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男人看女性目光爱停在哪_两性常识_好文学网
金沙澳门官网85155 1
为美女倒立者取个好听的名字,别亦难_现代诗歌_好文学网

毛子任孙女毛小青自述的创造创办实业轶事_励志人生_好工学网,毛泽东外孙女毛小青的励志创办实业遗闻_励志人生_好经济学网

毛小青是毛泽东的侄女,因为这层特殊关系,毛小青被人称为“皇亲国戚”。然而,这样一个特殊身份的人,原本可以安稳生活,平静度日,可她偏偏放着总经理的工作不干,不顾毛家人的反对和人们的嘲笑,毅然辞职做了一名个体户!下面是关于她的励志故事,欢迎欣赏。

一袭橙色风衣,丝巾简简单单挽个结,恬静的微笑,淡淡的湖南口音,眼前的毛小青,不像“女强人”,更像温婉的大学老师。

图片 1

毛家后人中没一个经商,她这样一个深受毛泽东教育和毛家传统观念束缚的人,如何大胆打破传统观念,勇敢创业,历经艰辛万苦终成商业大亨?她又是怎样在人们的质疑声中,不靠毛家的特殊背景和名气,完全依靠个人艰辛打拼,成就一番大业的?近日,本刊记者采访了毛小青非同一般的创业人生。

但她又的确有着一份成功的事业:1996年辞职下海,在北京开毛小青美食城,高峰时有过8家连锁店,一道红烧肉远近闻名;2007年,她又在北京南郊大兴区开了建筑面积逾两万平米的红星韶膳毛小青国际养生会馆,被中国烹饪协会授予“中国湘菜名店”称号,给自己“毛氏家族第一位下海者”这个身份交出了一张满意答卷。

作为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她极力推介以湖南韶山地域饮食风俗为底蕴、以毛泽东的个人饮食习惯为特色风格的家常风味湘菜——“毛家菜”。

壮举惊天下,毛家人走出第一位个体户

没错,60岁的毛小青正是毛氏家族后人,毛主席的侄女。

毛家首个“下海”者

毛小青1954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韶山冲,她原是汉城大酒店常务副总经理。1996年,她的命运因为刘松涛的到来,骤然发生了改变。

11月18日,她到汉参加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湖北红色书画创作基地揭牌仪式,在会后接受了记者采访,讲述了自己从电子工程师跨界转型、从湖南到北京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

1959年夏天,毛泽东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韶山时曾留下了一张人们熟悉而又珍贵的照片。当时,毛泽东欣喜地看到了家乡的巨变,看到了解放初还孤身一人的堂弟毛泽连如今已是儿女绕膝,他高兴地抚摸着一个小姑娘的头,一边和乡亲们共话离情。这个只有6岁的小女孩,就是今天早已年过半百的毛小青。“当时年纪还小,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当时我们的生活、上学都是伯父给费用。”毛小青说。

1996年春,刘松涛从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口中获悉毛小青在管理4星级汉城大酒店,于是产生了与她合作的想法。刘松涛的父亲是李讷的中学教师。当时,他见北京有很多人打着毛家菜的招牌经营“毛家菜馆”,于是心想:毛小青既然能管理4星级酒店,又对餐饮有一定了解,我何不请她来京开家正宗的毛家菜馆呢?刘松涛坚信,只要毛小青愿意来京开店,借着毛家人头顶的光环,她的生意一定会火爆京城。

一个电子工程师的跨界

时光如梭,一晃过去近半个世纪。2008年刚刚开始的时刻,记者对毛小青进行了专访。

然而,刘松涛前往长沙向毛小青说明意图后,毛小青却拒绝道:“我是毛主席的侄女,又是党员干部,怎么能去当个体户呢?我们毛家祖祖辈辈都没有人与钱打交道啊!我决不能给毛主席脸上抹黑!”毛小青的表态让刘松涛失望而归。此后,他又几次前往长沙,却每次都徒劳而返。后来,他见实在无法说服她,便找到李讷,请她出面做工作。

在毛主席的老照片中,有一张是1959年回韶山看望亲属期间所摄。照片上,他亲切地抚摸着一个女孩子的头问长问短,女孩正是毛小青,时年5岁。

记者见到毛小青,是在韶山冲毛泽东祖屋东茅塘的毛泽连家。毛小青的父亲毛泽连,是毛泽东排行老九的堂弟,比毛泽东小20岁。从1949年到1960年,毛泽东每年都要从自己的稿费中寄300元钱,接济毛泽连一家的生活。

李讷因为身在北京,思想远比毛小青开放。她打电话对毛小青说:“现在,我国已是市场经济了,别人能干,毛家人为什么不能干呢?再说,你是靠劳动挣钱,又有什么顾虑和耻辱感?小青,你甩开膀子干吧,让咱们毛家也出个商人!”李讷的一席话让毛小青豁然开朗,但她又意识到毛家人开店非同一般,因为毛家历史上从未有谁经商,她非常清楚,自己一旦决定创业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她担心的是,自己从未涉足商海,一旦创业失败,岂不要遭天下人耻笑,有辱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英名?

