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第二十章
图片 1
读书笔记,了解社会互联网化

小人物的奋斗,我的皇位谁做主

  八月二十三日。

朱常洛篇 第十章小人物的奋斗 八月二十三日。
内阁大学士刘一璟、韩旷照常到内阁上班,在内阁里,他们遇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李可灼,时任鸿胪寺丞,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要进献“仙丹”。
此时首辅方从哲也在场,他对这玩意兴趣不大,毕竟皇帝刚吃错药,再乱来,这个黑锅就背不起了。
刘一璟和韩旷更是深恶痛绝,但也没怎么较真,直接把这人打发走了。
很明显,这是一件小事,而小事是不应该过多关注的。
但某些时候,这个理论是不可靠的。 两天后,八月二十五日。
明光宗下旨,召见内阁大臣、六部尚书等朝廷重臣,此外,他特意叫上了杨涟。
对此,所有的人都很纳闷。
更让人纳闷的是,此后直至临终,他召开的每一次会议,都叫上杨涟,毫无理由,也毫无必要。或许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叫杨涟的人,非常之重要。
他的直觉非常之准。
此时的光宗,已经是奄奄一息,所以,几乎所有的大臣都认定,今天的会议,将要讨论的,是关乎国家社稷的重要问题。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次内阁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老婆。
光宗同志的意思是,自己的后妃李选侍,现在只有一个女儿,伺候自己那么多年,太不容易,考虑给她升官,封皇贵妃。
此外,他还把皇长子朱由校领了出来,告诉诸位大人,这孩子的母亲也没了,以后,就让李选侍照料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明明您都没几天蹦头了,趁着脑袋还管用,赶紧干点实事,拟份遗嘱,哪怕找口好棺材,总算有个准备。竟然还想着老婆的名分,实在令人叹服。
在现场的人们看来,这是一个尊重妇女,至死不渝的模范丈夫。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八月二十六日。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明光宗再次下旨,召开内阁会议,与会人员包括内阁大臣及各部部长,当然还有杨涟。
会议与昨天一样,开得十分莫名其妙。这位皇帝陛下把人叫进来,竟然先拉一通家常,又把朱由校拉进来,说我儿子年纪还小,你们要多照顾等等。
这么东拉西扯,足足扯了半个时辰,皇上也扯累了,正当大家认为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扯淡又开始了。
如昨天一样,光宗再次提出,要封李选侍为皇贵妃,大家这才明白,扯来扯去不就是这件事吗?
礼部尚书孙如游当即表示,如果您同意,那就办了吧。
然而就在此时,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公然打断了会议,并在皇帝、内阁、六部尚书的面前,拉走了皇长子朱由校。
这个人,就是李选侍。
所有人都懵了,没有人去阻拦,也没有人去制止。原因很简单,这位李选侍毕竟是皇帝的老婆,皇帝大人都不管,谁去管。
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很快,他们就听见了严厉的斥责声,李选侍的斥责声,她斥责的,是皇帝的长子。
于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场面出现了。
大明帝国未来的继承人,被一个女人公然拉走,当众责骂,而皇帝,首辅、各部尚书,全部毫无反应,放任这一切的发生。
所有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那个女人的责骂,直到骂声结束为止。
然后,尚未成年的朱由校走了出来,他带着极不情愿的表情,走到了父亲的身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要封皇后!”
谜团就此解开,莫名其妙的会议,东拉西扯的交谈,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胁迫。
开会是被胁迫的,闲扯是被胁迫的,一个奄奄一息的丈夫,一个年纪幼小的孩子,要不胁迫一把,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李选侍很有自信,因为她很清楚,这个软弱的丈夫不敢拒绝她的要求。
现在,她距离自己的皇后宝座,只差一步。 但是这一步,到死都没迈过去。
因为就在皇长子刚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另一个声音随即响起:
“皇上要封皇贵妃,臣必定会尽快办理!” 说这句话的人,是礼部尚书孙如游。
李选侍太过天真了,和朝廷里这帮老油条比起来,她也就算个学龄前儿童。
孙尚书可谓聪明绝顶,一看情形不对,知道皇上顶不住了,果断出手,只用了一句话,就把皇后变成皇贵妃。
光宗同志也很机灵,马上连声回应:好,就这么办。
李小姐的皇后梦想就此断送,但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她很清楚,在自己的手中,还有一张王牌——皇长子。
只要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彻底死去,一切都将尽在掌握。
但她并不知道,此时,一双眼睛已经死死地盯住了她。
杨涟已经确定,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不久之后,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而在此之前,必须做好准备。
八月二十九日。
此前的三天里,光宗的身体丝毫不见好转,于是在这一天,他再次召见了首辅方从哲等朝廷重臣。
光宗同志这次很清醒,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寿木如何?寝地如何?
寿木就是棺材,寝地就是坟,这就算是交代后事了。
可是方从哲老先生不知是不是老了,有点犯糊涂,张口就是一大串,什么你爹的坟好、棺材好请你放心之类的话。
光宗同志估计也是哭笑不得,只好拿手指着自己,说了一句: 是我的。
方首辅狼狈不堪,可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就听到了皇帝陛下的第二个问题:
“听说有个鸿胪寺的医官进献金丹,他在何处?”
对于这个问题,方从哲并未多想,便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这个人叫李可灼,他说自己有仙丹,我们没敢轻信。” 他实在应该多想想的。
因为金丹不等于仙丹,轻信不等于不信。
正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导致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好吧,召他进来。”
于是,李可灼进入了大殿,他见到了皇帝,他为皇帝号脉,他为皇帝诊断,最后,他拿出了仙丹。
仙丹的名字,叫做红丸。
此时,是万历四十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明光宗服下了红丸。 他的感觉很好。
按照史书上的说法,吃了红丸后,浑身舒畅,且促进消化,增加食欲。
消息传来,宫外焦急等待的大臣们十分高兴,欢呼雀跃。
皇帝也很高兴,于是,几个时辰后,为巩固疗效,他再次服下了红丸。
下午,劳苦功高的李可灼离开了皇宫,在宫外,他遇见了等待在那里的内阁首辅方从哲。
方从哲对他说: “你的药很有效,赏银五十两。”
李可灼高兴地走了,但他并没有领到这笔赏银。
方从哲以及当天参与会议的人都留下了,他们住在了内阁,因为他们相信,明天,身体好转的皇帝将再次召见他们。
六个时辰之后。 凌晨,住在内阁的大臣们突然接到了太监传达的谕令:
即刻入宫觐见。
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当他们尚未赶到的时候,就已得到了第二个消息——皇上驾崩了。
万历四十八年九月初一,明光宗在宫中逝世,享年三十九,享位一月。
皇帝死了,这十分正常,皇帝吃药,这也很正常,但吃药之后就死了,这就不正常了。
明宫三大案之“红丸案”,就此拉开序幕。
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红丸,到底是什么药,也没有人知道,在死亡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
