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金沙澳门官网85155 5
天黑是天亮前的一个过程_名言名句_好文学网,红色的秋天
图片 5
叛逆挚友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六巨头谁最能打

株洲抗日传奇之杨家军,大山中的日本军装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在察哈尔境内,有个叫火烧寮的山坳,在上个世纪30年代,这里的老百姓不少人穿着日本人的军服,令进山人都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
张学良奉蒋介石的命令,必须全军撤出东北,不能对日本人放一枪。命令一下达,军官们议论纷纷,不少人都在埋怨:有枪有弹却要逃跑,这算什么事!但军令如山,军官只能把满腔愤懑压在心底,默默地撤军。
军队后来驻扎在江南地区,张学良任豫鄂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专对付共产党。这时,部队的正直官兵都义愤填膺:这叫打仗吗,放着小鬼子不打,专打自己人。此时,蒋的嫡系部队也对这么多的东北军很提防,他找个借口和老蒋说应该把他们调往西北八路军的大本营去“剿共”,老蒋想想也是,一纸调令让张学良到西北去。为了防止意外,老蒋把东北军改编了一部分,张学良带着剩下的一部分东北军奔赴战场。路上,大家的情绪极其不稳,本来没有打日本,大家已经很愤恨,现在,老蒋又把弟兄们拆散了,谁能不气愤呢?张学良也很后悔,他原来执行老蒋的不抵抗政策也有自己的私利,为了保存实力,可现在面临实力被蚕食的处境,又去打战斗力极强的八路军,真是前途未卜啊!
大家的情绪十分低落,一路上,低声嘀咕,悄声骂老蒋。行到晋察冀交界处,一位杨营长看到不远处有日本人的工事,说什么也不肯走了,他大骂道:日本人就在不远处,老子准备留下来打他,要我走,除非毙了我。少帅过来劝他几句仍无济于事,知道他的火脾气,便不再劝他了,给他留下了几箱子弹和两挺轻机枪就走了。杨营长看着日本的工事,恨得咬牙切齿,他把子弹和机枪藏在山洞里,准备去探探虚实。
转了几天,他一无所获。一天,他在一个小酒店里喝闷酒,只见几个汉奸耀武扬威地走进来,大声呵斥伙计拿酒菜来。不一会,满脸堆笑的伙计给他们摆了慢慢的一桌酒菜。杨营长不动声色,悄悄地探听他们说什么。只听得为首的那个汉奸悄声说:弟兄们,今天我们好好地喝一顿,明天得保护皇军的车队。说完,大声叫道:喝!不一会,嘈杂成一片。杨营长结了账,赶快走了出来。一路上他想:现在敌人的工事在西边,这个据点也不算太大,再往西没有大的据点,并且南边和西边都是山,车队要来肯定从东边来,对,就埋伏在东边。这样一想,他浑身是劲,就在东面的一个隐蔽的山坳里埋伏下来,子弹和机枪都放在身边。再看这地势,三面皆山,只有北边有条小路可上,正前方正是一条东西方的大路,这个位置打埋伏合适不过了。杨营长心里有点遗憾,那些战友们嘴里整天嚷嚷,可要留在这里却只有他一人,唉……管他呢,我一样打他一片。
第二天,等了一上午,没见动静,杨营长的脸、手被山坳里的蚊咬得都肿了,他沉住气,嚼了几口干粮,仍旧耐心地守候。
