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演绎谜题,总结中的真主

动真碰硬推进问题整改,九三学社中央调研组在陕召开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座谈会

故世飞出豪华大礼帽,衣架上的大衣_侦探推理_好军事学网

在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某城市的人们特别喜欢在家里聚会。这一天,该市富有的女人艾玛在她家里开了一个聚会,宾客来了很多,一直玩到凌晨。这是艾玛突然发现价值连城的中国明代花瓶没有了,而花瓶原先是放在入口大厅的桌子上。

突然,咔嗒一声,一束光照在我们脸上。我们傻傻的顺着灯光看过去,原来是警察打开了手中的电筒。他们什么话也不说,缓慢绕着圈子的打着光,照在黑暗的墙壁上。墙上的面具,脸上浮现着痛苦和忍耐的神情。挂在旁边的是两幅中世纪的复制品裱框画像,分别是皮特?勃鲁盖尔的《疯狂的玛丽》以及希尔罗尼穆斯?波什的《地狱之口》。这两幅中世纪怪诞风格的名画足以使任何精神病研究专家停下来费力思考。接着不远处,灯光照射下,角落里金黄色的十字架摆放的位置很奇怪,这真是不详的征兆。
灯光照到了地板上,猛烈抖动了一下,停住了。光圈中央那张饱含痛苦的无生命的面孔,就像墙上挂着的那些不小心掉在了地板上的面具一般。
那个警察迅速的走到尸体旁边,检查了一下,灯光对着我们。
“房间里的电灯出什么问题了?”他问了一句。
已经近乎呆滞而在不断颤抖着的上校,又向警察解释了一遍灯的问题。接着他还想详细的解释所发生的事情,但进来的个拎着人工呼吸器的白衣人。他不得不长话短说,而紧接着楼下又传来警笛声。
拿着手电筒的警察起身对白衣人说:“医生,这里现在不劳烦你啦。太迟了,被害人已经没救了,其它的就交给验尸官来处理吧。乔,叫楼下的人盯紧大门,打电话到局里,通知谋杀科,然后检查一下电灯究竟怎么回事!”
另一个警察应了一声:“是,斯蒂夫!”然后跑开。
斯蒂夫继续说道,“你们所有人都老实呆在这里别乱动,还有你,”他指着站在落地窗边的塔罗特,“你跟他们站在一起。”塔罗特应了一声,懒散的走了过来。斯蒂夫灯光打在我们的身上,他仔细端详了我们一圈。
“谁报的警?”最后他问了一句,接着从兜里掏出了小本子和铅笔。
我站了出来,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快速的复述了一遍。斯蒂夫中间打断了几次,问了几个问题。我刚结束,乔走了进来,对着电话忙个不停,他的后面还跟着另一个警察。
斯蒂夫对第三个警察下了命令,“尼克,去检查一下灯。”他记完刚刚的问讯,抬起头来,铅笔指着拉波特说,“现在,我要登记你们每个人的姓名。”
但在拉波特准备回答之前,尼克的声音从内厅传了过来。他的用词简练强硬,“不要乱动!――双手举起来,自己从里面走出来!”斯蒂夫立即拔出了枪,眼睛紧盯着厅门,接着缓了口气。
尼克后退着进入客厅,咧嘴大笑着:“哈哈,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
泽尔玛跟在他身后,手半高举着。“喂!”她说,“难道女士不能去洗漱间吗?”
“你在那里呆了多久?”斯蒂夫插了一句。
阿尔弗雷德?拉克莱尔回答。“这是我妻子,警官。我们只是社交性的前来拜访,就在你来之前几秒钟。那个,我们想先出去一会,等会再回来接收讯问。我们正在出演拉鲁巴的舞台剧,必须赶上――”
“别管什么舞台剧了,先生,”斯蒂夫说,“你至少要在这呆到谋杀科的人来。然后你去跟探长说吧。”
阿尔弗雷德软了下来,尼克收好枪,继续讯问。乔用完了电话,告诉大家马上会有修理人员来。接着他去了厨房,和尼克一起研究电灯的电线去了。
斯蒂夫咂了一下铅笔,继续登记姓名和地址。我看着我的同伴们,拉波特摇着头,上校则回复着两个人的姓名和地址,他还刻意的提起那些无关紧要的斯蒂夫刻意忽略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替自己和妻子不耐烦的回答了问题。泽尔玛看起来精神好多了,她背靠着书橱站着,眼睛着迷的盯着尸体,像是在期待尸体能爬起来走动一样。塔罗特正在吸烟,但我却从未注意到他的烟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在哪里点上的。他简单快速的说着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嗓音里带着烦恼和愤怒。
突然,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而后面还有三个人,站在半亮的地方。毫无疑问,这些就是谋杀科的侦探们,看他们宽厚的肩膀就知道了。
我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他穿着一件立领风衣,带着崭新的帽子。他整张脸孔非常严肃,但嘴角的小小不同能看得出他是个带有幽默感的人。他瞪着一双冰冷的蓝眼睛。这就是纽约警局最优秀的人才之一――霍默?加维安。
斯蒂夫致意道,“很高兴见到你,探长。看起来有点小麻烦,这是尸体。”
加维安点了点头,锐利的眼睛里,看得出他对这案件有点兴趣,“灯怎么了?”他问了一句。
“亨特和弗洛里正在检修,长官。维修公司派出的修理工也快到了。”
“好,去跟他们一起检查吧。如果很麻烦,我们就用零时的照明吧。灯光!”
另一个侦探打开一只大黑皮箱,取出里面的大手电筒,交给探长。探长旋开手电筒,照着尸体。侦探们围着尸体,低头观察起来。
