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图片 9
历史的记忆,陕西冷娃
图片 1
春半与群公同游元处士别业,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第二十一集

  那一声嘶吼,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因为在漫天呼啸的热浪火焰之中,恐怖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听起来竟似乎有些遥远。而鬼厉与陆雪琪所直接面对的,是怒涛一般喷射而来的巨焰,还有脚下曾经坚硬的地面,此刻却完全崩溃了一般变作熔岩地狱,巨大的裂缝龟裂无数,赤红的岩浆在脚下奔腾咆哮,如浪花潮汐一般飞溅,打在残留的焦黑岩块之上,不停的灼烧着,发出丝丝的声音。

那一声嘶吼,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因为在漫天呼啸的热浪火焰之中,恐怖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听起来竟似乎有些遥远。而鬼厉和陆雪琪所直接面对的,是怒涛一般喷射而来的巨焰,还有脚下曾经坚硬的地面,此刻却完全崩溃了一般变成熔岩地狱,巨大的裂缝无数,赤红的岩浆在脚下奔腾咆哮,如浪花潮汐一般飞溅,打在残留的焦黑岩块之上,不听的灼烧着,发出咝咝的声音。
滚滚火焰,铺天盖地,转眼已到了面前。
在这绝望的气息中,仿佛已经无法呼吸。
被映得通红的脸庞,鬼厉额角似有青筋闪现,在那巨大的洪涛面前,他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噬魂魔棒离开了他的手掌,漂浮在他身前半空之中。与此同时,鬼厉的双手结成类似佛家法印之结印,但从掌心中泛起的却并非天音寺佛门真法惯常所有的庄严肃穆金色光辉,而是略带了一丝诡异的暗红之光。
在他的法力催持之下,噬魂猛然间直立起来,竖立于虚空之间,顶端噬血珠上,随着鬼厉手中法印结成,飘起了佛门金色的真言。而在鬼厉胸前与噬魂之间的地方,紧贴着噬魂魔棒,在虚空中空气似缓缓扭曲,慢慢凝结成了一个太极图案。
而在这个太极图案之间,闪烁的竟也非青云门道家真法的清光,而是混杂了魔教异术的种种异象。世间最强大的几门修真法门,终于是第一次,同时在一个人身上领会贯通地施展出来了。
天琊余光之下,陆雪琪默默站在鬼厉身后,凝视着全力以赴的这个男子,和他一起*对了前方,那恐怖的火龙!天琊淡淡的蓝色光辉,在鬼厉的身后散发出来。
她的秀发,在滚滚怒涛余风之中,飘扬! 下一刻,炽热无比的烈焰撞了上来。
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火一般,如置身洪炉,身受炼狱之苦,无尽的赤焰在耳边轰然狂啸,仿佛无穷无尽的手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拉扯着身躯,要将她粉身碎骨!
全身颤抖!
然而,在狂涛一般的烈焰火海之中,却仍有一点异光,在被淹没之后,顽强地,在火海里挣扎闪现出来。
噬魂!
金、青、红三色光芒,同时从噬魂上散发了出来,凝结成无形之壁,在这末日一般的疯狂之海中,保卫着主人。
仿佛奇迹一半,这似乎应该毁灭一切的八荒火龙,竟被鬼厉挡了下来,甚至就连仍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也闪动着三只变得血红凶恶的眼睛,向着那只火龙,怒吼了一声。