下午三点左右,随着沉闷的汽车爬坡声,一行五辆汽车拉着满满的一箱箱东西蜿蜒而上,车上坐着一些士兵,他们瞪着眼,巡视着。好,杨营长看到了敌人十分兴奋。等第三辆车进入埋伏圈后,他的机枪打响了,突如其来的火力使敌人措手不及,第一辆车的棉衣燃起熊熊大火,第二辆车也爆了,把大米洒得到处都是,第三辆车是弹药,巨大的轰炸声使敌人尸横遍野,第四辆因为挨的近也被炸着,第五辆车猛然停止,日本人的应变能力就是强,一大群日本人从车上跳下来,叫嚣着冲上来,原来第五辆车拉的是士兵。一大片敌人在机枪的扫射中倒下了,杨营长高声大喊道:妈的,就是痛快!敌人的冲锋暂时停止,杨营长赶快装弹夹。敌人看了看地形,不由得叫苦,连对手的影子也看不到,周围都是些悬崖峭壁,怎么办呢?就是连迫击炮也被炸毁了。带队的少佐连忙派了几个跑得快的兵绕过这座山去据点报信,他一面把队伍分成左中右三个方向,又向山上冲去,一面让投掷手投掷为数不多的手雷。杨营长怕这个,因为他只有一个人,应付不过这么多的火力。第一要务还是把敌人的投手雷的鬼子结束了,他端起枪,一阵扫射,一片手雷队倒下了,虽是这样仍被一颗手雷把腿炸伤了,他咬着牙扎住流血的腿,一看,几队日本人几乎要上来了,他大喝一声,一队队倒下了,血染红了山路。日本人停止了进攻,龟田少佐看着眼前的一片尸体,愤怒到极点,他沉思了一下,对翻译官吩咐了一番,翻译官走了。
这一阵打,杨营长的眼睛都红了,他摸着发烫的枪膛,心想鬼子在搞什么名堂,管他呢,正好趁这段时间休整一下。
隔了十几分钟后,战斗又打响了,敌人又是老办法进攻,杨营长很迷惑,但众多的敌人让他来不及细想。喷射的枪头喷不尽他满腔的怒火,震耳的枪声吼不完他无尽的仇恨。
正在这时,他的右臂一麻,同时听到了一声从背后传来的枪响,他猛地回过头,看到十几个日本人在一个老乡的带领下从后面爬了上来,他正想端起枪,左手又是一麻,血涌了出来,他恨得大骂那个老乡:“汉奸,老子死在你手里了。”那个老乡嚅嗫道:他们逼我,还没有说完,就被翻译官给打死了。翻译官大笑道:“抓活的,看看这小子什么来路。”杨营长垂着头,好像是失血过多,没有一点精力了。十几个鬼子上去,把杨营长团团围住,踢了他几脚,杨营长无动于衷,呜里哇啦了一通,笑了起来,一个鬼子蹲下身就要拉杨营长,正在这时,杨营长把藏在衣服里的手榴弹拉着了,鬼子一看不对,赶快就跑,还没跑出半步,一声爆炸使他们飞上了天……可惜杨营长在后,什么话也没来得及讲,也随鬼子一起血肉横飞了。可惜这位决心抗日的英雄,英年早逝了。他的壮烈牺牲给贪生怕死的东北军上了庄重的一课……
日本人收拾完战场,后撤走了。当地的老百姓站在火烧寮口,集体遥拜杨营长的英魂,一边烧着纸,一边痛苦失声。拜完,他们看着满山的尸体说:“这些小鬼子的衣服不是很好吗,要不我们脱下来穿着吧,省的没有衣服。”大家觉得对,就纷纷跑上去,开始剥鬼子的军服。好容易剥下来,他们都很奇怪,怎么日本鬼子的胸前裹着一块白布呢?胆大的人俯下身子,把鬼子胸前的白布扯下来,一看,啊,是女人,许多人不信,就去扯下来,一看,几乎都是女人,怎么,鬼子里有女兵,他们带着满腹疑问,下了山。
一个月后,一支八路军的小分队经过这里,他们进村找老乡,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的日本鬼啊?但一细看,原来都是老百姓。他们迎上前去,询问究竟,老乡们便把杨营长这段慷慨悲歌的故事告诉了他们,末了又问:“怎么鬼子里有这么多的女兵呢?”队长说:“这些女兵也不是日本鬼子,她们是朝鲜人,是被鬼子抓来顶枪子的……”队长临走时吩咐:千万不能再穿日本军服了,不然让鬼子看到,哪有活命在呢?老乡们连忙点头称是……
如今,战争已经过去70多年了,每逢阴雨天或黄昏时,在火烧寮这个地方,一阵阵喊杀声还不断地传来,令过往的路人不寒而栗。但村人说:不要怕,那是杨营长的英魂不散,他在打日本鬼子呢……

