翰成前辈,他们三人之间的故事吗?一个在尚高广为流传的故事。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他到底在想什么?刚才还死活不肯告诉我,并且说这是一件绝不能外传的事情,这会儿是吃错什么药了,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金翰成听到贤城的话后,他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如撒旦一般可怕,不过在他做出反应之前,黑社会已经怒吼一声,向贤城冲了过去。“接招吧!”这三个字顿时响彻云霄。

贤城用非常吃惊的眼神看着我们,讨厌,他那么吃惊干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打波。“银圣你还真敢?==”贤城满脸通红地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她是我老婆,难道不能波一下吗?”银圣野人本色又发作了,冲着贤城恶声恶气地说道。其实我知道,银圣这时候故意装出的凶狠只是在掩盖他的羞涩和尴尬,^o^他这人啊!就是这样,从来都不肯老实。“你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决了?”贤城聪明地转移话题,地球人都知道这时候不该惹银圣。“……你说呢?刚才你不都听见了吗?”银圣老实不客气地说。“她在这儿干什么?”贤城冲着金晓光扬了扬下巴。“对了,贤城,你帮我带她回家吧。┬^┬”“为什么是我~!”贤城怪叫一声,摆明不愿接这颗烫手山芋。“那你说该拿她怎么办?”银圣和贤城为了怎样甩掉金晓光同时陷入了苦恼之中。呵呵~呵呵,金晓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下糗大了(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良家妇女,对敌人决不浪费自己的同情心是我一贯的原则)!“是你带我到这儿来的,智银圣,所以该由你负责带我回去。”金晓光颤抖着声音说话了。“是你非要坐在我摩托车后面的。”“……但是是你打电话我才过来的。”“那我还不是为了海兵大哥才叫你过来的。”“我不管,你今天非要带我。”“贤城,你就帮帮忙,带上她吧!”银圣转而又向贤城求救。“我为什么要带她?--”“智银圣,我非要你带我。”和纤秀细致的外貌不同,金晓光其实是一个倔强而又作风强硬的女孩。“不,我看见你就心烦,不想带你。”智银圣毫不留情面地当面拒绝了金晓光。--唉~!他怎么又变回以前的智银圣了,他再怎么不喜欢金晓光,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啊!还一副理所应当、坦坦然然的样子,让你想说他也不好说。讨厌,又变成以前那个说话没口德的智银圣了,真是讨厌!“那么我们明天学校见了,智银圣。”金晓光意味深长地对着智银圣说道,然后噙着神秘的微笑走开了,可能是想去拦出租车回家。为了忍住眼里的泪水,她紧紧地闭着嘴巴,那种天生的柔弱模样,让我这个自封为铁石心肠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呼~!智银圣,怎么说你才好,你说话真是……”贤城不忍心地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让人想一锤子敲死你,我在心里接过贤城的话。贤城带着为难的表情,向金晓光步行的那个方向急急跑去了。对了,贤城以前是喜欢金晓光的,这么说他到现在对金晓光还是有意思?“上来吧。”“回去吗?”“现在太阳都快出来了,我以前不是对你说过,好女孩太阳下山之前就该回家。”“你……--”让我怎么说他才好,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他思维还真是跳跃式。“我也该回家了。”“银圣,你以后不要去工地做苦力了。”“什么苦力啊?”“我都听贤城说了……你为了我,到工地去做苦力。”“没、没那回事~你还不上来?”呵呵呵呵,可爱的家伙,我笑得像个辣手摧“花”的女魔头。看看他,整张脸皮都红了,我还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O^嘻嘻,看来他也有不为人知纤细的一面,别看成天总是嚣张傲慢得要死,真是可爱死了。我坐在摩托车后面,像只慵懒贪睡的小猫那样,伏在他背上轻轻地磨蹭着自己的脸。“坐好,我可不想看见某头笨猪又从后座上摔下来了。”看来他对刚才的事还耿耿于怀。--^唉~!银圣,我知道其实你是关心我的,拜托你就不能说得好听一点。^^银圣终于又变回原来的银圣了,想想,我还是喜欢这个“毒辣辣”的银圣,不,应该说我最喜欢现在的银圣。^o^呵呵~呵呵,原来坐在心上人摩托车后面的感觉是这么美妙,难怪电视上总是那么多英雄开着摩托车救美的场景。只是屁股麻麻的好难受喔!--摩托车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到了我家的门口。