毛小青的父亲毛泽连是主席排行第九的堂弟。毛家泽字辈总共11人,10男1女,唯一的女性是23岁当游击队队长时牺牲的毛泽建。

毛小青,白皙的圆脸,穿着一身红棉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干练的印象。见过她的人都说从她身上似乎能够找到毛泽东当年的影子,也有人说她很像她的姑姑毛泽建。她用带着湖南味的普通话,像聊家常一样,给记者讲述了她与毛家亲人们的特殊亲情和她成长奋斗的人生故事。

毛小青举棋不定,十分犯难:不去吧,辜负了李讷大姐的期望;去吧,又觉得实在命运叵测。犹豫不决之下,她决定征求家人的意见。然而,由于当时人们思想僵化,个体户又被人看不起,身为伟人的亲属,她要突然放弃令人艳羡的总经理职务而去当个体户,这让毛家人震惊不已,她的哥哥言辞激烈地说:“你放着总经理不做,却要去当个体户,你是毛家人啊!毛家人怎么能当个体户呢?”毛小青的亲朋也说她头脑发热,想法乖戾,纷纷劝她打消这个念头。一个同事也说:“这几年,我们单位的几名处长创业均惨败而回,他们就是前车之鉴,你何苦再重蹈覆辙,自寻烦恼呢?一旦失败,你将成为毛家的罪人……”

在韶山冲长大的毛小青,16岁参军,进入桂林陆军学校学习有线电载波专业。“我在部队负责载波通信,每天都做好维护,终端机从来没有出过问题。”这是一个细致活儿,维护的程序日日重复,毛小青从未厌倦。这与餐饮业大多数流程的重复颇为相似,可以说,这份细致和耐心,为她日后的创业埋下了伏笔。

1969年国庆20周年之际,她随父亲到中南海住了两个月,伯父的工作格外的忙碌,但他老人家还是抽空与他们父女俩拉家常。那时,毛小青跟伯父提起想到部队当兵的愿望。伯父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你现在还年轻,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文化知识。”婉拒了她的请求,毛小青只好知难而退。回到韶山后,她以学生代表的身份,被当选为湘潭地委委员。

然而,毛小青偏偏是个敢于挑战的人,被人一激,她反而豪气大发:别人能做的事,我就一定能做!而且,她自信自己拥有多年的餐饮工作经验,不会像别人一样遭遇失败。

1976年,毛小青从部队回到湖南,在湖南广播设备厂当工程技术人员。至今,毛小青都记得自己当年参与的两大科研成果:水下鱼雷发射仪器及电视台开关电路自动控制系统研制。

1970年,毛小青在家乡韶山报名参军入伍,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绿军装。她开始当的是通讯兵,随后由部队推荐进桂林陆军学校学习有线载波专业两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军区通信总站,却仍是一名普通士兵。部队的首长和战友并不知道她的特殊家庭背景,她也从来没有流露出特殊的身份,始终坚持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曾经有人说她“傻”,要是讲明身份,早就有可能把她提拔上去了,但是,她说她从不后悔,“一切都要靠自己,不应该在伯父这棵大树下谋取自己的好处,这是我们毛家后代恪守的原则。”1976年,毛小青转业回到长沙,被分到湖南广播设备厂,成为一名技术骨干。

毛小青一旦决定的事谁也拦不住。1996年3月,她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前往北京筹备开店事宜。不久,她在东城区华龙街天安门附近找到了一家店面,以年租金29.8万元租下了该店。此后,她又从家乡雇请了12名厨师和服务员,于1996年5月7日开出了“毛小青美食城”。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国企迎来阵痛潮,毛小青的生活也随之改变:调到湖南省旅游局下属的东方宾馆,主管餐饮。转行不懂没关系,只要花时间,都能研究出来。菜品搭配、服务质量……在她的悉心打理下,宾馆的餐饮生意日渐红火,餐饮部员工第一次拿到丰厚奖金,成为别的部门同事艳羡的对象。

1993年,她被调至湖南省旅游局工作,出任汉城大酒店副总经理。1996年,在李讷大姐等毛家亲人的鼓励下,毛小青到北京东城区华龙街创办了北京毛小青美食城。今年54岁的毛小青是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理事、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也是毛家第一个“下海”的创业者。

