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返回普通的中田,入口的石头

第十二集,第十四集

第十八集

  狂风暴雨,依旧没有止歇的样子。

狂风暴雨,依旧没有止歇的样子。
在黑暗中,星星点点的亮光扫过,那是青云弟子手中的法定,依靠着法宝微光,在风雨之中搜索着。此处已经是接近青云山后山外围的地方,密林森森,古树丛生,植物茂密之极,加上天气极坏,天际电闪雷鸣,雷声隆隆,不时就有一道裂空闪电从天际打了下来,落在林中,往往活生生劈开了一棵树林,委实惊心动魄。
在此天地之威面前,功力稍差一点的青云弟子,都忍不住为之一悸。而在这一片黑暗之中,那点点光亮,看去似乎就如颤抖的荧火虫一般,飞舞不止,只照亮了身边小小地方。
“轰隆……”
天际黑云上,又是一声惊雷,地面上的人们只觉得耳口嗡嗡而鸣,不禁骇然失色。搜索鬼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鬼厉的踪迹,许多人心中都开始嘀咕,该不是被这个妖人给跑了吧?
其实想来也不无道理,鬼厉身为魔教鬼王宗副宗主,一身道行自是出神入化,虽然看着两个时辰之前似乎被诛仙古剑所伤,但谁又知道他伤得到底有多重呢?只要不是重伤到垂死的地步,想必鬼厉也必定有能力悄悄潜走吧。
这种想法在许多青云弟子的脑海中暗自回荡,只是师长在背后催促责骂,终究不敢放弃,只得继续搜寻。殊不知,就在他们前方不远的黑暗深处,鬼厉正是受了几至垂死的重伤,无力逃走,正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匍匐在地面泥泞之中。
黑暗微光里,忽有人大声喝道:“停下,所有人都停下!”
此人声音在黑暗中远远传了出去,就连天际惊雷,竟似也不能压过他的声音,显然是个道行极深的前辈。鬼厉一动不动趴在地面,任凭雨水打在身体之上,听到这个声音却感觉竟有几分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此人是谁。
不过显然周围的青云弟子对此人极为尊敬,几乎就在他呼喝声传出的同时,所有青云弟子立刻都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不再说话。风雨之中,原本喧闹嘈杂的搜索突然迅速静了下来,隐隐只有树林丛中,不知谁的喘息声音。
风雨愈急! 似有人在细细倾听什么。
鬼厉只觉得一股寒意陡然间浸入了心肺之间,全身冰凉,竟有种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仿佛这异样的安静,竟比刚才那大声呼喊搜索时,更令人畏惧。
过了片刻,忽然有个声音轻声道:“父亲,怎么了,莫非你听到什么了?”
鬼厉心头一震,这个声音他却是十分熟悉,那是他曾经的好友—曾书书,片刻之后他便知道了此刻指挥的那个长老是谁了,正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也就是曾书书的父亲,而这一次搜寻的青云弟子,多半也是风回峰的弟子了。
曾叔常享名已久,果然并非寻常人物,在这风雨嘈杂之中,竟仍然听到鬼厉发出的一点异声,只是此刻在他面前这片阴暗丛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风雨竟更无一消息了。便是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怀疑刚才听到的那一声轻微之声,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或是这话多人一起搜寻,惊动了什么动物跑开所致。
沉吟片刻之后,曾叔常在黑暗中皱了皱眉,一挥手,道:“从弟子分开,排做一行,相隔不可超过三尺,向前慢慢搜索过去,不能漏下一点空隙。”
鬼厉心头一惊,如此细密搜索,他根本没有机会逃生,正在他心惊时候,只听曾书书的声音微含焦虑,道:“父亲,这林子如此之大,你在这里派这么多弟子如此密集搜寻,那其他地方岂不是搜索不到?”
曾叔常淡淡道:“我自有道理,你不必多言,快去。”
曾书书在黑暗中怔了一下,不敢多言,只得转身前行。黑暗中,一时间竟无人说话,但见得光亮点点,在风雨中缓缓前行,渐渐变做一条长蛇,慢慢推进。
不知怎么,这片树林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刚才那阵喧哗时候,反而无人畏惧,此刻这般寂静,却让人有点发毛。
因为道行和法宝缘故,青云弟子手中的那法宝微光不能照射得远,亮度也颇为有限,只是他们彼此相连,缓缓推进,很快地,距离鬼厉隐身地方,不过只有两丈距离了。
“等等!”
突然,曾叔常高声喝了一句,数十个分布在附近的青云山风回峰弟子同时停住脚步,曾书书吃了一惊,走到父亲身旁,借助法宝微光,只见曾叔常面上竟然满是凝重之色。
“怎么了,父亲?”
曾叔常目光深邃,直视前方黑暗深处,但目光所想,并非鬼厉隐身之地,相反,反是望向平行前端遥远而幽深的密林深处。
那最深的黑暗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又仿佛充盈着无数妖影鬼魅,在风雨间嘶吼狂舞。
“有些不妥……”微光之下,曾叔常面上的皱纹仿佛突然变得深刻起来,眼中竟有些疑惧,但他毕竟不是凡人,多年修行之下心志坚定,冷哼一声之后,已是下了决定。
“铮”,一声轻啸,从人为之一惊,曾叔常竟然是祭出了随身仙剑,剑芒呈现银白,在黑暗风雨中吞吐闪烁,明亮耀眼,与周围那些青云弟子截然不同。
但见他沉默片刻,大声道:“我走在前面,你们不变,依然按刚才所说,成一行搜索,但需跟在我身后一丈之处,不可靠近。”
众人此刻多少都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但有曾叔常在,众人心中也算是有了主心骨。当下只见曾叔常面容凝重,持剑走在了队伍前方,而周围众人依旧如故,只是与前面曾叔常保持了一丈距离,不敢靠近。
这个奇怪的队伍,就这般继续缓缓前行着。
奇异的气息,仿佛在这个风雨之夜的密林中,轻轻地弥漫着…… “呜……呜……”
似风雨呼啸,又似野兽咆哮,可是猛然惊心处,却发现仿佛自己心跳。
那心,竟似跳得越来越快了!
曾叔常一张老脸倒映着仙剑上的豪光,越发沉重,前方树林深处,隐隐传来神秘的敌意,虽然感觉上有些模糊,似乎连是否敌人也无法确定,但他心中这一波一波袭来的诡异心悸,仍然令他无法轻视。
那种感觉,许久不曾有了,还记得上一次的时候,仿佛已经是百年之前,他和田不易等几个人,一超跟随长门万剑一师兄冲入蛮荒,直捣魔教老巢时的场景。时光悠悠,原来转眼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却不知,英年早逝的万师兄现在可投胎了没有?
这股古怪的念头突然在他脑海中冒了出来,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意外与好笑。他深深吸气,振作了一下精神,不知怎么,今天真的有些不同往日啊!
“轰隆”!
又是一记惊雷,猛然炸响,天地之威,一时震动天地,仿佛脚下土地,竟也随之颤抖了几下。几乎就在同时,苍穹之上一道闪电撕裂长空,破云而出,降落人间。
如天之利刃,斩向人间!
众人为之骇然,众弟子中心动神驰,有些竟不能自持,忽有一人光顾着仰望苍穹,脚下一绊,竟是跌了一跤,气急之下,差点怒骂出来,不料他回头观望时候,赫然只见天际电光照耀之下,自己面前竟是一个泥泞不堪的身躯,一动不动地扑在地下。
