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最轻的水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云朵的日记

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全景实录

荒诞的梦,鬼继女杀母

我是个乞丐,去到哪里都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虽然我很害怕和外界的人接触,但是我要生存,所以就算是自己不愿意我也不得不去外界觅食。对我来说垃圾堆就是我常去的地方了,每每看到人少的时候我就偷偷地从垃圾堆里翻出一些剩饭剩菜躲起来有一顿没一顿的过日子。

85155金沙下载,       
梦之所以看似荒诞,是因为往往与梦相关的故事都是毫无逻辑可言的,它往往反应的仅仅是你的内心世界的某一部分,是某种愿望或藏在心里的一段情感。天快亮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荒诞奇怪的梦。

杜金花一出生,她的妈妈就因为难产死了,虽然爸爸很疼爱她,可是她从小就没有享受过母爱。

我从不奢望会遇到什么好心人能施舍给我什么,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命,并不是我意志消沉、不去争取,而是因为我曾经试过向路人乞讨,但是他们都觉得我很恶心,一看到我就骂我、踹我,我实在是被打怕了。

       
清晨阳光灿烂,天朗气清,我和好友老王站在窗户边上晒着太阳聊着天。此刻我是处于童年时期一直居住的房子里(每次做梦如果呆在家里,都是在这所房子里)。爸爸妈妈在楼下和邻居聊天,手上也没闲着,一会儿进进出出地浇花,晒被子,做家务。今天像无数个童年时期温暖浪漫的早晨一般,一片祥和。

直到杜金花十一岁的时候,杜金花的爸爸杜卫军娶了隔壁村一个离异的女人李冬雪,李冬雪带着自己的儿女嫁给了杜卫军,她的儿子叫程斌、女儿叫程琳。

然而,有一段时间,是我人生中美好的一段时间。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善良的老奶奶,那个老奶奶就是一个普通卖菜的,生活水平也就一般般而已,但是她经常给我饭吃,才让我重新开始审视这个世界。

忽然画风突变,我却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自己一个人仍然待在二楼,大概是午休过后,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老王也不在,是回家了吗?也听不到爸妈聊天的笑声。但是楼下听起来并不安静。我往楼梯口处走去,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在窃窃私语。我连忙躲起来想听清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却一句也没捕捉到。于是趁他们不注意,我悄悄的下楼,一队人马正好迎面走来,排列整齐地往客厅方向走去,看起来却并不友善。我连忙躲进左手边的洗手间里,试图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一会儿忽然有人在敲洗手间的门,我不敢出去,连忙说,稍等一下,马上就好啦。然后打开水龙头,试图用水声做掩护,同时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我把耳朵紧贴在门上,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响亮,脚步声也越走越快。我心想这样呆着也不是办法,便打开门四处张望,只见很多人背着包裹从客厅里出来,自己家的客厅仿佛都变成了一道入口,连接了所有人的家门一样。人们背着各自收拾好的行李焦急慌张地往外走。我踮起脚尖张望,试图穿过人群,看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只见刚才那堆整齐的人马此刻守在客厅的入口处,冷漠的看着人们仓皇而逃。我看着自己家的客厅乱作一团,也不知道爸妈去哪里了。我还得回去拿我的旧书包还有钱包,里面装着我这些年写过的日记,我宁愿烧掉它们,也不能留在这里被别人发现或者翻看。几分钟后,守卫忽然开始进攻,毫无预兆的开始了,而刚才那看似平和的几分钟仿佛就是留给人们收拾行囊逃生的机会。此刻他们抽出身上的佩刀,已经开始挥向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了,里面的人们开始争先恐后的往外挤,不再寒暄客套,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恐惧。客厅那道门就仿佛是一道只进不出的死穴一样。我也害怕,随着人流往外挤,此刻已经没有机会回去了,但是心里还是挂念着我的日记本还有家人。没有见到他们,担心的同时又有些庆幸,或许他们已经逃离这里了。我跟随着人群挤出最外面的那扇大门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该去哪里呢?忽然想到不远处的外婆家,我先过去看看,或许他们都在那里?

杜卫军和李冬雪结婚之后,杜卫军就把女儿托付给了她,自己就去工地上打工了。李冬雪对杜金花很好,所以杜金花也一直把李冬雪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妈妈一样看待,那几年是杜金花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可是,我发现这个世界真特么的残酷,做好人的总是没有好报。那个老奶奶的有两个儿子,他们一个比一个自私,平时都没搭理她,一没钱就过来问她要。老奶奶说没钱,他们就骂她打她。

