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第十八集

第十五集,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第十四集

    焚香谷,密室。

焚香谷,密室。
古朴的屏风隔开了石室的空间,一身灰衣的上官策安静地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许久,焚香谷谷主云易岚苍老的声音才从屏风后头传了过来:“我听说,师弟你这次追查九尾天狐,行踪古怪,而且最后关头,却突然命令众弟子都撤了回来,可有此事么?”
上官策嘴角露出淡淡一丝冷笑,他自己猜得到云易岚口中那句“听说”,究竟是听谁说的。整个焚香谷中,此刻除了自己,也只有云易岚最心爱的弟子李洵可以在这里同他说话了。“
只是上官策也不分辨什么,只缓缓道:“不错。”
云易岚沉默了片刻,道:“如此,做师兄的就十分不解了,请师弟教我可好?”
上官策对着屏风,微微欠身,道:“不敢。我是在追踪九尾天狐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所以才命令诸弟子立刻回转,并马上回谷向师兄禀报的。”
云易岚的声音明显一怔,道:“是什么人,居然让师弟你如此重视?”
上官策缓缓吐出二字,道:“巫妖。”
屏风后头,突然沉默下来了,许久都没有声音。
上官策耐心地站在那里,云易岚的这个反应,本就在他预想之中。当日他见到巫妖的时侯,心中震骇,也是非同小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侯,屏风后头,才传来云易岚平缓的声音:“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上官策从云易岚的声音中,一点都听不出这位师兄心里究竟想着什么。是焦灼,是震惊,他完全都听不出来。他盯着那座屏风,接着道:“还有一点……”
云易岚“嗯”了一声,这次却有些意外了。
上官策深深吸了口气,道:“巫妖手中,夺到了五族圣器中的两件:黑杖和骨玉。”
“什么?”云易岚终于无法再保持冷静,在屏风后头脱口而出。
上官策心头掠过一丝冷笑,但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道:“应该是兽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黎族巫师,然后传了他”黑火“,妖术,进而利用其挑动苗、黎
二族争斗,从而将黑杖骨玉从苗族祭坛大巫师手中抢了过来。之后那黎族巫师本想反叛兽妖,但兽妖早有准备,让巫妖用”黑火精珠“,杀了此人,将两件圣器夺回
去了。”
云易岚冷冷哼了一声,道:“居然还有这等不知死活的家伙!”顿了一下,他声音隐隐透出了几分严厉,道,“这几件圣器关系重大,你怎么不动手?”
上官策面色漠然,道:“我赶到时侯,黑杖骨玉已然落在巫妖之手,而且他身边还有恶龙。
云易岚沉默了下去,半晌才缓缓叹息一声,道:“天意,天意啊!我们百年大计,就这般毁于一旦!”
上官策默然不语。 青云山,通天峰。
白云飘飘,仙气萦绕,这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鹤鸣声声,清润悦耳,回荡在天际。
十年前一场激战毁去的“玉清殿”,此时早已经重修完毕,而且看去气象万千,规模宏大,比之当年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数十根巨大红色石柱撑着栋梁,殿顶做黄色琉璃,阳光照下,耀人眼目,一片辉煌。
殿顶中央,高耸如塔尖,碧玉圆环做宝塔形状,从大到小,从下往上连行三十六层,尖端黄石,晶莹通透。
檐向八方,飞越而出,东、南、西、北四面雕金龙戏珠,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面雕彩凤飞舞,金龙彩凤口中俱衔琉璃风铃,随风飘荡,发出清脆声音,更加增添了几分仙意。
在这鹤鸣风铃声中,一身白衣的陆雪琪在玉清殿前石阶上缓缓而上。
旁边不时有几个正在打扫石阶的青云弟子,见到陆雪琪,都点头见礼,其中有一二年轻刚入门、道行尚轻的少年,被陆雪琪容貌所摄,竟在一望之后,不敢再看,脸色微红而低下头去。
陆雪琪一一回礼,脸色一如往常般的毫无表情,向着石阶尽头那座高耸巍峨的殿宇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大响,一声龙吟一般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陆雪琪没有回头,那是碧水寒潭中的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又爬出了水面到潭边岸上晒太阳睡懒觉了。
这里的一切,都这般宁静而和谐,又有谁知道,曾经有一个少年从这里愤然而出,投身于另一个肮脏血腥的世界呢?
宏大的殿堂内,光亮从四面八方开着的窗子照了进来,显得特别透亮,丝毫也无阴暗感觉。青云门掌门、方今天下下道第一人道玄真人,面含微笑,端坐在主殿大位之上。在他右下首,还坐了另一人,却是陆雪琪的恩师、青云门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
陆雪琪为之一怔,她此番从南疆归来,因为是道玄真人派遣,所以先回长门通天峰向道玄真人禀告,然后才打算回山见师父水月大师的,倒是没有想到,水月大师竟然也在通天峰。而且看这玉清殿上,除了道玄真人和水月大师之外,再无其他人在座,倒似他们二人专为等她回来一般。
见到陆雪琪进入大殿,道玄真人首先和蔼地微笑出来,他旁边的水月大师虽然一向冷漠,但对着自己这最心爱的弟子,自然与旁人不同,眼中也有几分疼爱神色露了出来。
陆雪琪走了上去,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然后转头向水月大师也行了一礼,但对这情同母女的恩师,她说话就随便多了,道:“师父,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道玄真人笑道:“我昨日接到消息,知你今日回山,便将这消息派人知会了你师父。而且正好有些琐事,要与你师父说说,干脆便请她过来了。”
陆雪琪应了一声,水月大师坐在一旁,看着自己这美貌弟子,只见陆雪琪欺霜胜雪的容貌上,还是一如往日般的美丽而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知怎么,看着却觉得她脸色隐隐有几分苍白。
水月大师心中暗自一动,两道秀眉也不为人知地轻轻皱了皱。
道玄真人可没有水月大师与陆雪琪一起相处了多年的经历,当下也不觉得陆雪琪有什么不妥,只微笑着继续道:“雪琪,这次前去南疆,探望焚香谷谷主云老先生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陆雪琪沉默了片刻,当下将自己在南疆的经历一一说了一遍,只是中间将在天水寨与鬼厉深夜诀别的一幕,隐匿不谈。
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慢慢听着陆雪琪一路说来。听到此番焚香谷中谷主云易岚仍然没有露面,只有上官策和李洵等人出来解释的时候,他们二人对望了一眼,眼中都有奇怪神色,但也没有说话。
到了后来,听着陆雪琪面无表情地说到南疆苗族七里峒中一战时侯,鬼厉出现,众人激战时刻,道玄真人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而水月大师却似想的更多,同时也知
道自己徒弟心思,不由得多看了陆雪琪几眼,只见陆雪琪在说到鬼厉被李洵偷袭,又为她所施展的“神剑御雷真诀”所伤时刻,说话语调虽未有变,但眼中黯然神色
却一闪而过。 水月大师在心中轻轻叹息一声,合起了双眼。
道玄真人等到陆雪琪说完之后,退到了水月大师身旁站着,向水月大师望了一眼,冷哼了一声,道:“张小凡那个孽障,十年前没有除了他,如今果然已经养虎为患。”
水月大师睁开双眼,有意无意向身旁陆雪琪看了一眼,淡淡道:“这都是命数使然,强求不得的。”
陆雪琪的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道:“从雪琪刚才所说来看,这十年来,此人道行似已大进。”
水月大师缓缓点头,道:“张小凡能在瞬间以噬血珠妖力将十几个黎族战士吸噬精血而亡,在被李洵所伤后又立刻反挫于他连焚香谷有名的纯阳玉尺都抵挡不住,这份道行,已不在……”她看了看陆雪琪,道,“已不在琪儿和你门下的萧逸才之下了。”
陆雪琪面无表情。
道玄真人却缓缓摇头,水月大师怔了一下,道:“怎么,师兄草非以为我看错了么?”
道玄真人叹了口气,道:“那妖孽被李淘偷袭在前,又被神剑御雷真诀所伤,非但没有命丧当场,反而还能飞起反击。我料其抵挡神剑真诀之威的必是天音寺真
法”大梵般若“,继而用本门太极玄清道破开神剑真诀法力阵势,冲近雪琪之后,雪琪说此人双目如血,噬血珠魔棒红芒大盛,则必然乃是用噬血妖力制住雪琪。从
这些来说,他融会三家真法,道行之高,多半已胜过我等门下弟子了。”
他看了一眼陆雪琪,道:“只是那时多半他已精疲力尽,强弩之末,所以无法再下手伤害雪琪,否则雪琪神剑御雷真诀被破,等如毫无还手之力,实在危险至极。雪琪,此人看来已将佛、道、魔三家大法融于一身,道行诡异难测,日后若遇上此人,千万小心。”
陆雪琪嘴角动了动,握着天琊神剑的手指,悄悄握紧又松开,低声道:“是。”