斯蒂夫回来报告,“弗洛里说只是保险丝烧断了,几分钟就能修好。”
加维安点了点头:“这些人都是谁?”
斯蒂夫递上他的笔记本。“这些是他们的名字,这四个是破门而入的,另外的两个是后来才到的。在我们到达之前,这些人都在房间里。”接着斯蒂夫把我说的话又简单复述给探长一遍。当他提到了锁孔自内堵住的门以及那片奇怪的蓝色布料碎片时,加维安拿起碎片,研究起来。
“其它的门呢?”他问道。 “厨房的门应该也是的,但我还没检查。” “快去吧。”
接着,他进了厨房,过了一小会,灯闪了几下,但还是熄灭了。亨特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我还以为你是修电线的能手呢,尼克。”
一个警察从外面的大厅跑进来报告,“探长,修理工到了。”
“让他进来,这回他有得忙了。” 修理工进了厨房,而斯蒂芬跑了出来。
“厨房的门锁孔也被自内堵上了,用的是这种同样的蓝色布料。”
加维安脱掉他的外套,丢在沙发上。“看起来没错了。”他说着,然后转向我,“我猜,你这下是不是又有新稿子的灵感了,哈特?”
他让我非常吃惊。我从未和他交谈过,只是有一两次琐碎的采访见过面。他的记忆力让我对于他在这个行业的名声有所理解。
我回答他,“不,我只是个前新闻报纸工作者。我跟赫斯特先生实在无法相处。我现在为杂志卖力,写的是封底的那些广告词。“他们大笑的同时,我腐蚀掉他们的精神。”或者“谨慎驾驶,这对你的屁股有大好处!”如此这般。
“噢,比以前好多啦。”他评论着,却丝毫不知这些东西有多烦。“好吧,如果你以后会重新回头写新闻――可不可以给我看看再发出去?嘿嘿”
我点了点头,同时加了一句,“这要看你给我的新闻是不是足够新足够有价值!嘿嘿。”
他咧嘴笑了一句。“勒索犯!”接着他点了点头,“好啊,你要你表现的好。对了,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把这批人赶到你的房间里一会会。”
“没问题,”我说,“就这么办吧!”
他转向莫利。“队长,把这些人带到对面的房间去,让奥康纳领头。”
阿尔弗雷德?拉克莱尔突然插了一句。“探长,我和我老婆必须去参加谢里丹公园的演出,我们能不能先去,过会回来接收问讯……”
“对不起,这不行!奥康纳会大电话帮你说明缘由并请假。还有,莫利,他们离开房间的时候,注意不要让他们乱碰,摇保证现场的完整性。就这样。”他转过身,莫利和奥康纳开始领着他们出门。
探长盯着我的眼睛,“你在这留一会。”他说着,然后提高音量,“灯光怎么还没搞定啊?”
尼克走出厨房回答道,“看起来有人动了手脚,新装上的保险丝也立即烧断了。修理师说有地方短路了,需要仔细检查一番。”
“好吧,我们又不是猫头鹰。让他先去哈特的房间拉根线过来。叫亨特去门口看着,你再去调查一下这栋公寓有其他什么人住着,他们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事情。还有,验尸官――”加维安停住话头,眼睛瞄向房间角落桌子的方向,接着他说,“好,弗洛里,你来。”
尼克立即跑了过来,而探长对着塔罗特咕哝了两声。塔罗特没有跟其他人一起离开,反而是坐在桌子边,悠闲的晃着腿。斯蒂夫在他身边一直催促着,但他丝毫不在意。
塔罗特忽然开口。“就算有了灯光,也是没用的,探长。我的意思就是,我认为我能够帮助你。但如果你想在我走之前听我说,那就只有现在了。我在WJZ国际广播电台播送广播剧,每周五次,每晚10点,今晚也是,而预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从这里到电台需要十分钟,你没办法像取消阿尔弗雷德的演出那样取消这个。”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我只能给你15分钟。”
加维安把手放进裤兜里。还没有转身,他就说道:“我来处理。奥康纳,你去盯好其它人。”
奥康纳离开了房间,加维安盯着塔罗特看,仿佛他是橱窗里的展品。房间另一边传来响声,布莱迪侦探弯着腰,半边身体塞到壁炉里了,一只手打着手电筒,在壁炉里不停的晃动着。
“你在找什么呢,布莱迪?”加维安突然问道,“烟囱里做窝的燕子?”
侦探好不容易直起了身子,他拍了拍衣服,站直,脸上全是煤灰。
“我在想我能否找到一条出去的路,”他拍了拍手,“但我没那么好运气。每扇窗户都不行。从房顶悬下绳索也不行,外面搭着梯子通上小舟也不行,天哪!首先,所有的窗户都是自内紧闭并插上插销的。其次,所有的门或门板都没有被动过手脚,那些泥灰都显得很老了,最后,门闩栓的很紧,就像是用铁锤砸进去的一样,就连通风管道,都被果核给堵死了。”
“这就是他,”塔罗特说,“他常常穿的像个潜水员一样严严实实的。他曾经解雇了一名女佣,因为他恰好碰到那女佣在准备开窗户抖一下小地毯。他就是这么古怪的封闭着。”
布莱迪继续说着,“一只猫也许可以从烟囱里出去,但再大一些的东西就绝对不行了。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地方能出去,就是通过那里。”他用灯指了指毁坏的大门。“如果那个也是锁住的,我就真的无语了。我仔细检查了一下锁孔,有撬锁的痕迹,这跟哈特先生的故事恰好吻合。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发现。”
就在这时,一盏落地灯亮了,修理工又在下一盏灯旁忙碌着。
探长说,“带着这些采指纹的设备,布莱迪。去搜集一下对面那群家伙们的指纹。先不要管现场的痕迹,等到灯光正常了再说。还有,奎宁,掏出你的笔和本子。”