此时向乾清宫赶去的人,包括内阁大臣、各部长官,共计十三人。在他们的心中,有着不同的想法和打算,因为皇帝死了,官位、利益、权力,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
只有一个人例外。
杨涟十分悲痛,因为那个赏识他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查出案件的真相,找出幕后的黑手,揭露恶毒的阴谋,让正义得以实现,让死去的人得以瞑目。
这就是杨涟的决心。
但此时,杨涟即将面对的,却是一个更为复杂,更为棘手的问题。
虽然大家都住在内阁,同时听到消息,毕竟年纪不同,体力不同,比如内阁的几位大人,方从哲老先生都七十多了,刘一璟、韩旷年纪也不小,反应慢点、到得晚点十分正常。
所以首先到达乾清宫的,只有六部的部长、都察院左都御史,当然还有杨涟。
这几个人已经知道了皇帝去世的消息,既然人死了,那就不用急了,就应该考虑尊重领导了,所以他们决定,等方首辅到来再进去。
进不了宫,眼泪储备还不能用,而且大清早的,天都没亮,反正是等人,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们开始商讨善后事宜。
继承皇位的,自然是皇长子朱由校了,但问题是,他的父亲死了,母亲也死了,而且年纪这么小,宫里没有人照顾,怎么办呢?
于是,礼部尚书孙如游、吏部尚书周嘉谟、左都御史张问达提出:把朱由校交给李选侍。
这个观点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事实上,反对者只有一个。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这个唯一反对者的声音: “万万不可!”
其实就官职和资历而言,杨涟没有发言的资格,因为他此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七品给事中,说难听点,他压根就不该呆在这里。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言,因为他是皇帝临死前指定的召见者,换句话说,他是顾命大臣。
杨涟十分激动,他告诉所有的人,朱由校很幼稚,如果把他交给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用心不良的女人,一旦被人胁迫,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几句话,彻底唤起了在场朝廷重臣们的记忆,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凶恶女人的狰狞面目。
他们同意了杨涟的意见。
但事实上,皇帝已经死了,未来的继承人,已在李选侍掌握之中。
所以,杨涟说出了他的计划:
“入宫之后,立刻寻找皇长子,找到之后,必须马上带出乾清宫,脱离李选侍的操纵,大事可成!”
十三位顾命大臣终于到齐了,在杨涟的带领下,他们走向了乾清宫。
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即将开始。 【战斗,从大门口开始】
当十三位顾命大臣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几个太监。毫无疑问,这是李选侍的安排。
皇帝去世的时候,她就在宫内,作为一位智商高于郑贵妃的女性,她的直觉告诉她,即将到来的那些顾命大臣,将彻底毁灭她的野心。
于是她决定,阻止他们入宫。
应该说,这个策略是成功的,太监把住大门,好说歹说就不让进,一帮老头加书呆子,不懂什么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深刻道理,只能干瞪眼。
幸好,里面还有一个敢玩命的:
“皇上已经驾崩,我们都是顾命大臣,奉命而来!你们是什么东西!竟敢阻拦!且皇长子即将继位,现情况不明,你们关闭宫门,到底想干什么?!”
对付流氓加文盲,与其靠口,不如靠吼。
在杨涟的怒吼之下,吃硬不吃软的太监闪开了,顾命大臣们终于见到了已经歇气的皇上。
接下来是例行程序,猛哭猛磕头,哭完磕完,开始办正事。
大学士刘一璟首先发问: “皇长子呢?他人在哪里?” 没人理他。
“快点交出来!” 还是没人理他。
李选侍清醒地意识到,她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就是皇长子,只要控制住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她的一切愿望和野心,都将得到满足。
这一招很绝,绝到杨涟都没办法,宫里这么大,怎么去找,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头,哪有力气玩捉迷藏?
杨涟焦急万分,毕竟这不是家里,找不着就打地铺,明天接着找,如果今天没戏,明天李选侍一道圣旨下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必须找到,现在,马上,必须!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在大学士刘一璟的耳边,低声说出了两个字:
“暖阁。” 这个太监的名字,叫做王安。
王安,河北雄县人,四十多年前,他进入皇宫,那时,他的上司叫冯保。
二十六年前,他得到了新的任命,到一个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陪一个谁也不愿意陪的人,这个人就是没人待见,连名分都没有的皇长子朱常洛。
王安是个好人,至少是个识货的人,当朱常洛地位岌岌可危的时候,他坚定且始终站在了原地,无论是“争国本”,还是“梃击”都竭尽全力,证明了他的忠诚。
朱常洛成为明光宗之后,他成为了司礼秉笔太监,掌控宫中大权。
这位仁兄最喜欢的人,是东林党,因为一直以来,东林党都是皇帝陛下的朋友。
而他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李选侍,因为这个女人经常欺负后宫的一位王才人,而这位王才人,恰好就是皇长子朱由校的母亲。
此刻还不下烂药,更待何时? 刘一璟大怒,大吼一声: “谁敢藏匿天子!”
可是吼完了,就没辙了,因为这毕竟是宫里,人躲在里面,你总不能破门而入去抢人吧。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让李选侍心甘情愿地交人,然后送到门口,挥手致意。
这似乎绝不可能,但是王安说,这是可能的。随后,他进入了暖阁。
面对李选侍,王安体现出了一个卓越太监的素质,他虽没有抢人的体力,却有骗人的智力。
他对李选侍说,现在情况特殊,必须让皇长子出面,安排先皇的丧事,安抚大家的情绪,事情一完,人就能回来。
其实这谎扯得不圆,可是糊弄李选侍是够了。 她立即叫出了朱由校。
然而,就在她把人交给王安的那一瞬间,却突然醒悟了过来!她随即拉住了朱由校的衣服,死死拉住,不肯松手。
王安知道,动粗的时候到了,他决定欺负眼前这个耍赖的女人。因为太监虽说不男不女,可论力气,比李小姐还是要大一些。
王安一把拉过朱由校,抱起就走,冲出了暖阁。当门外的顾命大臣们看见皇长子的那一刻,他们知道,自己胜利了。
于是,在先皇的尸体旁,新任皇帝接受了顾命大臣们的齐声问候:万岁!
万岁喊完了,就该跑了。
在人家的地盘上,抢了人家的人,再不跑就真是傻子了。
具体逃跑方法是,王安开路,刘一璟拉住朱由校的左手,英国公张维贤拉住朱由校的右手,包括方从哲在内的几个老头走中间,杨涟断后。就这样,朱由校被这群活像绑匪的朝廷大臣带了出去。
事情正如所料,当他们刚刚走出乾清宫的时候,背后便传来了李选侍尖利的叫喊声:
“哥儿,回来!”
李大姐这嗓子太突然了,虽然没要人命,却把顾命大臣们吓了一跳,他们本来在乾清宫外准备了轿子,正在等轿夫来把皇子抬走,听到声音后,脚一跺,不能再等了!
不等,就只能自己抬,情急之下,几位高干一拥而上,去抬轿子。
这四位高级轿夫分别是吏部尚书周嘉谟,给事中杨涟,内阁大学士刘一璟,英国公张维迎。
前面几位大家都熟,而最后这位张维迎,是最高世袭公爵,他的祖先,就是跟随明成祖朱棣靖难中阵亡的第一名将张玉。
也就是说,四个人里除杨涟外,职务最低的是部长,我又查了下年龄,最年轻的杨涟,当时也已经四十八岁了,看来人急眼了,还真敢拼命。
就这样,朱由校在这帮老干部的簇拥下,离开了乾清宫,他们的目标,是文华殿,只要到达那里,完成大礼,朱由校就将成为新一代的皇帝。
而那时,李选侍的野心将彻底破灭。
当然,按照最俗套的电视剧逻辑,坏人们是不会甘心失败的,真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毕竟老胳膊老腿,走不快,很快,大臣们就发现,他们被人追上了。
追赶他们的,是李选侍的太监。一个带头的二话不说,恶狠狠地拦住大臣,高声训斥:
“你们打算把皇长子带到哪里去?”
一边说,还一边动手去拉朱由校,很有点动手的意思。
对于这帮大臣而言,搞阴谋、骂骂人是长项,打架是弱项。于是,杨涟先生再次出场了。