出乎所有人意料,毛小青开店压根就没有利用毛主席的名声做金字招牌。她之所以用毛小青,而不是毛家菜命名饭店,就是宣告她将不靠毛家人的名气经商,而是靠自己创业。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将毛主席的厨师生前留下的菜谱加以整理、丰富,形成真正别具一格的毛家菜系。

而同事的信赖,终成为她进京创业的其中一个推手——在当时,北京兴起“毛家菜”热,不少人邀请毛小青利用自身的餐饮优势进京试水。但身为毛家人,她对下海做生意有着重重顾虑。直到1996年,在毛泽东女儿李讷的鼓励下,她终于下定决心辞职,找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了12万元,带着一干追随她的餐饮部同事北上,在北京市中心开出第一家“毛小青美食城”。

毛泽建烈士的模特

都说女人创业难,而毛家女人创业更是难上加难。因为不愿公布自己的特殊身份,毛小青的小店开张后,为了节省开支,她在前门的一条巷子里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每天和女同事挤着睡上下铺。这家旅馆狭小不说,还没有厕所,而要上厕所得步行几条巷子,那些小胡同让她经常绕得晕头转向,不辨南北。

“睡凳子”拼出8家连锁店

毛小青告诉记者,韶山冲里的不少人说,在她这一辈女孩中,她长得酷似23岁担任游击队长时牺牲的姑姑毛泽建,而且连性格、爱好、说话、办事都像。令人遗憾的是,泽建姑姑只留下一张中学时与同学们的合影,又不很清晰。上世纪60年代,一群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艺术家、画家要为毛泽建烈士塑像作画,他们都拉毛小青做模特。毛小青称,那时自己可紧张啦,窘得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才好。一位画家还跟她开玩笑,说她什么都和姑姑一样,只是更漂亮些。她说,这可能是自己的生活条件比姑姑那个时代优越得多的缘故吧!

而且,旅馆没有暖气和澡堂,一到冬天,毛小青和女员工经常冻得睡不着觉。无奈之下,毛小青狠心租了一个四合院,月租3000元,房租半年一交。谈的时候,一个中介非常热情地说里面暖气设备的什么都有,可租金一付,人住下才知里面根本没有暖气。结果,由于里面冷得没法住人,她白白扔了18000元,被迫带着服务员搬回到店里。白天,她在餐厅忙碌,到了晚上她就和女员工拼凳子睡觉。10把椅子睡一个人,椅子对椅子一拼,她裹着被子睡觉虽然难受,但毕竟餐厅里有暖气,不用再受冻。而洗澡时,她就在厨房的一个角落用塑料布临时围块地方……

谈起18年前,42岁的自己在北京白手起家的经历,毛小青感叹道:“酸甜苦辣,一言难尽。”

毛小青深情地说,伯父在毛家“泽”字辈兄弟中排行老三,她父亲毛泽连排行第九。他们“泽”字辈共有10男1女,惟一的女性是她的姑姑毛泽建。为了新中国的成立,他们那一辈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到解放时幸存下来的只有毛泽东、毛泽连、毛泽青三兄弟了。父亲毛泽连12岁时就给伯父当通讯员,16岁时就做地下工作,一次他夜间送信,在回营地的路上,为逃避敌人追捕,匆忙中左眼被树杈扎伤了。他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为躲避敌人,不敢出去治疗,左眼严重发炎导致失明。后来炎症继续蔓延,不到20岁他就不幸地双目失明了。在血雨腥风的艰难岁月里,父亲度过了一个个失去光明的苦日子。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伯父得知堂弟泽连因双目失明孑然一身,很是难过,派专人把他接到北京。毛主席在百废待兴中忙里偷闲,细心地关怀着来自家乡的堂弟,并出钱送他去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医院经过认真检查,决定为他挖去左眼球以免炎症继续伤身。她父亲毛泽连于1995年病逝在韶山,享年82岁。

创业之初,毛小青的思路就已十分清晰:做以韶山地域饮食风俗为底蕴、以毛泽东的个人饮食习惯为特色风格的家常风味湘菜——“毛家菜”。毛主席逝世后,他的厨师和秘书便归纳了几十种他喜欢吃的菜,命名为“毛家菜”,鲜辣的剁椒鱼头、香甜的红烧肉、色香味俱全的火焙鱼等,都是其中代表。

毛小青找到毛主席的厨师留下的菜谱,加以整理、丰富,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毛家菜。为了保证正宗的湘菜风味,她定期从湖南采购食材和调料。