布莱迪离开房间,奎宁坐在落地灯旁的椅子上,掏出笔记本,摊在腿上。门外亨特的声音响起,“你好,医生,请进。”
一个侏儒般的男人走了进来,嘴里叼着根雪茄。
“我一直等着你呢,西斯!”探长迎接他,“来看看吧,尸体在那,灯光条件不是很好。”
验尸官笑了笑,看得出他早已习惯这样的场面了。他脱下外套,接过莫利手中的电筒,趴在地板上的粉笔圈里,仔细研究着尸体。
“我需要尽量准备的死亡时间,尽快给我,”加维安说道,然后面向着塔罗特,视线停留在他脸上。
亨特在门口通报了一声:“鉴识科的人到了。”
“把摄像师叫过来拍照,其余的人原地待命,别让任何人乱闯进来。”加维安面对着塔罗特说,“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和那群人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先从我的不在场证明说起吧,探长。”塔罗特说,“反正早晚也要问的。”
加维安点了点头。
“昨晚离开电台,我直接去了东96大街566号参加聚会,聚会的主办人是诺尔顿夫妇。到会的是许多电台和舞台相关人士,其中的大多数我都认识。我整晚都在表演纸牌的魔术,因此有许多目击者可以证明。”
我眼睛的余光瞥到莫利队长毫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有趣,塔罗特先生,”加维安评论道,“每当有人把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推出来,就意味着这个家伙往往有动机。你的是什么?”
塔罗特微笑着说,“我懂你意思,探长。但我的确是个例外,我丝毫没有谋杀赛比特的动机。我是他的一个好朋友,至少我认为这样。”
“那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抛出你的不在场证明呢?”
“只是想少点麻烦,早点解决问题。下面我要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说了,这样抛出不在场证明也会引起你的怀疑,看来我犯了小错误。”
加维安身体摆动了一下,“也许吧,也许不是。只是,你怎么知道赛比特是死在你有不在场证明的那段时间内呢?你怎么会知道他的死亡时间呢?”
塔罗特表现的跟他在舞台剧中的动作一样,“这很基础,我亲爱的华生。昨晚电台节目之后,我和赛比特通过一次电话。就在我出发去聚会之前。这就意味着在11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尸体穿着睡衣,早晨的奶瓶仍然在走道里,还有,卧室,你注意到了没有?哈特,那床像是有人睡过的吗?”
我摇了摇头,“不。”
“那你明白了吧,他被害的时间,是在晚上11点到上床之前这段时间内,甚至我怀疑,直到早上六点,也就是我离开聚会的时候。还有灯――既然灯是被刻意破坏的――那如果是白天动手,应该就没必要了吧?”
加维安沉默了一会,问道:“这就是你想跟我说的?”
“不,”塔罗特站了起来。“我想给点建议,有关这个案件的一两件事,例如拉克莱尔夫妇。我不想花太多时间说闲话。不久你就会发现,泽尔玛和赛比特背着阿尔弗雷德的面暗地里有一腿。泽尔玛就是这种人。而这也算是动机吧。但我不相信他是这种类型的凶手。他是那种直肠子,他最有可能的是直接找上赛比特,咒骂他全家,然后被逮起来。我很好奇他怎么到现在还没干这件事。”
塔罗特把烟头丢在地板上,用脚踏碎。“上校,”他继续说着,“曾经是个军人,杀人一般选择用枪吧。而拉波特-嗯-她是一匹黑马,扼杀不是女凶手的风格。我不是说――但你得明白。不管怎么说,我建议你们对于她的所谓精神能力不要在意,这只是舞台表演技巧罢了。”
“你真是个业余侦探哪!塔罗特先生。然后呢?”
“没什么了,除了某个线索。这个线索就像大白天一样在我们眼皮底下,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很明显就是这个,这就是他能逃离房间的方式。尽管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那种技巧的。”
另一盏灯也亮了,房间一片通明。摄像师说:“好啦,医生,可以把尸体移走了。”西斯看了看加维安,得到了首肯之后,他和摄像师合力把尸体抬起立,移到了粉笔圈之外的地毯上,搁下。加维安走上前,弯腰,拣起一块白色方形的灰,仔细端佯着,惊愕的眨着眼睛。
端详了好一会,他说:“继续,塔罗特先生。什么很明显?地板上画的圈子?烟和蜡烛?还是奇怪的邪教仪式?”
塔罗特嗅了一下鼻子。“不。这些看起来像是赛比特招魂招出了恶鬼,反而把他掐死了。真是讲鬼故事啊。也许赛比特是在玩着邪教游戏,他是会干这种招魂的勾当。或者这些场景都是凶手设计的也可能。――我不知道。这些都不重要,现在你面对的是一个密室问题。你所需要解决的,就是一个人如何逃出这间密室,而只留下自内反锁的门窗的。每个魔术师都或多或少的会开锁和开手铐的把戏。或者是从绑好的箱子里逃脱,甚至是锁住的棺材里。我在凯斯剧团的时候也尝试过牛奶罐中逃脱的把戏。但我至今没有掌握诀窍,虽然我不愿意承认。
“问题就在于,我猜,你认为有人能够做掌握诀窍?”
塔罗特点了点头。“这就是我所要说的。”
“那么,就说出来吧。”加维安试探了一下。
塔罗特耸了耸肩。“你从没读过报纸吗?我说的还不够多吗?”
探长等了一会,塔罗特也一言不发。
加维安点了点头说:“是的,你说的足够多了。”他走到桌边,拿出一张小卡片递给我们。我和塔罗特读着上面的字:
大卫?杜法罗――逃脱之王。

