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夜幕下的哈尔滨
图片 1
亚当回归,人工智能时代的金领职业

一只绣花鞋

    深夜,山城重庆在静静地安睡风儿不刮,树叶不响,远处,嘉陵江水,哗哗哗,11夜
不停地往下流,往下流。
    在深不可测的夜里,星星似被迷惑的眼睛,呈现出奇观黑暗展开了墨色的天鹅绒,掩
盖着山城的大街小巷,偶尔有几家灯光,摇摇晃晃,白色的石板路,步步高起。
    龙飞就像一个梦游者,深一脚,浅一脚,在石板路上走着,古老废弃的小教堂的尖顶
升起来了,黑黝黝的,那沉重的十字架没有任何色彩,小教堂的轮廓就像沉睡的东北虎。
    自从发生了更夫被凶杀的案件之后,这座小教堂更没有人前来光顾,行人一般也不愿
从门前经过,宁可绕道而行。这座小教堂多年来就传闻闹鬼,每逢半夜,总有鬼火闪烁,
有时还有根哭鬼叫的声音。路人一谈到小教堂,有如谈虎色变。自从老更夫夜间教堂,撞
见绣花鞋,被人杀害之后,这座教堂更是高深莫测,无人问津。
    一只绣花鞋的故事已家喻户晓。
    龙飞在北京时与他的同事们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一只绣花鞋的案件,由此看来,梅花党
党魁门敬斋的:女儿白薇一直藏匿此处,或经常在此处活动.这是梅花党在大陆的一个暗
穴,修女们被惨杀,梅花党乘虚而入。白薇想必是梅花党大陆支部的负责人之一。可是当
地公安部门经过搜查,并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龙飞此行想从这座小教学找到有关梅花党
的新线索,并顺藤摸瓜,捉到漏网的白薇,力争将梅花党潜伏特务一网打尽。
    龙飞摸黑走入教堂的小门,一片漆黑,借着淡淡的目光,龙飞看到这门是一列拱廊,
四边有花环,两侧夹着两条有壁龛的柱子,柱头是尖的一顶上有三条竖线花纹,竖线之上
刻着一个抱着圣婴耶稣的圣母像,两侧在外面有五个没有门洞的拱门,用花边描画出来。
教堂东面的房间,依靠着一些扶壁拱架……
    龙飞正观察者,忽然小教堂内灯火辉煌,祭台上燃着无数蜡烛,蜡烛分成几排,每排
之间,用野花编系着馥郁的香气从教堂内喷出,袭人心脾。
    龙飞觉得好像是幻觉,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上,一个浮晃的黑衣女人跪在烛前所待
着;微弱的火焰消失在那些穹窿的薄明的空虚中……
    龙飞觉得,这个女人仿佛就是白薇。
    他冲了过去。
    一股劲风袭来,蜡烛顿灭,光焰消逝,一切重归黑暗。
    龙飞冲到烟前,哪里还有什么女人的身影……不过他脚踩到一个东西。
    龙飞拾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册小小的影集,集面发黄。
    黑暗里冲出一个人,双拳朝龙飞掼来。
    “还我影集!”那人高声叫道。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十分熟悉。
    龙飞躲过双拳,朝旁边一闪。
    那女人一个旋风腿,一挥手,几支飞镖朝龙飞打来。
    龙飞—一接住。
    女人大吃一惊。
    女人说道:“我用金条,换那册影集。”
    龙飞笑道:“你有多少金条?”
    女人问:“你要多少?”
    龙飞道:“一吨。”
    女人勃然大怒:“我要你命!”
    女人手一抖,手里攥着一杆钢笔。
    龙飞知她手里拿的是钢笔手枪。
    龙飞一错脚。
    “嘭!”枪响了,声音沉闷。
    龙飞软绵绵倒下了。
    女人喜出望外,俯下身去,去拿龙飞扔到一边的影集。
    原来龙飞并没有中弹,他佯装中弹倒在地上,现见那女人俯身,一伸手,抓住了那个
女人手腕,并打亮打火机,照亮了那个女人的脸庞。
    那女人脸蛋清秀、白皙、漂亮,双目炯炯,闪闪发光,有几分忧郁。
    “白薇!”龙飞惊叫道。
    “原来是你,老同学!”白薇也认出了龙飞。
    “你就是那只绣花鞋的主人?”龙飞下意识地望了望白薇脚穿的鞋。
    “小飞。”白薇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的身体一阵抽搐,如同受尽千辛万苦的人羞
于见到自己的恋人。
    龙飞平静地说:“白薇,弃暗投明吧,共产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蒋介石大势已去,
你不要再为他们卖命了!”