他大骂了这个太监,并且鼓动朱由校: “天下人都是你的臣子,何须害怕!”
一顿连骂带捧,把太监们都镇住了,领头的人见势不妙,就撤了。
这个被杨涟骂走的领头太监,名叫李进忠,是个不出名的人。但不久之后,他将更名改姓,改为另一个更有名的名字——魏忠贤。
在杨涟的护卫下,朱由校终于来到了文华殿,在这里,他接受了群臣的朝拜,成为了新的皇帝,史称明熹宗。
这就算即位了,但问题在于,毕竟也是大明王朝,不是杂货铺,程序还要走,登基还得登。
有人建议,咱就今天办了得了,可是杨涟同志不同意,这位仁兄认定,既然要登基,就得找个良辰吉日,一查,那就九月初六吧。
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
今天是九月初一,只要皇长子没登基,乾清宫依然是李选侍的天下,而且,她依然是受命照顾皇长子的人,对于她而言,要翻盘,六天足够了。
然而杨涟本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就在他即将步入深渊的时候,一个人拉住了他,并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左光斗。
左光斗,字遗直,安徽桐城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现任都察院巡城御史,杨涟最忠实的战友,东林党最勇猛的战士。
虽然他的职位很低,但他的见识很高,刚一出门,他就揪住了杨涟,对着他的脸,吐了口唾沫:
“到初六登基,今天才初一,如果有何变故,怎么收拾,怎么对得起先皇?!”
杨涟醒了,他终于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皇长子还在宫内,一旦李选侍掌握他,号令群臣,到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但事已至此,只能明天再说,毕竟天色已晚,皇宫不是招待所,杨大人不能留宿,无论如何,必须等到明天。
杨涟走了,李选侍的机会来了。
当天傍晚,朱由校再次来到乾清宫,他不能不来,因为他父亲的尸体还在这里。
可是他刚踏入乾清宫,就被李选侍扣住了,尸体没带走,还搭进去一个活人。
眼看顾命大臣们就要完蛋,王安又出马了。
这位太监可谓是智慧与狡诈的化身,当即挺身而出,去和李选侍交涉,按说被人抢过一次,总该长点记性,可是王安先生几番忽悠下来,李选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
这是个很难理解的事,要么是李小姐太弱智,要么是王太监太聪明,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是,李选侍失去了一个机会,最后的机会。
因为第二天,杨涟将发起最为猛烈的进攻。 九月初二。
吏部尚书周嘉谟和御史左光斗同时上书,要求李选侍搬出乾清宫。
这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战略,因为乾清宫是皇帝的寝宫,只要李选侍搬出去,她将无法制约皇帝,失去所有政治能量。
但要赶走李选侍,自己动手是不行的,毕竟这人还是后妃,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经过商议,杨涟等人统一意见:让她自己走。
左光斗主动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为了彻底赶走这个女人,他连夜写出了一封奏疏,一封堪称恶毒无比的奏疏。
文章大意是说,李小姐你不是皇后,也没人选你当皇后,所以你不能住乾清宫,而且这里也不需要你。
然后他进一步指出,朱由校才满十六岁,属于青春期少年,容易冲动,和你住在一起是不太合适的。
话说到这里,已经比较露骨了。 别慌,更露骨的还在后面。
在文章的最后,左光斗写出了一句画龙点睛的话:
“武氏之祸,再现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
所谓武氏,就是武则天,也就是说,左光斗先生担心,如此下去,武则天夺位的情形就会重演。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句非常过分的话,那你就错了,事实上,是非常非常过分,因为左光斗是读书人,有时候,读书人比流氓还流氓。
希望你还记得,武则天原先是唐太宗的妃子,高宗是太宗的儿子,后来,她又成了唐高宗的妃子。
现在,李选侍是明光宗的妃子,熹宗是光宗的儿子,后来……
所以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李选侍之所以住在乾清宫,是想趁机勾引她的儿子。
李选侍急了,这很正常,你看你也急,问题在于,你能咋办?
李选侍想出的主意,是叫左光斗来谈话。事实证明,这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因为左光斗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是御史,天子召见我才会去,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九月初三。
左光斗的奏疏终于送到了皇帝的手中,可是皇帝的反应并不大,原因简单:他看不懂。
拜他父亲所赐,几十年来躲躲藏藏,提心吊胆,儿子的教育是一点没管,所以朱由校小朋友不怎么读书,却很喜欢做木匠,常年钻研木工技巧。
幸好,他的身边还有王安。
王太监不负众望,添油加醋解说一番,略去儿童不宜的部分,最后得出结论:李选侍必须滚蛋。
朱由校决定,让她滚。 很快,李选侍得知了这个决定,她决定反击。 九月初四。
李选侍反击的具体形式,是谈判。
她派出了一个使者,去找杨涟,希望这位钢铁战士会突然精神失常,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相信她是一个善良、无私的女人,并且慷慨大度的表示,你可以继续住在乾清宫,继续干涉朝政。
人不能愚蠢到这个程度。 但她可以。
而她派出的那位使者,就是现在的李进忠,将来的魏忠贤。
这是两位不共戴天的死敌第一次正面交锋。
当然,当时的杨涟并没有把这位太监放在眼里,见面二话不说: “她何时移宫?”
李进忠十分客气:
“李选侍是先皇指定的养母,住在乾清宫,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杨涟很不客气:
“你给我记好了,回去告诉李选侍,现在皇帝已经即位,让她立刻搬出来,如果乖乖听话,她的封号还能给她,如果冥顽不灵,就等皇帝发落吧!”
最后还捎带一句: “你也如此!”
李进忠沉默地走了,他很清楚,现在自己还不是对手,在机会到来之前,必须等待。
李选侍绝望了,但她并不甘心,在最后失败之前,她决心最后一搏,于是她去找了另一个人。
九月初五,登基前最后一日。
按照程序规定,明天是皇帝正式登基的日期,但是李选侍却死不肯搬,摆明了要耍赖,于是,杨涟去找了首辅方从哲,希望他能号召群臣,逼李选侍走人。
然而,方从哲的态度让他大吃一惊,这位之前表现积极的老头突然改了口风:
“让她迟点搬,也没事吧。” 杨涟愤怒了:
“明天是皇上登基的日子,难道要让他躲在东宫,把皇宫让给那个女人吗?!”
方从哲保持沉默。
李选侍终于聪明了一次,不能争取杨涟,就争取别人,比如说方从哲。
因为孤独的杨涟,是无能为力的。
但她错了,孤独的杨涟依然是强大的,因为在他的心中,始终都留存着一个信念:
当我只是个小人物的时候,你体谅我的激奋,接受我的意见,相信我的才能,将你的身后之事托付于我。
所以,我会竭尽全力,战斗至最后一息,绝不放弃。 因为你的信任,和尊重。
在这最后的一天里,杨涟不停地到内阁以及各部游说,告诉大家形势危急,必须立刻挺身而出,整整一天,即使遭遇冷眼,被人讥讽,他依然不断地说着,不断地说着。
最终,许多人被他打动,并在他的率领下,来到了宫门前。
面对着阴森的皇宫,杨涟喊出了执着而响亮的宣言:
“今日,除非你杀掉我,若不移宫,宁死不离!”
由始至终,李选侍都是一个极为贪婪的女人,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虐待朱由校的母亲,逼迫皇帝,责骂皇长子,只为她的野心和欲望。
但现在,她退缩了,她决定放弃。因为她已然发现,这个叫杨涟的人,是很勇敢的,敢于玉石俱焚、敢于同归于尽。
无奈地叹息之后,她退出了乾清宫,从此,她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或许依然专横、撒泼,却已无人知晓,因为,她已无关紧要。
随同她退出的,还有她的贴身太监们,时移势易,混口饭吃也不容易。
然而一位太监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未终结,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另一个女人。
从这个女人的身上,他将得到新的前途,以及新的名字。

