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与茶会友_古词风范_好法学网

唐代宰相退休后住,从一张藤床来看王荆公的道德_历史军事_好工学网

今朝鬼话连篇,第十九节

身为某IT公司的一名员工,加班是很常见的事。特别是单身狗,就连老板也会因为你是单身无牵无挂而把加班的事全都留给你。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又加班很晚才回家,不过幸好赶上了后一班公交车。

我连发了三天高烧,说了好多胡话。大人们说小孩眼净,我是撞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了。可能怕吓着我,所以将军爷爷去世的事,他们过了一个多礼拜才告诉我。将军爷爷是当晚因心梗过世的,就在那个院子里,早晨人去的时候,他已经僵了,可据说脸上还带着笑呢。那个珠花头面他紧紧攥在手里,几个小伙子都没掰开他的手指,只好由他拿着去了。有那么句老话:“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将军爷爷和吴大小姐彼此等了太久,到这一遭,终于不再等了。小船哥不信鬼神,他说那天我在一片白月光下看到的是幻象。是因为下午在吴大小姐的院子里着了风,已经发烧了却不知道,晚上又跑出去才病得更重。秦茜也不信,她连珠花头面都不信,她说要是有,我早就来向她显摆了。唯独秦川信了我说的,他说其实那就是吴大小姐说的命,那珠花本来是将军爷爷送的,被我偷出来又还回去,是物归原主了。虽然我觉得秦川说的合我心思,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小船哥,一场生死大事,我们吵吵闹闹的,就这么过去了。农历七月鬼节,秦奶奶喊我们几个过去帮她折元宝。每年逢清明、鬼节、十月初一烧寒衣的日子,秦奶奶都做纸钱和纸元宝到街上卖。她有生意头脑,每次练摊都能瞅准时机捞上一笔。我奶奶私下里还瞧不起她,说只有下九流的人才做这种事,还说她甚至为了挣死人钱,都要等过了日子口才给自己老伴烧纸。可秦奶奶不讲究这个,她也看不上我奶奶的那些规矩,总是说:“你奶奶读过书,就认死理,你以为死人在地底下等着钱花开心?他是看到活着的人有钱花才开心呢!”我不管她们老太太交锋的那一套,反正每次秦奶奶带我们折元宝卖了钱,都会给我们买北冰洋的袋装冰淇淋吃,所以她一喊我,我就跟她走了。在我们灯花胡同周围摆摊的小贩,都跟秦奶奶好着呢。因为秦奶奶可是摆摊的元老,从建军叔叔小时候,她就开始摆摊贴补家用了。不光纸钱、元宝,还有什么鞋底子、磨刀石、针头线脑的小物件,她都卖过。把东西卖掉换成钱,是她毕生的乐趣。这几年建军叔叔在广东做生意,给她拿回来的一块块力士香皂,也都让她给卖了。而且秦奶奶可厉害,嗓门又大,摆摊的之间讲究地盘,难免有点小摩擦,谁要是和谁吵吵起来,她就去主持公道。大家都知道她是这一带的老人儿,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所以也都听她的。我们摆摊的地儿就在水果摊的旁边,秦奶奶一过去就吆喝起来了:“小朱子,起开起开,往那边点儿!给我腾个地儿!”小朱子忙答应着挪了挪板车,秦奶奶弓着腰走过去,捏了捏他车上的杏,“哟!都软乎啦!今晚上要卖不出去可就糟践了,把硬的往下摆摆,软的撮个堆儿,便宜着点卖!嘿,还真甜!”秦奶奶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们抓了把杏,小朱子按秦奶奶说的,重新码了码堆,不一会儿就来了个骑自行车的阿姨买走了一兜子。秦奶奶得意地说:“看着没?做买卖就得懂人的心思才行呢。乔乔,我不像你奶奶,我不以知识论高低,只用常识打天下!”“可我奶奶说,就是要多读书才行呢!”我有点迷糊,秦奶奶胡撸了下我的脑袋,“你奶奶认字认得多,炸酱面有我做得好吃么?”“没有!”这我倒是可以肯定,秦奶奶家的炸酱面,是我们院最好吃的。“啧!这不得了。”秦奶奶笑起来。我们说话的工夫,秦茜已经又折了好几个纸元宝了,她手巧,折得最快,我和秦川两人都赶不上她一个。我照猫画虎地跟着折,却忽然看见秦茜趁她奶奶不注意,往自己衣服兜里塞了一个。我瞪大眼睛看她,她朝我比了“嘘”的手势。坐在她身旁的小船哥冲我眨了眨眼,我便不作声了。天快擦黑的时候,秦奶奶轰我们回家去。走出她的视线,我就拦住了小船哥:“小船哥,你们干吗偷偷拿纸元宝啊?”“晚上给吴大小姐和将军爷爷烧去呀!我奶奶连片纸都琢磨着怎么给卖了,可不能被她发现,”秦茜笑着拍了拍口袋说,“我拿了有十个呢!”“我可拿得多!”秦川把两边的裤兜都塞满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我沮丧地说。“你那么笨手笨脚,准露馅儿!”秦川嘲笑我。我们俩又叽叽喳喳吵起来,小船哥拉开我们,“好了好了,你们去胡同小口等着,我回家拿水壶和铜盆!”等小船哥拿着家伙什儿回来,我们几个已经在大槐树下准备好了。北京烧纸,讲究在十字路口,四面八方好迎鬼神。我们学着大人的样子,用水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朝西开口,是给来拿钱的人留的门。铜盆装上纸钱元宝,放在画好的圈子里,我们几个里就小船哥敢划洋火,他点着火柴,扔到铜盆里,纸钱都是黄纸剪的,特别好烧,火苗一下子就蹿起来了。望着地上荧荧的火,想着已经不在人世的吴大小姐和将军爷爷,我们都难受起来。秦茜拿树枝扒拉着元宝,轻轻哽咽:“你们说吴大小姐还恨将军爷爷么?”“她不恨,你们还记不记的,她张罗要给我们腌香椿叶子吃?摘叶子是要找将军爷爷借梯子的,她心里明白,是想让咱们替她去呢!”小船哥说。“嗯!”我笃定地点点头,虽然我那时不懂爱恨,但想起那晚月光下的人影,哪有什么怨懑忧愁,两人之间尽是世间的恬淡美好。“他们后半辈子没说过一句话,肯定攒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呢!两人一起聊着天,喝着孟婆汤,过着奈何桥,也挺好。”秦川嬉皮笑脸地说。我瞪了他一眼,一团火苗恰好蹿到他眼前,把他吓得坐在了地上,我们却都笑了起来。铜盆里的纸渐渐化灰,一阵旋风卷过,纸灰飘向了空中。吴大小姐和将军爷爷的故事,终是成为北京城里的一道飞烟,缥缈而去了。