水月大师看着她的模样,在心中叹息一声,忽然道:“琪儿,你一路辛苦了,就先回去歇息罢。我还有事与你掌门师伯商谈,待会便也回去了。”
陆雪琪应了一声,向道玄真人望去,道玄真人摇头一笑,微笑道:“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老糊涂了。雪琪,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小竹峰好好休息吧。”
陆雪琪这才走了出来,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然后对水月大师道:“师父,那我先回去了。”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你去罢。”
陆雪琪低头应了一声,缓缓退了出去,片刻之后,消失在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的视线中。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叹息道:“好一个张小凡……唉,可惜了。”
水月大师淡淡道:“那孩子变做这般模样,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水月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水月大师一脸漠然,但说话语调丝毫不变,道:“没什么意思,张小凡弃明投暗,我们多少也有不对的地方。”
道玄真人沉声道:“莫非水月师妹以为我当年的做法是错的了?”
水月看了道玄真人一眼,只见他脸色少有的严肃起来,叹了口气,缓缓道:“师兄,你别多想了。换了是我,也是要和你做的一模一样。我刚才就说过了,张小凡那是命数使然,天意如此!”
道玄真人沉默了一会,脸上神色渐渐松弛下来,只是大殿之中,气氛却似乎开始有些尴尬起来。过了片刻,道玄真人缓缓道:“刚才你也听到了,雪琪这番前去,还是没有见到云易岚云谷主,你怎么看?”
水月大师哼了一声,道:“云易岚那个老家伙,一向神神秘秘,故弄玄虚,此番也不知道要搞什么事情。但他一身修行,却是不可小觑,南疆那里想来也没什么人物可以害得了他。所以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倒是……”
道玄真人一怔,道:“什么?”
水月大师向道玄真人望去,道:“你此次其他弟子都不派遣,只遣琪儿一人独去南疆焚香谷,而且事先居然也不和我商量!”说罢,她面色突然冷了下来,冷笑了两声。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道:“师妹,其中缘由,我后来是跟你说过的,你不是也没有反对么?”
水月大师站起身来,淡淡道:“我虽然不反对,但我这个徒弟的性子向来刚烈执着,你是知道的,凡事还是做的有些余地比较好。
说罢,也不等道玄真人说话,自顾自就走出了大殿之外。
道玄望着她的背影,忽然摇头,长长叹息一声。 狐岐山。 寒冰石室。
鬼王宗从鬼王以下,青龙、幽姬等人都站在石室中,旁边是鬼厉和小白,最僻静的角落里,一身黑衣的鬼先生孤独地站在那儿。
只是现在,却没有人有心恩去注意那个黑暗的身影,所有人的精神,都紧张地望着站在碧瑶寒冰石台旁边的大巫师身上。
鬼厉不由自主地悄悄握紧了拳头,在这个场合里,他并没有让小灰也跟着过来。望着大巫师衰老的身影和白气轻烟中碧瑶的容颜,早已心志如钢的他竟然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十年了,十年来的渴望,无时无刻不缠绕心头的梦魇,这份希望,此刻就在眼前了。
大巫师的身体轻轻摇晃了一下,身后众人一阵动容,鬼厉忍不住向上踏了一步,就连一向沉稳之极的鬼王,眼角竟也抽搐了一下。
大巫师转过头来,对着众人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经过昨晚一夜的休息,今天见到的大巫师,气色却似乎并没有比昨天好多少,反似有更加衰败的趋势。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都深深刻了进去,就像是榨取着他仅存的生命。
石室之中,只有大巫师渐渐粗重的喘息声音。
鬼王与站在身边的鬼厉对望了一眼,互相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隐约的焦灼。
忽地,大巫师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所指方向,正是碧瑶双手握着的那只“合欢铃”。
金色的铃铛在白哲的手间竖立着,闪烁着柔和的光线,铃身之上,慢慢倒影出那只越来越接近的苍老的手。
下一刻,枯槁的手接触到了合欢铃,寒冰石室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从大巫师的手指尖处,缓缓亮起幽蓝光芒,渐渐闪亮,只是随着这光亮不停闪烁,大巫师脸上也变得更无一丝生气,直如死灰一般。
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呼唤一般,突然,沉默了十年的合欢铃竟然迸发出一声清脆铃声,轻轻回荡开来。
鬼王与鬼厉面上顿时现出激动神色,两个男人竟然忍不住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只是片刻之后他们同时醒悟,这才控制住自己,但眼光早就死死地盯着大巫师的手指。
那清脆铃声响过之后,合欢铃铃身上缓缓泛起了一层金色光亮,虽然并不明亮,但几平就在这层金光泛起的同时,大巫师的脸上突然现出吃力神色,片刻之间,这间寒冰石室中突然寒气大盛。
在场众人几乎同时变色,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都是道法修真上的大行家,几乎是下意识的,鬼王和鬼厉以及小白都飘身而上。
但就在寒气盼间扩张之际,合欢铃上原本柔和的金色光芒转眼变做炽烈,几乎如有形之火,“轰”的一声在石室中向四周迅速无比地蔓延开去。
大巫师首当其冲,身体更是本来就弱,登时整个身子被这炽烈之光打到半空,一口鲜血就这么生生喷了出来。
鬼王身影几如鬼魅,瞬间出现在大巫师身旁,将他身子接住,鬼厉同时出现在他身前,噬魂魔棒凌空出现,一道玄青光环转眼现身,挡住了那势如排山倒海般冲来的金铃炽芒。而小白白色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寒冰石台之旁,手起处,一道白光缓缓而下,将合欢铃笼罩其中。
片刻之中,颤抖的合欢铃缓缓平静了下来,那片金色炽芒也逐渐消失,石室中的气温也恢复了原样。
众人都向鬼王搀扶的大巫师看去,只见被这一击,大巫师七窍都有血丝渗出,任谁都看出这个老人实已到了垂死边际,只残留一点余力而已了。
一片寂静中,所有的人面面相觑,怔怔说不出话来。
直到,一声喘息呻吟,打破了这片死一般的寂静。大巫师慢慢睁开眼睛,勉力站直身体。
鬼王为之动容,伸手欲扶,大巫师却缓缓摇头,鬼王默默点头,眼中转过一丝佩服之色,慢慢收回了手。
大巫师喘息片刻,抬起袖子,慢慢擦去了口边鲜血,开口说话,只是这话里声音,竟是沙哑无比:“这位小姐残存的一只魂魄,的确就在这合欢铃中。”
众人俱无声。
大巫师深深呼吸,道:“只是这合欢铃乃是异宝,本身所蕴灵力,等如自成一坚固法阵,虽然如此才能保护小姐魂魄,但外人想要取出,也非要破去这合欢铃不可。
话刚说到这里,他身子忽然一晃,刚刚擦去血丝的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鬼厉冲上几步,将这老人扶在怀中,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前辈,你还是先休息一下罢。”
大巫师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淡淡一笑,忽地压低声音,道:“你莫忘了当日在七里峒中,答应我的事啊。”
鬼厉一怔,点头道:“前辈放心!”
大巫师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推开了鬼厉,转身对鬼王等人道:“如今之计,要破去合欢铃灵力,又不能损害小姐魂魄,我只有布下南疆巫术中的”招魂引“法阵,看看能不能将小姐魂魄从铃身中引出,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众人对望无语,谁都看出这老者油尽灯枯,再说要布这个什么“招魂引”,真不知道他能否撑到那个时侯。
鬼王牙一咬,上前一步,对大巫师抱拳道:“大师为小女如此尽力,在下感恩不尽。其他事大师不必担忧,只管放心施法就是,无论结果如何,鬼王宗必定不会让大师失望就是了。”
大巫师缓缓点头,眼有安慰之色,喘息片刻,低声道:“招魂引乃鬼魅之术,在场生人不宜太多,就请鬼厉公子和宗主留下帮忙,其他诸位暂且出去罢。”
鬼厉与鬼王同时点头,其他众人也不待他们多说,纷纷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大巫师和鬼王鬼厉三人。
大巫师脸色衰败,身子慢慢颤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软,缓缓坐到了地上。