    白薇汉眼露出清澈的光辉,似乎多了几分柔媚。
    “小飞,我们不说政治,只叙情谊。”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你要知道,多少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在等你,自从南京紫金山一别,我一直在寻找
你的下落……”白薇往前凑了凑身子。
    龙飞已闻不到昔日白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芬香,他只闻到一股浓烈的烟草味和潮湿味。
    “小飞,跟我走吧,咱们一起出国,到美国去,去过一种真正的生活,我家里有的是
钱,咱们买别墅,买汽车,去享受人世间的荣华富贵。”
    龙飞说道:“你所说的那种生活,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生活,你不觉得空虚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白薇叹了一口气。
    龙飞道:“我们两个人代表的是两个阶级,不可能再有共同语言了。”
    “我不愿听这些政治教条,我们应该面对现实,我已明白,你是在共产党的特工部门
工作,可是我劝你还是现实一点好。”白薇的语调已由柔媚转为辛辣。
    “你更应该面对现实,因为你已落入人民的法网之中。”
    “我对那段初恋至今不能忘怀……”白薇的声音充满了依依难言之情。
    “你是梅花党大陆交部的头目?这此年你都干了哪些坏事?发展了多少党员?”
    “有人来了!”白薇叫道龙飞回头一望,毫无人迹。
    白薇已用脚勾起那本像册,将像册勾向空中,并趁势挣脱了龙飞的手。
    龙飞也纵身一跳,去夺那影集。
    两个人撞了个满怀,白薇趁势抱住龙飞。
    “小飞,我真的很想你……”她用冰冷的嘴唇狂吻着龙飞。
    龙飞感到一阵恶心,他伸手会掏手铐,想铐住这个扭曲的罪恶的灵魂。
    影集已落在地上。
    白薇去夺那影集。
    龙飞用右脚死死踩住影集。
    白薇死死抱住龙飞的脚,并用手猛击龙飞的要害处。
    龙飞恼羞成怒,用手铐砸向白薇。
    白薇躲过手铐,旋风般溜走了。
    龙飞捡起影集,去追白薇,白薇已无影无踪。
    龙飞打开影集,原来是一张张男子的照片,这些男子部长得很英俊。很潇酒。翻到第
十二页时,只见上面是自己的画像,还是十几年前自己在中央大学上学时的情景,一套普
通学生装,稚气未脱的脸上,镶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下面有几行小字: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不管是缠绵排恻,或是愁怨悲凉,一旦涉身入内,则终身不悔。初恋是
最刻骨铭心的,然而,情人是否就是将来的终身伴侣,那要看各人的造化了!
    龙飞翻到第十三页,没有照片,只有一行话:我的爱情已经死去,留下的只有充满情
欲的身体和孤独空虚的灵魂……
    “另外十一幅照片上的男人是谁呢?”
    龙飞真有些迷惑不解。
    白薇,这个梅花党的幽灵,多年来一直在大陆游荡,沉浮不定,此起彼伏,几个月前
她露出马脚,以后逃遁无踪,此时她竟敢孤身前来教堂,可能就是为了拿这部影集,这部
影集上莫非有梅花图?