哟,这地上咋有一张票。
  我捡起来一看,呀,我今天真走运,是戏票,我还从来没有亲眼看过呢?!
  我到街上打了一辆的士。
  先生,请问您上哪?
  喏,就这里。我掏出戏票给司机看了看。
  哦,知道了。
  我眯了一下眼睛。
  先生,您到了。
  我惊讶道:不会吧,这么快就到了?是不是你弄错地方了?
  先生,是这里,不信你下车看看。
  “玫瑰园戏院。”——对,是这里。我给你钱。
  先生,不用了,今天免费。
  不会吧,今天是什么日子呀?
  先生,您进去就会全明白的。
  哦,谢谢司机朋友你啊!
  不用谢。
  我刚转身,这车咋就没了呢?!真够邪门的。
  我想想,竟然来了就进去看个究竟吧!
  刚进戏院门,就有一个门童问道:先生,您是来祭拜谁的呀?
  这一问,惊出我一身冷汗。
  我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是来看戏的呀!
  “对不起,先生,您可以让我看看你手里的是什么吗?”
  我胆战心惊的掰开自己几乎僵直了的手指,定眼一看,妈呀,我差点喊出声来!(我捂住自己的嘴巴,心里默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一定是在做梦,我肯定是在做梦。
  “先生,你手里拿的是纸钱,今天是鬼节七月半。”
  妈呀,我晕!
  
  
  

以前也经常赶后一班公交车,虽然人少,但是也没有像今天一样,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司机认真的开着车。

我上车后坐到了离司机近的一个位置,因为车上太安静了,林鹏为了打破这种寂静和司机搭了话。

“司机师傅,今天晚上人真少啊,晚上开车很累吧?”

司机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看着慈眉善目,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

“嘿嘿,这个开车啊,车上越安静就越觉得累,我一个人就容易犯困,车上人来人往的话,我就没时间犯困了,嘿嘿。”

我又环顾了一下车内和窗户外,很奇怪,不但车上人少,马路上的人也比平时少了许多。

“恩,您说的是,太安静了就犯困,我也是这样,有人说话聊聊天才有意思,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今天人这么少?人们好像都商量好了似的,全都不出门了。”

这绝对不是我主观认为人少,我观察过了,这两天大街上确实比以前人少很多,我是真的觉得很奇怪。

司机师傅:“这你都不知道,你忘了这几天是什么日子了?”

我:“什么日子?我不知道啊,什么日子,这不年不节的?”