    焚香谷

    古朴的屏风隔开了石室的空间,一身灰衣的上官策安静地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着。

    天香居

    过了许久,焚香谷谷主云易岚苍老的声音才从屏风后头传了过来:“我听说,师弟你这次追查九尾天狐,行踪古怪,而且最后关头,却突然命令众弟子都撤了回来,可有此事么?”

    焚香谷深处的一个安静的地方,紧紧靠着山脉而建,三面被高耸的围墙包住,只有正门虚掩,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

    上官策嘴角露出淡淡一丝冷笑,他自己猜得到云易岚口中那句“听说”,究竟是听谁说的。整个焚香谷中,此刻除了自己,也只有云易岚最心爱的弟子李洵可以在这里同他说话了。“

    焚香谷这几日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动,但在此附近依旧没有焚香谷弟子出没,因为此处正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的居所,也是他的闭关之地。

    只是上官策也不分辨什么,只缓缓道:“不错。”

    云易岚开始闭关之后,此处就禁止一切焚香谷弟子进入,当然在外围焚香谷弟子自然是防守的如铜墙铁壁一般,而能够进入天香居的除了一直被云易岚深深倚重的上官策之外,只有他的亲传弟子李洵可以出入此处,面见恩师。

    云易岚沉默了片刻,道:“如此,做师兄的就十分不解了,请师弟教我可好?”

