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返回普通的中田,入口的石头

第十二集,第十四集

诛仙: 诛仙 第十集 第八章 玄蛇

    风吹过,无数的鲜花一起晃动。

风吹过,无数的鲜花一起晃动。
陆雪琪面无表情的站在花海之中,默默地望着落在自己对面的鬼厉。
隐隐幽香,暗暗浮动。
鬼厉轻轻耸了耸肩膀,小灰嗖地从他肩膀跳了下来,睁大眼睛看了看主人,又向对面的陆雪琪望了一眼,抓了抓脑袋,便自顾自跑到一边去了。
鬼厉的目光落在陆雪琪身后那座高大的石门之上,忽地一笑,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陆雪琪站在石门之前,没有笑,也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鬼厉慢慢的走了上去,口中淡淡地道:“我要里面的东西……” “呛啷!”
天玡神剑如秋水一般,横在他与她的中间,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轻轻晃动。
鬼厉停下了脚步。
陆雪琪缓缓抬头,面色苍白如霜,看去却仿佛更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清艳无方,就连她此刻说出来的话语,也带着透骨的冰凉:“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无辜之人。”
鬼厉望着她,深深的,望着她。
那女子一如当年那般的美丽清冷,岁月不曾在她身上刻下丝毫的痕迹,只是,心里呢?
他已经变了,这个女子的深心里,可曾也改变了吗?
他忽然笑了出来,然而在笑容中眼光却慢慢寒冷。他笑着,说道:“是吗?那可真是不巧了,我便是要取了这未知异宝,然后再去杀更多的人!”
陆雪琪身子轻轻抖了一下,盯着前方的这个男子,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将握着天玡的手,又紧了几分。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隐约的嘶吼,那声音来自他们脚下迷雾深处,似乎还很遥远,听着像是什么野兽的吼叫一般。
片刻之后,鬼厉和陆雪琪二人同时感觉到,脚下这株真正的参天大树,突然从树干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鬼厉与陆雪琪同时脸色微变,这株奇树大到匪夷所思,比起普通山脉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要说是震动此树,便是想着去撼动它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二人都是何等人物,这脚下动静岂能瞒得过他们,分明是脚下迷雾之中,突然有了极大变故,也不知有什么巨大之力,竟然能震动此树。
一念及此,二人都是反应机敏之人,都想到这变故只怕多半便和面前这座天帝宝库有关。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边的第一束阳光,斜斜照了过来,洒在石门前三尺左右的花海之上。
鬼厉身子一动,便欲有所行动,但陆雪琪明眸闪烁,天玡神剑横在胸前,一横身挡在了天帝宝库的石门之前。
鬼厉目光一凝,眼中似有红光闪现,沉声道:“我不愿和你动手,你让开。”
陆雪琪直视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淡淡道:“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鬼厉眼中红芒大盛,忽的一声长啸,飞身而起,周身玄青光芒大作,声势凌厉。
陆雪琪脸色寒如冰霜,天玡剑迎空而起,忽地冷冷道:“你既入了魔道,又何必再用青云门的道法?”
鬼厉人在半空,手中噬魂前头的噬血珠红光大盛,连带着他眼中也是鲜红一片,煞气大盛,喝道:“青云道法又如何,魔教邪术又如何,我一般拿来杀人夺命,你又怎样?”
锐啸声中,那一片红光夹杂在清光之中,当头打下。
陆雪琪眼中怒色一闪而过,半分也不退让,天玡神剑硬生生半空迎上,两件天地间的无上奇宝轰然相撞!
“轰!”
一声大响,鬼厉身子腾起,陆雪琪人在树干之上,却也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脸色也白了一下。但只见这清冷女子,柳眉一皱,身子随剑而起,以胸口天玡神剑为中心,璀璨蓝光顿时散发开去,她人在剑光之中,更是清艳无匹。
“十年前那一战,是我败了!”她在半空之中,盯着前方的鬼厉,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同时天玡神剑被她本身道法催持,蓝色毫光越来越盛,竟仿佛连天空中的阳光也被她逼了回去。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鬼厉大笑道:“你记性倒好!”
说着更不迟疑,噬魂在身前忽地旋转,清光阵阵,左手连画奇异图诀,瞬间在身前闪现出清光耀眼的太极图案,正是正宗的青云门太极玄清道法术。
陆雪琪看在眼中,面色更冷,一声清啸,天玡神剑剑芒大盛,在她手腕转动之间,那天玡顿时像是长了十倍一般,向鬼厉劈了过来。
鬼厉面色微变,他自己也在这太极玄清道上用了很大心血苦修,只凭陆雪琪这一剑之威,便知其在这十年之间,道行实已是突飞猛进,当年青云门年轻一辈,绝无一人能轻易将太极玄清道以剑芒凝聚得如此之纯,威势如此之大,他也不过是在少年时候,看到师父田不易教训齐昊的时候用了一次而已,而当时的田不易在太极玄清道的造诣,却已经是到了“上清境界”。