“啊!”声音凄厉,陡然响起,“这,这里……”
“咯”一声闷响,那个弟子的呼喊声突然中断,但就是这片刻工夫,已然惊动了所有人,瞬间都转身扑了过来。
一道黑影从地面飞腾而起,但还不等他站稳,身子却已经是晃了几晃,几乎就要跌倒。顷刻间十数道法宝已经夹带着风雨打了进来。
鬼厉心头冰凉,但终究不愿束手待毙,咬牙向前飞奔,不料才走几步,胸口一阵剧痛,竟是坚持不住,一头栽了下去。
而身后众人群中一阵欢呼,当先数个青云弟子已然赶了上来,伸手就向鬼厉抓去。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密林深处的黑暗似乎陡然膨胀,几声厉啸,黑暗深处赫然有光芒一闪而过。
曾叔常在一旁双眼瞬间放大,即刻扑前,同时厉声喝道:“众弟子趴下,快!”
众青云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曾叔常显然已独身一人扑进了前方黑暗深处,本来曾叔常手中仙剑光芒耀眼,但他蹂身进那团黑暗之中后,竟然再也看不到他的仙剑光芒,只听见怒喝声呼啸不停传来。
正在青云弟子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从前方黑暗中激射出一道诡异身影,向着鬼厉倒地的地方,也是青云弟子这里飞了过来。借助着那点点微光,只见这个身影全身黑影包裹,只露出一双眼睛出来,精芒闪烁。
青云弟子纷纷大声叱喝,拔剑冲上,不料此人道行竟是极高,也不见他伸手施展法宝,却是径直空手向最靠近的一个青云弟子抓去。
那青云弟子虽惊不乱,手中仙剑法宝一剑斩下,那黑衣人一声不吭,视若无睹,抓势不变,赫然在众人眼前,硬生生将那仙剑抓在了手中。众人大惊,还不及反应过来,只见那人用劲一抖,与他交手的青云弟子已经飞了出去,而那柄仙剑居然是被此人抢夺了过去。
此人道行之高,强悍之极。前方黑暗之中,曾叔常怒喝连连,却似乎被人缠住,竟然无法分身前来相救,这诡异之夜,竟不可思议的有许多神秘高手埋伏此处。
虽然来敌道行极高,但这些青云弟子俱是出身名门,并非寻常弟子,惊骇之下,却无一人跑走,反而纷纷驭起法宝,扑上前来。
那黑衣人似乎有些焦急,手中加劲,那把抢夺而来的仙剑顿时光芒大盛,远过于刚才在那个年轻弟子手中的光景。但只见光华闪动,风声厉啸,一道宏大光环,竟是在半空中轰然斩下,直直向众人劈了下去。众青云弟子纷纷呐喊,叫声一片,俱都退步迎敌。不料那人声势大,却不过乃虚张声势,一招逼退众人几步,更不缠斗,直接抱起了无力垂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已然昏过去的鬼厉,向后方黑暗处疾飞而去。
青云众人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个横里杀出的神秘人道行如此之高,怒的是到手的鬼厉竟又被抢了去。鬼厉乃青云门心腹大患,又因为和青云门向来渊源,青云门上下早就有心除去此人,此番半路被劫,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当下纷纷追了上去。
才追了一半,忽听一声呼啸,高芒闪起,从黑暗中激射而来,众人眼中,竟仿佛这剑芒都似向自己射来一般,连忙顿住身子迎敌,只有曾书书赶到飞起,一剑拨去,但觉得手心大震,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但是来剑却也被他打得改了方向,直冲上天,须臾之后倒坠下来,噗的一声倒插在泥泞之中,正是那柄被抢去的仙剑,兀自嗡嗡作响。
而这一耽搁,那个黑衣人已然如鬼魅一般,抱着鬼厉迅速没入了前方黑暗之中,而黑暗里激烈缠斗的曾叔常,此刻也突然大吼一声,暗处有人闷哼一声,血光乍现。
众人大惊,也不知道到底是曾叔常受伤还是伤了敌手,师恩深重,此刻也不顾上那么许多,纷纷向前扑去。只是他们才到半路,曾叔常身影已从暗处闪了出来,落在地上。拦住了他们,看他身形,虽然闪无碍,脚下却还有几分踉跄,同时口中大口喘息,这片刻工夫的激斗,似乎对他来说,竟是极大的消耗。
他喘息稍定,即刻低声道:“前头敌手道行极高,而且人数不少,你们不可造次!”
曾书书等年轻弟子都是心中一寒,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遇见如此情况。曾叔常盯着前方那团黑暗,沉声道:“诸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青云门的事?以诸位道行,必定非无名之辈,何不见面说话!”
风狂雨急,电闪雷鸣,却不知怎么,密林深处的那团黑暗竟然浓郁如斯,如化不开的墨一般。
没有人回答曾叔常的问话,只有风雨声和众青云弟子的喘息声音,曾书书悄悄走上一步,低声道:“父亲,他们是什么来路?”
曾叔常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他们故意掩饰自己身份,施展的都不是本身道法,一时看不出来。”
说着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大声喝道:“诸位还不现身么?”
这声音在密林中远远回荡开去,但终究还是没有人回答,曾叔常忽地变色,跺脚道:“糟了,中计!”
说着,飞身扑上,仙剑豪光大放,这一次却是直射四周,再无阴影笼罩,显然那些人已全部退走,来如风,劫人即走,显然是早有计谋,盘算好的。
曾叔常长叹一声,落下身形,曾书书一边指挥其他弟子继续向周围搜索,一边低声问曾叔常道:“父亲,怎么了?”
曾叔常面上浮起一丝失望之色,随之叹道:“刚才交手虽然仓促,但我隐隐感觉,这些人所用的并非魔教道法,再说魔教中人若救鬼厉,也不用躲躲藏藏。可是,那又是什么人物要救这个妖孽呢,而且人数不少,道行这么高?”
说罢,他眉头紧皱,深思不已。曾书书默然无语,回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密林森森,前途一片黑暗,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
却不知道,劫走鬼厉的那些人,又是什么人?可是不管怎么样,曾书书向前走去,悄悄这般对自己说道,总是比落在青云门手中好吧……
他这般想着,在这个风雨之夜,深深密林中,他脑海里仿佛又回忆起了十年之前,在青云山通天峰初次见到鬼厉时候的模样。
许久,他在黑暗中叹息一声,继续向前走去。不管末来怎样,现在总是要继续前行的。
未知的密林另一端,黑暗深处,另有一个诡异的黑色身影远远眺望着曾叔常这一群人,正是鬼先生。
他此刻眼中目光似也惊疑不定,看去也十分迷惑,深思之下,仍不得其解。许久之后,眼见这些青云弟子搜索范围越来越大,但明眼人一看即知,这已经是放弃的前兆,如此搜索,这偌大密林,哪里还能找得到人?
果然,不过一会,曾叔常的声音已经再度响了起来:“罢了,你们都回来吧。”
青云众弟子显然是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纷纷都走了回去,鬼先生在远处看着场中曾叔常点数众人,随即转身,带领众弟子向青云山方向走去,逐渐消失在了这个密林之中。
他缓缓从黑暗处现身走出,目光却飘向远方,望着那群神秘黑衣人所去的方向,深深凝望。
风雨中,似有个声音低低道:“竟然还有人对他感兴趣么……”