查理向海滩驶去,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拜访希拉·芬的房子。月亮还没有升起,紫色的夜幕上闪烁着微弱的星光,黑暗安静的角落里不时闪出一两棵开满鲜花的大树。二十四小时以前,就在这月亮尚未升起。夜色正浓的时刻,黑骆驼跪在了希拉·芬的门前。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这女人过去的秘密,知道她曾做过很大的错事,他想起她,依旧感到非常同情。她虽然没有为她的罪行受到法庭的审判,但她却一点也没少遭受痛苦,这对她来说是多么难过的三年啊!“或许最后我甚至能找到一点儿快乐,我太需要它了”——在她最后可怜的信中,她写下了这样的话。然而她找到的却是什么呢?她等到的竟是一匹把她带向未知世界的黑骆驼。不管杀她的人有什么动机,这一举动都是残酷无情的,他下定决心要找到凶手,使其受到审判。但怎么找呢?他兜中的小小饰针会帮他的忙吗?他热切地希望它会起作用,因为它现在是他唯一的依靠。大榕树在那曾是影星最后居所的豪华住宅前的草坪上投下了漆黑的影子。陈停下车,失掉车灯,敏捷地跳下了车。杰西普一如往昔平静而有礼地把他请进屋。“啊,探长,我盼着你能来呢,这是多么柔和而又馨香的夜晚啊。”陈笑着说:“我太忙了,杰西普,顾不上夜晚的美景了。”“啊,是的,我想你工作很忙,探长,有什么——如果我可以冒昧地问的话——关于此案的新消息吗?”陈摇头说:“目前还没有。”“很遗憾,探长。年轻人在海滩上——我是指朱莉小姐和布拉德肖先生。您想找谁问话呢?”“我想找这房子的地板问话。”陈对他说。杰西普扬起他的白眉毛说:“确实,探长,我的老父亲过去就常说,墙也会长耳朵——”“地板也会讲话的,”查理说,“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从客厅开始。”他推开厚重的门帘。戴安娜·狄克逊正坐在椅子上轻柔地弹着钢琴,她站了起来。“哦,你好,”她说,“你想找谁吗?”“我是非常想找到一个人,”陈点头说,“希望在案子结束时,能找到他——或者是她。”“这么说你还没发现是谁杀了可怜的希拉吗?”“还没有,这不是个让人高兴的话题。你为什么不去海滩呢?年轻人这个时间应该去那种地方。”戴安娜耸耸肩说:“没有男人的海滩算什么海滩?而且很明显,这儿没有足够的男士。”“我敢说对您来说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查理微笑道。“哦,一点儿改变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她看着他说。他站在那儿不耐烦地四处打量着。“你现在要做什么?这件事可真让我——”“现在,我要说的话会非常不礼貌,”他说,“我希望一个人呆在这儿,请您到门廊上去好吗?”她噘嘴说:“我本以为你会叫我帮你的忙呢。”“有你这样迷人的小姐在身边,我怕我会不能专心工作。”他打开了落地长窗,“请帮我这个大忙。”她明显不情愿地走了出去,他在她身后把窗子关上了。他不希望有人看到他有不体面的行为,而他打算做的事正是非常地不体面。他打开了房中所有的灯,然后有点儿费力地跪在了地板上,从兜中拿出一个放大镜。他开始非常仔细地检查那异常光滑的地板,只要是没有被地毯盖着的任何部位,他都不放过。他四处爬了很长时间,膝盖都痛了起来,但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因为他的努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不时地发现许多很显然是非常新的划痕,他喘着粗气,黑眼睛里闪着满意的光芒。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他爬了起来,朝餐厅跑去。他很高兴地看到桌子还在昨晚相同的位置。正在往碗柜里放银餐具的杰西普转过身来。陈说:“我看见你还没有把折叠桌放下来。”“放不下来,先生,”管家说,“转轴都锈住了,这房子以前的住户看起来非常地好客。”“这也没什么,”陈点头说。他很高兴地看到除了门口处有一小块地毯之外,整个屋子的地板都是裸露的。“请帮我一个大忙,杰西普先生。请按昨夜的位置,在桌子周围摆十把椅子。”杰西普不解地按照他的吩咐做了。当他摆完后,查理沉思着站了一会儿。“这些椅子的位置与你在大约二十二小时前给客人们上咖啡时一模一样吗?”“一点不差。”管家肯定地说。查理默不作声地搬出一把椅子消失在了桌子下面。椅子被一把一把地推了出来,无声地表明查理还在下面。杰西普盯着他,少有表情的脸上显出惊异的神色。陈用一只手电来加强亮度,终于检查完了这漫长的一圈。最后,他像要喘口气似地爬了出来。“昨天晚餐时,椅子上摆客人的名卡了吗?”他问道。“没有,先生,他们是随便坐的。”“你是否记得每个人坐的位置?”