而此刻看陆雪琪随手劈来,剑芒如山,蓝光凌厉如刀,其势排山倒海,比起当年的田不易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十年来她道行精进之快,直是匪夷所思!
只是陆雪琪资质固然惊人,但鬼厉身负三家奇术,这十年间日夜苦修,又岂是等闲?
此刻只见鬼厉对着那如山剑芒,双臂一振,身前的太极图案突然飞速旋转,迅速变大,挡在胸口。
“嘶!”一声锐响,仿佛是无坚不摧的剑芒被这面太极图案生生挡了下来,但只见蓝光更盛,清光闪烁,灿烂毫光闪耀在他们二人之间,煞是好看,但任谁都知道,一个不小心,被这等蕴含道家真法大力的剑芒清光碰上,便是非死即伤。
光芒之中,鬼厉吐气开声,“轰”的一声闷响,天玡神剑倒飞而回,而太极图案也闪了几闪之后,消失在半空之中。
鬼厉嘿了一声,看着陆雪琪,眼中有淡淡钦佩之色,但随即就被红光盖过,道:“果然厉害,只用了十年时间,你竟然就能突破上清境界,只怕当年的青叶祖师,也不过如此吧?”
陆雪琪人立半空,衣裳飘飘,手中剑诀一引,天玡剑顿时止住去势,蓝光再盛,更胜方才,同时心中亦暗暗吃惊。这十年来她道行激进,固然是她资质过人,但更主要的却是她修道极刻苦,几乎可以用过分来形容,至于为何如此不顾一切的修行,甚至连她师父水月大师也看不下去而多次劝说于她,这其中的原因,却并非外人可以了解。
这种艰苦修持再加上她过人的禀赋,终于在半年前,让她在青云门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个突破了上清境界,为千年以来,青叶祖师之下到达此境界最快之人。她此刻的道法修行,在青云门中,除了各大长老首座,只怕便以她为首,纵然是向来号称门中年轻弟子第一人的萧逸才,多半也要稍逊于她。
但是,尽管如此,刚才与她斗法的鬼厉,这个当初叫做张小凡的普通青云弟子,道行竟然丝毫不弱于她。那一手幻化太极图案圆熟老练,将她含有上清境界道法的一剑挡了下来,其间暗劲汹涌,层层涌来,雄厚坚实,却似乎乃是佛门一派,但看他施法,又分明是太极玄清道的手势法诀。
这个男子,终于也在修道一途之上,走出了前人未走的道路吗?
二人对望,眼光都渐渐锐利明亮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声响亮之极的嘶吼,从迷雾之中轰然传上!
这声音如此凶恶洪亮,以鬼厉和陆雪琪的修行,竟然也觉得微微眩晕,几乎就在同时,脚下树干忽然间剧烈抖动了一下。
就好像,原本厚实的大地突然剧烈颤抖,和地震差不多的感觉。
“吱吱,吱吱!”一阵尖叫,却是猴子小灰趴在那个天帝宝库的石门旁边,被这突然而来的震动吓了一跳,一边抓着石门旁边的藤蔓,一边叫了出来。
还不等鬼厉和陆雪琪反应过来,从这支巨大树干的来路方向,突然出现了四个人影,迅速飞来,一人在前,三人在后,转眼间就飞到了附近,陆雪琪与鬼厉向那里看去,都是一怔。
而一路追逐而来的四人突然发现竟然有人抢在了自己前头,也是大吃一惊,不由得都停了下来。
这四人都是熟悉的人物,前面单独一人的是个风情柔媚的年轻女子,正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而跟在她后面的则是正道中人,非但陆雪琪认识,就连鬼厉,也都认识。
法相、曾书书,还有愕然停下脚步,目光再也不曾离开过鬼厉的──林惊羽!
场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鬼厉的目光向他们望去,法相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似欢喜,似愕然,种种神情一一闪过。
金瓶儿妙目向场中扫了一眼,以鬼厉在鬼王宗的地位权势,他的出身来历,金瓶儿自然是了如指掌,对鬼厉和此刻在场的正道众人的往事纠葛,她多少也知道一些。
此刻看着场中形势,她微微沉吟,脚下已经悄悄向鬼厉处移去,和他站在一起。
正道那里,法相和陆雪琪看见金瓶儿的动作,同时都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说话。
打破沉默的,反而是站在最后面的林惊羽。
在他的眼中,似乎此刻根本就看不到金瓶儿的人影,只有一个当年的张小凡站在他的面前。他缓缓的走上几步,嘴角动了动,似乎连说话也感觉到有一丝的困难。
“你……你还好吗?”
鬼厉慢慢收回了眼光,不再和他对视,面对着林惊羽,不知怎么,他突然间竟是不敢看那个儿时好友的眼睛。
林惊羽看着鬼厉脸色,神情更是激动,说出来的话仿佛都有些嘶哑:“小凡,你……”
鬼厉身子一震,忍不住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此刻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有的只是激动和欢喜。
“惊羽……”他涩声道。
林惊羽这十年来在青云山祖师祠堂修炼,也曾无数次的想像过自己与张小凡再次相见的景象,他也曾不停的问自己,自己要怎么面对已经入了魔的张小凡?
是正邪不两立,拔剑决生死? 还是苦口婆心,劝他回归正道?
可是,当今日终于再见的时候,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过往的岁月一幕一幕,悄悄泛上心头,到了最后,分明定格的不是青云山、不是驭剑飞行、不是纵横天地,而是两个童年好友,在那个破败的草庙里,欢笑的奔跑!
时光如沙,可曾磨去了你心中最珍惜的东西吗?
儿时的朋友,曾经的兄弟,十年之后,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踏上一步,林惊羽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激动,以至于似乎连鬼厉也为之动容,身子轻颤。或许,在鬼厉的心里,也是一般的激动吧?
站在鬼厉身边的金瓶儿眉头微微一皱,她对这兄弟两人的感情自然没什么兴趣,不过看这情形,正道中人倒似乎人多势众,如果这下鬼厉再出什么问题,自己不免势单力孤。