只是鬼厉显然并不好受,曾经被火焰映得通红的脸庞,瞬间变成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站在他身后的陆雪琪第一时间感觉到鬼厉身子微微的颤抖,连忙扶住了他,只是伸手触及的时候,她已然大吃一惊。鬼厉的整个身体,完全不是异样的火烫,连陆雪琪这等修行的人物,竟也有些手心灼伤的痛觉,更不用说鬼厉自身了。更惊心的,是陆雪琪扶住鬼厉双手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虽然鬼厉仍保持着结成法印防御的姿势,但双手双臂之上,竟然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这一击之力,可怖如此!
不过在这一击无功而返,前方的八荒火龙巨大龙首微微摆动,似乎也有些意外,在如山般燃烧的赤焰之中,巨大的龙首缓缓低下,并没有立刻再度发动攻击,而是想着这两个渺小的人类望去。
龙眼之中,是那特有的红润透明的火焰! “铮!”
清脆凤鸣,蓝光泛起,天琊从陆雪琪的手间翻然跃出,倒映着那个身影,踏上一步,将鬼厉的身子挡在身后,深深呼吸着,决然面对着那恐怖的存在。
黑色的发,还在风中飘舞。
有几缕发丝,在热浪中轻轻拂动,落在鬼厉的脸上,纵然是在这末日一般的炼狱,那曾经熟悉的淡淡幽香,却依然传入心田。
在你绝望的时候,有没有人可以与你相伴? 即使无路可走,还有人不曾舍弃吗?
那眼光在瞬间仿佛穿过了光阴,忘却了这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看到了当初少年时,曾经的过往。
黑暗深渊里的回忆,仿佛和今日一模一样,像是重新回到了,那曾经天真的岁月。
原来,这一个身影,真的是,从来没有改变过吗? 那变的人,却又是谁?
八荒火龙龙首之后,那转动的神秘八凶神像光圈,突然开始闪烁了起来,各种规益的符号若隐若现,在光圈之下,不停闪动。
八荒火龙的龙首突然一顿,强大如它,仿佛也受到了什么催促一般,再度发出了一声怒吼。
那龙吟,似山呼海啸,奔腾而来,瞬间,地面上所有的残损岩块都在剧烈震颤中迅速溶解变做了岩浆,只不过片刻之间,鬼厉与陆雪琪的脚下,已完全是一片灼热的熔岩之海。而随着八荒火龙的龙吟长啸,那岩浆之海,从原来无序的涌动,转眼间纷纷入受巨力拉扯,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迅速流涌。
岩浆洪流越涌越快,炽热的气体蒸腾而上,将这曾经的石室变作了真正的熔岩地狱。很快的,太过巨大的力量,在这个岩浆之海上撤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毁灭一切的赤焰在岩浆上熊熊燃烧,如一场高xdx潮的狂欢之舞。
漩涡越来越大,深深陷下,被狂奔激流扯动的那一股咆哮,从这漩涡深处,慢慢地散发出来,如雷鸣一般,逐渐响亮,到了最后,它已震耳欲聋,甚至盖过了半空之上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
当急速旋转的岩浆已经到了几乎疯狂的地步时,那个巨大的漩涡宽达数丈之大,从深深漩涡里,伴随着那一声震天雷鸣:
“轰!”
刹那之间,天摇地动,从巨大熔岩漩涡里直射出一条炽热之柱,完全由岩浆组成,足有十人合抱之粗,带着无比的威势,向着与之相比仿佛脆弱渺小到不曾比例的陆雪琪和鬼厉冲去。
横扫一切,睥睨世间! 仿佛这才是真正不可一世的力量! 火的力量,火之精华!
熔岩之柱未到,陆雪琪和鬼厉便感觉到了身子一空,就在片刻之前他们还为之倚靠的最后一个角落石壁,在那疯狂般的力量煎熬之下,化作了碎石纷纷散落,而展现在他们身后的,并非是更坚实的石壁,竟然也是逐渐龟裂而透出赤红熔岩慢慢融化的碎岩。
而在他们上方,是虎视眈眈的八荒火龙;四周,是一片疯狂燃烧的火海。
脚下,是以不可抗拒之势重来的熔岩火柱!
火光里,喘息中,是什么在微微颤抖?
是什么,让手相握,不肯放开,紧紧相连?
那一刻,如悠远天边的吟唱,带着幽幽蓝光,从十年、百年、千年迁都一路传颂,直到今日,为了所爱之人,向前刺去。
风火呼啸!
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绽放,是那样鲜艳不可一世的美丽,忘却世间所有,只有手的边缘,那从来不曾忘却的温柔与坚实,陪伴在身旁。