    龙飞觉得这影集沉甸甸的。
    龙飞回到北京后,立即向有关领导做了汇报,影集经过技术鉴定,并未发现新的线索。
龙飞觉得跷蹊,这部影集一定有来头。
    影集上的另外11个男人何许人也?他们跟白薇究竟是什么关系?跟梅花党又是什么关
系?这些男人中估计会有人知道白薇的蛛丝马迹。
    这本影集的复制件立即发往有关部门。
    不久,有了反馈。
    第一个男人是国民党保密局特务段云鹏。这个大特务曾企图暗杀毛泽东、刘少奇、周
恩来等我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阴谋败露,被捕入狱,现仍在北京狱中关押。
    1954年9 月 14 日,从香港入境的旅客陆续进入边境口岸。一个戴着墨镜、西装革履
的中年男人手提黑皮包,从容通过海关检查。正当他将要迈出海关大门时,两名身穿便衣
的中国特工人员出现在他面前。
    “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入境签证。”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签证,递了过去。
    “我叫张仁,是做买卖的。”
    “段云鹏,你别装蒜了!”
    一个便衣上前一把摘去他的墨镜。
    “恭候多时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个中年男人便是段云鹏。
    段云鹏见事已至此,一个骑马蹲裆式,随即飞起一脚朝其中一个便衣人员踢去。对方
急速闪过。段云鹏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出几拳,把另一个便衣人员打翻在地。
正当他跃身准备逃窜时,一抬头,愣住了,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段云鹏见大势已去,一歪头,去咬衣领上的毒囊,企图自杀,但被一名便衣人员用拳
头打翻在地,几个便衣人员一拥而上,将毒囊摘掉,将段云鹏铐住,接着又上了脚镣。
    段云鹏的案宗摆在了龙飞的办公桌上。
    龙飞一边吸烟,一边仔细阅读着这个飞贼的经历:段云鹏,河北冀县人,早年在旧军
队中当兵,练得一身武功,并掌握一套窜房越脊的本领,因而被提升为训练新兵的教官。
    1928年,段云鹏因不满上司的专横和约束,离开旧军队,来到北京成为飞贼。他多次
夜入北京瑞联祥绸布店和法国驻华使馆及一些富商富户家盗窃,盗窃的财产全部独吞。偶
尔也有闪失的时候,成为国民党侦缉队和看守所的熟客。以后他与看守员秘静轩混熟,二
人约定,段云鹏白天在牢内睡觉,夜里放出来盗窃,销赃后共分。
    由此,段云鹏在京津一带,名声大噪,有“赛狸猫”、“草上飞”。“飞贼”之称,
又有雅号“燕子李三第二。”
    有一次,段云鹏潜入北京某浴室,把女部的衣服和金银首饰、金项链等物,一并连包
携走,整整装了一卡车。弄得那些小姐、太太哭笑不得,个个似落汤裸鸡,出尽洋相。此
事惊动当时的北平市长,后来由她们的家人—一送来衣物,才个个摆脱窘境。
    段云鹏有一次与人吹牛:他能窃得日本女特务川岛芳子的文胸,结果果然捧来一大堆
芳子小姐的文胸。
    段云鹏在南京紫金山一次行窃中,偶然瞥见白敬斋的三个女儿白蔷、白薇、白蕾洗澡,
发现了她们肚脐处雕饰的梅花,这其实是一种纹身,无意中他夜闯梅花党巢穴,引来一阵
乱枪,险些丧命。当时,梅花党的传闻令人毛骨悚然。