当下咳嗽一声,微笑道:“啊!鬼厉公子,想不到你比我们还早到了此处,不知道那件异宝你可到手了?”
此言一出,林惊羽与鬼厉身子都是一震,法相和曾书书同时向陆雪琪看去,陆雪琪缓缓摇头,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简单的一句问话,突然就把人拉回到了现实中来,鬼厉微微闭上双目,片刻后再睁开时又隐隐有红芒闪动,目光也变得锐利。他深深看了林惊羽一眼,终于一转头,再不看他,而是向后退了一步,与金瓶儿并肩而站。
金瓶儿微微一笑,目光盈盈如水,眼波流转,仿佛都洒在了鬼厉身上,柔声道:“你还好吧?”
鬼厉哼了一声:“你我暂时合作,如何?”
金瓶儿立刻道:“好,事过之后,你我再说。”
鬼厉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只片刻工夫,这两个人已经看出这场面并不易与,故而立刻决定联手。
鬼厉淡淡道:“你合欢派门下不是高手众多吗?怎么只有你一人进入内泽,反被他们给占了上风?”
金瓶儿目光向法相等人处望了一眼,面上居然有些微红的羞涩,看去更是惹人怜爱,轻声道:“我们合欢派乃是小门小派,我生怕多带几个进来,外面的那些人就突然死得不明不白了。”
她微笑着向鬼厉望了一眼,道:“倒是鬼王宗向来藏龙卧虎,怎么除了一只灰毛猴子,公子身边都没有人了呢?”
鬼厉听她话里隐隐有讥讽之意,淡淡道:“大家彼此彼此,我多带几个人才进来,只怕外面的人马就被你们合欢派和万毒门给吞了。”
此次魔教三大派阀大举西来,表面上大家合力消灭长生堂,但暗中却是勾心斗角,互相提防,以至于三大派阀互相牵制,竟然都不敢将座下高手尽数启用,倒是被正道这些人给占了便宜。
曾书书站在远处,心中也是颇为激动,当年在青云山上,他与张小凡向来交好,算得上是除了林惊羽外张小凡最好的朋友。奈何世事弄人,竟变做如今境地,心中不免有些痛心。
他正有心向鬼厉说些话儿,不管有用没用,想让这位朋友重回正道。只是一转眼间,目光落在金瓶儿面上,忽地心头一跳,只觉得那女子面如桃花,风情无限,一双明眸更是水汪汪的如潭水,那目光回眸,隐隐约约便似乎会说话一般,凝视着自己。
他看了几眼,登时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响,仿佛喝醉了一般,只想着要醉到那女子的眼波之中,忍不住就跨出了一步。
“嘟!”
忽地,一声断喝,如暮鼓晨钟,在他耳边霍然响起,法相月白僧袍闪动,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金瓶儿的目光,同时面对曾书书做伏魔吼声。
曾书书悚然一惊,这才回过神来,片刻间一身冷汗涔涔而下,口中对法相称谢不已,心中暗暗咒骂:“这魔道妖女好生可怕!”
法相脸色严峻,转过身来盯了金瓶儿一眼,刚才上来之前,金瓶儿已经与这几人交过手,知道这法相和尚看着年纪不大,但一身天音寺佛门修行却着实了得,自己的媚心奇术对着他几乎不起作用,想必是此人定力太深,不受这等外物所扰,当下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法相皱眉,目光落回张小凡身上,对着张小凡,他的神色便没那么从容,一向平和慈悲的面容隐隐有着愧疚之意,迟疑了片刻,才低声道:“张师弟……”
鬼厉突然冷冷截道:“我叫鬼厉,没有其他的名字。”
法相窒了一下,后头的曾书书忍不住叫了起来:“小凡,你别这样,我们一直都还当你是……”
法相突然挥手,将曾书书的话给拦了下去,同时低声道:“曾师弟,有些话你不可乱说,万一被你的青云长辈知道,只怕还有祸端。”
曾书书怔了怔,又看了看前头的鬼厉,终于还是闭上了嘴。
法相转过身来,似乎还想对鬼厉说些什么话,但就在这时,忽然间众人脚下的巨大树干竟然又是一阵剧烈颤抖,这次抖动强度之大,远过于不久之前的那一次,众人几乎看到这树干竟然在空中摇动,同时立脚不住,大都踉跄了几步。
众人几乎同时失色。
也就在同时,下方的迷雾深处,忽地再度传来一声震天的嘶吼,如恶兽对天狂啸,那无形声浪,竟化作汹汹巨风,从下往上汹涌而至,将众人衣衫吹的猎猎作响。
而在嘶吼声中,同时传来了一阵怪异莫名的“丝丝”声音,似毒蛇爬动,又似绳子摩擦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金瓶儿忽然失声道:“糟了,是那畜生,它竟然上来了!”
在场中人,除了鬼厉和陆雪琪,突然全部失色。
鬼厉霍然转头,却见金瓶儿脸色微微苍白,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虽然他与这女子敌过于友,但也知道金瓶儿实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而且前几日在联合消灭长生堂一役之中,这女子谈笑之间,心思慎密,手段狠辣,实在不是好对付的人。
但此时此刻,竟然连她的脸上,似也有几分惧意。
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腥气,伴随着那渐渐响亮,如魔鬼脚步一般踏在他们心头的丝丝怪响,越来越是浓烈。
“这是什么东西……”
鬼厉刚刚问了一半,忽然就停住不说,眼光直直的向着前方望着。然后,他下意识地,竟然向旁边望去,那里,一身白衣如雪的陆雪琪,不知怎么,突然也向他望了过来。
晴朗的天空里,巨大树枝延伸过来的方向,原先还有些许云气的地方,忽然像是燃烧起了两团巨大火焰。
幽绿的火焰! 火焰之中,是两道细长竖立的深邃眼瞳,闪着冰冷的光。
空气中的腥味,突然大盛,闻之欲吐。
鬼厉不知怎么,身子微微颤抖,半晌,他望着前方慢慢清晰、慢慢现身的那只巨兽,那只不可思议的巨兽。
他嘶哑了声音,仿佛回荡在过往岁月里一般的,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地道:“黑水玄蛇,黑水玄蛇……”