       
我大声呼喊外婆,从前门到后院,没有一声应答,也不见一个人影。外婆也一起走了吧?我还得找机会回去拿日记本,我宁愿在这个后院里一页一页的把它们全都烧掉。还有钱包也得带出来,后面的路还很漫长。正当我准备从后院小门离开的时候,听见外婆在叫我的名字。她步履姗姗的从厨房里走出来,问我,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的喊她。她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还在灶台边做饭,系着她经常围在腰间的围裙。我还没来得及说,她说,饭马上做好了,你先去里面躺会儿,看这跑的满头大汗的。看到外婆慈祥宠爱我的脸,好像真的没什么事发生一样,这里依旧炊烟袅袅。于是我先去里屋喝了点水,然后躺在床上休息。这时候,隔壁老奶奶过来了,只听她问奶奶,重要的东西都拾掇好了没?奶奶却问,收拾什么?隔壁老奶奶说,她女儿听说有人要占据我们这个地方,一大早便开始收拾行李,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正说着我就听到隔壁姑姑的声音,只听她说,妈,你乱跑什么,快点儿准备走了。话音未落,便是一声惨叫,空气瞬间凝固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声,难道外婆她们都被无情的杀害了?我大气不敢出一声地躲在被子里,万念俱灰,心想
死就死吧,听天由命,反正也无处可逃了。我闭上眼睛,用被子蒙着头,强忍着泪水,等待刽子手那临门一脚。10秒,20秒,时间从来没有这么难熬…外面却变得安静,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了,我偷偷地从被窝里探出头,仔细倾听外面有什么动静,很安静。侩子手好像没有发现我,已经离开了?我连忙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出门,找外婆和隔壁的奶奶,姑姑。但是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一点儿痕迹也没有。刚才是我的幻觉吗?我呆滞了几秒,忽然听到头顶的小鸟叫了几声。回过神来。

到了杜金花十五岁的时候,她爸爸在工地上出了事故,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却失去了一双腿。

这样的情况,我见过很多次了,虽然很生气,很想冲过去帮忙,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个乞丐,我就泄气了。呵,我是乞丐呀,贱命一条,就算是被人打死了又有谁会管呢?

     
既然大难不死,我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我仍然悄悄的站在后门口,往外看,确定周围没有带武器的人之后,悄悄的快步往外走。出了后门便是成片的草甸,一望无际。不远处是一片小树林,我不知道去哪里,只想暂时找个没人的,安全的地方,还得溜回来拿我的日记本,后面再另做打算。忽然我发现树林那里有人往我这个方向跑来,手上还带有一根长棍,他是来抓我的吗?我慌张地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果真是追我来了。心想多亏自己平时经常跑步,现在我就只能靠耐力拉开距离了,想要摆脱他,我就得一直跑。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了,眼看着我就要被他抓住了,我再回头看,发现他竟然还是个长腿黑人,难怪我跑不过他,难道是埃塞俄比亚人?这样一想心里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但是被抓回去就难说了,现在该怎么办呢?总不能躺在地上装死吧?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块儿大石头,我连忙降速捡起石头砸向他,他可能跑的太快了,没反应过来,竟然被我直接砸晕过去了。我坐在草地上,大口喘气,暂时安全了。前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穿过树林好像就是大山了。我再回头看看家的方向,此刻已是烟雾缭绕,完全被外族人占领了吗?我不知道此刻自己身在何处,何去何从?但是这里肯定不安全,也不能今天回去找日记本。我得先到树林里躲一晚上,再找一条可以翻过大山的路,还好自己稍微有点户外经验,可以根据一些标志找到出路,这条路貌似是最安全的了。先探路,傍晚再溜回去找一下有没有认识的的人,打听一下家人朋友的下落,带着他们走这条路吧。

李冬雪嫁给杜卫军原本就是希望可以过上稳定的生活,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才过上几年踏实的日子,就遇到了自己丈夫瘫痪的问题。

没过多久,老奶奶伤势加重无钱医治就去世了。她死后,她的两个儿子先想到的就是划分她的遗产,连她的尸体也懒得多看一眼。

       我开始匆忙的找路,忽然闹钟响了,我睁开眼睛…game over

李冬雪一想到要独自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和一个瘫痪的丈夫,她就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漆黑,于是她一狠心就拿走了杜卫军的赔偿款,就带着自己的一对儿女走了。

我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无情到了这个地步了,简直连禽兽都不如。然而,就算我对他们有怒气,但我也不敢动他们,因为我只是个卑微的乞丐而已。但后来有一件事情却让再也忍不了了,那就是那两人在划分完财产后,不但不去安葬她的尸体,反而还要把她的尸体卖出去赚钱。

杜金花看着爸爸成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心里非常的难过。

当我看到抬尸体的人要把她的尸体抬上车的时候,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连忙冲了过去,我发誓我这是用了我平生大的力气喊出了让他们把尸体留下这句话,但所有人都像看一个小丑一样对我嗤之以鼻,把我给狠狠地打了一顿。