    以后,段云鹏鬼使神差地被国民党军统局北平站行动组上校组长江洪涛吸收为中尉组
员,并进一步得到军统局北平站站长马汉三的重用。
    1947年 9月,段云鹏利用上房技术,偷盗了中共北平地下电台,导致中共在北平。天
津、上海。西安。
    沈阳等地的地下电台均遭破坏,数百名中共地下工作者被捕入狱。
    解放后,段云鹏曾几次潜入北京,他在京津地区交往广泛,狐朋狗友甚多。
    1949年,段云鹏曾来北京找过原看守所看守员秘静轩,但未找到。1950年6 月,段云
鹏再次来京找秘静轩。段云鹏看见秘静轩的亲戚张兰亭在朝阳门外推车卖劈柴,便暗中跟
踪,记下住所门牌号后寻上门来。
    段云鹏对张兰亭讲明身份,并言此行目的是搜集中共领导人的情报,搞暗杀,声称搞
到中共领导人的地址,台湾方面赏黄金,并进一步约定在天津黄家花园接头。
    秘静轩带着原国民党自卫团中队长张振仲、原伪专署特务队长王惠民到天津与段云鹏
会面,段云鹏自称是国民党军统局派到平津地区的负责人,命令秘、张。王三人组成情报
暗杀小组,商谈购买枪支和武装破坏活动。还透露曾到朝外大街一元堂药店,找杨玉芳索
要配制炸弹用的雄黄。
    段云鹏还约张兰亭商议购买枪支搞武装活动,因去天津后无钱买枪,段云鹏让张兰亭
到乡村组织武装活动。
    张兰亭化名张香圃,住在河北省香河县城子村原部下勾据亭家。
    秘静轩发展了在一起挖河的临时工陶天林参加了潜伏组织。秘静轩以卖劈柴为掩护到
南苑机场附近,刺探和观察飞机起飞。机场和警备情况。王惠民专程到天津八里台观察机
场情况,他们正在准备联络原来的部下时被捕了。
    狡猾的段云鹏闻到气味不对,杳无踪迹。
    公安部门分析:段云鹏已搞到配制炸药的雄黄,却没有交给秘静轩和张兰亭,必然将
雄黄交给了更为得力更为隐蔽的特务。至今仍未侦察到段云鹏在京津的落脚点。可以推断,
段云鹏在京津另有潜伏组织!
    又有两人落入侦察视线:魏金山和赵友三。
    魏金山曾因做生意亏本,段云鹏借给魏金山黄金三两。魏金山资助段云鹏南逃的路费。
    赵友三解放前买赃卖赃发了财,在北京开了一个中西旅馆,为段云鹏吃喝嫖赌专设房
间。
    1949年10月,段云鹏翻墙进入魏金山家,声称从台湾而来,回来的任务是获取中共领
导人和著名民主人士的情报,然后暗杀之。
    段云鹏教给魏金山各种活动手法:发现中共领导人和著名民主人士的汽车后,记清车
号、车型,顺着行车路线,逐段跟踪,跟到住处即可。段还布置魏金山发展特务组织。
    魏金山介绍民航局锅炉工李万成与段云鹏见面。段云鹏规定魏金山化名魏玉峰,李万
成化名赵芝圃。另外,规定今后由天津的曹玉静负责与魏、李联系。段云鹏留下一个香港
通讯处,自己化名李馨斋。
    1950年7 月,李万成从民航局一个司机嘴里套出毛泽东等5 位中共领导人的住处。然
后把这些情况写在纸上交给天津的曹玉静。曹玉静春后说:“你们掌握的情况中有的和别
人调查出的一样,到时候会有人去暗杀。”
    段云鹏来到北京找到赵友三,又赴天津,在天津会见了赵友三带来的程沛然,程沛然
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当过汉奸。
    段云鹏任命程沛然、赵友三为国民党军统局北平行动组正副组长,其主要任务是发展
特务组织,搜集中共领导人和著名民主人士的车号、住址等情报,伺机暗杀;爆炸工厂、
公共设施等。段云鹏决定,原由段云鹏发展的刘珍夫妇及刘珍的徒弟张久起三人归程、赵
领导。还规定,由天津的曹玉静和他们联系。