树干抖动的更加厉害了,即使是这棵不可思议的参天奇树,在黑水玄蛇那庞大的身躯之下,竟仿佛也在战栗一般。
似乎是从亘古行来的恶兽,黑水玄蛇用巨大的蛇躯缠在树干之上,所过之处,枝叶狼藉,那些藤蔓异花更是纷纷枯萎碎裂。它摇头摆尾地前行着,在它前方的那些人类,此刻就像是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陆雪琪脸色微微显得苍白,走上一步,眼睛仍然盯着越来越近的那只上古巨兽,向身边的曾书书低声道:“怎么回事?”
曾书书额上见汗,道:“刚才我们在下面时候,突然就遇见了这只可怕的畜生,我们这点道行,自然只有跑的份。不过那时看它似乎也不在意我们,只是在寻找什么,很快就离开了,没想到它居然、居然会爬了上来。”
众人面面相觑,虽说在场众人都是修道有成的人,远非世间凡人可比,但人力终归有时而尽,尤其是在这只恐怖之极的巨兽面前,任何的抵挡都是可笑的。
在黑水玄蛇越来越近的关头,金瓶儿忽然道:“糟了,这畜生只怕也是为了这天帝宝库里的东西而来的。”
众人一时变色。
鬼厉微微皱眉,面无表情,心中却突然想到自己刚进死泽内泽那道瘴气之墙时,在瘴气之中曾经突遇一只大到不可思议的巨兽,因为瘴气的缘故而没有看清楚,只是自己从那时开始,就对周围特有的腥气隐隐有熟悉感觉,如今看来,当日遇见的,竟然也就是这只黑水玄蛇。
看着黑水玄蛇不断前进,巨大的黑色身躯将树干压的颤抖不已,几乎让人担心这树干会不会被它压垮了。而在半空之中,那颗硕大的蛇头,在獠牙之下,鲜红分岔的舌头不停地在空气中伸缩着,向着远处那个天帝宝库的方向,轻声嘶吼,仿佛很是兴奋的样子。
此刻,谁都已经看了出来,这只巨兽的目的,果然就是他们身后,那天帝宝库中的东西。
鬼厉回头,向天帝宝库看去,只见厚实的石门依然纹丝不动,原先只照在石门前花海里的阳光,此刻也已经移到了门上,“天帝宝库”四个古篆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法相眼看着巨大的蛇躯像小山一样越来越近,轻叹一声,迅速转过身来对其他人道:“这黑水玄蛇乃是上古魔兽,非人力可以力敌,我们绝非它的对手,还是不要强撑了,快走吧。”
这道理其实谁都知道,曾书书林惊羽等人都点了点头,那边金瓶儿哼了一声,显然也是老大的不情愿,不过看她神色,还是准备离开了。
场中众人纷纷驭起法宝,准备四散而走,鬼厉手边也慢慢亮起了玄青色的光芒,回头正要招呼仍躲在石门附近的小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帝宝库的石门之上,传来了沉闷的轰鸣声。
此刻,正是天际的阳光,照在了“天帝宝库”四字古篆中“天”字的最上一横上。
“吼!”
几乎就在同时,黑水玄蛇突然加快了速度,嘴里嘶吼着迅速爬了上来,众人一时惊骇,金瓶儿、曾书书、林惊羽、法相等人首先飞起。
空气之中,腥气扑鼻,也不知哪里吹来的烈风,吹面如刀。
鬼厉忽然和身回扑,向着天帝宝库飞去,此刻已在半空的法相等人都是大吃一惊,再往后一看,只见黑水玄蛇似勃然大怒,巨目圆睁,口中仿佛还有丝丝黑气喷出,巨大蛇躯不停扭动,转眼间眼看就到了天帝宝库的面前。
在人类面前巨大的天帝宝库石门,此刻看来,也只不过相当于黑水玄蛇的蛇头大小罢了。
鬼厉人在半空,只觉得身后突然暗了下来,那片如山的黑暗排山倒海一般向自己冲来,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黑水玄蛇巨大的蛇躯就在自己身后了。
他化身做一道青芒,在这巨兽的身前,如电飞驰,向着那道石门。
前方,猴子小灰突然尖叫!
一道黑影砸了下来,巨大的风声如此凌厉,还未碰到身子,竟然已将鬼厉的身形硬生生吹的偏了。
鬼厉心中大惊,但他如今早非当年在死灵渊下的那个少年,瞬间意随念动,如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御着噬魂从砸下的黑水玄蛇的蛇躯里,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
此刻,天帝宝库石门上的声音渐渐高昂,伴随着一声轰鸣,在阳光的照射下,本来完整一块的巨大石门,突然从中间裂开一条缝隙,然后缓缓向旁边移开。
金色的、耀眼夺目的光芒,从那个缝隙之中,轰然涌出,即使是在白日,竟也是这般的灿烂不可逼视,连天际冉冉升起的太阳,此刻似乎也变得黯淡无光。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天帝宝库之中咆哮着,在金色的光芒之中轰鸣着!
黑水玄蛇整个巨大身躯突然绷的笔直,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更不理会其他东西,巨大的蛇头直接向天帝宝库的石门冲去。
而在它和石门中间,飞驰着的那道青色光芒,却似乎比它早了一步,眼看就要进入天帝宝库……
如果,没有那一柄亮若秋水的天琊神剑的话。
一道蓝色光幕,竟不知何时赶到鬼厉头上,凝聚成巨大光剑,向他劈下。鬼厉眼中红芒大盛,眼看石门就在身前,但这璀璨剑芒若不抵挡,只怕当场就要被斩成两段,迫不得已,青芒逆转,迎天而上,蓝青光芒,在背后张牙舞爪赶来的黑色阴影中,剧烈撞击,瞬间无形之气浪向四周飞驰而出,连此刻飞在半空的金瓶儿等人也不禁为之变色。
尽管威势巨大,但对于黑水玄蛇和天帝宝库里那奇异金光来说,却是丝毫不受影响。金光依旧耀眼夺目,越来越盛,黑水玄蛇也一样冲了过来,这一男一女,在两边剧烈变化动荡的凶险境界中,却依然苦苦支撑,谁都不肯稍微退让。
直到,各自法宝的光芒都盖过了他们本身,两人的面色也越来越是苍白,但最主要的,在这个电光火石的片刻间,巨大的黑色阴影,冲到了跟前。
人类的修道法宝,激发自本身的力量,在黑水玄蛇激动的一撞之力下,烟消云散。
陆雪琪和鬼厉同时向前飞了出去,鬼厉只觉得胸口气血动荡,脑海中嗡嗡作响,全身经脉被黑水玄蛇那股大力震的几乎要完全翻转过来一般,一口鲜血卡在胸口,若不是此刻体内天音寺的“大梵般若”护住心脉,同时急促运转,将外来之力层层挡消,只怕当场就得喷出血来。
但饶是如此,他依然觉得周身剧痛,全身骨头不知断了多少,人在空中,他忽地强行转过头去,看向陆雪琪。
那个清冷女子,此刻却似乎更是糟糕,一身如雪白衣,在胸口位置,血迹斑斑,苍白的脸颊唇边,鲜血不断溢出,看来是当场就吐血了。
青云门道法固然神妙无方,但在坚定心脉保护自身这方面,却还是佛门的大梵般若更胜一筹。
停留在半空中的正道众人只看的目瞪口呆,这事情只发生在须臾之间,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陆雪琪已然将鬼厉拦下,片刻后二人又同时被黑水玄蛇撞飞,看他们身形,只怕都是受了重创。
陆雪琪乃青云弟子,自不用说,鬼厉乃是当初的张小凡,与在场众人更是渊源极深,这一番剧变,正道诸人反应过来,立刻都纷纷飞下,虽然不能挡住黑水玄蛇这上古魔兽,但总希望能对二人加以援手。
同时,金瓶儿也从另一侧悄悄飞下,不过在黑水玄蛇的阴影之下,她一双妙目,却只是盯着天帝宝库石门里的灿烂金光,明眸里闪闪发亮。
远方,初生的太阳又高了一些。
阳光照下,从天帝宝库那个“天”字一横上又向上移了一点。
忽地,原本开了一半大约三尺来宽的石门,突然停止了继续继续移动,片刻之后,竟然反而开始合拢,而里面的金色光芒,也渐渐黯淡下去。
鬼厉周身欲裂,但与陆雪琪二人都还保持着清醒,只是黑水玄蛇这一撞之力实在太大,他在仓促之间竟无法控制己身,眼看着就要撞向坚硬厚实的石门之上,以此刻速度,纵然他有佛道魔三家真法护身,只怕还是要撞的粉身碎骨。
更可怕的是,那道石门,正在低沉的闷响中渐渐合拢……
远处,仿佛是在半空之中,传来了林惊羽等人的惊呼!
鬼厉心头,在那一个瞬间中,忽地一阵恍惚:隐隐约约的,仿佛有个水绿衣裳的女子,在青天之下,对着自己微微而笑。只是,她的笑容,不知怎么,竟然有些模糊。