司机师傅:“明天就是七月十五,鬼节,迷信的说法啊,这几天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孤魂野鬼都会出来收供品,你没注意吗,很多十字路口会有人烧纸钱,祭奠家人!没事的人都要少出门,以免碰上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是吗?哎,平时都只看阳历日期了,没注意过阴历。鬼节,我是不信这些的。”

司机师傅:“呵呵,信不信的,这不是中国几千年传下来的吗。”

我:“是啊,就算是缅怀先人吧。”

很快我就到站下车了,再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才到我住的小区,我加快脚步前进着,突然我看到路边有一个老太太坐在地上,她好像在摆摊卖什么东西,虽然有路灯,但是我看不清具体是卖什么。看看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时间也很晚了,这个老太太现在还在摆摊卖东西,想必家中生活有困难,我是一个心肠很软的人,看见这个老太太孤独的身影,我就动了慈悲心,想着无论他卖什么,我都去买一些,做好事了

慢慢靠近老太太,我看清地上摆的是一个个的小泥人,它们并不精致,想必是老太太亲手做的。再看那老太太,满脸皱纹,瘦骨嶙峋,看样子有七十多岁了,这个年纪还出来讨生活,真是太可怜了。

我摸了摸裤兜,身上大概还有一百元钱,心想这些钱就都买了泥人吧,希望老太太能早点卖完回家。

“阿姨,这泥人多少钱一个?”

我蹲下来大声的问那老太太,之所以大声是怕老太太年纪大了耳朵不好。

“小伙子,你要买泥人啊,算你便宜点,两块钱一个,这是我自己做的,没什么成本,你喜欢那个就自己挑吧!”

老太太年纪虽大,说话还算利索和清楚,我会意的点点头,然后低头数了一下地上的泥人。

“阿姨,您这里一共十五个泥人,我全要了,给您钱,您拿好!”

我将所有的钱全都塞进老太太手中,然后抱起地上的泥人就起身打算离开,那老太太却一把拽住我。

“小伙子,你的钱给多了,这里有一百了,给,这些是你的,这三十我留下。”

老太太说着把多余的钱递向我,我赶紧多来两步的距离。

“阿姨,这些钱都给您了,我特别喜欢这些泥人,这几天天正想买泥人送人呢,可是没找到地方买,多余的钱就算感谢您,您留着吧,早点回家。”

我说完就抱着泥人跑了,后面听到那老太太叫了两声我,我也没回头。

回到家我就把泥人全都放在了客厅的一角,这些东西我本是不需要的,只是为了帮那个老太太,所以打算先放一边,白天再找个地方处理了。

躺在床上我很快就睡着了,刚入睡我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见那个卖泥人的老太太来到我的家中,她抓着我的一只手,一直在对我说谢谢,我知道她是为了感谢我买了她的全部泥人,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可是她却突然哭了,我知道她肯定是因为家境困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紧紧握住她的手。

许久,那老太太停止哭泣,她告诉我她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吓到我,可是我却不以为然,有什么话能吓到我呢?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我:“阿姨,您有什么话尽管说吧,我听着呢!”

老太太:“我,我不是人,我已经死了。”

我突然觉得这老太太可能是神志不清了,怎么能说这种话,如果你死了,怎么还能和我说话呢,我不信。

我:“阿姨,您怎么这么说呢,有什么事可不能想不开啊?”

老太太:“小伙子,我说真的,我不是人,我是鬼魂,这今天是我们鬼魂上阳间收供品的日子,可是我没有活着的亲人,你不知道,没钱的话在那边日子也不好过,我今天是想用障眼法骗点钱,然后去买冥币,再烧给我自己,没想到碰到你这么个好人,我真是惭愧啊。”

老太太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却只当做胡话来听,因为我根本不信。但是我还是随声附和着她,礼貌不可失。

我:“哦,这样啊,那您埋在哪个地方啊,我去您的坟墓看看,顺便给您烧些纸钱。”

老太太把一个具体位置告诉我,然后她突然就消失了,我也很快从梦中醒来。

天亮了,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我懒洋洋的在家中休息,突然我想起了那个怪梦,心想自己也真是够了,竟然把人家好好的老太太梦成一个精神病,我的目光随即放在了昨天放泥人的那个地方,奇怪,那些泥人竟然消失了。

我在屋中找了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那些泥人,就连一点泥土的痕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开始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难道我昨晚真撞鬼了?

怀疑疑惑的心情,我来到梦中那个老太太告诉我的墓地,我果然看到一座墓碑,上面的照片和那个卖泥人的老太太一模一样,我惊呆了,竟然是真的,我真的见鬼了。

虽然很害怕,可是我梦中答应过那个老太太,我会给她烧纸钱,于是我赶紧去了近的商店买来很多纸钱全都在墓前烧掉了。

很多人肯定也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可是如果你像我一样亲身经历过,你就会不得不信!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