  

  在黑暗中,星星点点的亮光扫过,那是青云弟子手中的法宝,借助着法宝微光,在风雨之中搜索着。此处已经是接近青云山后山外围的地方,密林森森,古树丛生,植物茂密之极,加上天气极坏,天际电闪雷鸣,雷声隆隆,不时就有一道裂空闪电从天际打了下来,落在林中,往往就生生劈开了一棵树木,委实令人惊心动魄。

  落日夕阳,远远挂在天边,在高大险峻、连绵起伏的一道道山脉背后,将残余的温暖洒向南疆大地。昏黄的光线落在静默的大地上,荒野萧萧,一片肃杀。

  当此天地之威面前,功力稍差一点的青云弟子,都忍不住为之心悸,战战兢兢。而在一片黑暗之中,那点点光亮,看去似乎就如颤抖的萤火虫一般,飞舞不止,只照亮了身边小小地方。

  离开了焚香谷的鬼厉和金瓶儿,站在十万大山之前的荒原之上,面对那看去无穷无尽的高耸群山与广阔大地,他们仿佛只是两个毫不起眼的小小生灵,仰望着天地间巨大的存在,看着那天边残阳,一点一点落在无垠的群山后头,天色缓缓黯淡。

  ‘轰隆……’

  谈吐呼吸间,星辰流转中,还有谁能胜的过时光?

  天际黑云上,又是一声惊雷炸响,地面上的人们只觉得耳中嗡嗡而鸣,不禁骇然失色。搜索鬼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鬼厉的踪迹,许多人心中都开始嘀咕,该不是被这个妖人给跑了罢?

  离开焚香谷,是鬼厉的提议,只是当日偶然间听到焚香谷云易岚等三人的对话,已经知道了焚香谷或许还有异法或许可以唤醒“八凶玄火法阵”,正是大好机会,以鬼厉与金瓶儿本来的目的,也应该继续潜藏下去仔细观察才是。可是,鬼厉不知怎么,一脸漠然之中,还是提出了离开焚香谷,而一向聪敏之极的金瓶儿竟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一层,而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其实想来也不无道理,鬼厉身为魔教鬼王宗副宗主,一身道行自是出神入化,虽然看着两个时辰之前似乎被诛仙古剑所伤,但谁又知道他伤的到底有多重呢?只要不是重伤到垂死的地步,想必鬼厉也必定有能力悄悄潜走吧!

  离开了焚香谷,一路下来,鬼厉与金瓶儿很少说话,也没有对接下来如何追查讨论过,但两人似乎有些默契一般,不约而同的都向南而来,直到今日来到了传说之中那恐怖之地“十万大山”的前方,在残阳黑山之下,萧萧荒野之中,两人默默凝望那片山脉。

  这种想法在许多青云弟子的脑海中暗自回荡,只是师长在背后催促责骂,终究不敢放弃,只得继续搜寻。殊不知,就在他们前方不远的黑暗深处,鬼厉正是受了重创几至垂死的重伤,无力逃走,正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匍匐在地面泥泞之中。

  荒野上的风吹过,没有丝毫的花草芬芳,有的只是远方未知名处隐约的腥臭与嘶吼,在这个地方,就连身旁的风儿,也仿佛是凶厉的。

  黑暗微光里,忽有人大声喝道:‘停下,所有人都停下!’

  金瓶儿的发丝轻轻在风里拂动,微微仰头,露出她光滑纤巧的下巴,还有一段白皙的脖子,眺望着远山。黑色的山峰高处,笼罩着灰暗的浓雾,不停地翻涌滚动着,在这些山脉的背后,不知又是怎样的世界?