时光,在这个瞬间,似乎突然慢了下来。
他的身子在空中翻转着,望见了身后赶来的狰狞面目的黑水玄蛇,望见了身前渐渐合拢中的坚硬石门,还有,望见了身边,和自己一样失去控制飘荡在空中的白衣女子。
他突然很想问陆雪琪:为了什么,她不惜冒失去性命的危险,也要阻止自己?
“吱吱,吱吱!”仿佛是突然响在耳边的尖叫,猴子小灰的声音惊醒了他,小灰不知何时跑到石门缝隙之前,急的蹦跳不停,大声尖叫,而此刻,石门缝隙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两尺了。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石门。 眼看着,就要走完这一生。
眼看着,青天白云,都向着自己压了下来。 如果,放弃……
他咬着牙,用尽了最后一份力气,将身子扭转了几分,在须臾之间,他眼角余光望见了前方,那条缝隙,正对着他。
也许,可以逃过鬼门关了吧?
他松了口气,整个人都像要死去一般,没有了一丝力气。
风声凛冽,他却忽然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 他抬起眼。
陆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就在他身旁,看着她飞的方向,肯定是要撞到坚硬的石门之上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个清艳女子的脸庞之上,竟没有丝毫的惧色。
在这个天旋地转的瞬间,在这个生死就在须臾的关头,她身不由己地飞向死亡,可是,她的脸上,竟没有一丝的伤怀,没有一丝的恐惧。
仿佛就像是夜晚的昙花,在殷红的鲜血点缀着的她的身影,在远方惊骇的惊呼声中,在鬼厉,不,是在当年的张小凡面前,她忽然笑了。
苍白的笑容里有从未出现的温柔,在如此凛冽的风声之中,她的唇轻轻开合,凝望着身边的人。
有四个字,穿过了风声,穿过了鲜血,更像是穿过了岁月时光,在十年间轻轻徘徊,然后,萦绕在他的耳边,回荡在他的深心。
“你,回来吧……” ※※※
她闭上了眼睛,身子仿佛也突然一沉,眼看着,要离他而去,就像是最后的力气,也随着那四个字说完而消失。
黑发飘起,在风中微微遮住了她白皙脸庞的一侧,那女子随风而飘,嘴角,却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容。
但是是什么,回荡在深心里如此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世间的所有纵然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那白色的身影,
怎可以放弃? 怎可以舍弃?
他的喉间有低低沙哑的吼叫,在莫名的泪光中他挣扎着,在激烈的凛冽风中他挣扎着,伸出手去,伸出手去,伸出手去……
紧紧,抓住!
就像是十年前,死灵渊旁,无数乱石如雨中,那白衣女子不顾一切向他而来,抓住了他的手一般。
紧紧,抓住……
在他最后的神志消失之前,他用尽全身力气把那个女子向自己拉来。
前方,是只剩一尺的石门缝隙,而石门中的金光,此刻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黑暗。
有淡淡的温暖,在他的手心。
他闭上了眼睛,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像是十年前一样,淹没了过来,吞没了他们。
※※※ 石门,轰然关上,在那最后一刻,猴子小灰也跟着主人窜了进去。
而紧接着,这道巨大的石门在巨响中再次合拢,中间的那道缝隙,竟然也不可思议的突然消失了。
“轰隆!”黑水玄蛇巨大的蛇头砸在石门之上,这巨力如排山倒海,几十丈粗细的巨树树干也剧烈颤抖,像是要断裂一般。
黑水玄蛇像是看到了到嘴的美食又飞了去,陷入了不可抑制的狂怒之中,巨大的蛇头开始疯狂地撞击石门,这力量之大,甚至连在远方半空之中的诸人,也为之变色。
金瓶儿恨恨地飞身而起,离了那只黑水玄蛇远远地,心中暗自咒骂不止,刚才她趁着正道众人不注意,暗中在另一侧跟随黑水玄蛇地阴影中接近天帝宝库,本想视机进入,不料场面却急转直下,那天帝宝库也不知怎的,突然又关上了。
金瓶儿来迟一步,大是气恼,但又无法可施,而且此刻黑水玄蛇狂怒之下,注意力已经开始转到天空中地诸人身上,金瓶儿一见这畜生抬头似有异动,连忙又后退了数十丈。
果然,黑水玄蛇突然大张蛇口,向天空众人喷出了一股黑色毒液,腥气扑鼻,闻之欲吐,正道众人纷纷躲避,一时倒有几分狼狈,金瓶儿躲得快些,还算从容。但看着脚下黑水玄蛇狂怒嘶吼,随即又拼命用头撞击天帝宝库的石门,料想今日只怕是要无法再得什么便宜,再等下去,那边厢正道诸人反而对自己有些敌意,不如走为上策。
如此一想,金瓶儿便悄悄离开此处,向来路飞去,但没飞多远,她身子忽地一震,只见在来路之上,刚才黑水玄蛇经过之处,一片狼藉,但不知为何,却有一片藤蔓的花圃,竟然完好无损,而在这片花圃范围里,在阳光照射之下,似乎隐隐有暗红色光芒悄悄闪动,排列杂乱,但细看之下,却似乎又有玄奥。
金瓶儿眉头微微皱起,仔细看了片刻,眼中忽地闪过一道精光,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随即向四周迅速看了一眼,同时冷笑一声,低声道:“连他们也都来了!”
她在半空中微微沉吟片刻,终于还是一甩头,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而在天帝宝库之前,黑水玄蛇的狂怒依然不休,拼命撞击着石门,天空中正道众人本来还想偷偷下去查看一下能否救援陆雪琪二人,但稍一接近便会受到黑水玄蛇的攻击,有几次还险些伤在了这巨兽手中。
再接连几次遇险之后,法相向其他人示意退的远些,聚在一起,随即低声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宝库中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让这畜生如此痴迷不舍。有它守在这里,我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进入宝库了。”
林惊羽面色严峻,死死盯着下方的黑水玄蛇,曾书书也是面有焦急之色,但纵然他机智聪明,此刻却也无法可施。
就在众人焦虑无比的时候,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黑水玄蛇疯狂的嘶吼声。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色暗了下来。
曾书书等人都是下了一跳,就在片刻之前,这里还是晴空万里,怎么会瞬间就变了天色,忍不住抬头看去。
这一看,只看的他们目瞪口呆,只见九天之上,突然缓缓出现了一大片橙黄色彩,几达数十丈方圆,笼罩在他们头顶之上,竟然将阳光都遮挡住了。
随后,天际仿佛传来了一声凤鸣一般的清啸之声。
刚才还陷入疯狂的黑水玄蛇突然停止了动作,巨大的蛇头昂首观望,随即似做愤怒姿态,张开大口,露出獠牙,向着那片云彩咆哮。
那片云彩遮天蔽日一般落了下来,看去虽然没有黑水玄蛇庞大,却也与它相差无几。
在远处的众人看的分明,这竟是一只周身橙黄羽毛的奇大之鸟,展翅而飞,盘旋空中,对着盘踞在树干上的黑水玄蛇非但没有畏惧之意,反而似有攻击之意。
而黑水玄蛇面对这只奇鸟,竟然也收起了它不可一世的态度,盘起身子,蛇头咝咝作响,严阵以待。
“这只,就是传说中的九天灵鸟——黄鸟吧!”
法相望着远处那两只对峙着的巨兽,喃喃地道。 ※※※
注一:此段典故取自《山海经·大荒南经·巫山黄鸟》:有巫山者,西有黄鸟。帝药,八斋。黄鸟于巫山,司此玄蛇。
另注:帝即天帝,药指神仙药,即长生不死药。玄蛇即黑水玄蛇。