说实话,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所以她一直把自己的继母当成了自己的妈妈一样对待,她不相信继母会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人。

我福大命大没有死去,但我知道自己再也没法要回老奶奶的尸体,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帮她报仇,我要杀了她的两个儿子。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个乞丐,因为经常吃不饱的原因,我的体质很弱,就算是我独自面对他们两个儿子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杀不了他们。所以,我只能暗暗地等待机会。

这一天晚上,杜金花做完晚饭,让她爸爸吃完,她就独自一个人去隔壁村找继母,可是一直对杜金花友好的继母,突然翻脸了,李冬雪对杜金花非常的冷漠,并把她给挡在了门外。

于是,我以后的生活除了捡垃圾充饥之外,便多了一件跟踪两个人行踪的事情了。

杜金花看着冷漠的继母,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乘着夜色独自一个人往自己村里赶去。

通过跟踪后,我终于发现了这两个人,一个经常赌钱,一个经常吸白粉。然而,就算我知道这些信息也没有什么用,因为我还是找不到什么机会对他们下手。

从李冬雪的村子到杜金花的村子走路需要半个小时,而且一路走的都是山路,所以在晚上这条路上,几乎都不会有人的。

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在一个月圆之夜,我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了。

一路往回走的时候,杜金花总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当她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又没有看不到,她害怕的加快了步伐,可是她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跑去。

那天晚上,那个赌钱的因为赢了钱饮了不少酒,在回去的路上还是醉醺醺的,我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所以,我就一直远远地跟随着他。当走到了无人的街巷的时候,我搬起石头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当时被我砸得流了很多血。

杜金花因为跑的太急而被绊倒在了地上,一双手搭在了杜金花的身上,杜金花吓得大叫了起来,可是她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竟然是自己继母的儿子程斌。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害怕,但是后来一想到老奶奶的遭遇,我就恨得咬牙切齿,又狠狠地砸了十几下。当我看到他的头被我砸得稀巴烂的时候,我才终于停止手中的动作,迅速逃离了现场。

虽然平常杜金花很讨厌继母这个游手好闲的儿子,因为程斌总是喜欢那着好色的眼神看着她。不过这一刻,看到是程斌,杜金花竟有了一种庆幸的感觉。杜金花松了一口气,正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

自从那夜杀死他后,我怕被人发现,连忙躲到了附近的垃圾场里。至于后来,警察有没有找到证据,我觉得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我躲了一个星期依旧是安然无恙。

程斌满脸淫意的向她扑了过去,杜金花拼命的挣扎着,程斌毕竟是第一次,他看到杜金花挣扎得厉害,想要控制住杜金花,可是在挣扎中却掐住了杜金花的脖子。

知道了自己暂时是安全之后,我又开始把目光放定在了吸白粉那位的身上。不过,吸白粉这位经常待在自己家里,基本上不出去,所以在外面很难对他下手。所以我想了想,觉得潜入去是唯一的办法了。可是,这个办法哪里有那么容易实现呢?

杜金花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不顺了,她原本在乱蹬的双脚,乱抓的双手都软了下来。

正当我苦恼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吸白粉的走了出去,我一路尾随着他,发现他是外出到了一个黑社会的地盘上。

程斌看到杜金花死了,他吓得站在原地,全身不停的发抖着,他四处看了看,竟不安的往自己村里跑去。

不知怎的,这个吸白粉就和黑社会的产生了矛盾,被黑社会打得半死不活扔出了屋外。

杜金花一张起来就觉得自己全身轻飘飘,她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竟还躺着一个自己,地上的杜金花满脸酱紫,眼睛瞪着又大又圆,舌头伸得老长老长的。

见到这种情况,我的心里非常激动,我觉得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在街巷的墙角边躲了半个时辰,发现那个吸白粉的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一直没有离开。

她大吃了一惊,害怕的捏了捏自己的手,可是她的手却从自己的手里穿了过去,自己就像是一团气一样,杜金花害怕了,她在心里不安的想道:我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等了那么久的时间,我心里开始不耐烦了,我手里紧紧握着一把从垃圾堆里面捡出来的菜刀,很想立马冲过去在他身上再砍个几刀。但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做,因为黑社会的大门那里有人把守着,我很有可能还没有冲过去就会先被其他人制服了。对我来说,机会只有一次,所以我不能丧失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杜金花看着自己的尸体,开始不知所措了。

在忐忑的等待中,说不清楚已经过去了多久了,那个吸白粉的终于爬了起来,他没有再进入里面,而是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因为担心爸爸,杜金花的鬼魂只能往回家的路飘去。

见到这里,我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我紧紧地跟在了他的后面,当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我终于不再等待,连忙紧握着刀直接往他的身上砍去。