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 那一剑!
她的身影,向前而去,迎风飞舞,有绝世的风姿。
在她身后,是低低的吟唱,曾经平凡无华的烧火棍,如今的噬魂,从后而至,闪烁着青色的光芒,追上了天琊,与蓝色的剑刃同时飞驰。
那一个身影,就在身旁,在这绝望的火海之中,紧紧相依。
天琊神剑微微颤抖,那剑刃之上的光华,刺穿了无数热浪风云,仿佛是在映合一般,与它同行的噬魂也发出了异样的尖啸,青光大盛!
青、蓝二色,在周围一片火海之中,从天而下,非但没有丝毫的躲避,反而向着那冲天而起的沛不可当的熔岩火柱,当头刺去!
有什么好害怕? 有什么可畏惧?
半空之中的火龙,猛然咆哮,龙吟长啸,隆隆不绝传了出去。四周的火焰,瞬间一起高涨,仿佛也在狂舞之中,看着这一场末世狂欢。
那仿佛融为一体的两个身影,溶化在纠缠一起的青蓝光辉,似一枚流星毅然而下,与熔岩火柱撞在了一起。
那是怎样的一种灿烂,如巨大的赤焰之花轰然绽放,所有的熔岩之海瞬间沸腾溅起,高高冲上半空。巨大的火柱仿佛是在这看来已经狭窄不堪的地方疯狂肆虐,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只是,那一道灿烂光华,却直射至火柱之中。
片刻之后,却又仿佛是过了很久,时光凝固,谁又知道呢?
高涨的熔岩缓缓落下,急速旋转的岩浆慢慢变缓,巨大的漩涡开始缩小,只有那可怕的火柱,似还停留在熔岩之海上空,静止了那么一刻。
一道青兰相间的光辉,猛然从火柱一侧刺穿一个口子,射了出来,片刻之后,仿佛伴随着低沉的闷响,“咄咄”之声,无数个细小口子不断涌现,青蓝色光辉不停欢快地喷射而出,片刻之后,一声轰鸣,巨大的熔岩火柱颓然倒塌,重新化作炽热的岩浆,落在了脚下的熔岩之海里。
半空之中,重新出现鬼厉和陆雪琪的身影。
他们的衣裳,到处都有被烧焦烧破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的皮肤,还有受伤的模样。他们的脸色,更是说不出的疲倦,鬼厉的胸口嘴角边,更是已经被鲜艳的血染红。
只是,他们相拥在一起,虽然虚弱,虽然明知是绝望,但手边的法宝,天琊与噬魂,却发出不可直视的,从未有过的灿烂光华。
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 他们的身子,慢慢地升起。
缓缓升上了半空,重新的,站立在八荒火龙巨大的龙首之前。
两个渺小的人,面对着,默然伫立着。
八荒火龙燃烧的双眸,注视着这一对男女,从那神秘莫测的火焰中,根本看不出火龙的内心想法,又或者,强横如它一般的存在,又哪里会在乎人类的感情。
那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此刻似乎黯淡了许多,不知怎么,在这只巨龙龙首的背后,似乎连着八凶神像,也显得吃力得多。
或许,要掌握越强大的力量,所付出的代价,也应该越多吧!
这个道理,从古老的巫族直到现在,却又有几人明白呢?
明灭不定的闪烁着光芒,八凶神像上还有不断闪动的神秘符号,缓缓转动着。八荒火龙并没有立刻进攻,似乎对它来说,也在等待着什么。
鬼厉的身体,从强自忍耐的痛苦,终于开始无法自主地颤抖起来,胸口的那个血印,越来越大。陆雪琪默默地伸过手去,搂住他的腰,将他拉过几分,靠在自己的身上。
那熟悉的喘息声,在耳边轻轻回乡,微微带着热气,在她苍白的脸庞边缘回荡。
有些痒吧。 她突然这么想。 然后,轻轻转头,看着他。
看到的,是鬼厉望着她的目光。 她慢慢点头,轻轻笑了。
鬼厉凝视着她许久,嘴角边,终于也是露出了那一丝,带着淡淡血迹的,微笑。
旋转不休的八凶神像,突然再次明亮,而这一次,除了八面狰狞凶恶的神像大放光明之外,八凶神像光圈之中那团兽神融身其中的火焰,也第一次变得明亮无比,渐渐盖过了周围那些神像。
而整个转动的光圈,更是第一次,离开了八荒火龙的龙首背后,缓缓下沉,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随着光圈的移动,赫然降临到八荒火龙的头顶,慢慢融会了进去。