    陆雪琪面无表情的站在花海之中,默默地望着落在自己对面的鬼厉。

    隐隐幽香,暗暗浮动。

    鬼厉轻轻耸了耸肩膀,小灰嗖地从他肩膀跳了下来,睁大眼睛看了看主人,又向对面的陆雪琪望了一眼,抓了抓脑袋,便自顾自跑到一边去了。

    鬼厉的目光落在陆雪琪身后那座高大的石门之上,忽地一笑,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陆雪琪站在石门之前,没有笑,也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鬼厉慢慢的走了上去,口中淡淡地道:“我要里面的东西……”

    “呛啷!”

    天玡神剑如秋水一般,横在他与她的中间,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轻轻晃动。

    鬼厉停下了脚步。

    陆雪琪缓缓抬头,面色苍白如霜,看去却仿佛更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清艳无方,就连她此刻说出来的话语,也带着透骨的冰凉:“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无辜之人。”

    鬼厉望着她,深深的,望着她。

    那女子一如当年那般的美丽清冷,岁月不曾在她身上刻下丝毫的痕迹,只是,心里呢?

    他已经变了,这个女子的深心里,可曾也改变了吗?

    他忽然笑了出来,然而在笑容中眼光却慢慢寒冷。他笑着,说道:“是吗?那可真是不巧了,我便是要取了这未知异宝,然后再去杀更多的人!”

    陆雪琪身子轻轻抖了一下,盯着前方的这个男子,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将握着天玡的手,又紧了几分。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隐约的嘶吼,那声音来自他们脚下迷雾深处,似乎还很遥远,听着像是什么野兽的吼叫一般。

    片刻之后,鬼厉和陆雪琪二人同时感觉到,脚下这株真正的参天大树,突然从树干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鬼厉与陆雪琪同时脸色微变,这株奇树大到匪夷所思,比起普通山脉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要说是震动此树,便是想着去撼动它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二人都是何等人物,这脚下动静岂能瞒得过他们,分明是脚下迷雾之中,突然有了极大变故,也不知有什么巨大之力,竟然能震动此树。

    一念及此,二人都是反应机敏之人,都想到这变故只怕多半便和面前这座天帝宝库有关。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边的第一束阳光,斜斜照了过来,洒在石门前三尺左右的花海之上。

    鬼厉身子一动,便欲有所行动,但陆雪琪明眸闪烁,天玡神剑横在胸前,一横身挡在了天帝宝库的石门之前。

    鬼厉目光一凝,眼中似有红光闪现,沉声道:“我不愿和你动手,你让开。”

    陆雪琪直视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淡淡道:“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鬼厉眼中红芒大盛,忽的一声长啸,飞身而起,周身玄青光芒大作,声势凌厉。

    陆雪琪脸色寒如冰霜,天玡剑迎空而起,忽地冷冷道:“你既入了魔道,又何必再用青云门的道法?”

    鬼厉人在半空,手中噬魂前头的噬血珠红光大盛,连带着他眼中也是鲜红一片,煞气大盛,喝道:“青云道法又如何,魔教邪术又如何,我一般拿来杀人夺命,你又怎样?”

    锐啸声中,那一片红光夹杂在清光之中,当头打下。

    陆雪琪眼中怒色一闪而过,半分也不退让,天玡神剑硬生生半空迎上,两件天地间的无上奇宝轰然相撞!

    “轰!”

    一声大响,鬼厉身子腾起,陆雪琪人在树干之上,却也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脸色也白了一下。但只见这清冷女子,柳眉一皱,身子随剑而起,以胸口天玡神剑为中心,璀璨蓝光顿时散发开去,她人在剑光之中,更是清艳无匹。

    “十年前那一战,是我败了!”她在半空之中,盯着前方的鬼厉,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同时天玡神剑被她本身道法催持,蓝色毫光越来越盛,竟仿佛连天空中的阳光也被她逼了回去。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鬼厉大笑道:“你记性倒好!”