图片 1

三姑十六了,生的落落大方,是十里八乡的俊俏姑娘,上门提亲的人家络绎不绝,三姑的心气高啊,高不成低不就,父母拿他没办法。
  三姑是边区政府黄山区代庄乡识字班的班长,思想进步,很活跃,整天忙着搞拥军活动,做军鞋,给八路军烙煎饼,和部队上的人混得很熟。一天中共山东省政府主席黎玉来到三姑家和来乡长谈工作,见三姑思想进步,为党做了很多工作,表扬了三姑,便问三姑叫什么名字,“俺没名字,就叫三姑。”那时候女孩子都没名字,随便叫妮子,傻妞什么的,黎玉开玩笑说:“叫三姑,叉辈了,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叫兆兰,大名来兆兰。”三姑从此就有名字了,在家里来兆兰名字叫的不响,还叫三姑。
  三姑的父亲叫来宗吉,家里有几十亩土地,家资丰盈,落善好施,经常救济贫困,是有名的大善人,开明开朗人士,共产党八路军来了,他带头为共产党八路军捐枪捐款纳粮,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先后送到部队,参加革命队伍。党在这里创建了沂蒙山革命根据地,三姑的父亲来宗吉担任根据地代庄乡乡长,为党的事业做了许多工作,荣获“山东省优秀抗日乡长”称号。
  1941年冬,日本侵华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指挥日伪军五万余人,于11月5日傍晚向我山东党政军首脑机关驻地留田一带包抄,妄图翌日拂晓将我指挥机关围歼。留田附近一个名叫钮家沟的小山庄,一间草屋里正在召开高级军事会议,朱允先参谋长说:敌人从四面八方向我方合围进攻,把我方集结在留田村一带的部队被重重包围,最近一路离留田只有5里地,最远的一路也不过15里地。”北面的日本骑兵进到离留田2里的地方,和我方前哨部队发生接触。下午,南面进占高里的敌人也和我方警戒部队交火。参谋长介绍完敌情,又指着墙上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从标明敌人11路进攻方向的蓝箭头当中,找到2个黑圈圈,补充说道:“日军总司令畑俊六和10师团师团长平林已经到汤头和沂水一线来了。敌人过去采取‘分进合击’、‘拉网’、‘铁臂合围’,‘奔袭’战术,一次一次被我们粉碎了。现在又搞了新名堂,把这次大扫荡叫做‘铁桶包围阵’,而且把我们山头上简单的工事,比喻成‘马其诺防线’……”,“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了参谋长的话,接着大家听见一个湖南口音说道:“畑俊六给自己留后路,准备将来吃败仗,好向日本天皇报账!”说话的是位中年人,40岁左右,中等略高的身材,体格健壮,穿着灰棉军装,扎着黄皮带,带着护耳棉帽,打着人字形绑腿,踩着旧布条打成的草鞋,露出发黄的白布袜子。这就是115师政治委员罗荣桓。
  往日里,大家看到的罗荣桓多半是严肃的面孔,特别是他的方脸上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更显得威严。罗荣桓外表威严,内里却有着一颗火热的心,他关心干部、爱护士兵。同志们有什么事,都愿意找他谈心,请他帮助。罗荣桓接过参谋长的话头说道:“日寇这次大扫荡是妄图围剿我们山东的指挥机关,消灭我军的主力,摧毁沂蒙山根据地。情况十分严重,今晚上必须突出去。大家研究一下,从哪个方向突围比较有利?跳到什么地方比较合适?找几个向导。”正在给开会首长倒水的识字班班长三姑来兆兰自保奋勇:“首长,俺是本地人,地面熟,俺给当向导。”
  傍晚,我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指挥部队,在向导们带领下,借夜雾向敌人驻扎在临沂的大本营方向突围。我军三千多人利用山间黑黝,从敌人设防的间隙中,跋山涉水,巧妙地闯过了三道封锁线,不费一枪一弹,胜利地突出了重围,粉碎了敌人的大围歼,被誉为无声的战斗。三姑和其它几位向导受到了罗政委的表扬:“这次留田突围战,你们几位老乡给我们带路,能胜利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为人民军队立了大功,尤其是来兆兰姑娘很勇敢嘛!”115师政治部授予三姑“抗日英雄好姐妹”称号,并颁发了奖状。