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对现在的相拥还恋恋不舍呢,时间过得还真快,--哪像我和金翰成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度日如年。“我走了。”“嗯,路上小心。”我冲着银圣甜甜地说。“我们星期六见。”“那明天呢?”“明天我没时间。”“你不会是明天又想去做苦力吧,为了我?”“我说了我没做苦力。”银圣皱起眉头。“好啦,好啦~,我可爱的孩子……^o^”“你想死啊!以后不准叫我孩子。--”“^o^那么后天见,明天给你打电话。”“嗯~!”银圣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上路了。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我满足地笑了,我现在只觉得很幸福,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的不安。以前我和银圣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总是觉得很不安,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现在不会了,我会很舒适,很坦然地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是因为刚才那个吻吗?如果不是被贤城打断的话……--想到这里我就气呼呼的。┬^┬但金晓光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明天学校见?她该不会是想让自己的哥哥报复银圣吧?--^不会的,不会有这样的事的,而且金翰成是绝对不会碰银圣的。在这样在胡思乱想之中,我几乎一直没合眼,一直捱到了上学的时间。……听我讲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希灿大呼过瘾,连声说银圣帅呆了,上课的时间她一直不停地在课本上写银圣的名字,--老天,这女人不会是见异思迁的老毛病又犯了吧!啧啧~!Ifollowyou85155金沙下载,!--“喂!你不要再写他的名字了,哪有像你这样的,不断地写别人老公的名字。-O-”“因为他帅呆了嘛!喂,你有电话来了。”希灿提醒我。“我……?”“是啊,你。”“说不定是金翰成的电话。你帮我接,如果是他,就说我肚子痛拉屎去了。”“--^真的?真的要这么对他说?”“是的,就这么对他说,我也是没办法,只好自毁形象地让他放弃NFDA5。”“喂?你找千穗?请问你是谁?哲凝?啊,我……我是千穗的朋友,我叫德者。请等一会儿,千穗,是哲凝。”希灿突然脸色大变地对着我手机说道。“呃……”怎么会是哲凝找我?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唉~!为什么偏偏是希灿帮我接的呢,为了躲哲凝,这个家伙连名字都不惜改了,“德者”?什么跟什么呀,她干什么剽窃人家小姑姑的名字--“哲凝?”“千穗,你哥哥,你哥哥!”“嗯?”“你给你哥哥哲凝打个电话。”“为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是银圣……我们的前辈们现在正在揍他!”“你说什么?-O-”“现在除了哲凝大哥没人能够阻止这件事了,你赶快叫他到尚高来。”“我的哥哥?”“是啊,你的哥哥!哲凝大哥来了的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你快一点!”“知道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我急得团团转起来。金晓光,一定是那个坏女人在里面捣鬼,除了她谁还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现在不是跟她计较的时候,银圣,银圣~!┬┬“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银圣现在正在被三年级的学生打。希灿,把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嗯,给你!”我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手机上的按键,这我还是第一次拨哥哥的手机号码。“喂?”“大哥,是我。”“你是谁?是至美吗?”“我是千穗。--^”“我的亲妹妹?”“是啊,你的亲妹妹。--”“有什么事吗?”“大哥,你现在能不能去尚高一趟,拜托你了!”“怎么回事,你说清楚。”“银圣他……他现在正被金翰成他们一伙暴打,眼看就快不行了!”“真的?”“你快去吧,他可是你妹妹的男朋友,而且现在正被你最讨厌的人打。”“话虽是这样……”哥哥拉长了语气,摆明一副不太想管的模样。“大哥,你知不知道,那天金翰成在游戏厅门口劫持了我……”我决定使出激将法。