    至于其他包括长老一辈的如吕顺等人,一样的是被禁止出入的。

    上官策对着屏风,微微欠身,道:“不敢。我是在追踪九尾天狐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所以才命令诸弟子立刻回转,并马上回谷向师兄禀报的。”

    甚至就是在焚香谷玄火坛被人潜入,放走镇压三百年之久的九尾天狐,甚至传说中焚香谷的镇谷之宝鉴出现的情况下,云易岚竟然也不曾出关,只是通过让上官策主持大局。

    云易岚的声音明显一怔,道:“是什么人,居然让师弟你如此重视?”

    他在那个小院当中,究竟闭的是什么关?

    上官策缓缓吐出二字,道:“巫妖。”

    这个疑问,萦绕在许多焚香谷弟子的心头。

    屏风后头,突然沉默下来了,许久都没有声音。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上官策在清晨微带湿润的空气中,轻轻推开了这扇门,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

    上官策耐心地站在那里,云易岚的这个反应,本就在他预想之中。当日他见到巫妖的时侯,心中震骇,也是非同小可。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早已熟悉的一个小院,几株菩提树,在晨风中轻轻摇晃着树枝,除了中间一条小道,周围都是青青绿草。除此之外,更无一物。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侯,屏风后头,才传来云易岚平缓的声音:“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天下正道三大巨头之一的领袖人物,住处却似乎简单到了如此地步。

    上官策从云易岚的声音中,一点都听不出这位师兄心里究竟想着什么。是焦灼,是震惊,他完全都听不出来。他盯着那座屏风,接着道:“还有一点……”

    小道尽头,有一间白瓦灰墙的两进小屋,靠山而建,桐木作成的门漆成紫色,一样是虚掩着。

    云易岚“嗯”了一声,这次却有些意外了。

    上官策走了进去,把门推开,再关上。

    上官策深深吸了口气,道:“巫妖手中,夺到了五族圣器中的两件:黑杖和骨玉。”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俩,仿佛尘世的纷扰都被这举手之间,关在了门外。

    “什么?”云易岚终于无法再保持冷静,在屏风后头脱口而出。

    房间里,并没有人,只摆着几件简单的家具,似乎还有薄薄的灰尘,上官策定了定神,径直走到里屋,来到一个柜子旁边,拉开左边的抽屉,把手伸进去似乎动了什么,片刻之后,低低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上官策心头掠过一丝冷笑,但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道:“应该是兽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黎族巫师,然后传了他”黑火“,妖术,进而利用其挑动苗、黎

    整面墙壁,缓缓向右退去,露出了坚硬的山壁岩石和中间盘出来的仅容一人行走的暗道。

    二族争斗,从而将黑杖骨玉从苗族祭坛大巫师手中抢了过来。之后那黎族巫师本想反叛兽妖,但兽妖早有准备,让巫妖用”黑火精珠“,杀了此人,将两件圣器夺回

    上官策没有犹豫,走了进去,他身影消失在暗道里面不久,这扇门又缓缓合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去了。”

    暗道之中,每隔不远就会有鹅卵石大小会发出光芒当年石子,藉以照明。而他在行走之中,也不会有什么气闷感觉,自然是这里另有通风渠道。

    云易岚冷冷哼了一声,道:“居然还有这等不知死活的家伙!”顿了一下,他声音隐隐透出了几分严厉,道,“这几件圣器关系重大,你怎么不动手?”

    这条暗道并不长,他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一个与刚才外面里屋差不多大的石室,石室中空无一物,却有一面屏风,横在中间,挡住他的目光。

    上官策面色漠然,道:“我赶到时侯,黑杖骨玉已然落在巫妖之手,而且他身边还有恶龙。

    忽然,从屏风后面,传出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是上官师弟吗?”

    云易岚沉默了下去,半晌才缓缓叹息一声,道:“天意,天意啊!我们百年大计,就这般毁于一旦!”

    上官策向前走了两步,在距离屏风还有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恭声道:“正是,师兄,你的身子还好吗?”

    上官策默然不语。

    那声音看来就是名动天下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了,只不知道为何,往日与青云门道玄真人、天音寺普鸿大师齐名的巨擎,此刻的声音听起来,几乎即像是一个精气涣散,中气不足的垂死老头。

    青云山,通天峰。

    只听他似低低笑了一声,淡淡道:“我的身子?还好的起来么,就这样吧,慢慢等死就是了。”

    白云飘飘,仙气萦绕,这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鹤鸣声声,清润悦耳,回荡在天际。

    上官策脸上神色一动,表情大是复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云易岚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截断,“事情怎么样了?”

    十年前一场激战毁去的“玉清殿”,此时早已经重修完毕,而且看去气象万千,规模宏大,比之当年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数十根巨大红色石柱撑着栋梁,殿顶做92du琉璃,阳光照下,耀人眼目,一片辉煌。

    上官策沉吟片刻,道:“大概查传来了,出事那晚暗中跳动鱼人的,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想来她是因为在死泽之中,合欢派门下被鱼人所杀,所以辣手报复。”

    殿顶中央,高耸如塔尖,碧玉圆环做宝塔形状,从大到小,从下往上连行三十六层,尖端黄石,晶莹通透。

    云易岚在屏风后面沉闷了片刻,声音忽地沉了下来,道:“那她对我们暗胁呋的大事,可有察觉??p>

    檐向八方,飞越而出,东、南、西、北四面雕金龙戏珠,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面雕彩凤飞舞,金龙彩凤口中俱衔琉璃风铃,随风飘荡,发出清脆声音,更加增添了几分仙意。

    上官策身子忽的微微一顿,只片刻间,那个屏风后面的声音突然充满了威胁。

    在这鹤鸣风铃声中,一身白衣的陆雪琪在玉清殿前石阶上缓缓而上。

    “以我看来,还没有。”

    旁边不时有几个正在打扫石阶的青云弟子,见到陆雪琪,都点头见礼,其中有一二年轻刚入门、道行尚轻的少年,被陆雪琪容貌所摄,竟在一望之后,不敢再看,脸色微红而低下头去。

    “那就好,”云易岚明显松了一口气,道:“否则事情泄漏出去,多年心血不免功亏一篑。”

    陆雪琪一一回礼,脸色一如往常般的毫无表情,向着石阶尽头那座高耸巍峨的殿宇走去。

    上官策点头道:“师兄放心就是。”

    身后,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大响,一声龙吟一般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陆雪琪没有回头,那是碧水寒潭中的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又爬出了水面到潭边岸上晒太阳睡懒觉了。

    云易岚顿了一下,道:“那个潜入玄火坛放走九尾天狐妖孽的人,查出来了没有?”