    曹玉静按照段云鹏的布置,从天津带来配制炸药用的原料交给程沛然。程按照段教授
的办法,制成炸弹,由刘珍带到北京通县一个河沟试爆,试爆的结果不太理想。
    这个特务组织还多次去长安戏院观察,策划当中共领导人出入时如何爆炸暗杀,由于
配制的炸弹不灵,所以推迟了行动。
    可是正当这一特务组织紧锣密鼓地加紧阴谋活动之际,我特工部门很快侦察到这些情
况。
    天津市公安局首先逮捕了曹玉静、于振江。王国庆等十余名特务。据审查证实,解放
后段云鹏曾先后3 次潜入京律,在天津发展了曾为段云鹏窝赃销赃的于振江、曹玉静。于、
曹二人又发展了天津车站的王国庆。
    段云鹏认这3 人为国民党保密局华北行动组天津特别小组核心成员,组织他们大量购
买硝酸钾,教授他们制造炸弹和燃烧弹。于振江又发展了包括天津消防人员在内的9 名特
务。他们用自制的小炸弹炸过有轨电车道,因药力小,未造成破坏。他们还多次策划爆炸
工厂、电影院、公安局宿舍等,已事充侦察现场,只因遇上巡逻人员而未敢下手。
    1951年4 月29日,公安人员连夜押解曹玉静回北京,使程沛然等北京特务相继落网。
    至此,国民党保密局华北行动组暗杀破坏案,除段云鹏潜逃外,共落网23名特务。
    段云鹏在海关被捕押解回京后,为了防止这个有越墙逃跑经验的飞贼逃脱,看守所为
段云鹏准备了一副加重的脚镣,再加上手铐。关押段云鹏的单独牢房,安装了铁栅栏,四
壁加固,门外安装一盏明灯,灯光耀眼,直射牢内,门口有专人昼夜看守。
    段云鹏供认此次潜入大陆的任务是:一、暗杀中共领导人。二、建立大陆秘密交通和
接收有存放爆破器材以及电源的安全据点。三、恢复原有组织活动,并继续发展组织,从
中网罗精悍人员去香港受训,然后潜返大陆。
    然而,这次段云鹏返京时落入法网。
    龙飞眉头紧锁,挤成一个疙瘩。
    “白薇与段云鹏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在白薇的影集中会有段云鹏的照片?梅花党
与军统局莫非有什么联合行动?……”
    龙飞踱来踱去,烟灰,飘飘洒洒,烟圈汇成一个个问号。
    龙飞的眼睛盯在段云鹏的照片上。段云鹏的表情中有一种讥讽的神色和一种奸诈的阴
影。他又尖又长的异于无耻地向前突出,像一条蛇。
    一个念头像闪电般掠过龙飞的脑海:“莫非梅花党要设法营救段云鹏?”
    龙飞立即与京西某处看守所联系,询问段云鹏在狱中的情况。
    据看守所所长介绍,段云鹏表现还算稳定,平日与狱友一起参加一些体力劳动,他自
知罪恶重大,表示自己下世再重新做人。
    龙飞又询问,段云鹏有无探监的亲友。
    看守所长告诉他,五六年来也没人前来探望段云鹏,从今年起每隔一个月,便有一个
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来探望,自称是段的表妹,每次来都要带来一些衣物和食品。
    所长还告诉龙飞,再过三天,那个神秘的女人又该来探监了。
    龙飞决定会一会这个女人。
    京西某处看守所。上午。
    龙飞化装成前来探监的人来到了这个看守所。
    看守所长在办公室内会见了龙飞,并告诉他段云鹏探监的窗口。
    一会儿,段云鹏出现在窗口。他神情恍惚,胡子刮得光光的,穿着一身洗得褪色的衣
服。一双眼睛在探监的来人中寻觅着。
    一个女人出现了,她惊人的美貌,双眼下垂地走着,一种郁郁的端庄弥漫着她的整个
姿态,而且生动地反映在她那柔和的线条上。
    女人发现了段云鹏,亲阴地叫道:“云鹏,你好吗?”