“这个杀千刀的家伙,老子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嘟……电话被挂断了,我眼前几乎可以想像出哥哥提着棒子、怒气冲冲地奔向尚高校园的样子。我哥哥在尚高真有这么大影响力吗?真没有想到(我从来不关心哥哥的事情)。“希灿!我要去尚高,你帮我向老师请假。”“我也要去!”“你也去了,谁帮我们请假啊?”“我们不在老师也不一定会发现。”“那就赶快出发吧!”我们连书包都没有拿,风风火火地跑出了校园。“喂,快叫一辆出租车!”“用谁的钱?”“你没有带钱吗?”“嗯。”“快上车吧!”呜呜~,嘤嘤~,金翰成,金晓光,你们这两个混蛋,怎么能做出这种卑劣的事情。银圣,你现在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不,那家伙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他一定也不会让那些打他的家伙好过的。其实现在我心里最憎恨的是金晓光,对她的哥哥金翰成我反而没有多大感觉,因为我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后唆使。我哥哥去真的有用吗?我很是怀疑,他该不会去了之后只能挨打,被那个黑社会打得满地找牙吧。一路上不知逼迫司机大叔闯了多少次红灯,我们的车像疯狂老鼠一样,终于开到了尚高学校旁。“喂,我们就这样穿着女高的校服,大摇大摆地走到尚高里面去?”希灿对自己身上这身衣服颇为顾忌。其实我也挺怕尚高女生的,但想到银圣现在正在遭受磨难,我浑身上下便充满了勇气,银圣~!我来了~!“我们走吧!”“……我们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进去?”“嗯,就这样走进去!”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同时收紧了自己的下巴。我牵着希灿的手,仿佛赴刑场般地向尚高校门毅然决然地走去。现在正是课间休息时间,有不少学生正在运动场上活动玩耍,他们看见我们立马诧异得睁大了眼睛。“对不起,请问!”我叫住了身边经过的一个尚高学生。“嗯?”果然都是一副很吃惊的表情。“请问你认识银圣吗?”“你问他干什么?”“事情是这样的……”我准备解释。“大姐!”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我。“啊,是军世!”能碰见他太好了,我看见军世像看见救星一般。“军世,你知道银圣现在在哪儿?”“啊,这不是希灿姐姐吗?”军世根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像蜜蜂见了花蜜一样,一个劲儿地死盯着希灿。--“是啊,军世,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希灿姐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喂,该死的家伙,我问你银圣在哪儿!-O-”我怒不可遏地大喊出声。“你是问银圣大哥吗?刚才他好像和一群前辈到学校的仓库去了。”“一群前辈?到底有多少个?”“大概有十几个三年级的前辈,还有贤城大哥,怎么了?”“仓库?在哪儿?-O-”“在学校后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金晓光这个该死的丫头,这次我绝不饶恕你。”我一把推开挡在我前面的军世,发了疯一样地向仓库狂奔而去。我可以感到不少或明或暗的视线从尚高的四面八方传来,在我的身上汇集、汇集、汇集,呵呵~,我这辈子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引人注目过吧,我自嘲地想。不,还有一次,我耳边隐隐传来的窃窃私语提醒了我前一次的“丰功伟绩”,该死的,本来我早已把这件事给忘了的。┬┬“呀,你看!她不是上次把手夹在铁丝网里的那个女孩吗?”管他们在说鸡蛋还是咸鸭蛋,我咬了咬牙。银圣!我来救你了!“等等我,千穗!”希灿从我身后追了过来,但现在可不是有闲暇等朋友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向仓库跑去。就是这里了,说不怕是骗人的,但一切为了银圣,一切为了银圣!我深吸了一口气,一、二、三……,我推开了仓库的门……!“银圣!┬┬”我在推开门的同时凄凄惨惨地叫道。突然一声响起,“你在这儿干什么?”“哥哥?OO”我好不诧异,“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接到你电话就过来了。喂,金翰成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劫持你,你还和他一起吃了一顿饭。”--现在在我眼前的是这副光景。尚高三年级的学生在地上跪成一溜(其中包括那个黑社会和金翰成)。