庞然大物的八荒火龙,猛然发出一声怒吼,瞬间整个火海都似乎微微颤抖起来,是什么,竟能令如此强大的生物感觉到痛楚?
那团火焰缓慢地,但却是不可阻挡地融入了八荒火龙的头颅。
随后,那八面闪烁着神秘符号的八凶神像,似乎顿时失去了光彩,再一次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八荒火龙停止了咆哮,仿佛微微地下了头,过了片刻,那巨大的龙首慢慢地重新抬起,令人绝望的那股毁灭气息,再度出现,笼罩了鬼厉和陆雪琪。
而这一次,不知为何,非但没有前两次攻击中可怕可怖的景象,相反的,周围的温度反而下降了不少,脚下的熔岩之海虽然仍然炽热,但岩浆的流动也变得缓慢,整座熔岩地狱之中,似乎突然之间,那热火之精华都在被迅速地提炼而去。
八荒火龙,终于在一次凝视着那两个人影,这一次,它的眼眸之中燃烧得仿佛已经不再是那神秘红润透明的火焰,而是一双充斥了人类复杂疯狂情感的眼睛。
龙首抬起,仰天张口。 它仿佛是在,深深呼吸!
随着那动作,所有在半空中燃烧的火焰都仿佛失去了光芒,但笼罩在鬼厉和陆雪琪身上的压迫之力,却更是让人绝望的想要放弃。
从八荒火龙巨大的龙口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光芒,不是炽热的火光,而是真正的纯粹的火焰。
没有任何杂质,没有任何喧哗,这世间最可怕也最纯粹,可以焚毁天地一切事物的“纯质之火”!
缓缓喷出!
没有一丝的热力外泻,只是一道细如人身大小浑圆的火柱,纯质如玉一般,向着鬼厉和陆雪琪飞来。
陆雪琪手中的天琊,慢慢垂下了,天琊旁边的噬魂,也缓缓回到了鬼厉手中。青色蓝色的光华,慢慢消退。
没有任何人力,可以在这无法抗拒的纯质之火中抵抗。 那火焰,一点一滴逼近!
陆雪琪默默抬头,却已不再看着那边,此刻的眼眸里,她只有一个人影,只有那一张容颜。
她深深望着,嘴角边挂着淡淡笑意,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仿佛要刻在心中,刻入魂魄,直到千年万世之后,再也不能忘却。
那火焰,已逼近了!
鬼厉的袖袍,忽地没有丝毫的预兆,瞬间化作灰色粉末,散了开去,然后是他整只手臂的衣物。
而这只手,这副躯体,又还有多少的时间?
就这样了罢,他淡淡地想着,就这样死了吗? 只是,心愿却是终究无法了却了……
他低低地苦笑了一下,握紧了的,是那只柔软温和的手掌。
突然,那火焰闪动的光芒,如一道流星迸裂开去,有一点火光,竟是猛然闪过他的脑海,瞬间一片混乱。
陆雪琪立刻感觉到了鬼厉的不妥,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掌,而几乎是在同时,那纯质之火,一到了他们身旁,眼看就要,吞没了他们的身躯。
死? 或生!
鬼厉那片刻之间忽地一声大叫,用力一扯;将陆雪琪的身子猛然拉到自己身后,陆雪琪一声惊叫,却丝毫没有意思单独逃生,反将鬼厉的手抓得更紧。
而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鬼厉的手掌之间,突然多了一块似玉非玉的牌子,周围一圈翠玉环绕,中间古老的火焰图案,正是玄火鉴!
下一刻,纯质之火,射在了玄火鉴上。
远处的八凶神像,猛然一颤,而巨大强横的八荒火龙,恐怖的龙头突然也为之一窒,所有的事物,仿佛突然间都停顿了下来。
然后,像是有一个来自幽冥的声音,温柔而舒缓地吟唱,悠悠回荡,仿佛是千万年前,那个温柔玲珑的女子。
玄火鉴亮了起来,正中的那团古拙的火焰图案,此刻仿佛如重生一般,在纯质之火的焚烧之下,如注入了无穷生机,贪婪地吸取着这世间最纯质的火焰精华。
“啊!”
忽地,鬼厉发出了一声轻呼,那玄火鉴已然炽热得令他再也无法握住,离开他手心的玄火鉴,却没有向下落去,而是慢慢升到了半空之中,在八荒火龙的注视之下,缓缓闪动。
炽热的气息,缓缓从玄火鉴上散发出来,带着些许梦幻的白色烟雾,似乎是汽化了周围的空气,在玄火鉴周围凝聚,一股巨大神秘力量,慢慢撕扯着这周围的空间,白色虚幻的烟雾里,慢慢凝结成一个美丽女子身影。