杰西普摇头说:“对不起,探长,昨晚比较乱,我当时有点儿慌。”查理把手放在首位右侧的一把椅子上说:“那么你说不出昨晚谁坐在这儿了?”“恐怕我说不上来,陈先生,可能是一位男士吧,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查理琢磨了一会儿说:“非常感谢。电话是在大厅吧?”“是的,先生,我带你去。”“不必麻烦了,”陈说,“我会找到的。”陈走到大厅里,把自己关在楼梯下的小电话间里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他拨通了局长的电话。“有什么收获吗,查理?”局长问道。小屋的门被陈关得严严实实的,他额头上渗出了许多小汗珠。“饰针就快帮我们结案了,”陈回答说,“现在我还不知道凶手的名字,但我已经打电话叫昨晚的客人来了,加上这儿还有两个,人就全了。当人到齐后,我们把他们带到餐厅,让他们按昨晚的位置入座。死去的女主人位置在首位,对着房门,到时请注意坐在首位右手的人,他就是凶手。”局长笑道:“听起来简直像是一场戏剧,但我不在乎,只要能成功就行,我马上就到。”陈回到大厅,擦了擦额头。他看到杰西普的衣服一闪,消失在餐厅的门帘后面。他悠闲地踱到门廊上,看到狄克逊小姐还在那儿。“你可以回客厅了。”他鞠躬说。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急切地问:“你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他耸耸肩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找到他要找的东西呢?成功又能怎么样呢?一切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说完,他朝海滩走去。草坪右侧的避暑屋今夜阴暗而空寂,在靠近海边的一张单人椅上,挤坐着朱莉和布拉德肖。小伙子看见他就站了起来。“啊,是老查理,”他喊道,“檀香山的名侦探,你好吗?有什么新消息?”“新消息是怀基基海滩的爱情魔力还在,很抱歉,我的出现破坏了这美丽的景致。”布拉德肖伸出手说:“握握手,查理,你是第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我要和朱莉结婚了。”“真是好消息,”陈高兴地说,“祝你们幸福美满。”“哦,谢谢你,陈先生。”朱莉说。“我会想你的,老探长,我也会想这个海滩。”布拉德肖说。“怎么?你要离开檀香山吗?”“哦——是的。”“你要离开这个你写过一百万字来赞美的可爱地方吗?”“我必须这样,查理。你难道忘了这儿令人懒散的美景对一个年轻人的影响吗?它只能让一个人垮掉。在这弯弯的海滩上,呼吸着从南面来的温暖的海风,一个人会变得怎么样呢?他会变懒、变蠢。我不再想看到这些棕榈树了,查理,你听说过红木林吗?它们让你振作。今后与我相伴的树就是红木了,我将成为西部的一个大木材主。”陈咧嘴笑道:“看来,你没能把你对夏威夷的认识灌输给朱莉小姐。”“看来是这样。我把这地方推销给了五万名游客,却没能推销给我心爱的姑娘,我想这就是生活吧。”“如果离开这儿,你就会失去许多美丽的东西,”查理说,“而且你也会带走非常美丽的东西,因为朱莉小姐会随你一起走。”朱莉笑道:“这话听起来有布拉德肖先生的风格。”“我确实也会这么说的。”布拉德肖说。陈站在那儿,看着正在升起的月亮以及闪着清辉的曲折海滩。从蒙娜旅馆的院子里传来哀伤的夏威夷乐曲声。他说:“谁会比在这海滩上沐浴在爱河中的年轻人更幸福呢?尽情地享受吧,这样的事一生只能经历一次,时间一去不回头,青春才是最宝贵的。”“查理,你怎么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布拉德肖喊道。陈点点头说:“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在这个海滩上我自己的爱情故事。你猜猜有多少年了?我现在已经是十一个孩子的父亲了——你自己想想看,该有多长时间了?”“你一定为你的孩子感到很骄傲。”朱莉说。“是的,”陈说,“至少我已经把自己的过去同未来联接了起来,在我死后,身后还有十一个儿女,有谁能说这儿没留下我的印迹呢?我想不能。”“你说的很对。”布拉德肖对他说。“我能同你单独谈一会儿吗?”查理说。他和小伙子回头朝房子走去。“有什么进展?”布拉德肖问道。“随时会有重大发现,一小时之内我就可以告诉你谁杀了希拉·芬。”“天哪!”小伙子惊叹道。“首先,我给你个任务。朱莉小姐是希拉·芬的好朋友,你去婉转地告诉她是芬小姐杀了丹尼·梅若,此事确凿无疑。”“你不是认真的吧?”“我是的。按我说的,婉转一点儿告诉她。如果当着很多人的面告诉她,那她肯定会受不了的。她会很难过,但她会很快忘记的,她拥有你的爱。”“查理,我会尽力开导她的,谢谢你的关心。