银圣施施然地蹙着眉头坐在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根烟(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狂傲不羁的样子),他的身边坐着贤城,脸上表情沉重,一副迷茫的样子。OO最让我大开眼界的是……那个高坐在聚光灯下的家伙,裤腿撩到脚脖子上,胸口的衣服大敞着,头上的头发用发油向两边抹得老高,真是把什么叫傲慢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手上还拎着一个麻布袋子。虽然我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我大哥。--这时候,希灿才悄悄从仓库外探进了头。“你们这群兔崽子就是欠教训!”哥哥这个人渣可能也意识到希灿的存在,尴尬地站起身朝那群跪着的尚高三年级学生走去。只见他用麻布袋子狠狠地抽了每个人一下,那种凶狠的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我从没想过平常一副痞子样的哥哥会有这样一面。黑社会看起来尤其卑躬屈膝,嚣张不可一世的他也会有今天呀。“喂,你这个兔崽子,你要是敢再接近我妹妹一次,我保证决不会像今天就这样便宜了你。”习惯了平常滑稽样子的韩哲凝,看他现在这副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反而有想笑的冲动。“你来这儿干什么?”银圣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向我走过来。“他们为什么要打你?”“不知道~!可能是金晓光那个女人挑唆的吧。”“你这臭小子,想死吗?”那个黑社会突然恶狠狠地对智银圣吼道。“崔正甲,想死的是你吧!--”韩哲凝冷冷发话了。“对不起,前辈!”黑社会立马变成一副低眉敛胸的小媳妇样儿。“看来你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也好,最近我也闲得无聊,陪你玩玩。今天时间还早,你就在学校待到六点吧,六点之后到市中心去,我在那儿等你,怎么样?”哥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约黑社会到市中心去?哈哈~!我明白了,他是要教训教训黑社会吧,嘿嘿嘿嘿!他的日子不好过了,我幸灾乐祸地想到。但金翰成看我的表情却令我胆战心惊,老天,以后在市中心碰到他,他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也不一定。我以后去市中心一定要拉着我哥哥和我一起去,韩哲凝,你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至少比你表面看起来要有用得多。“喂,臭丫头!你是刚从学校里跑出来的,现在放学了吗?!”韩哲凝那个人渣又冲着我发威了,刚刚还夸他有利用价值。“嗯!--”我故意和哥哥打马虎眼儿。“你疯了!赶快回到你自己学校去。”“我是为了银圣才过来的,又不是过来看哥哥你的。”哐~!┬┬“┬^┬啊!好痛,喂,你干什么打我!┬┬”“你还不快回自己学校去?”“你干什么打我老婆~!-O-”~!是智银圣,他真是疯了,没看见我哥哥刚才一副凶神恶煞的狠样啊!竟然冲他大眼瞪小眼的,还说话说得这么大声。--^“……”哥哥似乎对此习以为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呼……我松了一口气,如果我哥哥也要打智银圣,到时候我就不知怎么救他了。“银圣,我们走吧!”我牵起银圣的手,赶快把他拉出这个鬼气森森的仓库,希灿这个丫头此时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回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你。”韩哲凝在我们身后扯着嗓门叫道,我不以为意地继续和银圣肩并肩地往前走。“你没有挨打吧?身体有没有受伤?”“谁敢打我?”“金晓光不是挑拨他哥哥那伙人对付你吗?”“烦死了,真搞不懂她怎么想的。本来我是不想和他们过来的,但是他们告诉我赢了的话有钱拿,所以我就过来了。”“你很需要钱吗?”“嗯。”“因为我的生日?”“你又在废话了。”害羞的家伙又开始脸红了。“我要走了。”“我送你回去。”“不用了。你回教室去吧,你们也开始上课了。”“我说我要送你。”“真的不用了。”“你就不会学得听话一点?!”银圣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的一只手狠狠地按了我脑袋一下。他的个子真高,这下我不得不服,人高还是有些好处的。--希灿跑哪儿去了呢?我要不管她先走吗?最后我还是屈服于智银圣的“雄威”之下,让他把我送到女高门口,不过心里自然是甜滋滋的,一天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乌拉~!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