第二天,杜卫军看到女儿一直没有出现,躺在床上不安的叫着金花。

被我砍中后,他惨叫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自己的隔壁冲去,想向附近的人求救。

杜金花站在他爸爸的床边,不安的流着泪。

在他的喊叫下,有些人打开门出来往这边看了一下。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我的心里非常焦急,我很害怕他们会过来阻止我。

杜卫军见女儿久久未回来,就着急得想下床去找女儿。

所以,我便更加卖力地追着吸白粉的砍。那些目击者大概也是被我的狠劲吓到了,都不敢再过来阻止我。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报警的,警察很快就会到来,我的时间很紧迫,所以我没有逃,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在吸白粉的身上砍了多少刀了,反正当警察到来的时候,他全身都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砰”杜卫军摔倒在了地上,他不顾自己被摔疼了,竟趴在地上爬了起来,杜金花流着泪想去扶起摔倒在地上的父亲,却不想竟因此而上了父亲的身。

他们死后,我也不可避免地被判了死刑。距执行死刑还有一天时间,我没有害怕,反而心里有一种兴奋感,我想说一句:老奶奶,我来陪你了……

杜金花感受到自己死后,爸爸竟因为没有人照顾,只能把屎尿拉在自己的身上。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杜金花知道现在才一天的时间,她不知道如果她爸爸往后的日子都没有人照顾,那么他的日子会过的什么样子的呢?杜金花不敢想象将来没有自己的日子,她爸爸一个人会怎样度过。

杜金花觉得与其把父亲一个人放在人世间受苦,还不如自己亲手解决掉他的生命。

杜金花流着泪,满脸痛苦的把父亲给掐死了。

后来,有人看到了杜卫军的尸体,都认为他是自杀的,因为他是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窒息而死。

杜金花掐死了杜卫军之后,她就呆坐在地上,不停的流着泪。

杜卫军死后,杜金花已经无牵无挂了,她决定要报仇,要为她爸爸和她自己报仇,杜金花的鬼魂飘到了李冬雪的家里,李冬雪正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衣。她的儿子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她的女儿正躲在房间里和男朋友发着短信。

杜金花决定要上了李冬雪女儿程琳的身,借用程琳的手杀了李冬雪一家。可是她却从程琳的身体里穿了过去,杜金花想到了自己是无意间才上了爸爸的身体的,在她上她爸爸的身体时,她的心里什么也不想,只是想要扶起她的爸爸,可是结果却上了她爸爸的身。

杜金花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她慢慢的向程琳走去,她觉得自己不再轻飘飘的了,她利用程琳的身体,慢慢的向厨房里走去,她在厨房里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

杜金花满脸诡笑的拿着菜刀,来到了客厅,她对着正在织毛衣的李冬雪的头砍了下去,第一刀下去,李冬雪大叫了起来,她本能的用手扶住了伤口,转过头来看着满脸凶残的程琳,李冬雪至死也无法相信程琳会突然发疯把自己给杀了。

杜金花对着转过头来的李冬雪又是一刀,她就像是发了疯一样,一刀一刀不停的砍着,没一会儿,李冬雪的头就被砍碎了,脑浆、鲜血、尸液、碎肉撒得到处都是,就连李冬雪的两颗眼珠子都被砍碎了,流出了浑黑的液体。

李冬雪被砍死之后,杜金花就来到了程斌的房间外面不停的敲着门。

可是程斌在杀了杜金花之后,就因为恐惧而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了。

杜金花见状,竟拿起手中的刀,用刀背不停的砍着锁,此时程斌正不安的拿着被子捂着自己的头,一想到自己杀人了,程斌就不由的害怕了起来。

杜金花砸烂了门锁,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去,她一把拉起了程斌的被子,一边拿刀对着程斌不停的砍,程斌看到自己的妹妹满身鲜血的拿着刀不停的砍着自己,他先是一愣,就在他一愣的时候,他身上有多出了一条血淋淋的伤痕。

程斌忍着疼痛,拉起床上的被子甩向了程琳,并一把推开陈琳,往客厅跑去,他看到客厅一片狼藉,看到自己的妈妈倒在了血泊里,头被砍烂了,他大口的喘着气,恐惧与不安布满了他身上的每个毛孔。

害怕竟让他呆在了原地,他全身的汗水就像是下雨一样,没一会儿,全身就湿透了,杜金花拿着刀从程斌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满脸凶狠的砍向了程斌,直到程斌倒在了血泊里,久久不能动弹了,她才停下了手中的刀,程斌身上深深浅浅的刀痕竟然达到了上百条。

程斌死后,杜金花觉得自己的一股怨气已经散了,她越来越透明了,慢慢的竟不由自主的飘出了程琳的身体。

程琳疑惑的站在原地,她看到自己满身鲜血,手里还拿着一把刀,她害怕的立即扔掉了手里的刀,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哥哥和头被砍烂的妈妈,程琳彻底的疯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