  此人声音在黑暗中远远传了出去,就连天际惊雷,也不能压过他的声音,显然是个道行极深的前辈。鬼厉一动不动趴在地面,任凭雨水打在身体之上,听到这个声音却感觉竟有几分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此人是谁?

  别人或许在猜测,但金瓶儿那朦胧复杂的眼神中,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不过显然周围的青云弟子对此人极为信服和尊敬,几乎就在他呼喝声传出的同时,听到的青云弟子立刻都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不再说话。风雨之中,原本喧闹嘈杂的搜索突然迅速静了下来,隐隐只有树林丛中,不知是谁的喘息声音。

  与身旁那个沉默的娇媚女子不同,尽管鬼厉也没有怎么说话,但这一路下来,鬼厉心中所想的,却如惊涛骇浪一般,起伏巨大。

  风雨愈急!

  首先便是血祭一事,在他心头触动极大,尽管这许多年来,他自己杀戮也是不少,甚至在魔教中赢的了所谓“血公子”的称呼,但对于数日之前在焚香谷所听闻到的,仿佛是他从小就根植于深心中某处的执着一般,他竟是下意识的觉得排斥与厌恶。而之后,他赫然从金瓶儿似不经意般的一句提醒中,醒悟到往日一直以来竟被自己所忽略的事:魔教之中,甚至就是鬼王,也有可能在做着某些类似于焚香谷将要做的事情……

  似有人在细细倾听什么。

  取无数活人之血,生祭神明,这神明不用说,自然乃是凶神、恶神之属;而血祭一事本身,根本就是大伤天和、惨无人道之事,而这些事,偏偏却发生在自己身旁。

  鬼厉只觉得一股寒意陡然间浸入了心肺之间,全身冰凉,竟有种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仿佛这异样的安静,竟比刚才那大声呼喊搜索时,更令人畏惧。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间?

  过了片刻,忽然有个声音轻声道:‘父亲,怎么了,莫非你听到什么东西了?’

  莫非这世间人人都疯了么?

  鬼厉心头一震,这个声音他却是十分熟悉,那是他曾经的好友──曾书书,片刻之后他便知道了此刻指挥这一带的那个长老是谁了,正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也就是曾书书的父亲,而向这一带搜寻的青云弟子,多半也是风回峰的弟子了。

  还是终究是那个曾经偶遇的妖艳怪异少年说的:人,终究也不过是禽兽的一种而已,并无分别。

  曾叔常享名已久,果然并非寻常人物,在这风雨嘈杂之中,竟仍能听到鬼厉发出的一点异声,只是此刻在他面前这片阴暗丛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风雨更无一点消息了。便是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怀疑刚才听到的那一声轻微之极的异声,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或是这许多人一起搜寻,惊动了什么动物跑开所致。

  鬼厉深深吸气,默然望向远山。在从鬼先生那里听到鬼王交付给他的命令之后,鬼厉早已经从命令中的那只恶兽“饕餮”身上,猜到了自己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个怪异少年,赫然竟是给天下苍生造成空前劫难的兽神。

  沉吟片刻之后,曾叔常在黑暗中皱了皱眉,一挥手,道:‘众弟子分开,排做一行,相隔不可超过三尺,向前慢慢搜索过去,不能漏下一点空隙。’

  只是,兽神欲杀尽了天下之人,却为何对他网开一面,两次都不过谈笑分手而已,却是鬼厉所不知道的了。

  鬼厉心头一惊,如此细密搜索,他几乎根本没有机会逃生,正在他心惊时候,只听曾书书的声音微含焦虑,道:‘父亲,这林子如此之大,你在这里派众弟子如此密集搜寻,那其他地方岂不是搜索不到?’

  胸口处,还有隐约的温暖,多少年来,这淡淡的温暖一直陪伴的鬼厉,仿佛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的时间里,鬼厉都已经忽略了这份温暖。只是,数日之前的焚香谷之行,又触动了他深心中的某处,静静躺在他胸口的那块玉诀,也许才是这次南疆之行的关键吧!

  曾叔常淡淡道:‘我自有道理,你不必多言,快去。’

  从云易岚与上官策的对话中,清清楚楚地说明了焚香谷正是因为失去了这块万火之精,所以才在失去了积蓄数百年的火山灵气之后,再也无法启动八凶玄火法阵。而拥有了这块玄火鉴,是否就可以找到那神秘法阵的秘密呢?

  曾书书在黑暗中怔了一下,不敢再多言,只得转身前行。黑暗中,一时间竟无人说话,但见得光亮点点,在风雨中缓缓前行,渐渐变做一条长蛇,慢慢推进。

  鬼厉默默无言,望着远方残阳,最后一点余光,终于也悄悄消失。

  不知怎么,这片树林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刚才那阵喧哗时候,人人激动,反而无人畏惧,此刻这般寂静,却不知怎么让人心中有点发毛的感觉。

  黑色的山峰高处,随着最后一缕阳光的消散,那曾经浓郁的黑雾,似乎突然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开始迅速消散、变薄。

  因为道行法宝缘故,青云弟子手中的那些法宝微光普遍不能照射很远,亮度也颇为有限,只是他们彼此相连,缓缓推进,很快的,距离鬼厉隐身地方,不过只有两丈距离了。

  站在一旁的金瓶儿微微一笑,转过头来,道:“可以了,我们走罢。”

  ‘等等!’

  鬼厉向她看了一眼,道:“十万大山这里的毒雾变化,往日从来不曾有人传说过,你是如何发现的?”

  突然,曾叔常高声喝了一句,数十个分布在附近的青云山风回峰弟子同时停住脚步,曾书书吃了一惊,走到父亲身旁,借助着法宝微光,曾叔常面上竟赫然满是凝重之色。

  金瓶儿嫣然一笑,眼中娇媚无限,似挑逗,似狡诘,道:“这个么……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怎么样?”

  ‘怎么了,父亲?’