那是一个衣着古朴的女子,手握着一根法杖,而面容,竟然和守在镇魔古洞洞口之外的玲珑巫女石像一模一样。
“玲珑……”
仿佛是一声撕心裂肺绝望的呼喊,八荒火龙再一次露出痛苦神色,随后,那一团火焰从龙首上方慢慢脱出,随即火光消散,露出的正是兽神真身,只不过此刻看去,兽神全身枯槁,仿佛已是油尽灯枯。
只是,那样一双热切的眼眸,千万年来竟然从未变过,他忘却了世间所有,眼中只有那个烟雾之中的女子。
他向着那个虚幻,飞扑而去,眼中带着无比的满足。
玄火鉴默默旋转着,那个玲珑的幻想仿佛也在微笑,张开了双臂,向他拥抱。
眼看着,他们就要相拥在一起,但兽神身后,突然传来一生仅惊天动地的怒吼,失去了禁止的八荒火龙,第一眼便认出了敌人,曾经他所毁灭的躯体,令它本能地施展攻击。
深深呼吸,龙意绵长,远处鬼厉和陆雪琪同时变色,但兽神却似乎早已忘了周围的一切,或者,就算他知道,又怎么还会在乎?
他扑了上去,那烟雾之中,竟非幻象,他竟然真的抱住了,那个躯体。 玲珑……
玲珑……
他低声呼唤着,如一个孩子般,满足地闭上眼睛。玲珑微笑着,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巨龙怒吼,愤怒的火焰瞬间而至! 吞没了所有。
那两个身影,在火海之中,慢慢消失,只是,竟没有丝毫的哀痛,反而慢慢浮现的,是那异样的幸福。
火光之中,玄火鉴突然闪现,从半空中直落下来,正落在鬼厉手边。鬼厉在震动之中,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而就在同一时刻,强横的八荒火龙所处之处,突然间似乎失去了某种力量的支撑,那道巨大的裂缝开始缓缓收缩。
八荒火龙再度发出愤怒的咆哮,充满了不甘,但以它之强横,却似乎依然无法阻挡自己巨大的头颅再一次被那神秘的空间吞噬。只是,在最后的时刻里,它满怀着毁灭一切的仇恨,向着这个空间,喷出了最后一道可怖之光。
天崩地裂!
刹那间,所有的熔岩一起沸腾爆炸,石壁完全溶解,巨大的空间如沙子一般纷纷倒塌,同时,无数道疯狂的岩浆洪流,从四面八方冲射而出。
鬼厉和陆雪琪颓然看着这末日景象,却再也无力逃生,但就在这个时候,玄火鉴上突然发出一道纯正温和的光环,笼罩了他们二人,将他们包裹在一个光罩之中,迅速向上方升去。
而在他们身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火焰。
整个广袤无垠的十万大山大地,无数的山脉峻岭,仿佛都在那么一刻,听到了那医生疯狂的咆哮。耸立了千万年的焦黑山峰,在狂暴的岩浆怒涌之中,渐渐塌陷下去,而冲天而起的炽热岩浆,直插天际。
在这火一般的末日世界脚下,镇魔古洞的入口,黑木愕然不知所措,二凶灵黑虎却如发狂一般狂笑着,大声呼喊着:“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黑木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你疯了吗?”
黑虎哈哈狂笑,但突然一窒:两个人身子同时大震,然后,就在他们的面前,那尊守护了这镇魔古洞千万年的玲珑巫女石像,竟然瞬间碎裂,散成无数小块,随即被用来的热浪吞没,消失无踪。
黑虎仰天长啸,状如癫狂:“娘娘,娘娘,你等等我,我就来了啊……”
而在它脚下,黑木隐藏在黑布之后的喘息声浓重而极其激烈,忽地他大声道:“不,不,我不能就这样,我还有未了之事!”
说罢,他突然身形一转,竟是如飞一般闪了出去,离开了这个即将毁灭的地方。
黑虎却仿佛根本不曾在意黑木的离去,它巨大的身躯就这样守护在镇魔古洞的洞口,仰天狂笑。
很快的,无数坍塌的碎石和疯狂四溅的岩浆洪流,将他的身影吞没了。
大地仿佛也在颤抖,无数的猛兽飞禽惊慌失措,那一座高耸的山峰,在巨响轰鸣中,在遮天蔽日的黑尘里,轰然倒塌!
天际苍穹,慢慢下起了雨。 火雨! 在十万大山之中,一直下了三天三夜。
千万年后,谁还记得那一段往事?