那么说——你一切都安排好了吗?”“我尽力而为。告诉她这事之后,你们马上就回客厅来。”“好吧,查理,谢谢你。”陈回到大屋子时,戴安娜·狄克逊正同玛蒂诺、范荷恩和杰伊斯寒暄,他们是从酒店一同来的。侦探满意地看到他们都穿着晚餐服——希望他们也都穿着昨夜穿的鞋。“你好,探长,”玛蒂诺说,“我们尽快地赶来了。你有什么事吗?”“做个小实验,”陈回答说,“或许我们今晚就能结案了。”杰伊斯点燃了一支小雪茄。“你说今晚就能结案?天啊,希望真能如此。他们已在明天的船上给我留了个单间,全靠你了,探长。”“我们都盼着结案,”导演说,“我自己也想离开。亨特利——咱俩也可以搭那条船走。”范荷恩耸耸肩说:“哦——我倒不在乎什么时候离开,我一直在想昨晚那个流浪汉,我看他比我们这些人都快乐。”“想回归原始吗?”玛蒂诺笑着说,“我看你是受了在塔希提演的那个角色的影响。”“不,是因为好莱坞,”范荷恩说,“在我见过的所有造作虚伪的地方中,好莱坞是其中的佼佼者。”“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加利福尼亚人说的。”吉米·布拉德肖接过他的话说,他刚同朱莉一起进来。“我可以引用你刚才说的话吗?著名电影演员认为檀香山的简单生活比电影城的浮华要好。”“如果你引用的话,”范荷恩严肃地说,“我会否认我说过这样的话。”“天啊!”布拉德肖咧嘴笑道,“在电影演员访谈录里,你永远不会看到他们最精彩的话。”威尔吉·贝罗和他的妻子走了进来。威尔吉穿了一件亚麻西服和一双白皮鞋。查理有点发愁了,如果贝罗坐到了那把关键的椅子上,那他现在要想找到证据可就困难了。“究竟是什么事?”贝罗问道,“今晚我本想早点儿上床的。”“可怜的老威尔吉受不了兴奋的事,”丽达说,“我倒是最欢喜刺激。你好,戴安娜——你今天好吗?”门帘打开,特纳弗罗无声地走了进来。他站在那儿往四周看了看,眼中闪着焦虑的目光。“啊,是的,”他说,“所有人都到齐了。”杰伊斯慢慢站起身走过来,拿出了一盒烟。“晚上好,”他说,“吸一支雪茄吗?”“不,谢谢,”特纳弗罗木无表情地说,“我不吸。”“很抱歉,”英国人说,“我还以为你吸烟呢。”查理赶快走到他们中间,“请坐,请坐,大家都来了——除了我的局长,我们等他几分钟。”他们坐了下来。丽达、戴安娜和朱莉低声地聊了起来。男人们都默默地坐了下来,目光茫然。不一会儿,局长从大厅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高大、一脸精明能干神色的斯潘塞。陈跳了起来。“啊,局长——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我说过了我们要做一个小实验。这几位有的您已经认识了——”威尔吉·贝罗跟局长握了握手,瞧了一眼查理说,“很高兴你能来这儿。”“特纳弗罗先生您也认识了,”陈不经意地说。他又介绍了其他人。“现在请大家都到餐厅去。”他最后说。“什么!又一次晚餐吗?”丽达·贝罗喊道。“一次特殊的晚餐,”陈对她说,“一次没有食物的晚餐。请这边走。”他们严肃而又有点儿不自然地走了出来。局长和这个粗壮的穿制服的警察的出现让他们感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他们很自然地在心中想着,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陷阱吗?杰西普严肃而又认真地站在他的工作岗位上,他要以相同优雅的礼仪安排客人们坐在这光秃秃的桌边,就好像桌上铺了雪白的桌布,放了银光闪闪的餐具一样。“现在我说一下要求,”陈慢慢地说,“我想提醒你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你们在行动之前都要仔细想一想,一定不要出错误。现在请你们按昨天相同的位置坐在桌旁。”他话音刚落,便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但是我昨天太紧张了,我想不起来了。”戴安娜喊道,其他人也都说着相同的话。有一阵子,他们四处转着,定不下来要坐在哪儿。最后,吉米·布拉德肖首先在主位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的位置在这儿,”他说,“我记得很清楚。朱莉,你在我的右边。范荷恩先生,你在我的左边。”朱莉和电影演员在杰西普完美的礼仪中坐了下去。“贝罗先生,昨天你坐在我旁边。”朱莉说道。看到这个檀香山人坐的位子,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是坐这儿,”贝罗说,“亲爱的小姐,谢谢你提醒我。戴安娜,你在我的右边。”“对的。”狄克逊小姐说。杰西普帮她把椅子摆好,她坐下来说:“瓦尔,你在我的右边。”“对的,”导演点头坐下来。桌子的一侧已经完全坐满了——但是查理感兴趣的那一侧还没有。