    段云鹏苦笑了一下:“还好,表妹,你又来了,真苦了你了。”
    龙飞一看,这女人正是白薇。
    白薇警觉地朝四周望了望,对段云鹏小声说:“我又给你带来了一些衣服和食品,交
给他们检查吧。”
    段云鹏感激地说:“表妹,我一生一世也忘不了你……”说完,眼睛一湿。
    “看你,又说家外话。”白薇掏出手绢给段云鹏擦眼泪。
    “我没有落泪,男人有泪不轻弹……”段云鹏说着攥住了白蔽的手。
    龙飞远远瞥见,段云鹏就在捏住白蔽的手的一刹那,将一个纸团塞到了白薇手里。白
薇机警地把纸团裹到手绢里。
    龙飞为了不打草惊蛇,没有上前行动。他想,白薇一定在北京有落脚点,龙飞想得到
更多的秘密。
    白薇告辞段云鹏,走出看守所,门口停着一辆白色上海牌轿车,她钻了进去,司机见
她进车,驾车走了。
    龙飞钻进另一辆汽车,自己驾车尾随白薇的汽车跟踪。
    汽车进了城,进入东单一条胡同,在一座有小洋楼的大门前停下。白薇下了汽车,朝
司机点了点头,汽车开走了。
    白薇四下望望,觉得没有可疑之处,于是上前叩门,门开了,一个老太大开了门,朝
她笑了笑,白薇走了进去,门又关上了。
    龙飞在远处看得真切,把汽车藏在胡同拐角处,然后踱步来到这座小院的后院墙前,
一纵身,上了院墙。
    小院很幽静,挂满丝瓜、豆荚的篱笆上,绿油油的叶子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下;院中有
一个破旧的小洋楼,笼罩在爬山藤中,院内还栽着一些向日葵,向日葵个个低着头,显得
疲倦。
    龙飞悄悄下了院墙,冷不丁旁边趴着一只老花猫“喵喵‘地叫了几声,吓了他一跳。
    老花猫瞪着一双又昏又黄的眼睛,跑走了。
    龙飞急忙跑到旁边一棵老槐树后。
    一扇楼窗开了,露出那个老太太的脸,满目狐疑,一脸憔悴。
    “该死的猫!”她骂了一句,又缩回了脑袋,窗子又关上了。
    龙飞试探着上了楼,楼内潮湿,楼板破旧,“嘎吱嘎吱”,龙飞尽量把声音弄到最低
声。
    一间屋内有动静。
    龙飞急忙摸过去。
    屋内有人说话,但听不清楚。
    龙飞设法攀上房顶,从窗内俯视。
    只见白薇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抽着香烟。
    那个老太太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用耳挖勺掏着耳朵。
    老太太问道:“东西到手了吗?”
    白薇摇摇头:“这家伙胆小了。”
    老太太盯着白薇:“我不信,你跟你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奸又滑。”
    白薇哈哈大笑,用香烟划了几划。
    老太太神秘地往前探了探身子:“老实告诉我,东西在哪儿?”
    白薇只是格格地笑着。
    “这么说,拿到了?”老太太立了起来。
    她扑向白薇。
    “拿来我看看。”
    白薇左躲右闪。
    老太太扑了一个空。
    白薇笑得更响了。
    “你猜不到!”
    “有什么猜不到的,还不是藏在那沟沟坎坎里,别抠烂了,哼!”老太太说着停住了
手,颤抖着,脸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脸色苍白。
    白薇一双大眼睛望着老太太。
    “快,快给我……来一针,我……受不了了!……”
    老太太哀求地望着白薇。
    “那玩艺在哪儿?”白薇问道。
    “在那儿!”老太太手指着橱柜。
    白薇冲过去,打开了橱柜,拿出一个注射器。
    “快打啊!”老太太叫道。
    老太太倒在地上,直打滚儿。
    白薇在老太太的右肘弯处注射着。
    老太太大叫了一声,像是呻吟。
    白薇急忙抽出注射器的活塞,向老太太注射……
    老太太倒在柔软的沙发上,沉醉着进入梦乡。
    白薇狂笑着:“这回舒服了吧,这可是上等的海洛因!”
    龙飞正在观望,忽见身后“喵”的一声,那只老花猫窜了过来,张牙咧嘴,口吐白沫,
朝他扑来。
    龙飞一歪身,险些被它的利爪抓着。
    龙飞刚站稳,那只老花猫又扑了过来,双爪尖利,张开利齿……
    龙飞知这猫训练有素,不敢轻视,一拳朝那只老猫打去。
    老猫大叫一声,利爪挥了一挥,它身上的警笛响了。
    龙飞有些恼怒,飞起一脚,将老猫踢下房去。
    老猫翻着筋斗,连响警笛,平稳地立于地面,一溜烟逃得无影无踪。
    龙飞再看房内,老太太平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白薇不知去向。
    龙飞冲进房内,接连搜索了几个房间,也没有见到白薇踪影。
    龙飞又返回那个房间,只见老太太仍然躺在沙发上,他上前去推那老太太,没有任何
反应。他将手放在老太太脉搏处,声息全无,原来老太太已然死亡。
    后经调查,这座小洋楼的主人系北京某校音乐教师李琴居住,她是印尼华侨,已出国
探亲两个月。至于老太太和白薇,邻居们都说不认识,那只训练有素的老猫也无人见过。
    这小洋楼真是一个谜!