    说着更不迟疑,噬魂在身前忽地旋转,清光阵阵,左手连画奇异图诀,瞬间在身前闪现出清光耀眼的太极图案,正是正宗的青云门太极玄清道法术。

    陆雪琪看在眼中,面色更冷,一声清啸,天玡神剑剑芒大盛,在她手腕转动之间,那天玡顿时像是长了十倍一般,向鬼厉劈了过来。

    鬼厉面色微变,他自己也在这太极玄清道上用了很大心血苦修,只凭陆雪琪这一剑之威,便知其在这十年之间,道行实已是突飞猛进,当年青云门年轻一辈,绝无一人能轻易将太极玄清道以剑芒凝聚得如此之纯,威势如此之大,他也不过是在少年时候,看到师父田不易教训齐昊的时候用了一次而已,而当时的田不易在太极玄清道的造诣,却已经是到了“上清境界”。

    而此刻看陆雪琪随手劈来,剑芒如山,蓝光凌厉如刀,其势排山倒海,比起当年的田不易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十年来她道行精进之快,直是匪夷所思!

    只是陆雪琪资质固然惊人,但鬼厉身负三家奇术,这十年间日夜苦修,又岂是等闲?

    此刻只见鬼厉对着那如山剑芒,双臂一振,身前的太极图案突然飞速旋转,迅速变大,挡在胸口。

    “嘶!”一声锐响,仿佛是无坚不摧的剑芒被这面太极图案生生挡了下来,但只见蓝光更盛,清光闪烁,灿烂毫光闪耀在他们二人之间,煞是好看,但任谁都知道,一个不小心,被这等蕴含道家真法大力的剑芒清光碰上,便是非死即伤。

    光芒之中,鬼厉吐气开声,“轰”的一声闷响,天玡神剑倒飞而回,而太极图案也闪了几闪之后,消失在半空之中。

    鬼厉嘿了一声,看着陆雪琪,眼中有淡淡钦佩之色,但随即就被红光盖过,道:“果然厉害,只用了十年时间,你竟然就能突破上清境界,只怕当年的青叶祖师,也不过如此吧?”

    陆雪琪人立半空,衣裳飘飘,手中剑诀一引,天玡剑顿时止住去势,蓝光再盛,更胜方才,同时心中亦暗暗吃惊。这十年来她道行激进,固然是她资质过人,但更主要的却是她修道极刻苦,几乎可以用过分来形容,至于为何如此不顾一切的修行,甚至连她师父水月大师也看不下去而多次劝说于她,这其中的原因,却并非外人可以了解。

    这种艰苦修持再加上她过人的禀赋,终于在半年前,让她在青云门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个突破了上清境界,为千年以来,青叶祖师之下到达此境界最快之人。她此刻的道法修行,在青云门中,除了各大长老首座,只怕便以她为首,纵然是向来号称门中年轻弟子第一人的萧逸才,多半也要稍逊于她。

    但是,尽管如此,刚才与她斗法的鬼厉,这个当初叫做张小凡的普通青云弟子,道行竟然丝毫不弱于她。那一手幻化太极图案圆熟老练,将她含有上清境界道法的一剑挡了下来,其间暗劲汹涌,层层涌来,雄厚坚实,却似乎乃是佛门一派,但看他施法,又分明是太极玄清道的手势法诀。

    这个男子,终于也在修道一途之上,走出了前人未走的道路吗?

    二人对望,眼光都渐渐锐利明亮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声响亮之极的嘶吼,从迷雾之中轰然传上!

    这声音如此凶恶洪亮,以鬼厉和陆雪琪的修行,竟然也觉得微微眩晕,几乎就在同时,脚下树干忽然间剧烈抖动了一下。

    就好像,原本厚实的大地突然剧烈颤抖,和地震差不多的感觉。

    “吱吱,吱吱!”一阵尖叫,却是猴子小灰趴在那个天帝宝库的石门旁边,被这突然而来的震动吓了一跳,一边抓着石门旁边的藤蔓,一边叫了出来。

    还不等鬼厉和陆雪琪反应过来,从这支巨大树干的来路方向,突然出现了四个人影,迅速飞来,一人在前,三人在后,转眼间就飞到了附近,陆雪琪与鬼厉向那里看去,都是一怔。

    而一路追逐而来的四人突然发现竟然有人抢在了自己前头,也是大吃一惊,不由得都停了下来。

    这四人都是熟悉的人物,前面单独一人的是个风情柔媚的年轻女子,正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而跟在她后面的则是正道中人,非但陆雪琪认识,就连鬼厉,也都认识。

    法相、曾书书,还有愕然停下脚步,目光再也不曾离开过鬼厉的──林惊羽!

    场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鬼厉的目光向他们望去,法相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似欢喜,似愕然,种种神情一一闪过。

    金瓶儿妙目向场中扫了一眼,以鬼厉在鬼王宗的地位权势,他的出身来历,金瓶儿自然是了如指掌,对鬼厉和此刻在场的正道众人的往事纠葛,她多少也知道一些。

    此刻看着场中形势,她微微沉吟,脚下已经悄悄向鬼厉处移去,和他站在一起。

    正道那里,法相和陆雪琪看见金瓶儿的动作,同时都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说话。

    打破沉默的,反而是站在最后面的林惊羽。

    在他的眼中,似乎此刻根本就看不到金瓶儿的人影,只有一个当年的张小凡站在他的面前。他缓缓的走上几步,嘴角动了动,似乎连说话也感觉到有一丝的困难。

    “你……你还好吗?”

    鬼厉慢慢收回了眼光,不再和他对视,面对着林惊羽,不知怎么,他突然间竟是不敢看那个儿时好友的眼睛。

    林惊羽看着鬼厉脸色,神情更是激动,说出来的话仿佛都有些嘶哑:“小凡,你……”

    鬼厉身子一震,忍不住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此刻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有的只是激动和欢喜。

    “惊羽……”他涩声道。

    林惊羽这十年来在青云山祖师祠堂修炼,也曾无数次的想像过自己与张小凡再次相见的景象,他也曾不停的问自己,自己要怎么面对已经入了魔的张小凡?

    是正邪不两立,拔剑决生死?

    还是苦口婆心,劝他回归正道?

    可是,当今日终于再见的时候,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过往的岁月一幕一幕,悄悄泛上心头,到了最后,分明定格的不是青云山、不是驭剑飞行、不是纵横天地,而是两个童年好友,在那个破败的草庙里,欢笑的奔跑!

    时光如沙,可曾磨去了你心中最珍惜的东西吗?

    儿时的朋友,曾经的兄弟,十年之后,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踏上一步,林惊羽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激动,以至于似乎连鬼厉也为之动容,身子轻颤。或许,在鬼厉的心里,也是一般的激动吧?