悄悄地,春节快要到了,除了喜大普奔的假期,或薄或厚的年终奖,悦友们还有哪些与平时不一样的变化呢?

  内阁大学士刘一璟、韩旷照常到内阁上班,在内阁里,他们遇见了一个人。

可能有人已经猜到了,年终岗位调整。对的,在一般职员的微调之外,重中之重的,就是公司或部门一把手的变动,毕竟影响一大票人啊。

  这个人的名字叫李可灼,时任鸿胪寺丞,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要进献“仙丹”。

而在我国古代,皇位更迭才是国家第一要紧的事儿!

  此时首辅方从哲也在场,他对这玩意兴趣不大,毕竟皇帝刚吃错药,再乱来,这个黑锅就背不起了。

皇帝是当时“宇内最尊,天下无二”的职业,自然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标,这也造成我国古代周期性改朝换代,以及皇室内部骨肉相残、权臣武将弑君自立等情况的发生。

  刘一璟和韩旷更是深恶痛绝,但也没怎么较真,直接把这人打发走了。

但在悦史君看来,作为明神宗显皇帝朱翊钧册立的皇太孙,明光宗贞皇帝朱常洛的皇长子,明熹宗悊皇帝朱由校继承皇位,本该是天命所归、顺理成章的事儿,然而,实际上却引发了明末三大案之“移宫案”

  很明显,这是一件小事,而小事是不应该过多关注的。

移宫案让朱由校的继位手续变得复杂诡异,宫妃、太监、朝臣等各方势力牵涉其中,新皇帝本人反而成了一种摆设和筹码,实在是咄咄逼人的怪事儿。

  但某些时候,这个理论是不可靠的。

在此,悦史君将以明光宗朱常洛、宫妃李选侍、太监李进忠、都给事中杨涟、皇长子朱由校等主要角色为抓手,解读围绕“移宫案”前后的是是非非。

  两天后,八月二十五日。


  明光宗下旨,召见内阁大臣、六部尚书等朝廷重臣,此外,他特意叫上了杨涟。

明光宗朱常洛

  对此,所有的人都很纳闷。

辛酸老太子 苦尽甘来只消一个月

  更让人纳闷的是,此后直至临终,他召开的每一次会议,都叫上杨涟,毫无理由,也毫无必要。或许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叫杨涟的人,非常之重要。

统一明朝近300年的统治期内,产生了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明思宗烈皇帝朱由检等16位皇帝,明光宗朱常洛和他的父皇明神宗朱翊钧,在其中是很有特色的存在:明神宗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48年),而明光宗则是前者的反义词、著名的“一月天子”!

  他的直觉非常之准。

明光宗的不幸,很大程度上是他爹明神宗造成的。

  此时的光宗,已经是奄奄一息,所以,几乎所有的大臣都认定,今天的会议,将要讨论的,是关乎国家社稷的重要问题。

由于明光宗的母亲只是一名普通宫女,明神宗对她只是雨露之缘,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明光宗虽然是皇长子,在父皇明神宗眼中却相当于透明人。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次内阁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老婆。

经过长达15年的“国本之争”,20岁时,明光宗才在父皇明神宗与朝臣们的拉锯战中,被立为皇太子;34岁那年,又发生了明末三大案之“梃击案”,明光宗的皇太子之位才得以巩固。

  光宗同志的意思是,自己的后妃李选侍,现在只有一个女儿,伺候自己那么多年,太不容易,考虑给她升官,封皇贵妃。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明神宗驾崩,39岁的明光宗登基为帝,可仅仅过了一个月,苦命的明光宗就猝然去世,由此也引发了明末三大案之“红丸案”

  此外,他还把皇长子朱由校领了出来,告诉诸位大人,这孩子的母亲也没了,以后,就让李选侍照料他。

由于事发突然,明光宗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做,包括册立宫妃,但这并不妨碍他宠爱的妃子兴风作浪,李选侍就是一个典型——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明明您都没几天蹦头了,趁着脑袋还管用,赶紧干点实事,拟份遗嘱,哪怕找口好棺材,总算有个准备。竟然还想着老婆的名分,实在令人叹服。

宫妃李选侍

  在现场的人们看来,这是一个尊重妇女,至死不渝的模范丈夫。

恃宠而骄狂 霸占乾清宫挟皇长子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李选侍是明光宗朱常洛最宠爱的妃子,也因此,其人野心甚大。明光宗在时,李选侍骄横无理,独霸后宫;后来她又趁明光宗病重,与郑皇贵妃勾结,要求封郑皇贵妃为皇太后,封自己为皇后。

  八月二十六日。

明光宗曾一度想封李选侍为皇贵妃,但她并不满意,竟然教唆皇长子朱由校,让他跪请父皇封李选侍为皇后。明光宗对李选侍僭制违礼的做法,也为之“色变”,只好不了了之。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明光宗再次下旨,召开内阁会议,与会人员包括内阁大臣及各部部长,当然还有杨涟。

明光宗驾崩后,李选侍控制了乾清宫,想趁机挟持皇长子朱由校,争当皇太后以把持朝政。孤掌难鸣,她找的帮手,就是太监李进忠——

  会议与昨天一样,开得十分莫名其妙。这位皇帝陛下把人叫进来,竟然先拉一通家常,又把朱由校拉进来,说我儿子年纪还小,你们要多照顾等等。


  这么东拉西扯,足足扯了半个时辰(一个小时),皇上也扯累了,正当大家认为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扯淡又开始了。

太监李进忠

  如昨天一样,光宗再次提出,要封李选侍为皇贵妃,大家这才明白,扯来扯去不就是这件事吗?

无赖进皇宫 浑水摸鱼有政治野心

  礼部尚书孙如游当即表示,如果您同意,那就办了吧(亦无不可)。

李进忠这个名字,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熟悉,可他的另一个名字,估计就知名度广啦:魏忠贤!