  三姑的大哥,来兆营,八路军山东纵队交通员,他自小习武,拳脚好,力气大,三五个壮小伙不在话下,上过几年私塾,识文解字。1943年秋天,山东纵队领导获悉,侵华日军铜井小队鬼子和伪军160余人偷袭我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所在地岸堤,情况紧急,需要连夜把消息送到岸堤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首长手里。山纵首长把送信的任务交给来兆营,并再三叮咛一定要完成任务,来兆营初生牛犊不怕虎,拳脚好,胆量大,接到任务马上出发。要到达岸堤地需通过敌人的三道封锁线,经过第一道封锁线荆山沟时发现三个站岗的鬼子正在围在一起争吵,来兆营手持匕首蹑手蹑脚的靠近敌人,手起刀落,结果了三个鬼子,顺手捡了两颗手雷,一顶鬼子帽子,悄悄地溜走了。守第二道封锁线柳红峪的鬼子点起了许多篝火,远处看去篝火联营,人影晃动,听见几里哇啦的说话声音。交通员来兆营机灵的很,戴上鬼子帽子,大摇大摆的从两堆篝火之间通过了。第三道封锁线是桥头,已是深夜,来兆营见没动静,便猫着腰慢慢前进,不好,被敌人发现了,一个鬼子向他小跑着走来,赶紧躲在凹地草丛里,鬼子走近了,没有用枪指着他,而是向他撒尿。原来是鬼子撒尿的,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窜到鬼子面前,一手捂住嘴巴,一把冰冷的匕首插进敌人胸膛。凌晨两点到达岸堤,见到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首长,递交了信件,又口头传达了首长的指示,和首长握手告别。
  来兆营完成任务,回来的路上,过了汶河,天刚蒙蒙亮,发现桥头下一群鬼子围着一口大锅正在吃肉喝汤,边走边扔了两颗手雷,炸了一锅肉汤和正在吃肉喝汤一群鬼子。
  在庆功会上山纵首长讲:由于来兆营及时把鬼子和伪军偷袭我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消息送到岸堤,我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及时转移,并利用有效地形组织伏击敌人,有效的打击了敌人,取得了胜利,在穿过敌人封锁线时用匕首手刃四名鬼子,炸了一锅肉汤和正在吃肉喝汤鬼子一死五伤,经纵队党委研究决定,给来兆营记二等功一次。从此来兆营名声大振,威震敌胆,成了远近闻名的抗日英雄,民间传说他是来无影去无踪神人,专杀罪大恶极汉奸,无恶不做的小鬼子,敌人听到吓破了胆。
  1944年,大豆黄夹的时候,三姑动员二哥参军了。二哥来兆林,二十六岁,中等身材,壮小伙,为人忠厚老实,工作勤奋,参军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一夜没睡觉,硬是把三亩大豆收割完了,才告别妻子儿女,再三叮嘱妻子儿女要好好活着,好好种地,打完鬼子回来。
  三姑把戴着大红花的二哥送到山纵独立团,团长朱凤九亲自接待。独立团奉命在根据地北沂蒙外线开展工作,这里情况很复杂,敌我顽三股势力交错。一天来兆林所在的六班奉命到桃花间号房子,桃花间的村长马立番,是个顽固派,长一副三角眼,狡猾得很,见我们人多势众,只好给我们号了房子。太阳下山了,团长朱凤九带领大队人马赶到桃花间,命令宿营。通信员报告,六班号的所有房子里面全是水,地板湿漉漉的无法居住。原来顽固分子马立番阳奉阴违,见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六班战士们,一边答应号房子给八路军驻,一边派狗腿子向日伪军头子大汉奸刘黑七报告,又派人向八路军号的房子里泼水,企图赶走八路军,让刘黑七消灭我们。马立番的企图早被机灵的来兆林发现,并向团长朱凤九做了详细汇报。六班战士们带领二营大部队埋伏在桃花间村外一公里的蒙河边,当刘黑七的汉奸部队到蒙河时,带头的敌连长,贪功急切,命令趟水过河,蒙河里一米多深的水,水流湍急,当一个连的敌人全部下到河中间时,营长刘志远一声令下:“打!”汉奸部队顿时人仰马翻,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敌群,炸的敌人溃不成军,死伤不计其数,小股敌人拼命逃跑。营长命令追击,追击数公里,残敌大部被歼灭,缴获敌人大批马匹枪支弹药。从此敌人吓破了胆,刘黑七再也不敢小视我们八路军独立团了。朱团长的将计就计粉碎了顽固派马立番的阴谋,又重创了日伪军,名声大振,独立团在北沂蒙外线站稳了脚,使得山东大片根据地连成一片,独立团受到纵队的嘉奖。朱凤九表扬了来兆林作战机智勇敢,在桃花间战斗中立功,破格提拔来兆林当排长。