  鬼厉一怔,只见幽幽渐暗的天色之下,深深群山里,身前的这个女子突然像是在黯淡世间散发出妖艳美丽的光芒一般,耀眼夺目,有了她在,竟是意外的,有着另外一份异样的温暖。

  曾叔常目光深邃,直视前方黑暗深处,但目光所想,并非鬼厉隐身之地,相反,反是望向平行前端遥远而幽深的密林深处。

  至少,远方那片黑暗中,不必一个人走。

  那最深的黑暗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又仿佛充盈着无数妖影鬼魅,在风雨间嘶吼狂舞。

  鬼厉嘴角动了动,却是转过了头,淡淡道:“走罢。”

  ‘有些不妥……’微光之下,曾叔常面上的皱纹仿佛突然变得深刻起来,眼中竟有些疑惧,但他毕竟不是凡人,多年修行之下心志坚定,冷哼一声之后,已是下了决定。

  说完,当先行去,背后的金瓶儿望着他的身影,微微笑着,眼光闪烁,轻轻跟了上去。

  ‘铮’,一声轻啸,众人为之一惊,曾叔常竟然是祭出了随身仙剑,剑芒呈现银白,在黑暗风雨中吞吐闪烁,明亮耀眼,与周围那些青云弟子截然不同。

  一前一后两个身影,还有趴在肩头的那只猴子,不时传来的“吱吱”叫声,慢慢都溶入到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但见他沉默片刻,大声道:‘我走前面,你们不变,依然按刚才所说,成一行搜索,但需跟在我身后一丈之处,不可靠近。’

  ※※※

  众人此刻多少都知道事情有些诡异不对,但有曾叔常在,众人心中也算是有了主心骨,当下只见曾叔常面容凝重,持剑走在了队伍前方,而周围众人依旧如故,只是与前面曾叔常保持了一丈距离,不敢靠近。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

  这个奇怪的队伍,就这般继续缓缓前行着。

  远离南疆千万里之外,刚刚挽救了天下苍生的这个仙家圣地,兽妖浩劫带来的混乱如同十年前那场正魔大战后一样,迅速而妥帖的被处理掉了,通天峰上大部分地方都恢复了原来安静缥缈的景色,只除了少数损毁巨大的建筑,还需要慢慢整修,但是没有人怀疑,它们都会快速的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奇异的气息,仿佛在这个风雨之夜的密林中,轻轻地喘息着……

  通天峰上所有巨大的建筑中,最重要也是最巨大的,自然非主殿“玉清殿”莫属了。相比于其他建筑殿堂,玉清殿在那场浩劫中所受的损坏,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看来真是青云门历代祖师有灵,庇护有方。

  ‘呜……呜……’

  而此时此刻,正当鬼厉与金瓶儿将要进入神秘诡异的十万大山之中,去追查战败逃亡的兽神的时候,青云山通天峰上神圣的玉清殿里,却是爆发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吵。

  似风雨呼啸,又似野兽咆哮,可是猛然惊心处,却发现仿佛自己心跳。

  青云门除了长门通天峰以外的六脉首座,在兽妖浩劫之后,少见的再度在玉清殿上集会,但最重要的,却是他们此番前来,并非是掌教真人道玄所召唤前来的,而是众人自行前来。大殿之上,招待众位首座的,竟然也不是道玄真人,而是面色微显尴尬的萧逸才。

  那心,竟似跳的越来越快了!

  六脉首座之中,龙首峰首座齐昊与朝阳峰首座楚誉宏二人,在辈分上都是第二代弟子,与萧逸才同辈,自然也不好像另外四位师叔那样说话直接,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两人都是沉默不语的。但是其他四脉:大竹峰、小竹峰、风回峰、落霞峰首座,说出的话可就不那么客气了。

  曾叔常一张老脸倒映着仙剑上的毫光,越发沉重,前方树林深处,隐隐传来神秘的敌意,虽然感觉上有些模糊,似乎连是否是敌人也无法确定,但他心中这一波一波袭来的诡异心悸,仍然令他无法轻视。

  大竹峰首座田不易的嗓门在四位首座中是最大的,只见他端坐在紫檀木椅上,冷冷地对萧逸才道:“萧师侄,今日我们六人来到这里,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时辰了,怎么掌门师兄还不出来见见我们,难道在他眼中,我们几个老家伙已经不堪到了这种地步么?”

  那种感觉,许久不曾有了,还记得上一次的时候,却仿佛已经是百年之前,他和田不易等几个人,一起跟随着长门万剑一师兄冲入蛮荒,直捣魔教老巢时的场景罢?时光悠悠,原来转眼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萧逸才脸色尴尬之极,满脸都是苦笑神色,陪笑道:“您这是哪里话,田师叔,您老在我们青云门中一向德高望重,师尊对您也是一向看重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却不知,英年早逝的万师兄现在可投胎了没有?

  田不易不等他说完,哼了一声,冷笑道:“原来掌门师兄这么看重我,将我凉在这里两个时辰也不管么?”

  这般古怪的念头突然在他脑海中冒了出来,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意外与好笑。他深深吸气,振作了一下精神,不知怎么,今天真的有些不同往日啊!

  萧逸才窒了一下,苦笑道:“田师叔,弟子刚才已经说过了,师尊他老人家的确是在十天之前进入幻月洞府闭关,闭门不出,眼下通天峰上事务,暂且由弟子代为掌管。”

  ‘轰隆!’

  坐在下首的四位长老首座同时冷哼一声,显然都不相信萧逸才的话。坐在一旁的小竹峰水月大师冷冷道:“萧师侄,这十日之中,我虽然在小竹峰,可是数次都听说掌门师兄在通天峰上行径古怪,更有甚者,数日之前的某日深夜,竟有人传闻掌门师兄状若疯狂,在玉清殿殿顶对天长啸,可有此事?”

  又是一记惊雷,猛然炸响,天地之威,一时震动天地,仿佛脚下大地,竟也随之颤抖了几下。几乎就在同时,苍穹之上一道闪电撕裂长空,破云而出,降落人间。

  萧逸才立刻摇头,道:“决无此事,决无此事,水月师叔一定是听错了,师尊他老人家乃是得道高人,天下正道领袖,仙风道骨,如何会做此狂悖不堪之事?”

  如天之利刃,斩向人间!