“丽达,你坐在我的对面。”戴安娜说。贝罗夫人坐了下来。除了主位之外,还剩两把椅子空着,杰伊斯和特纳弗罗还没有坐下。“贝罗夫人,我相信我是坐在你旁边的。”特纳弗罗说着在她右侧坐了下去。“是的,”丽达同意说,“杰伊斯先生坐在我另一侧。”她说着指了指左边那把椅子,就是在这把椅子前的地板上有许多可能是鞋底上那半截饰针弄出的划痕。“我想我们都找到自己的座位了,”杰伊斯一无所知地笑着坐了下去。随后是一阵沉默。“你们与昨晚坐的位置完全相同吗?”陈慢慢地问道。“不完全相同。”范荷恩突然说。“有什么错误吗?”查理问。“是的,现在特纳弗罗先生坐在了我的左边,但是昨晚我左边坐的是杰伊斯先生。”“是的,是的,”丽达·贝罗喊道,她转头对特纳弗罗说,“你和杰伊斯先生弄错位置了。”“可能是的。”占卜师和蔼他说着并站了起来。杰伊斯也站了起来,坐到了丽达右边的椅子上。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特纳弗罗坐进了那把致命的椅子。“我想我们这次都坐好了,”他平静地说,“杰西普,你可以上汤了。”查理和局长交换了一个眼色,离开桌子走进了大厅。“是特纳弗罗,”局长轻声说,“我早就知道是他,看一看他的鞋——”但是陈倔强地摇头说:“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出了错?胡说!查理,你到底怎么了?”“完全错了,”陈继续说,“你不能定一个有他那样的不在现场证明的人的罪,把全世界的饰针拿来都没用。”“照你这么说,这一切都没用了?”“到目前为止,是的。但我还没绝望,请让我想一会儿,这应该可以解释。啊,是的——请跟我来。”他们回到客厅。空桌子旁坐着的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们。“请大家不要动,”陈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他推开一扇门走进了厨房,人们听到他与厨子吴若青低声交谈。他们在沉默中等待,即使是很明显无罪的人也显得焦急和不安。不一会儿,查理以少见的速度快步走了回来,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杰西普,”他说。管家吃了一惊,走上前来。“什么事,探长?”“杰西普,昨晚这些人走了之后,其他人在这桌旁坐过吗?”管家脸上露出了内疚的表情。“非常对不起,先生,平常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昨晚一切都乱七八糟的,而且我们又没吃饭——所以我们就坐下喝了点儿咖啡,我们太需要它了——”“你同谁坐下喝咖啡了?”“安娜和我,先生。”“你和安娜在客人走后,坐在了桌子旁边?你坐在哪儿?”“我坐在那边——现在玛蒂诺先生坐的位子。”“那么安挪坐在哪儿?”“她坐在这儿,先生。”杰西普把手放在特纳弗罗坐着的椅子背上。陈沉默了一会儿,茫然地看着杰西普。最后,他像终于踏上漫漫旅程终点的游人一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安娜现在在哪儿?”他问道。“我想她在楼上她的房间里,先生。”查理朝斯潘塞点点头,命令说:“马上把那个女人带来。”斯潘塞走了出去。陈转身对大家说:“我们的小实验做完了,现在请回客厅吧。”大家站了起来,沉默地走过大厅。查理和局长在楼梯下等着,局长什么也没说,查理似乎也不想说话。不一会儿,斯潘塞带着安娜出现在楼梯上,他们慢慢走下来。查理的乌黑的眼睛盯着安娜,她也用淡漠的目光和他对视着。“跟我来。”他说,他把她带到了客厅,站着看了一会儿她的脚,她穿着与深色服装相配的黑色高跟鞋。查理注意到她右脚的鞋帮部位似乎稍微有些粗。“安娜,我有个可能是很奇怪的请求,”他说,“请你把右脚的鞋脱下来好吗?”她坐了下来,慢慢地解开鞋带。特纳弗罗走了过来站在陈身边。侦探没有理他。他从安娜手里接过那只很重的鞋,把它翻了过来,开始用一把小刀削橡胶的鞋跟,鞋跟里露出了半寸长的一段黄金饰针。查理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把针拨出并举了起来。“你们都是证人,”他对大家说。他又转过身对安娜说:“至于你,我要说你太不小心了。当你用脚踩那些兰花时,你没有注意到留下了这个重要的证据。但要不是因为你不小心,我们也不会破案。”他目光盯着鞋说,“我看见你鞋帮上有个铁箍,我想这是用来固定脆弱的踝骨的,你的脚受过伤吗,夫人?”“我的踝骨很长时间以前——摔断了。”她用刚刚能听见的声音说。“断了?”查理立刻喊了起来,“什么时候?怎么断的?是在舞台上跳舞时弄断的吗?啊,是的——是的,夫人——我想你曾是丹尼·梅若的妻子。”那女人朝他迈了一步,眼中闪着愤怒和蔑视的目光,但她的脸就像怀基基的沙子一样白。