  山间曲折的小路上,一头毛驴驮着一名村妇打扮的女子,走在前面牵毛驴的是一位农民打扮的壮小伙子,他就是八路军交通员来兆营,驴背上驼的是他媳妇李爱兰。奉八路军根据地泰山区首长命令去滨海区送情报,泰山区到滨海区300里地,需要通过敌占区20里,来兆营的任务是穿过敌占区,把情报交到滨海交通站。李爱兰的舅舅家在滨海区的李庄,舅舅郭春普是八路军北沂蒙税务局征税科科长,名气大。来兆营夫妻扮成农民,掩人耳目,骑上毛驴走亲戚,当走到敌哨浮来山时被敌人盘查住,“你们二人看着眼生,干什么的?”上来两个汉奸兵搜身,左搜右搜也没有搜出什么东西,李爱兰说:“我们夫妻走亲戚的。”“什么亲戚?那个庄的?叫什么名字?”“我舅舅郭春普,李庄的。”“是八路的红人郭春普的亲戚?抓起来!”敌人严刑拷打,没有发现破绽,李爱兰的父亲四处打点,来兆营夫妻放出来了。情报藏在李爱兰的头发把子里面,没有被敌人发现,终于把情报送到滨海区首长手里。
  三姑身穿粗布印花袄,腰扎武装带,头戴八路军军帽,天天在战地医院忙活着,为八路军伤员擦洗伤口,换药,包扎,洗绷带,为伤员唱歌。三姑像一只百灵鸟在缺医少药的战地医院穿梭,给了八路军伤员带来许多温暖,给了八路军伤员带来许多活下去信心和力量。袁簿启是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的学员,五短身材,血气方刚,英俊潇洒,在一次掩护学员转移的战斗中负伤,送到八路军战地医院时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在三姑的精心护理下,顽强的活了下来。袁簿启很感激三姑,一天在三姑搀扶袁簿启散步时,袁簿启向三姑表达了感激之情,爱慕之情,一定配合三姑好好养好伤,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上去。袁簿启康复出院,三姑送了他一程,恋恋不舍的分别了。从此三姑心里装着对一个人的牵挂,对一个人思念。袁簿启回队不久给三姑来信了,信中表达了对三姑的感激,他要报答三姑一辈子,一辈子不离不弃。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洋溢的波澜在三姑的心田涌动。三姑给袁簿启回信了……三姑恋爱了!
  1945年3月,独立团接到上级命令,在驻地南麻阻击日军南进,防止日军再次进入沂蒙山根据地。团长朱凤九亲自召开动员大会,要求坚守阵地,阻击敌人,不让鬼子踏进根据地半步。动员会结束后,部队抢修筑工事,挖战壕,团里给营里下达作战任务,营里给连里下达作战任务。三姑的二哥来排长,一边做战士的思想工作,一边带领战士加固工事,给每位战士丈量坚守阵地的宽度,每人守三米,鼓励战士守好自己的三米阵地,不让敌人从自己的阵地突破。分发弹药每位战士一箱手雷弹,300发子弹。15日晚在阵地上开饭了,吃的是小米地瓜粥,猪肉炖粉条子。战士们心里都清楚吃完小米地瓜粥,猪肉炖粉条子敌人就要进攻了。16日拂晓,敌人开始进攻了,来排长大声说:大家不要慌,不要害怕,不要着急,每人准备10棵手雷弹,打开保险盖,听我命令,等敌人靠近了一齐往外扔。敌人离我们近了50米,40米,30米,25米,来排长大声命令:“拿起手雷弹,拉导火索,扔!”68名战士齐刷刷的扔出68棵手雷弹,“拿起手榴弹,拉导火索,扔!”“拿起手雷弹,拉导火索,扔!”……30秒钟内680棵手雷弹在敌群中爆炸,阵地前一片火海。来排长大声命令:机枪伺候!机枪一阵扫射,打退了第一次进攻。每三平方米同时爆炸一颗手雷弹,30秒钟内炸了10次,机枪扫射,这是什么智慧,大智大勇。来排长大声说:同志们!赶快检查武器弹药,带着武器弹药进入掩体。接下来是敌人的炮火,敌人第一次进攻吃了亏,架起小钢炮向我阵地狂轰滥炸,敌人发疯似的要炸平我八路军阵地。半小时后,鬼子哇哇乱叫,鬼子又开始进攻了,来排长大声命令:同志们!马上进入阵地,各就各位,“打!狠狠的打!”“手雷弹伺候!”“机枪扫射!”炮火声,爆炸声,机枪扫射声,枪声,喊杀声,声声不息,小鬼子纷纷倒下,独立团打退了敌人的第二次进攻。战斗的间歇时间团长命令抢修工事,检查补充弹药。战斗焦灼,战斗一直进行到上午九点,115师的686团赶来增援,敌人见事不妙退却了。独立团取得了南麻阻击战的胜利。
  在南麻阻击战中来兆林的九排多次打退敌人的正面进攻,伤亡最小。在独立团总结表彰“南麻阻击战”大会上,朱凤九让来兆林发言,“九排长,你说一下,你是怎么打的?”憨厚的来兆林说:“我一早晨,打了一椽子子弹,耳朵都振聋了。”“你们排是怎么打的?”“我看见鬼子离我们近了,我就向全排同志们大声喊,拿起手榴弹,拉导火索,扔!战士们就拿起手榴弹,拉导火索,扔!我喊了10次,战士们就扔10次,把鬼子炸回去了。”朱团长表扬了这种打法,肯定了这种打法,要求向全团推广,学习九排长的打法。