  四位长老首座对望了一眼,都看出其他人对萧逸才的话语大是怀疑。坐在风回峰首座身旁,接任天云道人为落霞峰首座的天日道长,看起来清庸消瘦,身披一件道袍,眉头紧皱地道:“萧师侄,非是我们几个做师叔的为难你这个师侄,实在是掌门师兄乃是我青云门一门重心所在,他若出事,只怕动摇我青云根本,正是如此,我们才一定要上来向你询问,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众人为之骇然,众弟子心动神驰,有些竟不能自持,忽有一人光顾着仰望苍穹,脚下一绊,竟是跌了一跤,气急之下,差点怒骂出来。不料他回头观望时候,赫然只见在天际电光照耀之下,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个泥泞不堪的身躯,一动不动地扑在地下。

85155金沙下载,  此刻六脉首座分坐下首,正中原本属于道玄真人的主座,自然是没有人坐的,萧逸才身份辈分都低于几位师叔,只得站在一旁,此刻也是苦笑一声,道:“诸位师叔,弟子无论如何也不敢心里记恨,但、但师尊他老人家的确是闭关去了,并有严令吩咐不可打扰,并非逸才故意阻扰诸位师叔面见师尊。”

  ‘啊!……’声音凄厉,陡然响起,‘这,这里……’

  田不易怒哼一声,道:“你不要再胡说了,这些日子以来,整个青云门都传遍了,堂堂掌门行径古怪之极,整日在通天峰上时而癫狂,时而茫然,若是掌门师兄他老人家身体有恙,我们做师弟的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为他治病,至少也要探望一下;若是安然无恙,又怎会不肯出来见我们。”说到这里,他陡然提高了声音,怒道:“萧逸才,你老实说,掌门师兄他到底怎么样了?”

  ‘咯!’一声闷响,那个弟子的呼喊声突然中断,但就是这片刻工夫,已然惊动了所有人,瞬间都转身扑了过来。

  萧逸才身子一震,似是被田不易高声吓了一跳,但他脸上却仍然还是微微苦笑,默然不语。

  一道黑影从地面上飞腾而起,但还不等他站稳,身子已经是晃了几晃,几乎就要跌倒。顷刻间十数道法宝已经夹带着风雨打了过来。

  一直坐在旁边没有怎么说话的风回峰首座曾叔常看了萧逸才一眼,眉头紧皱,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吧,萧师侄,我们几个老头子也知道你向来敬重师父,不敢违逆,我们也不为难你。如今只要你将我们带到掌门师兄闭关的地方去,我们几个自行向掌门师兄请安,你看如何?”

  鬼厉心头冰凉,但终究不愿就此束手待毙,咬牙向前飞奔,不料才走几步,胸口一阵剧痛,竟是坚持不住,一头栽了下去。

  萧逸才愣了一下,没有说话,脸上却现出思索神色,曾叔常回过头来,向身后诸人看了一眼,田不易、水月大师等人都缓缓点了点头。曾叔常咳嗽一声,慢慢站了起来,声调平和,道:“萧师侄,其实我们也只不过是关心掌门师兄而已,对师兄他老人家,我们几个向来都是极为敬重的,此事青云门上下尽人皆知。只要看到了掌门师兄,知道他身体无恙,我们自然就放心了不是。对了,听说掌门师兄近日闭关,按照青云门旧制,不外乎玉清殿关室、祖师祠堂与幻月洞府三地,却不知道他……”

  而身后众人群中一阵欢呼,当先数个青云弟子已然赶了上来,伸手就向鬼厉抓去。

  曾叔常话说到最后,声音慢慢变缓,眼光却向萧逸才望去,萧逸才脸色变了几变,半晌之后,向曾叔常众人微微低头,道:“师尊他老人家近年来因为青云多遭变故,所以常常自责,也时常在祖师祠堂那里祭祀历代祖师。”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密林深处的黑暗似乎陡然膨胀,如异兽无声厉啸,黑暗深处赫然有光芒一闪而过。

  曾叔常眉头一皱,点了点头,更不多说什么,当先向玉清殿后堂走去,田不易、水月大师和天日道人也跟随其后,齐昊与楚誉宏缓缓站起,走过萧逸才身边时,齐昊面上也是微带苦笑,伸手轻轻拍了拍萧逸才的肩膀,萧逸才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曾叔常在一旁双眼瞬间放大,即刻扑前,同时厉声喝道:‘众弟子退下,快!’

  ※※※

  众青云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曾叔常已独身一人扑进了前方黑暗深处,本来曾叔常手中仙剑光芒耀眼,但他蹂身而进那团黑暗之中后,竟然再也看不到他的仙剑光芒,只听见怒喝声呼、啸声不停传来。

  青云山后山的祖师祠堂,仍然是隐匿在幽深树林之中,只在翠绿的绿叶树梢间隙,透露出一点点的飞檐。也许真的是青云门历代祖师庇护吧,十年来青云门经历的两场惊心动魄的大劫难,竟然都没有损毁到这里。

  正在青云弟子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从前方黑暗中激射出一道诡异身影,向着鬼厉倒地的地方,同时也是青云弟子这里飞了过来。借助着那点点微光,只见这个身影全身黑影包裹,只露出一双眼睛,精芒闪烁。

  和往昔一样,远远看去,灰暗的祠堂里隐隐有香火光点闪动,给人以深不可测的感觉。

  青云弟子纷纷大声叱喝,拔剑冲上,不料此人道行极高,也不见他伸手施展法宝,却是近身迳直空手向最靠近的一个青云弟子抓去。

  一众人很快从玉清殿走到了后山,来到了祖师祠堂前的那个三叉路口。忽然,走在稍后的齐昊“咦”了一声,口气有几分惊讶,紧走了几步上前,众人随他眼光看去,只见逐渐显露出来的祖师祠堂前,却有一个年轻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眼睛却是看向祠堂深处,背对着齐昊众人的。

  那青云弟子虽惊不乱,手中仙剑法宝一剑斩下,那黑衣人一声不吭,视若无睹,抓势不变,在众人眼前,硬生生将那仙剑抓在了手中。众人大惊,还不及反应过来,只见那人用劲一抖,与他交手的青云弟子已经飞了出去,而那柄仙剑居然是被此人抢夺了过去。

  齐昊皱了皱眉,喊了一声:“是林师弟么?”