    站在鬼厉身边的金瓶儿眉头微微一皱,她对这兄弟两人的感情自然没什么兴趣,不过看这情形,正道中人倒似乎人多势众,如果这下鬼厉再出什么问题,自己不免势单力孤。

    当下咳嗽一声,微笑道:“啊!鬼厉公子,想不到你比我们还早到了此处,不知道那件异宝你可到手了?”

    此言一出,林惊羽与鬼厉身子都是一震,法相和曾书书同时向陆雪琪看去,陆雪琪缓缓摇头,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简单的一句问话,突然就把人拉回到了现实中来,鬼厉微微闭上双目,片刻后再睁开时又隐隐有红芒闪动,目光也变得锐利。他深深看了林惊羽一眼,终于一转头,再不看他,而是向后退了一步,与金瓶儿并肩而站。

    金瓶儿微微一笑,目光盈盈如水,眼波流转,仿佛都洒在了鬼厉身上,柔声道:“你还好吧?”

    鬼厉哼了一声:“你我暂时合作,如何?”

    金瓶儿立刻道:“好,事过之后,你我再说。”

    鬼厉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只片刻工夫,这两个人已经看出这场面并不易与,故而立刻决定联手。

    鬼厉淡淡道:“你合欢派门下不是高手众多吗?怎么只有你一人进入内泽,反被他们给占了上风?”

    金瓶儿目光向法相等人处望了一眼,面上居然有些微红的羞涩,看去更是惹人怜爱,轻声道:“我们合欢派乃是小门小派,我生怕多带几个进来,外面的那些人就突然死得不明不白了。”

    她微笑着向鬼厉望了一眼,道:“倒是鬼王宗向来藏龙卧虎,怎么除了一只灰毛猴子,公子身边都没有人了呢?”

    鬼厉听她话里隐隐有讥讽之意,淡淡道:“大家彼此彼此,我多带几个人才进来,只怕外面的人马就被你们合欢派和万毒门给吞了。”

    此次魔教三大派阀大举西来,表面上大家合力消灭长生堂,但暗中却是勾心斗角,互相提防,以至于三大派阀互相牵制,竟然都不敢将座下高手尽数启用,倒是被正道这些人给占了便宜。

    曾书书站在远处,心中也是颇为激动,当年在青云山上,他与张小凡向来交好,算得上是除了林惊羽外张小凡最好的朋友。奈何世事弄人,竟变做如今境地,心中不免有些痛心。

    他正有心向鬼厉说些话儿,不管有用没用,想让这位朋友重回正道。只是一转眼间,目光落在金瓶儿面上,忽地心头一跳,只觉得那女子面如桃花,风情无限,一双明眸更是水汪汪的如潭水,那目光回眸,隐隐约约便似乎会说话一般,凝视着自己。

    他看了几眼,登时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响,仿佛喝醉了一般,只想着要醉到那女子的眼波之中,忍不住就跨出了一步。

    “嘟!”

    忽地,一声断喝,如暮鼓晨钟,在他耳边霍然响起,法相月白僧袍闪动,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金瓶儿的目光,同时面对曾书书做伏魔吼声。

    曾书书悚然一惊,这才回过神来,片刻间一身冷汗涔涔而下,口中对法相称谢不已,心中暗暗咒骂:“这魔道妖女好生可怕!”

    法相脸色严峻,转过身来盯了金瓶儿一眼,刚才上来之前,金瓶儿已经与这几人交过手,知道这法相和尚看着年纪不大,但一身天音寺佛门修行却着实了得,自己的媚心奇术对着他几乎不起作用,想必是此人定力太深,不受这等外物所扰,当下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法相皱眉,目光落回张小凡身上,对着张小凡,他的神色便没那么从容,一向平和慈悲的面容隐隐有着愧疚之意,迟疑了片刻,才低声道:“张师弟……”

    鬼厉突然冷冷截道:“我叫鬼厉,没有其他的名字。”

    法相窒了一下,后头的曾书书忍不住叫了起来:“小凡,你别这样,我们一直都还当你是……”

    法相突然挥手,将曾书书的话给拦了下去,同时低声道:“曾师弟,有些话你不可乱说,万一被你的青云长辈知道,只怕还有祸端。”

    曾书书怔了怔,又看了看前头的鬼厉,终于还是闭上了嘴。

    法相转过身来,似乎还想对鬼厉说些什么话,但就在这时,忽然间众人脚下的巨大树干竟然又是一阵剧烈颤抖,这次抖动强度之大,远过于不久之前的那一次,众人几乎看到这树干竟然在空中摇动,同时立脚不住,大都踉跄了几步。

    众人几乎同时失色。

    也就在同时,下方的迷雾深处,忽地再度传来一声震天的嘶吼,如恶兽对天狂啸,那无形声浪,竟化作汹汹巨风,从下往上汹涌而至,将众人衣衫吹的猎猎作响。

    而在嘶吼声中,同时传来了一阵怪异莫名的“丝丝”声音,似毒蛇爬动,又似绳子摩擦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金瓶儿忽然失声道:“糟了,是那畜生,它竟然上来了!”

    在场中人,除了鬼厉和陆雪琪,突然全部失色。

    鬼厉霍然转头,却见金瓶儿脸色微微苍白,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虽然他与这女子敌过于友,但也知道金瓶儿实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而且前几日在联合消灭长生堂一役之中,这女子谈笑之间,心思慎密,手段狠辣,实在不是好对付的人。

    但此时此刻,竟然连她的脸上,似也有几分惧意。

    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腥气,伴随着那渐渐响亮,如魔鬼脚步一般踏在他们心头的丝丝怪响,越来越是浓烈。

    “这是什么东西……”

    鬼厉刚刚问了一半,忽然就停住不说,眼光直直的向着前方望着。然后,他下意识地,竟然向旁边望去,那里,一身白衣如雪的陆雪琪,不知怎么,突然也向他望了过来。

    晴朗的天空里,巨大树枝延伸过来的方向,原先还有些许云气的地方,忽然像是燃烧起了两团巨大火焰。

    幽绿的火焰!

    火焰之中,是两道细长竖立的深邃眼瞳,闪着冰冷的光。

    空气中的腥味,突然大盛,闻之欲吐。

    鬼厉不知怎么,身子微微颤抖,半晌,他望着前方慢慢清晰、慢慢现身的那只巨兽,那只不可思议的巨兽。

    他嘶哑了声音,仿佛回荡在过往岁月里一般的,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地道:“黑水玄蛇,黑水玄蛇……”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