     
1944年夏,日本华中派遣军发动“一号作战”计划,第四次长沙会战失利,包括株洲在内的湖南中东部地区随之沦陷。6月16日,日军侵占株洲镇,次日进驻渌口镇。日军进驻渌口后,烧杀奸淫抢掠,无恶不作,犯下滔天罪行,事后为了掩盖罪行,日军放火烧城,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从接龙桥至关口的529栋民房,著名古迹天府庙、万寿宫、天妃宫、神农殿等,皆在这场大火中被烧毁……

“太君,这边大户人家,值钱的大大滴有!”狗二笑眯眯地。狗二就是个地痞流氓,由于没有人愿意当南阳桥乡维持会会长,他助纣为虐地带领一群混混给日本人卖命,祸害乡亲。

“哟西!你的带路!”龟田少佐说道。

“太君,那边文物的有。”

“哟西!你的良民!” ……

话说,狗二看上了村里的王寡妇,可是王寡妇一直宁死不从,这不,今天还被王寡妇用剪刀在脸上划了一道口子,险些没命。他怀恨在心,心想你不便宜老子,我就把你送给日本人。

“太君,这边花姑娘滴有。”

“哟西!你的!良民大大滴!”龟田少佐和狗二带着几个日本兵和便衣队的汉奸来乡里作孽了。

“你们滴,门口等我!等下你们!”说完,龟田少佐迫不及待冲进王寡妇家,他力气大,一下就把王寡妇按在床下……

“啪!啪!啪!”几声枪响,门外几个日本兵和汉奸应声倒下,龟田一听不对,马上从后门仓皇逃出。

“杨队长,追上去吗?”

“不了,等下鬼子肯定会回来报复,你!赶快通知乡亲们转移!”杨队长说道。

“这个狗二怎么处置?杀了他吧!”