    这里的一切,都这般宁静而和谐,又有谁知道,曾经有一个少年从这里愤然而出,投身于另一个肮脏血腥的世界呢?

    上官策道;“昨晚李洵师侄与柯如海在天水寨附近追踪到了金瓶儿,听他今早回来说,魔教鬼王宗的鬼厉也现身在那里,出手暗算,并导致柯如海被袭而死,幸亏昨晚前来南疆代表道玄真人探问师兄的青云门陆雪琪半路路过,施以援手,才得以摆脱二妖人夹攻。”

    宏大的殿堂内,光亮从四面八方开着的窗子照了进来,显得特别透亮,丝毫也无阴暗感觉。青云门掌门、方今天下下道第一人道玄真人,面含微笑,端坐在主殿大位之上。在他右下首,还坐了另一人,却是陆雪琪的恩师、青云门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

    “鬼厉?”云易岚的声音停了一下,道:“莫非就是十年前那个叛出青云的那个张小凡?”

    陆雪琪为之一怔,她此番从南疆归来,因为是道玄真人派遣,所以先回长门通天峰向道玄真人禀告,然后才打算回山见师父水月大师的,倒是没有想到,水月大师竟然也在通天峰。而且看这玉清殿上,除了道玄真人和水月大师之外,再无其他人在座,倒似他们二人专为等她回来一般。

    上官策点头道:“正是此人,当年青云山一战轰动天下,张小凡叛出青云,短短十年间道行突飞猛进,如今已是鬼王手下第一号大将了。”

    见到陆雪琪进入大殿,道玄真人首先和蔼地微笑出来,他旁边的水月大师虽然一向冷漠,但对着自己这最心爱的弟子,自然与旁人不同,眼中也有几分疼爱神色露了出来。

    云易岚哼了一声,道:“道玄老家伙年纪大了,脑袋也有些糊涂,有这般人才却不能用。”

    陆雪琪走了上去,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上官策笑了笑,随即道:“李洵师侄回来说道:他怀疑那晚潜入玄火坛内捣乱的人就是鬼厉,而要救出九尾天狐,没有我们焚香谷密传的咒术,就只有用万火之精的玄火鉴才可以解开玄火链的禁锢,以他看来,只怕玄火鉴就在鬼厉身上。”

    然后转头向水月大师也行了一礼,但对这情同母女的恩师,她说话就随便多了,道:“师父,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云易岚沉闷了一会儿,忽地道:“你怎么看?”

    道玄真人笑道:“我昨日接到消息,知你今日回山,便将这消息派人知会了你师父。而且正好有些琐事,要与你师父说说,干脆便请她过来了。”

    上官策隔着屏风,脸色变了变,片刻之后恭声道:“我也认为大有可能。”

    陆雪琪应了一声,水月大师坐在一旁,看着自己这美貌弟子,只见陆雪琪欺霜胜雪的容貌上,还是一如往日般的美丽而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知怎么,看着却觉得她脸色隐隐有几分苍白。

    云易岚的声音,从屏风后面悠悠传来,道:“当年我与道玄老道见面的时候,他自诩名门正派,向来抱着宁放过,不杀错的念头,并以此向我夸口,你还记得吗?”

    水月大师心中暗自一动,两道秀眉也不为人知地轻轻皱了皱。

    上官策一怔,不知道云易岚为何突然提起这么久远之事,但也只得点头道:“不错,那时我也在师兄身边,记得清清楚楚,道玄真人的确是如此说的。”

    道玄真人可没有水月大师与陆雪琪一起相处了多年的经历,当下也不觉得陆雪琪有什么不妥,只微笑着继续道:“雪琪,这次前去南疆,探望焚香谷谷主云老先生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云易岚淡淡一笑,道:“可是我看十年之前,青云山通天峰上,他用诛仙古剑劈向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弟子时候,又是什么心情呢?只怕早已是宁杀错,不可放过了吧!”

    陆雪琪沉默了片刻,当下将自己在南疆的经历一一说了一遍,只是中间将在天水寨与鬼厉深夜诀别的一幕,隐匿不谈。

    上官策默然无言。

    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慢慢听着陆雪琪一路说来。听到此番焚香谷中谷主云易岚仍然没有露面,只有上官策和李洵等人出来解释的时候,他们二人对望了一眼,眼中都有奇怪神色,但也没有说话。

    云易岚低低笑了一声,随即道::“你去吧,此间事情,还是由你主持好了。”

    到了后来,听着陆雪琪面无表情地说到南疆苗族七里峒中一战时侯,鬼厉出现,众人激战时刻,道玄真人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而水月大师却似想的更多,同时也知

    上官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鬼厉那边……”

    道自己徒弟心思,不由得多看了陆雪琪几眼,只见陆雪琪在说到鬼厉被李洵偷袭,又为她所施展的“神剑御雷真诀”所伤时刻,说话语调虽未有变,但眼中黯然神色

    云易岚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从屏风后面传来:

    却一闪而过。

    宁杀错,不放过!

    水月大师在心中轻轻叹息一声,合起了双眼。

    上官策脸上肌肉一动,随即点头,道:“是,”说罢转身而去。

    道玄真人等到陆雪琪说完之后,退到了水月大师身旁站着,向水月大师望了一眼,冷哼了一声,道:“张小凡那个孽障,十年前没有除了他,如今果然已经养虎为患。”

    不久之后,他的身躯就消失在暗道之中,片刻后低沉的机关声响起,显然是他开了暗门出去了。

    水月大师睁开双眼,有意无意向身旁陆雪琪看了一眼,淡淡道:“这都是命数使然,强求不得的。”

    寂静的石室中,云易岚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带着一丝苍凉,又似有一丝嘲讽之意:“你把什么念头,都推在洵儿身上,说是他推想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三百年前你失职丢了玄火鉴,可是三百年后,师弟啊,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啊!呵呵呵呵……”

    陆雪琪的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

    苍凉而萧索的笑声,在生冷的石室中缓缓回荡着。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道:“从雪琪刚才所说来看,这十年来,此人道行似已大进。”

    离开了天香居,上官策走出了那扇门,不知怎么,以他这等的修行,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水月大师缓缓点头,道:“张小凡能在瞬间以噬血珠妖力将十几个黎族战士吸噬精血而亡,在被李洵所伤后又立刻反挫于他连焚香谷有名的纯阳玉尺都抵挡不住,这份道行,已不在……”她看了看陆雪琪,道,“已不在琪儿和你门下的萧逸才之下了。”

    他定了定神,沉吟片刻,便向外面走去,一路上熟悉的七转八折,来到了一处看去颇为雄伟的殿堂面前,牌匾上挂着三个字:山河殿!