  然而就在此时,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没错,李进忠正是后来的权监“九千岁”魏忠贤。此人进宫前,只是一个泼皮无赖,整天游手好闲、赌博闹事,后来走投无路了,才挥刀自宫,进宫当了太监,改姓名叫李进忠。

  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公然打断了会议,并在皇帝、内阁、六部尚书的面前,拉走了皇长子朱由校。

李进忠进宫后爬得很快,明光宗朱常洛驾崩后,他也想趁着皇位更迭之际,攫取政治资本,就和李选侍一拍即合,挟持皇长子朱由校,控制了乾清宫。

  这个人,就是李选侍。

这时,朝臣们分成了两派:有人认为皇长子朱由校生母已去世,又没有嫡母,由养母李选侍来辅政也合适;但也有人认为,皇长子朱由校年已16岁,可以执掌朝政,李选侍的野心太大,难保不会成为武则天第二,坚决要求皇长子朱由校立即登基。而后者的代表人物,就是都给事中杨涟——

  所有人都懵了,没有人去阻拦,也没有人去制止。原因很简单,这位李选侍毕竟是皇帝的老婆,皇帝大人都不管,谁去管。


  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很快,他们就听见了严厉的斥责声,李选侍的斥责声,她斥责的,是皇帝的长子。

都给事中杨涟

  于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场面出现了。

惟功在社稷 力挫宫妃太监之阴谋

  大明帝国未来的继承人,被一个女人公然拉走,当众责骂,而皇帝,首辅、各部尚书,全部毫无反应,放任这一切的发生。

杨涟为官秉承“以天下为己任、不畏权势”的作风,在明神宗朱翊钧时,他坚决维护皇太子朱常洛的地位;明光宗朱常洛时,他又坚决清除郑皇贵妃对明光宗的威胁,因此为明光宗所赏识,被任命为顾命大臣。

  所有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那个女人的责骂,直到骂声结束为止。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九月初一,明光宗驾崩当日,由于迟迟没有皇长子朱由校的消息,杨涟疑心李选侍等人“挟皇长子自重”,就与御史左光斗等朝臣一齐到乾清宫。

  然后,尚未成年的朱由校走了出来,他带着极不情愿的表情,走到了父亲的身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刚到乾清门,太监李进忠便带人来拦路,不许群臣入内。杨涟大骂:“奴才!皇帝召我等。今已晏驾,若曹不听入,欲何为?

  “要封皇后!”

李进忠等太监吓了一大跳,众朝臣趁机一拥而入,却发现皇长子并未在明光宗灵柩前守灵。杨涟经明光宗的心腹太监王安暗示后,才得知皇长子被李选侍藏在西暖阁,就和朝臣们一齐向西暖阁跪下,要求面见皇长子。

  谜团就此解开,莫名其妙的会议,东拉西扯的交谈,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胁迫。

李选侍受了惊吓,被太监王安假意劝说后便拉着皇长子出阁,等在外面的众臣连忙把皇长子拥入早已准备好的辇车,护驾退出乾清宫。

  开会是被胁迫的,闲扯是被胁迫的,一个奄奄一息的丈夫,一个年纪幼小的孩子,要不胁迫一把,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反应过来的李选侍慌忙吩咐李进忠等太监去挡驾,他们拖住轿子,大声叫嚷:“拉少主何往?主年少畏人。”杨涟怒目斥骂:“殿下群臣之主,四海九州莫非臣子,复畏何人?”李进忠等太监哑口无言,只能悻悻退去。

  李选侍很有自信,因为她很清楚,这个软弱的丈夫不敢拒绝她的要求。

皇长子到达文华殿后,朝臣们当即举行了“正东宫位”的典礼,并且议定九月六日在乾清宫即皇帝位。为了皇长子的安全,大臣们暂将他安排在慈庆宫居住,由太监王安负责保护。

  现在,她距离自己的皇后宝座,只差一步。

李选侍挟持皇长子的目的落空,便决定赖在乾清宫不出,以此要挟皇长子封她为皇太后,然后再即位。消息传出,举朝皆愤愤不平,奏请李选侍移宫的章奏接连不断。

  但是这一步,到死都没迈过去。

其中,御史左光斗的奏章最为有力:“内廷有乾清宫,犹外廷有皇极殿,惟天子御天得居之,惟皇后配天得共居之。其他妃嫔虽以次进御,不得恒居,非但避嫌,亦以别尊卑也。选侍既非嫡母,又非生母,俨然尊居正宫,而殿下乃退处慈庆,不得守几筵,行大礼,名分谓何?选侍事先皇无脱簪戒旦之德,于殿下无拊摩养育之恩,此其人,岂可以托圣躬者?且殿下春秋十六龄矣,内辅以忠直老成,外辅以公孤卿贰,何虑乏人,尚须乳哺而襁负之哉?况睿哲初开,正宜不见可欲,何必托于妇人女子之手?及今不早断决,将借抚养之名,行专制之实。武氏之祸再见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左御史这段话非常精彩,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皇长子自个当皇帝没问题,你李选侍想假借抚育的名义当武则天第二?没门!

  因为就在皇长子刚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另一个声音随即响起:

李选侍看了左光斗的奏章,怒气冲天要当面斥责他,但几次派人去宣召左光斗,人家就一句话:“我天子法官也,非天子召不赴。若辈何为者?”嗯,皇帝找我我才去,你李选侍算老几?

  “皇上要封皇贵妃,臣必定会尽快办理!”

这可把李选侍气坏了,她又让李进忠召皇长子入乾清宫议事,杨涟正色道:“殿下在东宫为太子,今则皇帝,选侍安得召?”怒目将李进忠逼退。

  说这句话的人,是礼部尚书孙如游。

九月初五,眼见皇长子登基大典将近,而李选侍仍赖在乾清宫不出,杨涟又联络诸大臣聚集慈庆宫,要内阁首辅方从哲带头请皇长子下诏驱李选侍移宫。

  李选侍太过天真了,和朝廷里这帮老油条比起来,她也就算个学龄前儿童。

方从哲不以为然:“迟亦无害。”杨涟辩争道:“昨以皇长子就太子宫犹可,明日为天子,乃反居太子宫以避宫人乎?

  孙尚书可谓聪明绝顶,一看情形不对,知道皇上顶不住了,果断出手,只用了一句话,就把皇后变成皇贵妃。

有人提出李选侍是先皇旧人,逼之太急有失体统。杨涟立即斥之:“诸臣受顾命于先帝,先帝自欲先顾其子。”并表示“能杀我则已,否则,今日不移,死不去。”词色俱厉,惊动了殿中的皇长子。

  光宗同志也很机灵,马上连声回应:好,就这么办。

皇长子遣人要求群臣退去,杨涟继续抗辩:“选侍阳托保护之名,阴图专擅之实,宫必不可不移。”坚决要求皇长子表态——

  李小姐的皇后梦想就此断送,但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她很清楚,在自己的手中,还有一张王牌——皇长子。


  只要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彻底死去,一切都将尽在掌握。

皇长子朱由校

  但她并不知道,此时,一双眼睛已经死死地盯住了她。

隔辈不亲近 爹不疼娘早逝太软弱

  杨涟已经确定,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不久之后,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而在此之前,必须做好准备。

由于父皇明光宗朱常洛一直得不到爷爷明神宗朱翊钧的重视,皇长子朱由校自幼也备受冷落,而他的生母王才人,在他15岁那一年,被李选侍凌辱而死,临终前遗言:“我与西李(即李选侍)有仇,负恨难伸”。

  八月二十九日。

王才人死后,朱由校被明光宗托付给李选侍抚育,而李选侍之前在打击王才人的同时,也经常责骂、殴打朱由校,朱由校只能偷偷抹泪,现在羊入虎口,更是吓得要死。

  此前的三天里,光宗的身体丝毫不见好转,于是在这一天,他再次召见了首辅方从哲等朝廷重臣。

明光宗驾崩后,朱由校被李选侍控制,群臣将他解救出来后,他也不敢对李选侍采取什么行动。

  光宗同志这次很清醒,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面对杨涟等大臣要求李选侍移宫,朱由校一开始是拒绝的,他害怕。

  寿木如何?寝地如何?