尽管定位明确,味道正宗,毛小青的创业却非一帆风顺。她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饭店,选择完完全全靠自己。由于资金有限,开始,毛小青只能和女员工们挤在一起睡,“十条凳子,一边拼五条,大家挤着睡。因为铺的是地板砖,凳子容易滑,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掉到地上,爬起来重新睡”。曾有媒体这样描述她的经历:“既当服务员,又做传菜工,还到厨房打下手,累了一天,饭店打烊后还得扫地、洗碗……由于疲劳过度,一次洗碗时,洗着洗着她眼前一黑,一头栽进了水池里,头被磕出一个大口子。送到医院,她被查出严重睡眠不足和过度疲劳,医生要她停止工作。”

经过辛苦打理,美食城的生意日渐红火,次年,毛小青开始向外扩张。她接手了广安门一家3000平米的酒店,仅仅几个月就让该店起死回生,生意爆棚。但不久,市政施工拆迁,毛小青只得黯然退出,50万元租金就此打了水漂。

记者问毛小青:“这么苦,有没有后悔过?”她摇摇头:“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干一行爱一行,可以不睡觉,也要干好,不干好不罢休。”

吃一堑长一智,遇到合意的店面时,她仔细调查周边信息,稳扎稳打,高峰时曾开出8家店面。

打造两万平米“红色餐饮”

2007年,毛小青的餐饮生意迈上新的台阶。她与北京大兴区的红星集体农庄合作,开出面积逾两万平米的“毛小青红星韶膳国际养生会馆”,自己担任董事长。

此时,毛小青下海已有11年,她也逐渐体会到“做餐饮就是做文化”的经营真谛。为此,会馆呈现出毛小青念兹在兹的“红色风格”——馆前广场耸立着高大的毛主席雕像;步入酒店,宛如进入超大的阳光房,缩微的浏阳河蜿蜒流淌,花草树木假山凉亭一应俱全;墙上挂着两千多幅毛主席不同时期的历史照片、毛家人的合影;还有按1:1比例建造的毛主席韶山故居……让人恍若身处当年,这正是如今深入人心的“主题餐饮”经营思路。

但做餐饮,味道才是王道。比如毛泽东平常喜欢吃苦瓜小菜,而做苦瓜讲究配料搭配,口味要清淡,除了保留好成分和微苦香甜,还要照顾喜欢吃辣味的人。为了保持这道菜的原汁原味,毛小青坚持原料、配料、作料全部采自家乡,在湘味基础上又突出了土、特、素、巧、精、鲜等特性。

餐饮业还有一个硬指标:新菜。在确保毛家菜正宗的同时,毛小青又和团队开发出一系列新品,如元帅宴、将军宴、庆功宴、战友宴等,正中团体游客的心思。

除了餐饮,毛小青还打出“养生”牌。她潜心研究伯父的养生饮食文化十多年,总结出“简朴、简单、简洁”六字诀,自己受益匪浅——60岁的年纪,但外人往往以为她只有40多岁。“养生”基础的落脚点,便是会馆所在的红星农庄——农庄里设有百果园、百卉园、百味园、五谷园、六畜园等生态园,野菜丛生、瓜果遍地、鸡鸭放养、鱼虾满堂,正是当下大热的有机农产品概念。加上会馆另设的近百间客房及会议室,聚会、婚庆、观光……一条龙服务的产业链思维就此齐全。

从餐饮中来 到文化里去

毛小青的创业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传奇色彩,与许多中年下海、投入餐饮业的女性一样,她从苦累中一步步走到如今,也得到了商界的认可——2011年,她首次应邀参加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商界女性精英峰会”,以一位女性创业者的身份在大会上发言,认为“女性自强不息,要具备善良、坚强的品格,要坚持做自己”。

去年9月,第五届中国商界女性精英峰会上,她再度现身,“只要我们女性做到了自强不息,还是有平台、有空间的,所以看我们女性自己怎么样坚持努力,不要放弃。”

得到商界认可的毛小青开始转型。如今,她的精力有很大一块放在自己的北京红色伟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公司下设红色书屋,开发了许多与毛主席相关的纪念品。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毛小青,始终佩戴一枚“为人民服务”胸章,这已成为她的标志之一。为了传播自己的理念,她身兼多个社会职务,此次到汉参加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湖北红色书画创作基地揭牌仪式,她对基地主任张国超“湖北书法创作基地不要陷于‘市场’,而是能遵循历史与文化的脚印前进”的看法就表示赞同。

她对记者直言:“用餐饮养文化,以文化促进餐饮发展,这是我的思路。”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