    陆雪琪面无表情。

    这名字配着这座高大雄伟的殿堂,倒真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焚香谷先人建造这一座殿用来会见客人的时候,心里也想着有朝一日,冠绝天下的滋味。

    道玄真人却缓缓摇头,水月大师怔了一下,道:“怎么,师兄草非以为我看错了么?”

    上官策在心中这般想着,慢慢走了进去。

    道玄真人叹了口气,道:“那妖孽被李淘偷袭在前,又被神剑御雷真诀所伤,非但没有命丧当场,反而还能飞起反击。我料其抵挡神剑真诀之威的必是天音寺真

    殿里面有人坐着,除去一旁站立的焚香谷弟子外,站立的客人主要都是前来问候的正道中人,大致有十几人不等,李洵正与他们坐在一起相陪。

    法”大梵般若“,继而用本门太极玄清道破开神剑真诀法力阵势,冲近雪琪之后,雪琪说此人双目如血,噬血珠魔棒红芒大盛,则必然乃是用噬血妖力制住雪琪。从

    而在上官策的眼中,其中最重要的,其实也莫过于坐在最上头的两个人:

    这些来说,他融会三家真法,道行之高,多半已胜过我等门下弟子了。”

    陆雪琪。

    他看了一眼陆雪琪,道:“只是那时多半他已精疲力尽,强弩之末,所以无法再下手伤害雪琪,否则雪琪神剑御雷真诀被破,等如毫无还手之力,实在危险至极。雪琪,此人看来已将佛、道、魔三家大法融于一身,道行诡异难测,日后若遇上此人,千万小心。”

    法相。

    陆雪琪嘴角动了动,握着天琊神剑的手指,悄悄握紧又松开,低声道:“是。”

    这两个当今两大名门巨派的出色弟子,出来自是代表了他们身后的门派,所以年纪上虽然不如其他一些老人,但位次却反而在前。

    水月大师看着她的模样,在心中叹息一声,忽然道:“琪儿,你一路辛苦了,就先回去歇息罢。我还有事与你掌门师伯商谈,待会便也回去了。”

    法相已然是月白僧袍,一脸和蔼微笑,与李洵微笑谈话,应对得体,而李洵与法相也算相识许久,见面倒也有几分欢喜,言谈颇欢,只是谈笑之间,他的目光却不时向坐在法相身边的陆雪琪瞄去一眼。

    陆雪琪应了一声,向道玄真人望去,道玄真人摇头一笑,微笑道:“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老糊涂了。雪琪,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小竹峰好好休息吧。”

    上官策把这情形都看在眼中,这时众人看到他走进殿堂,都一一站了起来。

    陆雪琪这才走了出来,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然后对水月大师道:“师父,那我先回去了。”

    上官策含笑回礼,走到上座,目光不期然也向陆雪琪和法相看了一眼。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你去罢。”

    这两人同时向他行了一礼,陆雪琪依旧默然,法相则是微笑道:“多年不见,上官师叔身体康健如昔,真是难得。”

    陆雪琪低头应了一声,缓缓退了出去,片刻之后,消失在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的视线中。

    上官策摇头呵呵笑道:“老了,老了,已经是不中用了。”说罢伸手请众人坐下。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叹息道:“好一个张小凡……唉,可惜了。”

    他心中转过念头,这些年来,法相在天音寺和天下正道间的名声如日中天,各方无不认定他就是下一任天音寺主持接班人,所以此番他代表天音寺普鸿大师前来,并不出人意料。

    水月大师淡淡道:“那孩子变做这般模样,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但是青云山方面,似乎是听说长门弟子萧逸才是被道玄真人最看重的年轻弟子,当然陆雪琪这些年来风头也十分耀眼强势,加上她绝世美貌,为天下修道中人所津津乐道。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水月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官策心中念头闪动,暗中猜测青云门派出陆雪琪来,莫非有什么其他用意,但面上自然不会表露出来,一切如常,微笑着对众人道:“诸位,在下上官策,在这里十分感谢诸位同道关心鄙谷,前些日子火山爆发,的确乃是天地正常变化,托各位的福,鄙谷还没有什么损害。”

    水月大师一脸漠然,但说话语调丝毫不变,道:“没什么意思,张小凡弃明投暗,我们多少也有不对的地方。”

    法相微笑道:“阿弥陀佛,如此最好不过,不过听说此番流言,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云老前辈似有不测,我恩师普鸿大师向来与云老前辈交好,便于让我替他老人家前来问候一声。”

    道玄真人沉声道:“莫非水月师妹以为我当年的做法是错的了?”

    他此言一出,倒是说出了在座大多数人的心中念头,毕竟此间焚香谷动作古怪,尤其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谷主云易岚却始终没有露面,着实令人奇怪。

    水月看了道玄真人一眼,只见他脸色少有的严肃起来,叹了口气,缓缓道:“师兄,你别多想了。换了是我,也是要和你做的一模一样。我刚才就说过了,张小凡那是命数使然,天意如此!”

    一时众人纷纷符合,都把目光聚集到上官策身上。

    道玄真人沉默了一会,脸上神色渐渐松弛下来,只是大殿之中,气氛却似乎开始有些尴尬起来。过了片刻,道玄真人缓缓道:“刚才你也听到了,雪琪这番前去,还是没有见到云易岚云谷主,你怎么看?”