但在杨涟等人的坚持下,朱由校只好下旨,命李选侍即日移出乾清宫。

  寿木就是棺材,寝地就是坟,这就算是交代后事了。

杨涟等诸大臣又来到乾清宫门外,要求李选侍移出;太监王安则在乾清宫内宣读朱由校诏书,李选侍接旨后,自知大势已去,怀抱自己的亲生女儿、皇八女乐安公主朱徽媞,哭哭啼啼地离开乾清宫,移居仁寿宫内的哕鸾宫。

  可是方从哲老先生不知是不是老了,有点犯糊涂,张口就是一大串,什么你爹的坟好、棺材好请你放心之类的话。

九月六日,朱由校正式登基,即皇帝位,改明年(1621年)为天启元年,史称明熹宗。

  光宗同志估计也是哭笑不得,只好拿手指着自己,说了一句:

几天后,哕鸾宫失火,李选侍母女侥幸被救出。此事被反对移宫的官员利用,散发谣言说:选侍投缳,其女投井,指责明熹宗朱由校违背孝悌之道。

  是我的(朕之寿宫)。

明熹宗在杨涟等人的支持下,批驳了这些谣传:“九月一日,皇考宾天,大臣入宫哭临毕,因请朝见。选侍阻朕暖阁,司礼监官固请,乃得出。既许复悔,又使李进忠等再三趣回。及朕至乾清丹陛,进忠等犹牵朕衣不释。甫至前宫门,又数数遣人令朕还,毋御文华殿也。此诸臣所目睹。察选侍行事,明欲要挟朕躬,垂帘听政。朕蒙皇考令选侍抚视,饮膳衣服皆皇祖、皇考赐也。选侍侮慢凌虐,朕昼夜涕泣。皇考自知其误,时加劝慰。若避宫不早,则爪牙成列,朕且不知若何矣。选侍因殴崩圣母,自忖有罪,每使宫人窃伺,不令朕与圣母旧侍言,有辄捕去。朕之苦衷,外廷岂能尽悉。乃诸臣不念圣母,惟党选侍,妄生谤议,轻重失伦,理法焉在!朕今停选侍封号,以慰圣母在天之灵;厚养选侍及皇八妹,以敬遵皇考之意。尔诸臣可以仰体朕心矣。

  方首辅狼狈不堪,可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就听到了皇帝陛下的第二个问题:

在这一敕书中,明熹宗讲明了李选侍欺负明熹宗母子、试图专权的事实,同时也表明会厚养李选侍和皇八妹。至此,“移宫”风波才算暂告结束。

  “听说有个鸿胪寺的医官进献金丹,他在何处?”

悦史君点评:以古代人的标准,16岁的明熹宗朱由校,应该是一个很成熟的皇帝才对;可事实上,由于爷爷明神宗朱翊钧的不重视,他不仅从小生活条件很差,而且没有接受系统的文化教育;再加上爹不管,后妈各种欺负,自然就立不起来了。

  对于这个问题,方从哲并未多想,便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所幸有杨涟等一批大臣的拥护,斗智斗勇后,明熹宗最终成功登基;然而,赶走了李选侍,却很快又迎来了权监魏忠贤。只能说,明熹宗你套路太深啊~

  “这个人叫李可灼,他说自己有仙丹,我们没敢轻信。”

  他实在应该多想想的。

  因为金丹不等于仙丹,轻信不等于不信。

  正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导致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好吧,召他进来。”

  于是,李可灼进入了大殿,他见到了皇帝,他为皇帝号脉,他为皇帝诊断,最后,他拿出了仙丹。

  仙丹的名字,叫做红丸。

  红丸

  此时,是万历四十八年(1620)八月二十九日上午,明光宗服下了红丸。

  他的感觉很好。

  按照史书上的说法,吃了红丸后,浑身舒畅,且促进消化,增加食欲(思进饮膳)。

  消息传来,宫外焦急等待的大臣们十分高兴,欢呼雀跃。

  皇帝也很高兴,于是,几个时辰后,为巩固疗效,他再次服下了红丸。

  下午,劳苦功高的李可灼离开了皇宫,在宫外,他遇见了等待在那里的内阁首辅方从哲。

  方从哲对他说:

  “你的药很有效,赏银五十两。”

  李可灼高兴地走了,但他并没有领到这笔赏银。

  方从哲以及当天参与会议的人都留下了,他们住在了内阁,因为他们相信,明天,身体好转的皇帝将再次召见他们。

  六个时辰之后。

  凌晨,住在内阁的大臣们突然接到了太监传达的谕令:

  即刻入宫觐见。

  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当他们尚未赶到的时候,就已得到了第二个消息——皇上驾崩了。

  万历四十八年(1620)九月初一,明光宗在宫中逝世,享年三十九,享位一月。

  皇帝死了,这十分正常,皇帝吃药,这也很正常,但吃药之后就死了,这就不正常了。

  明宫三大案之“红丸案”,就此拉开序幕。

  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红丸,到底是什么药,也没有人知道,在死亡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

  此时向乾清宫赶去的人,包括内阁大臣、各部长官,共计十三人。在他们的心中,有着不同的想法和打算,因为皇帝死了,官位、利益、权力,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

  只有一个人例外。

  杨涟十分悲痛,因为那个赏识他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查出案件的真相,找出幕后的黑手,揭露恶毒的阴谋,让正义得以实现,让死去的人得以瞑目。

  这就是杨涟的决心。

  但此时,杨涟即将面对的,却是一个更为复杂,更为棘手的问题。

  虽然大家都住在内阁,同时听到消息,毕竟年纪不同,体力不同,比如内阁的几位大人,方从哲老先生都七十多了,刘一璟、韩旷年纪也不小,反应慢点、到得晚点十分正常。

  所以首先到达乾清宫的,只有六部的部长、都察院左都御史,当然还有杨涟。

  这几个人已经知道了皇帝去世的消息,既然人死了,那就不用急了,就应该考虑尊重领导了,所以他们决定,等方首辅到来再进去。

  进不了宫,眼泪储备还不能用,而且大清早的,天都没亮,反正是等人,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们开始商讨善后事宜。

  继承皇位的,自然是皇长子朱由校了,但问题是,他的父亲死了,母亲也死了,而且年纪这么小,宫里没有人照顾,怎么办呢?

  于是,礼部尚书孙如游、吏部尚书周嘉谟、左都御史张问达提出:把朱由校交给李选侍。

  这个观点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事实上,反对者只有一个。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这个唯一反对者的声音:

  “万万不可!”

  其实就官职和资历而言,杨涟没有发言的资格,因为他此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七品给事中,说难听点,他压根就不该呆在这里。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言,因为他是皇帝临死前指定的召见者,换句话说,他是顾命大臣。

  杨涟十分激动,他告诉所有的人,朱由校很幼稚,如果把他交给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用心不良的女人,一旦被人胁迫,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几句话,彻底唤起了在场朝廷重臣们的记忆,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凶恶女人的狰狞面目。

  他们同意了杨涟的意见。

  但事实上,皇帝已经死了,未来的继承人,已在李选侍掌握之中。

  所以,杨涟说出了他的计划:

  “入宫之后,立刻寻找皇长子,找到之后,必须马上带出乾清宫,脱离李选侍的操纵,大事可成!”