    法医解剖老太太尸身,发现死者生前被人从右侧腰部静脉注射了大量空气,致于死命。
当法医沿着老太太右肘弯的注射针眼切开皮肤,沿着血管分离时,发现右侧腰部静脉内串
珠样的气泡充满血管,一直剥离到腋窝。
    气泡随着对血管的挤压而移动。法医又切开死者的胸肋骨,暴露胸腔,发现肺表面有
肋骨压痕,肺叶质变软,边沿钝圆,呈大理石样改变。肺呈气肿状,肺表面有瘀血并有点
出血。检验心包,见心包充盈。剪开心包,心脏膨大,右心呈半球状,轻击有空洞声。提
起心包,作成围堰状,将水倾入心包内,将心脏按入水下,用手术刀尖利通右心,见右心
内的气体冲过清水,而出现大量气泡外溢,并同时听到气过水声。倾去心包内的水,剪开
右心,见右心室壁附着大量的血状气泡,而左部则无上述现象。
    老太太是被白薇注射大量空气而死。
    白薇为什么要杀死老太太呢?
    莫非是杀人灭口?
    白薇一定是得到了那东西,而杀老太太灭口。
    龙飞在重庆天主教堂得到的那部影集又有了新线索,影集上的第二个人也找到了,他
叫计兆祥,是国民党保密局华北潜伏电台少校台长。
    原来在解放后不久,在北京发现有国民党特务的电台在活动。这道可疑电波从宣武门
移到前门外后又移到南池子上空。
    一个叫计采楠的风骚女人已经在我特工人员的监视之中。
    负责监听计采楠电话的侦察员报告了一个情况:计采楠与一个叫李超山的男人关系暧
昧。
    杨奇清立即命令特工人员肖克设法接近李超山。
    肖克以谈生意为名,与李超山混熟了。
    一天,肖克来到李超山家里,李超山热情款待。
    交谈中,电话铃响了。
    李超山去接电话,他拿过话筒:“我是超山,采楠吗?……”
    肖克的两耳像雷达一样,捕捉着李超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可是,李超山说了几
个:“是,是,是,好,好,好。”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肖克有些失望。
    李超山抱歉地说:“对不起,我有几个电话要打,请您用茶稍候。”
    李超山家的电话是一部老式电话,在南墙吊挂着,他拨号时,肖克装作抽烟一侧身便
可看见。李超山则约人到颐和园漪澜堂聚餐,他拨的几个电话号码,全被肖克—一记在心
里。
    李超山打完电话,转过身朝肖克一拱手:“失礼,失礼!”
    肖克摆摆手说:“不客气,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就不久留了,有时间再来请教。”说
完,肖克走出院门。
    肖克来到僻静处,赶快掏出笔来记下了那几个电话号码。
    颐和园漪澜堂聚会的人中有一个男人叫计兆祥,他是计采楠的弟弟。
    敌特电台发出的电波从宣武门到前门外,又移动到南地于上空,而计兆祥的住所正在
南池子九道湾8 号,宣武门,前门外,他都曾居住过。
    初步判断,计兆祥很可能就是潜伏下来的敌台发报员。
    我特工人员很快就在计兆祥家的院内安排了“内线”。
    夜阑人静,人们都已进入梦乡,可是透过窗帘的缝隙,“内线”看见计家灯光频频闪
动。经查实,与我方电台监视的敌台发报时间完全一致。
    敌台就在计兆祥家,确定无疑。
    夜晚,月光皎洁,万籁俱寂。
    北京东城南地子九道湾的一个大杂院里,一间屋里柔弱的灯光透过厚实的窗帘透出来,
像是想呼吸新鲜的空气。
    计兆祥容光焕发,正躺在旧沙发上看报纸,他是一个秀气的年轻男人,棱角分明,带
着几分盛气,皮肤白皙,文质彬彬。此刻,他正陶醉在无限喜悦之中,因为他刚由少尉台
长一跃成为少校,并将要得到一笔巨额奖金。
    计兆祥恍恍惚惚,心绪飘飞,仿佛来到异国,半躺在柔软的海滩上,周围依偎着如花
似玉的佳人,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蓝眼睛,绿眼睛,棕眼睛……
    湛蓝湛蓝的大海,绵羊般的白云,徐徐移动,一片片白帆散在海面上,泛起一片浪花
……
    在咿咿呀呀的言语声中,计兆祥更加陶醉,浑身有说不出来的愉悦。
    这时,传来敲门声。
    “谁呀?”