    上官策笑道:“其实不瞒各位说,我刚才就是从谷主的居所‘天香居’过来的。”

    水月大师哼了一声,道:“云易岚那个老家伙,一向神神秘秘,故弄玄虚,此番也不知道要搞什么事情。但他一身修行,却是不可小觑,南疆那里想来也没什么人物可以害得了他。所以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倒是……”

    众人“啊”“噢”之声顿时发出,赞成一片,上官策待众人稍稍平静,站起身来,向诸人一拱手,笑道:“诸位关怀美意,我已经向谷主逐一禀报,云谷主心中感激万分,只是,云师兄他的确是闭关正在要紧时候,不方便出来见客,失礼地方,还请诸位千万见谅。”

    道玄真人一怔,道:“什么?”

    诸人面面相觑,过了片刻,法相站起,面带微笑,道:“既然上官施主都这么说了,想必云老前辈必定安康,我们也就放心了,此间实在是打扰了。”

    水月大师向道玄真人望去,道:“你此次其他弟子都不派遣,只遣琪儿一人独去南疆焚香谷,而且事先居然也不和我商量!”说罢,她面色突然冷了下来,冷笑了两声。

    上官策与李洵同时道:“哪里,哪里。”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道:“师妹,其中缘由,我后来是跟你说过的,你不是也没有反对么?”

    法相向身边的陆雪琪看了一眼,却见身边这女子面无表情,几如寒冰一般,特别是脸色看去,几乎苍白的像是透明一般,隐隐有一丝萧索。

    水月大师站起身来,淡淡道:“我虽然不反对,但我这个徒弟的性子向来刚烈执着,你是知道的,凡事还是做的有些余地比较好。

    法相心里苦笑了一下,知道陆雪琪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说话,当下只得把陆雪琪的份也替她说了,道:“云前辈身体康健,那就最好不过了,另外刚才李洵师兄说此次似有魔教妖人搞鬼,不知道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

    说罢,也不等道玄真人说话,自顾自就走出了大殿之外。

    上官策沉吟了一下,道:“魔教妖人诡计多端,最爱落井下石,趁着天灾时候暗中对鄙谷下手,实在可恨,只是幸好我们防守严密,将他们逐出谷去,虽然说此事不能善罢甘休,但怎奈如今我们一时也找不到他们所在。焚香谷派出去诸多弟子,时至今日,除了一些小人物,便只有昨晚李洵师侄和陆姑娘追踪到了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可惜又让她给跑掉,如今也不知道该如何追查了。”

    道玄望着她的背影,忽然摇头,长长叹息一声。

    法相皱起眉头,其他众人也是说不出话来,而且魔教如今势力大盛,金瓶儿更是天下间有名的辣手女子,一些道行低的正道人士,也未必就想惹她。

    狐岐山。

    而焚香谷这里,却因为种种缘由,其实也不愿其他派系插手进来。

    寒冰石室。

    当下上官策向李洵使了个眼色,李洵会意,踏前一步,拱手道:“在下在这里多谢诸位好意,不过焚香谷竭尽全力,虽然耗费时日,也要追查此事,所以也就不要麻烦诸位了……”

    鬼王宗从鬼王以下,青龙、幽姬等人都站在石室中,旁边是鬼厉和小白,最僻静的角落里,一身黑衣的鬼先生孤独地站在那儿。

    忽地,一声冷冷话语,从他身边传来。

    只是现在,却没有人有心恩去注意那个黑暗的身影,所有人的精神,都紧张地望着站在碧瑶寒冰石台旁边的大巫师身上。

    众人都是一怔,回眼看去,竟是那一直沉默的冰霜女子——陆雪琪。

    鬼厉不由自主地悄悄握紧了拳头,在这个场合里,他并没有让小灰也跟着过来。望着大巫师衰老的身影和白气轻烟中碧瑶的容颜,早已心志如钢的他竟然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这位在天下眼中高高在上的清冷女子,面冷如霜,只是原本冷冷的目光中,此刻却隐隐有着淡淡流转的微光,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十年了,十年来的渴望,无时无刻不缠绕心头的梦魇,这份希望,此刻就在眼前了。

    “那些魔教妖人,”她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多半去了一处叫做‘七里峒’的地方。”

    大巫师的身体轻轻摇晃了一下,身后众人一阵动容,鬼厉忍不住向上踏了一步,就连一向沉稳之极的鬼王,眼角竟也抽搐了一下。

    其他人顿时议论之声纷纷而起,只有李洵身子一震,望着陆雪琪的眼神顿时多了异样的神情,。

    大巫师转过头来,对着众人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昨晚与那些魔教妖人斗法时,我与李洵师兄都听到妖女金瓶儿对……”她的声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即回复正常,道:“对魔教鬼

    只是经过昨晚一夜的休息,今天见到的大巫师,气色却似乎并没有比昨天好多少,反似有更加衰败的趋势。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都深深刻了进去,就像是榨取着他仅存的生命。

    王宗的鬼厉说道:‘七里峒’三字。”

    石室之中,只有大巫师渐渐粗重的喘息声音。

    上官策眉头一皱,向李洵望了一眼,这个消息,李洵不知怎么,竟没有告诉自己。

    鬼王与站在身边的鬼厉对望了一眼,互相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隐约的焦灼。

    大殿之上,一时众人目光都落到了焚香谷等人身上,上官策心念转动,随即微笑道:“想不道陆姑娘倒有线索,既然如此,鄙人立刻就派人

    忽地,大巫师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所指方向,正是碧瑶双手握着的那只“合欢铃”。

    过去调查,至于诸位同道,其实倒也不必一定要去,毕竟此处乃是南疆,诸位又只是为了问候我们谷主而来,所以诸位心意,鄙谷心领了。”

    金色的铃铛在白哲的手间竖立着,闪烁着柔和的光线,铃身之上,慢慢倒影出那只越来越接近的苍老的手。

    众人一片应诺。

    下一刻,枯槁的手接触到了合欢铃,寒冰石室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李洵在众人声中,悄悄站在上官策身后,向陆雪琪望去。昨晚他追踪金瓶儿,一来金瓶儿道行不低于他,二来金瓶儿向来诡诈,连番诡计,