  坚硬的地面,在炽热的火焰灼烧之下,甚至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熊熊烈焰,从赤焰魔兽的巨口中不断喷射而出,直有毁灭一切的气势,将这个巨大的石室空间,变作了一个恐怖的火海。

  滚滚火焰,铺天盖地,转眼已到了面前。

  鬼厉的身影,从一开始就消失在了火光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这绝望的气息中,仿佛已经无法呼吸。

  喷吐出一波如山火焰之后,赤焰魔兽那燃烧的双眼向着那火海深处狠狠注视着,似乎在找寻什么,暂时停顿了下来,炽热的火焰依旧在地面上燃烧着,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在沸腾。

  被映的通红的脸庞,鬼厉额角似有青筋闪现,在那巨大的洪涛面前,他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噬魂魔棒离开了他的手掌,漂浮在他身前半空之中。与此同时,鬼厉双手结成类似佛家法印之结印,但从掌心中泛起的却并非天音寺佛门真法惯常所有的庄严肃穆金色光辉,而是略带了一丝诡异的暗红之光。

  然而,鬼厉与他肩头的那只猴子小灰,却同时消失不见了。

  在他法力催持之下,噬魂猛然间直立起来,竖立于虚空之间,顶端噬血珠上,随着鬼厉手中法印结成,飘起了佛门金色的真言。而在鬼厉胸前与噬魂之间的地方,紧贴着噬魂魔棒,在虚空中空气似缓缓扭曲,慢慢凝结成了一个太极图案。

  难道他已化为灰烬?

  而这个太极图案之间,闪烁的竟也非青云门道家真法的清光,而是混杂了魔教异术的种种异象。世间最强大的几门修真法门,终于是第一次,同时在一个人身上融会贯通而施展出来了。

  片刻之后,答案出现了。火海上空,凌空出现了鬼厉身影,刚才那瞬息之间,鬼厉几如妖魅一般,竟闪身到了赤焰魔兽的上空,完全闪开了那可怕的烈焰。此刻,在他的手中,重新现出那闪烁着青色光芒的噬魂魔棒,在一片火光中,他的脸色漠然而从容。

  赤焰余光之下,陆雪琪默默站在鬼厉身后,凝视着全力以赴的这个男子,和他一起面对了前方,那恐怖的火龙!天琊淡淡的蓝色光辉,在鬼厉的身后散发出来。

  猴子小灰在他的肩头,对着下方那只巨大的魔兽,忽地龇牙,咆哮了一声,显然对着这个老对手,它也有些激动起来,纵然是猴子,但在鬼厉身边如此之久,那血液之中,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些噬血珠刚烈凶戾的气息吧!

  她的秀发,在滚滚怒涛余风之中,飘扬!

  赤焰魔兽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声音远远回荡了出去,仿佛雷鸣一般,随即,那巨大的身躯霍然腾空而起,瞬间周围的气息几乎都被灼热的烈焰蒸发殆尽,只剩下了酷热。那闪烁着凶戾火光的巨体,轰然而至。

  下一刻,炽热无比的烈焰撞了上来。

  这一次,鬼厉却没有闪避,看着那比自己身躯大了无数倍的上古魔兽,他的眼眶中似掠过奇异光芒。而在赤焰魔兽扑来的身躯背后,那诡异的八凶神像光圈,依然追随在它身后,缓缓转动,明亮不定,如一只神秘的眼睛,冷冷注视着这一场搏斗。

  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作了火一般,如置身洪炉,身受炼狱之苦,无尽的赤焰在耳边轰然狂啸,仿佛无穷无尽的手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拉扯着身躯,要将他粉身碎骨!

  噬魂魔棒顶端,噬血珠表面上暗红色的血丝在片刻之间,一丝丝全数亮起,迎着那飞扑而来的火躯,鬼厉非但没有后退,这一次竟当面迎上。

  全身震抖!

  赤焰魔兽似乎也未曾想到,这渺小的人类竟然与自己当面对抗,反是身躯微微一窒,但随即火焰更甚,咆哮巨吼声中,一口咬下。

  然而,在狂涛一般的烈焰火海之中,却仍有一点异光,在被淹没之后,顽强的,在火海里挣扎闪现出来。

  巨大的火花如天际落雨,纷纷而下,但落到鬼厉周身三尺时候,竟遇到无形屏障,尽数被弹了开去。与此同时,鬼厉依然掠至赤焰魔兽的身前,那一双燃烧着炽热火焰的巨目,几乎就在他的身前。

  噬魂!