警察赶到时,宾客们都聚集到了客厅里,艾玛正站在前面,情绪激动得活像一条愤怒的牧羊犬。警察搜查了整个房间及客人们的汽车,都没有找到花瓶。

“你们得去问一下客人了。”艾玛对探长说,“我想也不会有什么用处。像在这样的聚会里,人们连自己做了些什么都记不住,更别说去注意别人的行动了。”

菲利普走上前说:“我和朱莉一样,是早一批到达的客人。我始终没有离开过房间,要是其他人没有注意到我,那是因为有一半时间我都待在卧室里面看电视转播的棒球赛。”探长记录下菲利普的话,然后让他走了。

罗德第二个接受讯问。“我必须得回家了。”他先道歉说,“要是两点我还没喂我的双胞胎孩子吃饭,我的妻子会打我的脑袋的。”罗德也声称没有离开过房间。“哦,”他又想起来了,“我曾出去过一趟,上了二楼阳台,外面很冷,我一会儿就回屋了。”

朱莉第三个接受讯问,她也声称没有离开过房间,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现象。她说:“我一直在跟不同的人说话,还品尝桌子上丰盛的事物。”探长也让她走了。朱莉走进入口大厅,从挂满衣物的衣架顶端取下了自己的大衣。

85155金沙下载,“看来要用一整晚的时间来找嫌疑人了。”艾玛抱怨道。

探长说:“不用了,我已经看到一个嫌疑人了,她就是朱莉!”

为什么探长说朱莉是嫌疑人呢?解析::

朱莉是第一批来的客人,她说自己从来没有出去过,但当她去大衣时,确实从衣架的顶端拿下来的。如果她是第一批来的客人,大衣应该挂在衣架的里端。

事实上,当入口大厅没有人时,朱莉悄悄穿上了大衣,偷走了花瓶,跑到外面将花瓶藏在了一个空的树洞里,当艾玛发现花瓶不见时,朱莉已经回到房间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