    从大巫师的手指尖处,缓缓亮起幽蓝光芒,渐渐闪亮,只是随着这光亮不停闪烁,大巫师脸上也变得更无一丝生气,直如死灰一般。

    终于将他摆脱,待恼之下,想起陆雪琪还在那个天水旧寨之中,与魔教鬼王宗的鬼厉对峙之时,便连忙赶回。

    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呼唤一般,突然,沉默了十年的合欢铃竟然迸发出一声清脆铃声,轻轻回荡开来。

    不料在半路上,他就遇上了驭剑而回的陆雪琪,见面之后,他不由的大吃一惊,那时候的陆雪琪整个人似乎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面色苍白

    鬼王与鬼厉面上顿时现出激动神色,两个男人竟然忍不住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只是片刻之后他们同时醒悟,这才控制住自己,但眼光早就死死地盯着大巫师的手指。

    的没有一丝血色,一身白衣上更有点点殷红,正是鲜血痕迹。

    那清脆铃声响过之后,合欢铃铃身上缓缓泛起了一层金色光亮,虽然并不明亮,但几平就在这层金光泛起的同时,大巫师的脸上突然现出吃力神色,片刻之间,这间寒冰石室中突然寒气大盛。

    他惊慌之下,连声呼喊,这才似乎将陆雪琪从奇怪的情绪中叫了回来,却也只是默默看了他两眼,就径直回到了焚香谷中。

    在场众人几乎同时变色,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都是道法修真上的大行家,几乎是下意识的,鬼王和鬼厉以及小白都飘身而上。

    这个清冷女子,与那个曾经和她同门的那个鬼厉,在荒废的天水山寨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就在寒气盼间扩张之际,合欢铃上原本柔和的金色光芒转眼变做炽烈,几乎如有形之火,“轰”的一声在石室中向四周迅速无比地蔓延开去。

    是激斗,是言谈?

    大巫师首当其冲,身体更是本来就弱,登时整个身子被这炽烈之光打到半空,一口鲜血就这么生生喷了出来。

    不知怎的,李洵心中一旦想到此处,心里便一阵莫名怒火涌上。

    鬼王身影几如鬼魅,瞬间出现在大巫师身旁,将他身子接住,鬼厉同时出现在他身前,噬魂魔棒凌空出现,一道玄青光环转眼现身,挡住了那势如排山倒海般冲来的金铃炽芒。而小白白色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寒冰石台之旁,手起处,一道白光缓缓而下,将合欢铃笼罩其中。

    他面色随着心意变化复杂,而这些,都没有逃过上官策和法相的眼睛。

    片刻之中,颤抖的合欢铃缓缓平静了下来,那片金色炽芒也逐渐消失,石室中的气温也恢复了原样。

    只是,这两个人,却也都一句话也没说,面带微笑,言谈正欢。

    众人都向鬼王搀扶的大巫师看去,只见被这一击,大巫师七窍都有血丝渗出,任谁都看出这个老人实已到了垂死边际,只残留一点余力而已了。

    最后,决定其他问候的门派诸人回转,而因为和焚香谷相交深厚,且这个消息还是陆雪琪提供,陆雪琪和法相二人,便留了下来,与焚香谷派出的人一起前去七里峒,好好查看一番。

    一片寂静中,所有的人面面相觑,怔怔说不出话来。

    而几乎就是在同时,鬼厉和小白带着小灰,出现在了码头山前。

    直到,一声喘息呻吟,打破了这片死一般的寂静。大巫师慢慢睁开眼睛,勉力站直身体。

    望着这一座形如码头的高山,小白嫣然一笑,道:“传说这山上有一深洞,洞中有苗人信奉的犬神居住,这山脚有一条狭窄的山道,仅容一人行走,走了进去,就是苗人聚居的七里峒了。”

    鬼王为之动容,伸手欲扶,大巫师却缓缓摇头,鬼王默默点头,眼中转过一丝佩服之色,慢慢收回了手。

    鬼厉面无表情地向面前这座高山看了一眼,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向前走去。从昨晚开始直到现在,他连一句话也没说过。

    大巫师喘息片刻,抬起袖子,慢慢擦去了口边鲜血,开口说话,只是这话里声音,竟是沙哑无比:“这位小姐残存的一只魂魄,的确就在这合欢铃中。”

    小白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转头拍了拍趴在肩头的小灰,微笑着说:“那我们走罢。”

    众人俱无声。

    小灰吱吱叫了两声,咧嘴一笑,突然从她的肩膀上跳下,三步两步跑前,嗖的一声窜上了鬼厉的肩膀,坐了下来,回头向小白招手。

    大巫师深深呼吸,道:“只是这合欢铃乃是异宝,本身所蕴灵力,等如自成一坚固法阵,虽然如此才能保护小姐魂魄,但外人想要取出,也非要破去这合欢铃不可。

    小白微微摇头轻笑,跟了上去。

    话刚说到这里,他身子忽然一晃,刚刚擦去血丝的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鬼厉冲上几步,将这老人扶在怀中,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前辈,你还是先休息一下罢。”

    大巫师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淡淡一笑,忽地压低声音,道:“你莫忘了当日在七里峒中,答应我的事啊。”

    鬼厉一怔,点头道:“前辈放心!”

    大巫师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推开了鬼厉,转身对鬼王等人道:“如今之计,要破去合欢铃灵力,又不能损害小姐魂魄,我只有布下南疆巫术中的”招魂引“法阵,看看能不能将小姐魂魄从铃身中引出,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众人对望无语,谁都看出这老者油尽灯枯,再说要布这个什么“招魂引”,真不知道他能否撑到那个时侯。

    鬼王牙一咬,上前一步,对大巫师抱拳道:“大师为小女如此尽力,在下感恩不尽。其他事大师不必担忧,只管放心施法就是,无论结果如何,鬼王宗必定不会让大师失望就是了。”

    大巫师缓缓点头,眼有安慰之色,喘息片刻,低声道:“招魂引乃鬼魅之术,在场生人不宜太多,就请鬼厉公子和宗主留下帮忙,其他诸位暂且出去罢。”

    鬼厉与鬼王同时点头,其他众人也不待他们多说,纷纷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大巫师和鬼王鬼厉三人。

    大巫师脸色衰败,身子慢慢颤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软,缓缓坐到了地上。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