  十三位顾命大臣终于到齐了,在杨涟的带领下,他们走向了乾清宫。

  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即将开始。

  战斗,从大门口开始

  当十三位顾命大臣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几个太监。毫无疑问,这是李选侍的安排。

  皇帝去世的时候,她就在宫内,作为一位智商高于郑贵妃的女性,她的直觉告诉她,即将到来的那些顾命大臣,将彻底毁灭她的野心。

  于是她决定,阻止他们入宫。

  应该说,这个策略是成功的,太监把住大门,好说歹说就不让进,一帮老头加书呆子,不懂什么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深刻道理,只能干瞪眼。

  幸好,里面还有一个敢玩命的:

  “皇上已经驾崩,我们都是顾命大臣,奉命而来!你们是什么东西!竟敢阻拦!且皇长子即将继位,现情况不明,你们关闭宫门,到底想干什么?!”

  对付流氓加文盲,与其靠口,不如靠吼。

  在杨涟的怒吼之下,吃硬不吃软的太监闪开了,顾命大臣们终于见到了已经歇气的皇上。

  接下来是例行程序,猛哭猛磕头,哭完磕完,开始办正事。

  大学士刘一璟首先发问:

  “皇长子呢?他人在哪里?”

  没人理他。

  “快点交出来!”

  还是没人理他。

  李选侍清醒地意识到,她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就是皇长子,只要控制住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她的一切愿望和野心,都将得到满足。

  这一招很绝,绝到杨涟都没办法,宫里这么大,怎么去找,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头,哪有力气玩捉迷藏?

  杨涟焦急万分,毕竟这不是家里,找不着就打地铺,明天接着找,如果今天没戏,明天李选侍一道圣旨下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必须找到,现在,马上,必须!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在大学士刘一璟的耳边,低声说出了两个字:

  “暖阁。”

  这个太监的名字,叫做王安。

  王安,河北雄县人,四十多年前,他进入皇宫,那时,他的上司叫冯保。

  二十六年前,他得到了新的任命,到一个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陪一个谁也不愿意陪的人,这个人就是没人待见,连名分都没有的皇长子朱常洛。

  王安是个好人,至少是个识货的人,当朱常洛地位岌岌可危的时候,他坚定且始终站在了原地,无论是“争国本”,还是“梃击”都竭尽全力,证明了他的忠诚。

  朱常洛成为明光宗之后,他成为了司礼秉笔太监,掌控宫中大权。

  这位仁兄最喜欢的人,是东林党,因为一直以来,东林党都是皇帝陛下的朋友。

  而他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李选侍,因为这个女人经常欺负后宫的一位王才人,而这位王才人,恰好就是皇长子朱由校的母亲。

  此刻还不下烂药,更待何时?

  刘一璟大怒,大吼一声:

  “谁敢藏匿天子!”

  可是吼完了,就没辙了,因为这毕竟是宫里,人躲在里面,你总不能破门而入去抢人吧。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让李选侍心甘情愿地交人,然后送到门口,挥手致意。

  这似乎绝不可能,但是王安说,这是可能的。随后,他进入了暖阁。

  面对李选侍,王安体现出了一个卓越太监的素质,他虽没有抢人的体力,却有骗人的智力。

  他对李选侍说,现在情况特殊,必须让皇长子出面,安排先皇的丧事,安抚大家的情绪,事情一完,人就能回来。

  其实这谎扯得不圆,可是糊弄李选侍是够了。

  她立即叫出了朱由校。

  然而,就在她把人交给王安的那一瞬间,却突然醒悟了过来!她随即拉住了朱由校的衣服,死死拉住,不肯松手。

  王安知道,动粗的时候到了,他决定欺负眼前这个耍赖的女人。因为太监虽说不男不女,可论力气,比李小姐还是要大一些。

  王安一把拉过朱由校,抱起就走,冲出了暖阁。当门外的顾命大臣们看见皇长子的那一刻,他们知道,自己胜利了。

  于是,在先皇的尸体(估计还热着)旁,新任皇帝接受了顾命大臣们的齐声问候:万岁!

  万岁喊完了,就该跑了。

  在人家的地盘上,抢了人家的人,再不跑就真是傻子了。

  具体逃跑方法是,王安开路,刘一璟拉住朱由校的左手,英国公张维贤拉住朱由校的右手,包括方从哲在内的几个老头走中间,杨涟断后。就这样,朱由校被这群活像绑匪(实际上也是)的朝廷大臣带了出去。

  事情正如所料,当他们刚刚走出乾清宫的时候,背后便传来了李选侍尖利的叫喊声:

  “哥儿(指朱由校),回来!”

  李大姐这嗓子太突然了,虽然没要人命,却把顾命大臣们吓了一跳,他们本来在乾清宫外准备了轿子,正在等轿夫来把皇子抬走,听到声音后,脚一跺,不能再等了!

  不等,就只能自己抬,情急之下,几位高干一拥而上,去抬轿子。

  这四位高级轿夫分别是吏部尚书周嘉谟,给事中杨涟,内阁大学士刘一璟,英国公张维迎。

  前面几位大家都熟,而最后这位张维迎,是最高世袭公爵,他的祖先,就是跟随明成祖朱棣靖难中阵亡的第一名将张玉。

  也就是说,四个人里除杨涟外,职务最低的是部长,我又查了下年龄,最年轻的杨涟,当时也已经四十八岁了,看来人急眼了,还真敢拼命。

  就这样,朱由校在这帮老干部的簇拥下,离开了乾清宫,他们的目标,是文华殿,只要到达那里,完成大礼,朱由校就将成为新一代的皇帝。

  而那时,李选侍的野心将彻底破灭。

  当然,按照最俗套的电视剧逻辑,坏人们是不会甘心失败的,真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毕竟老胳膊老腿,走不快,很快,大臣们就发现,他们被人追上了。

  追赶他们的,是李选侍的太监。一个带头的二话不说,恶狠狠地拦住大臣,高声训斥:

  “你们打算把皇长子带到哪里去?”

  一边说,还一边动手去拉朱由校,很有点动手的意思。

  对于这帮大臣而言,搞阴谋、骂骂人是长项,打架是弱项。于是,杨涟先生再次出场了。

  他大骂了这个太监,并且鼓动朱由校:

  “天下人都是你的臣子,何须害怕!”

  一顿连骂带捧,把太监们都镇住了,领头的人见势不妙,就撤了。

  这个被杨涟骂走的领头太监,名叫李进忠,是个不出名的人。但不久之后,他将更名改姓,改为另一个更有名的名字——魏忠贤。

  在杨涟的护卫下,朱由校终于来到了文华殿,在这里,他接受了群臣的朝拜,成为了新的皇帝,史称明熹宗。

  明熹宗朱由校

  这就算即位了,但问题在于,毕竟也是大明王朝,不是杂货铺,程序还要走,登基还得登。

  有人建议,咱就今天办了得了,可是杨涟同志不同意,这位仁兄认定,既然要登基,就得找个良辰吉日,一查,那就九月初六吧。

  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

  今天是九月初一,只要皇长子没登基,乾清宫依然是李选侍的天下,而且,她依然是受命照顾皇长子的人,对于她而言,要翻盘,六天足够了。

  然而杨涟本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就在他即将步入深渊的时候,一个人拉住了他,并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左光斗。

  左光斗,字遗直,安徽桐城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现任都察院巡城御史,杨涟最忠实的战友,东林党最勇猛的战士。

  虽然他的职位很低,但他的见识很高,刚一出门,他就揪住了杨涟,对着他的脸,吐了口唾沫:

  “到初六登基,今天才初一,如果有何变故,怎么收拾,怎么对得起先皇?!”