  此人道行之高,竟是强悍之极。前方黑暗之中,曾叔常怒喝连连,却似乎被人缠住,无法分身前来相救,这诡异之夜,竟不可思议的有许多神秘高手埋伏此处。

  那年轻人身影一震,回过头来,正是林惊羽。

  虽然来敌道行极高,但这些青云弟子俱是出身名门,并非寻常门派弟子,惊骇之下,却无一人跑走,反而纷纷驭起法宝,扑上前来。

  林惊羽陡然间看到齐昊,脸上也是掠过一阵喜色,但随即看到齐昊身后跟着许多人,而且其中尽是青云门各脉首座,不由得为之一怔,脸上现出惊讶神色来。

  那黑衣人似乎有些焦急与不耐烦,手中加劲,那把抢夺而来的仙剑顿时光芒大盛,远过于刚才在那个年轻弟子手中的光景,但只见光华闪动,风声厉啸,竟是在半空中轰然斩下,一道宏大光环,直直向众人劈了下去。众青云弟子纷纷呐喊,叫声一片,俱都退步迎敌。不料那人声势虽大,却不过乃虚张声势,一招逼退众人几步,更不缠斗,直接抱起了无力垂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已然昏过去的鬼厉,向后方黑暗处疾飞而去。

  “齐师兄,你怎么来了……还有诸位师叔师兄,怎么都来这里了?”

  青云众人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个横里杀出的神秘人道行如此之高,怒的是到手的鬼厉竟又被抢了去。鬼厉乃青云门心腹大患,又因为和青云门向来渊源,青云门上下早就有心除去此人,此番半路被劫,哪里忍的下这口气,当下纷纷追了上去。

  齐昊走近林惊羽,微笑道:“刚才一路过来,我就在想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见到你,我们兄弟两个,又是许多日子没见面了啊。”

  才追了一般,忽听一声呼啸,亮芒闪起,从黑暗中激射而来,众人眼中,仿佛这剑芒都似向自己射来一般,连忙顿住身子迎敌。只有曾书书赶到飞起,一剑拨去,但觉得手心大震,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但是来剑也被他打的改了方向,直冲上天,须臾之后倒坠下来,噗的一声倒插在泥泞之中,正是那柄被抢去的仙剑,兀自嗡嗡作响。

  林惊羽显然看见齐昊也是颇为高兴,展颜笑道:“是啊,我也很想念师兄。对了,”他看了看其他人,低声向齐昊问道:“师兄,你和这几位首座师叔师兄一起来此,是为何事?”

  而这一耽搁,那个黑衣人已然如鬼魅一般,抱着鬼厉迅速没入了前方黑暗之中,而黑暗里激烈缠斗的曾叔常,此刻也突然大吼一声,暗处则有人闷哼一声,血光乍现。

  齐昊向林惊羽背后的祖师祠堂里看了一眼,皱了皱眉,道:“林师弟,那个……嗯,掌教师伯,他可在这祖师祠堂里面么?”不知为何,齐昊说话的时候,却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反而似乎是让身后的人都听见一般。

  众人大惊,也不知道到底是曾叔常受伤还是伤了敌手,师恩深重,此刻也不顾上那么许多,纷纷向前扑去。只是他们才到半路,曾叔常身影已从暗处闪了出来,落在地上,拦住了他们,看他身形,虽然闪动无碍,脚下却有几分踉跄,同时口中大口喘息,这片刻工夫的激斗,对他来说,竟是极大的消耗。

  林惊羽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显然他也发现事情有些异样,但面对一向德高望重的诸位师叔师兄,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道:“掌教真人就在祠堂里面。”

  他喘息稍定,即刻低声道:‘前头敌手道行极高,而且人数不少,你们不可造次!’

  齐昊身后传来一阵轻轻骚动,很快又平静了下去,随后,曾叔常平淡而略带些苍老的声音道:“掌门师兄他在里面做什么,闭关么?”

  曾书书等年轻弟子都是心中一寒,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遇见如此情况。

  林惊羽似被吓了一跳,道:“闭关,闭什么关?”

  曾叔常盯着前方那团黑暗,沉声道:‘诸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青云门的事?以诸位道行,必定非无名之辈,何不见面说话!’

  齐昊面色一变,田不易更是面色变化之下,向前踏出了一步,但随即被曾叔常拦了下来。曾叔常向田不易使了个颜色,摇了摇头,随即看了齐昊一眼,齐昊会意,皱眉向林惊羽问道:“林师弟,这个、你最近一直都是在通天峰上么?”

  风狂雨急,电闪雷鸣,却不知怎么,密林深处的那团黑暗竟然浓郁如斯,如丝毫化不开的墨一般。

  林惊羽点了点头,道:“不错。”

  没有人回答曾叔常的问话,只有风雨声和众青云弟子的喘息声音,曾书书悄悄走上一步,低声道:‘父亲,他们是什么来路?’

  齐昊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语句,然后慢慢地道:“你在这通天峰上,有没有见到……唔,或者是听说什么异样的事情呢?”

  曾叔常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他们故意掩饰自己身分,施展的都不是本身道法,一时看不出来。’

  林惊羽想了想,目光扫过在场众人的脸庞,眼睛逐渐亮了起来,但他面色却没有怎么变化,还是老实回答道:“回禀师兄,我虽然一直都在通天峰上,但是这段日子以来,我几乎都在这祖师祠堂之中为前辈守灵服丧,所以外面有什么事,我都没有听说。”他顿了顿,看着齐昊,道:“师兄,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说着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大声喝道:‘诸位还不现身么?’

  齐昊窒了下,苦笑摇头,道:“没有,也没发生什么事。对了,你怎么会大白天的站在这里,你不是要在祠堂里面守灵的么?”

  这声音在密林中远远回荡了过去,但终究还是没有人回答,曾叔常忽地变色,跺脚道:‘糟了,中计!’

  林惊羽向祖师祠堂那黑暗深处看了一眼,道:“是掌教真人叫我站在这里的啊,每次他来,都让我一个人站在外面,然后他独自进入那个祠堂的。”

  说着,飞身扑上,仙剑毫光大放,这一次却是直射四周,再无阴影笼罩,显然那些人已全部退走,来如风,劫人即走,显然是早有计谋,盘算好的。

  此言一出,曾叔常等人都是微微变色,齐昊也皱起了眉头,道:“那掌教师伯他现在还在里面?”