    “我,快开门。”
    “你是谁?”计兆祥觉得事情有些蹊跷,猛地站起来,那些海市蜃楼般的幻觉顿时云
消雾散。
    门呼的被撞开,肖克等人闯了进来,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你们这是干什么?”
    侦察员们围住了他。
    肖克把逮捕令一亮:“少费话,你已经被捕了!”
    “你们为什么随便捕人?”计兆祥大叫道。
    两个侦察员不由分说,用手铐铐住了他。
    计兆祥被捕了!
    肖克等人在他的屋里屋外翻了半天,却不见电台。
    计兆祥呆立一角,露出了笑容。
    “你们这是冤枉好人,同志,不要误会,不要误会,咱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计兆祥想掏香烟,可是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已被手铐铐住。
    计兆祥感到有些尴尬,苦笑着说:“同志们,谁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谁都有犯错误
的时候,知错改了就好,我绝不会计较的。同志们,我说同志们……”
    计兆祥的自我表演并没有分散侦察员们的注意力。
    肖克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圈儿,他敲敲墙,跺跺脚,没有发现夹壁地道,便坐在沙发
上点燃了一支烟,心里琢磨:真是见鬼了,敌人的电台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没有证据,
就难以结案,敌人也不服法。
    想到这,肖克出了一身冷汗。
    肖克无意中扫视着屋顶,发现天花板上贴着一幅梅花图。那是一幅国画,梅花暗香浮
动,衬着飞雪,有一行小字:暗香浮动月黄昏。
    肖克双眸倏然一亮,用手一指那幅梅花图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户原来,这幅梅
花图遮住了一个洞口,一推就开,天花板上,电台、电器仪表、密码本,一应俱全。
    计兆祥一看,顿时瘫痪在地,如一团烂泥,他双手举铐朝天,哭叫道:“同志们,这
可是一个破旧的话匣子啊!”
    计兆祥被带走了。
    第二天,龙飞把一份电文递给计兆祥说:“你马上把这份电报发给台湾的国民党保密
局。”
    计兆祥恭恭敬敬地答应一声,接过电文,戴上耳机,坐在电台前准确无误地发出了龙
飞亲自写的电文:“毛人凤先生: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
祥束手被擒。今后,凡您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
    为什么计兆祥的照片会出现在白薇的影集里呢?
    计兆祥跟白薇又是什么关系?
    龙飞百思不得其解。
    龙飞想:既然计兆祥被捕,那么他的姐姐计采楠呢,还有那个李超山呢?
    了解的结果是,就在计兆祥被捕之后,李超山在东单大街突然死于车祸,肇事司机逃
得无影无踪,而一直被我方监视的那个交际花计采楠也神不知鬼不晓地失踪了……
    龙飞叫人找来计采楠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绝色女子,微呈弧型的高鼻梁,清澈如水
的大眼睛,如果除去那一头时髦的卷发,跟计兆祥长得一模一样。
    龙飞又向有关方面了解计兆祥的下落,计兆祥被判处无期徒刑,在青海服刑,有一次
在山上凿石作业,突然发生山崩,被砸在乱石堆中,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尸体……
    为了进一步了解计家姐弟的情况,以便了解到白薇跟计家的关系,白薇的影集上为什
么有计兆祥的照片,白薇究竟想从计兆祥处得到什么东西,潜伏在大陆的梅花党与潜伏在
大陆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又有哪些联系和阴谋,龙飞找来肖克,共同“会诊”。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