  杨涟醒了,他终于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皇长子还在宫内,一旦李选侍掌握他,号令群臣,到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但事已至此,只能明天再说,毕竟天色已晚,皇宫不是招待所,杨大人不能留宿,无论如何,必须等到明天。

  杨涟走了,李选侍的机会来了。

  当天傍晚,朱由校再次来到乾清宫,他不能不来,因为他父亲的尸体还在这里。

  可是他刚踏入乾清宫,就被李选侍扣住了,尸体没带走,还搭进去一个活人。

  眼看顾命大臣们就要完蛋,王安又出马了。

  这位太监可谓是智慧与狡诈的化身,当即挺身而出,去和李选侍交涉,按说被人抢过一次,总该长点记性,可是王安先生几番忽悠下来,李选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

  这是个很难理解的事,要么是李小姐太弱智,要么是王太监太聪明,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是,李选侍失去了一个机会,最后的机会。

  因为第二天,杨涟将发起最为猛烈的进攻。

  九月初二。

  吏部尚书周嘉谟和御史左光斗同时上书,要求李选侍搬出乾清宫。

  这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战略,因为乾清宫是皇帝的寝宫,只要李选侍搬出去,她将无法制约皇帝,失去所有政治能量。

  但要赶走李选侍,自己动手是不行的,毕竟这人还是后妃,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经过商议,杨涟等人统一意见:让她自己走。

  左光斗主动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为了彻底赶走这个女人,他连夜写出了一封奏疏,一封堪称恶毒无比的奏疏。

  文章大意是说,李小姐你不是皇后,也没人选你当皇后,所以你不能住乾清宫,而且这里也不需要你。

  然后他进一步指出,朱由校才满十六岁,属于青春期少年,容易冲动,和你住在一起是不太合适的。

  话说到这里,已经比较露骨了。

  别慌,更露骨的还在后面。

  在文章的最后,左光斗写出了一句画龙点睛的话:

  “武氏之祸,再现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

  所谓武氏,就是武则天,也就是说,左光斗先生担心,如此下去,武则天夺位的情形就会重演。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句非常过分的话,那你就错了,事实上,是非常非常过分,因为左光斗是读书人,有时候,读书人比流氓还流氓。

  希望你还记得,武则天原先是唐太宗的妃子,高宗是太宗的儿子,后来,她又成了唐高宗的妃子。

  现在,李选侍是明光宗的妃子,熹宗是光宗的儿子,后来……

  所以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李选侍之所以住在乾清宫,是想趁机勾引她的儿子(名义上的)。

  李选侍急了,这很正常,你看你也急,问题在于,你能咋办?

  李选侍想出的主意,是叫左光斗来谈话。事实证明,这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因为左光斗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是御史,天子召见我才会去,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若辈何为者)?”

  九月初三。

  左光斗的奏疏终于送到了皇帝的手中,可是皇帝的反应并不大,原因简单:他看不懂。

  拜他父亲所赐,几十年来躲躲藏藏,提心吊胆,儿子的教育是一点没管,所以朱由校小朋友不怎么读书,却很喜欢做木匠,常年钻研木工技巧。

  幸好,他的身边还有王安。

85155金沙下载,  王太监不负众望,添油加醋解说一番,略去儿童不宜的部分,最后得出结论:李选侍必须滚蛋。

  朱由校决定,让她滚。

  很快,李选侍得知了这个决定,她决定反击。

  九月初四。

  李选侍反击的具体形式,是谈判。

  她派出了一个使者,去找杨涟,希望这位钢铁战士会突然精神失常,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相信她是一个善良、无私的女人,并且慷慨大度的表示,你可以继续住在乾清宫,继续干涉朝政。

  人不能愚蠢到这个程度。

  但她可以。

  而她派出的那位使者,就是现在的李进忠,将来的魏忠贤。

  这是两位不共戴天的死敌第一次正面交锋。

  当然,当时的杨涟并没有把这位太监放在眼里,见面二话不说:

  “她(指李选侍)何时移宫?”

  李进忠十分客气:

  “李选侍是先皇指定的养母,住在乾清宫,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杨涟很不客气:

  “你给我记好了,回去告诉李选侍,现在皇帝已经即位,让她立刻搬出来,如果乖乖听话,她的封号还能给她,如果冥顽不灵,就等皇帝发落吧!”

  最后还捎带一句:

  “你也如此!”

  李进忠沉默地走了,他很清楚,现在自己还不是对手,在机会到来之前,必须等待。

  李选侍绝望了,但她并不甘心,在最后失败之前,她决心最后一搏,于是她去找了另一个人。

  九月初五,登基前最后一日。

  按照程序规定,明天是皇帝正式登基的日期,但是李选侍却死不肯搬,摆明了要耍赖,于是,杨涟去找了首辅方从哲,希望他能号召群臣,逼李选侍走人。

  然而,方从哲的态度让他大吃一惊,这位之前表现积极的老头突然改了口风:

  “让她迟点搬,也没事吧(迟亦无害)。”

  杨涟愤怒了:

  “明天是皇上登基的日子,难道要让他躲在东宫,把皇宫让给那个女人吗?!”

  方从哲保持沉默。

  李选侍终于聪明了一次,不能争取杨涟,就争取别人,比如说方从哲。

  因为孤独的杨涟,是无能为力的。

  但她错了,孤独的杨涟依然是强大的,因为在他的心中,始终都留存着一个信念:

  当我只是个小人物的时候,你体谅我的激奋,接受我的意见,相信我的才能,将你的身后之事托付于我。

  所以,我会竭尽全力,战斗至最后一息,绝不放弃。

  因为你的信任,和尊重。

  在这最后的一天里,杨涟不停地到内阁以及各部游说,告诉大家形势危急,必须立刻挺身而出,整整一天,即使遭遇冷眼,被人讥讽,他依然不断地说着,不断地说着。

  最终,许多人被他打动,并在他的率领下,来到了宫门前。

  面对着阴森的皇宫,杨涟喊出了执着而响亮的宣言:

  “今日,除非你杀掉我,若不移宫,宁死不离(死不去)!”

  由始至终,李选侍都是一个极为贪婪的女人,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虐待朱由校的母亲,逼迫皇帝,责骂皇长子,只为她的野心和欲望。

  但现在,她退缩了,她决定放弃。因为她已然发现,这个叫杨涟的人,是很勇敢的,敢于玉石俱焚、敢于同归于尽。

  无奈地叹息之后,她退出了乾清宫,从此,她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或许依然专横、撒泼,却已无人知晓,因为,她已无关紧要。

  随同她退出的,还有她的贴身太监们,时移势易,混口饭吃也不容易。

  然而一位太监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未终结,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另一个女人。

  从这个女人的身上,他将得到新的前途,以及新的名字。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