  曾叔常长叹一声,落下身形,曾书书一边指挥其他弟子继续向周围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一边低声问曾叔常道:‘父亲,怎么了?’

  林惊羽点头道:“是,他就在祠堂里面。”

  曾叔常面上浮起一丝失望之色,随之叹道:‘刚才交手虽然仓促,但我隐隐感觉,这些人所用的并非魔教道法,再说魔教中人若救鬼厉,也不用躲躲藏藏。可是,那又是什么人物要救这个妖孽呢!而且人数不少,道行这么高?’

  齐昊点了点头,向后退了几步,不再开口。

  说罢,他眉头紧皱,深思不已。曾书书默然无语,回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密林森森,前途一片黑暗,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

  曾叔常、田不易等人相互对望一眼,却是一时无人行动,片刻之后,田不易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出来,来到祖师祠堂门口,却没有走上台阶,在石阶下朗声道:“道玄师兄,我是田不易,其他还有水月、天日和曾叔常以及另外两脉的首座师侄,一起来看你了。你可在么?”

  却不知道,劫走鬼厉的那些人,又是什么人?可是不管怎么样,曾书书向前走去,悄悄这般对自己说道,总是比落在青云门手中好吧……

  他声音嘹亮,中气十足,登时在这林间传了开去,隐约望去,似乎那祠堂深处昏暗地方,连那点点香火都猛然亮了一亮,才又缓缓恢复了正常。

  他这般想着,在这个风雨之夜,深深密林中,他脑海里仿佛又回忆起了十年之前,在青云山通天峰初次见到鬼厉时候的模样。

  片刻之后,那黑暗之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冷冷道:“什么事?”

  许久,他在黑暗中叹息一声,继续向前走去。不管未来怎样,现在总是要继续前行的。

  田不易与其他诸位长老首座都是一震,这声音中阴冷之气极重,隐隐还有几分戾气,哪里有丝毫当初道玄真人清越正气的味道,但他们数人,都是与道玄真人相识超过数百年的人物,这话声只一入耳,他们便分辨了出来,这的的确确就是道玄真人的声音。

  未知的密林另一端,黑暗深处,另有一个诡异的黑色身影远远眺望着曾叔常这一群人,正是鬼先生。

  这位曾经统领天下正道的道家仙人,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在他的身上了么?

  他此刻眼中目光似也惊疑不定,看去也十分迷惑,深思之下,仍不得其解。许久之后,他眼见这些青云弟子搜索范围越来越大,但明眼人一看即知,这已经是放弃的前兆,如此搜索,这偌大密林,哪里还能找的到人?

  一念及此,田不易等人的面色都变了。

  果然,不过一会,曾叔常的声音已经再度响了起来:‘罢了,你们都回来吧!’

  田不易咳嗽了一声,深深吸了口气,重新朗声道:“师兄,我们几人听说你近日身体抱恙,所以特地前来探望,还请师兄容我们进入拜见一下。”

  青云众弟子显然是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纷纷都走了回去,鬼先生在远处看着场中曾叔常点数众人,随即转身,带领众弟子向青云山方向走去,逐渐消失在了这个密林之中。

  道玄真人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再出现的时候,却伴随着一声冷笑,寒意刺骨:“见我?见我需要六脉首座一起过来么,我看你们是意图逼宫,窥视我这个掌教真人的位置罢!”

  他缓缓从黑暗处现身走出,目光却飘向远方,望着那群神秘黑衣人所去的方向,深深凝望。

  此言一出,几如凭空惊雷,震的是人人变色,便是田不易,也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一脸愕然与惊讶,转头望去,却只见就算往日一向从容冷漠的水月等人,脸上也是不能置信的表情。

  风雨中,似有个声音低低道:‘竟然还有人对他感兴趣么……’

  曾叔常眼中尽是担忧之意,踏上一步,朗声道:“掌门师兄,你这个话是从何说起,我们这些做师弟师妹的,数百年来,从未有过这个心思,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近日我等前来,只是关心师兄身体似乎无恙,决无二心,师兄万万不可想错了。”

  

  道玄真人声音忽然拔高,冷笑道:“曾叔常,六脉首座之中,向来以你心机最深,当日你早就对龙首峰苍松所谋有所察觉,却一直隐忍不言,莫非以为我不知道吗?”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曾叔常脸色大变,田不易、水月大师还有天日道人等人也是愕然转身,向曾叔常看去。

  水月大师盯着曾叔常,半晌道:“此事当真?”

  曾叔常面做苦笑,摇头道:“这、这又是从何说起?”

  水月大师还待追问,忽然那祖师祠堂里无数昏暗香火无风自亮,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不知怎么,却让人感觉那黑暗深处,有某种异样的事物咆哮了一声。

  几乎就在同时,道玄真人的话声再度传来,但他所指的对象,已经从曾叔常的身上转移至水月大师:“水月,你又在装了什么样子,你以为你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便当真正气凛然了么?”他声音怪异,隐隐有几分凄厉,夹杂着几分沙哑,赫然道,“当年万剑一落到困守祖师祠堂,扫地终老,最后更死于邪魔外道之手,在在都是由你所起,都是拜你所赐的啊!哈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道玄真人的声音竟仿佛是无法自控一般狂笑起来,更无一丝半点的仙风道骨模样,然而,此时此刻,却是再也无人去关注他了,田不易、曾叔常等众人尽皆失色,愕然望向脸色惨白的水月,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此番短短几句言辞,却委实太过惊心动魄,齐昊等后辈弟子只看的听的是目瞪口呆,而水月大师此刻则是全身发抖,但不知怎么,她眼中竟发出了从未为人所见的近乎狂热的灼热目光,踏前几步,仿佛再也不管其他,大声向那个祠堂之中喊道:“你、你说什么?难道、难道万师兄他、他还活着……”

  一语惊醒众人,田不易等几乎同时反应过来,一个个神情激动,跟着向祠堂深处问了出来。

  而道玄真人的狂妄笑声,却是越来越癫狂一般,回荡在青云山祖师祠堂的上空,久久不曾散去。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