“别杀我啊!我就是混口饭吃!我手上可没粘过血啊!”狗二像狗一样跪下,浑身哆嗦。

“你听着!今天不杀你,是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以后日本人有什么行动你一定要马上通知我们,全国大反攻的战役已经打响,小鬼子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跶了,要是你还死心塌地给日本人卖命,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杨队长怒斥道。

“要是小鬼子问起来,你就说我们是杨家军!有一个营的兵力!”

“是!是!是!不!不!不敢!”狗二早已吓得魂不附体。

“要你这样说你就这样说!”

“太君!八路太厉害了!我一个人是拼死抵抗呀,挡住了一百多人进攻,就是为了掩护您撤退呐!”

“什么部队?多少人?”

“我打听了,是杨家将,不!杨家军,湘赣抗日游击队的,总共一个营,不!一个团的兵力!”狗二吓破了胆,故意夸大些,他可不想再下乡了。其实,杨队长手上也就二十几号人,那样说就是为了吓唬他。

“纳尼?!”龟田少佐大惊道。狗二则每天躲在渌口镇上,偷偷收听广播,都是日军在各个战场节节败退的消息,他不禁开始为自己后路做打算。由于战事吃紧,日本人需要各种物质,强令狗二下乡征粮,狗二是个怕死鬼,尽管每次都有日本人督战,他都早早通风报信,这下,杨家军的队伍在战火中日益壮大,名声也越来越响,老百姓都说他们各个都是“杨家将”,传得神乎其神。

这下,小鬼子可慌了神,本来物资奇缺,本想“以战养战”,这里还杀出个“杨家军”,龟田急忙向总部求救。日军总部马上撤换了龟田少佐,再派出一个中队的兵力,由战斗经验丰富的坂田队长指挥,这是个老狐狸,他敏锐地发现狗二每次都有惊无险。

有一天,他把狗二叫到指挥所,“你的,皇军大大的良民,我滴,还要会长你多多关照!”“愿意为皇军效劳!”接着,翻译官把这次作战计划告诉了狗二,要他假装去征收粮食,给日伪军带路,到时候大部队在后面尾随,随时接应他们。

“好歹毒的计划,狗二,这下你立下大功了!”杨队长现在手下兵强马壮,有500多号人,都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机枪、迫击炮、手榴弹一应俱全。虽然人数和武器比不上日伪军,但是打伏击足够了。

“砰!砰!砰!”几声巨响,走在中间和最后面的日伪军部队炸开了花,只见步枪、机枪、手榴弹像愤怒的火舌飞向了敌人,狗二走在最前面,就近倒地装死。不过,杨队长并没有暴露全部兵力和火力点,只有一部分部队在消灭敌人,“队长,不对呀,敌人都快消灭完了,大部队呢?”

“来了!”“打!”杨队长一声令下。各种武器齐声开火,土炮、鸟枪各种压箱底的武器都用上了,眼看敌人就要全部消灭,杨队长发现不对,“这也叫大部队?!”这时,在身后边出现了大批鬼子,在迫击炮和掷弹筒的掩护下冲向“杨家军”,狡猾的坂田知道狗二靠不住,故意给他假情报,所谓的大部队在后面接应,其实只有一个小队,真正的大部队在等待游击队火力点和部队的全部暴露。这时候杨队长的武器弹药消耗太大,只有且战且退,眼看敌人的诡计就要得逞,只听见背后又传来枪炮声,伴随着冲锋号,杀声一片。

“同志们!大部队来了!冲啊!”杨队长大声喊道。原来真正的湘赣抗日游击队长马队长带人来接应他们了,其实他们一直都知道南阳桥有这么一支抗日队伍,只是各个根据地没有电台联系,日军又各个封锁,所以直到最近收到情报,有大批鬼子集结渌口有大动作,他们严密监视着其一举一动,一路跟随鬼子就是看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经过此次战斗,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抗日队伍已变得十分强大,杨家军威名远扬,日军闻风丧胆,龟缩在渌口镇不敢下乡,再也没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直到1945年宣布投降。(本故事纯属虚构)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