  鬼厉在重重烈焰包围之中,身旁,小灰发出了一声尖啸,噬魂魔棒向前,对着赤焰魔兽的头颅,刺了过去。

  金、青、红三色光芒,同时从噬魂上散发了出来,凝结做无形之壁,在这末日一般的疯狂之海中,保卫着主人。

  那青色的光芒,瞬间大盛,如火光中迸发的灿烂莲花,随即,那莲花深处,竟似又开出如鲜血般艳丽无匹的红……

  仿佛奇迹一般,这似乎应该毁灭一切的八荒火龙一击,竟被鬼厉挡了下来,就连仍趴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也闪动着三只变得血红凶恶的眼睛,向着那只火龙,怒吼了一声。

  鲜红!

  只是鬼厉显然并不好受,曾经被火焰映的通红的脸庞,瞬间变作了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站在他身后的陆雪琪第一时间感觉到鬼厉身子微微的颤抖,连忙扶住了他,只是伸手触及的时候,她已然大吃一惊。

  噬血珠在热烈的空气中,仿佛也在微微颤抖,灌注其中的力量,有多少年未曾如此强大,那青色的气息,在珠体深处急速旋转,仿佛咆哮着渴望杀戮。

  鬼厉的整个身体,完全是异样的火烫,连陆雪琪这等修行的人物,竟也有种手心灼伤的痛觉,更不用说鬼厉自身了。更惊心的,是陆雪琪扶住鬼厉双手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虽然鬼厉仍保持着结成法印防御的姿势,但双手双臂之上,竟然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那分明是一片火海,但周围的温度却在瞬间冷却,冰冷的气息从天而降,笼罩了赤焰魔兽。第一次的,这只古老的守护神兽在惊愕之中本能的感到畏惧,但更强大的本能,却促使它发出更凶恶的咆哮,再次向着鬼厉咬下。

  这一击之力,可怖如此!

  那巨头扑下之际,熊熊烈焰轰隆而落,便在这个时候,鬼厉将噬魂魔棒深深刺进了赤焰魔兽那嘶吼的口中。

  这一击无功而返,前方的八荒火龙巨大龙首微微摆动,似乎也有些意外,在如山般燃烧的赤焰之中,巨大的龙首缓缓低下,并没有立刻再度发动攻击,而是向这两个渺小的人类望去。

  巨大的身躯,在半空中停顿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依旧那般炽热,但一股冰寒,却仿佛是从人心深处,就那般散发出来。不知何时开始,小灰还是趴在鬼厉的肩头,身躯也没有变化,但那三只眼睛之中,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已经变作了红色,看去刺眼之极。

  龙眼之中,是那特有的红润透明的火焰!

  而此刻看着赤焰魔兽在鬼厉噬魂一击之下,颓势瞬间闪现,小灰更是面露狰狞之象,向着那赤焰魔兽,露出獠牙,狞笑了一声。

  ‘铮!’

  转眼之间,周围的温度继续下降,赤焰魔兽身上的高温也随之退却,仿佛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畏惧眼神,赤焰魔兽那燃烧着火焰的双眼中竟闪烁着恐惧。

  清脆凤鸣,蓝光泛起,天琊从陆雪琪的手间翻然跃出,倒映着那个身影,踏上一步,将鬼厉的身子挡在身后,深深呼吸着,决然面对着那恐怖的存在。

  凌空虚立的鬼厉,缓缓抬头,从他手中的噬魂魔棒之上,红色的火光充斥了整根法宝,似乎正一点一滴毫不留情地将赤焰魔兽的精华,尽数吸来。

  黑色的发,还在风中飘舞。

  鬼厉面上似微微有痛楚之色,脸上也呈现出一层赤黄之光,但在闪现三次之后,随即被一层金色的光辉所掩盖。

  有几缕发丝,在热浪中轻轻拂动,落在鬼厉的脸上,纵然是在这末日一般炼狱似的所在,那曾经熟悉的淡淡幽香,却依然传来心田。

  赤焰魔兽再也无法支撑巨躯,从半空中颓然摔下,刚刚在片刻之前还不可一世的怪物,此刻竟然已变成了这般软弱景象,若不是亲眼所见,几乎难以置信。石室里的火焰在迅速的消散着,温度也下降的极快,取而代之那高温的,是从鬼厉身上散发出来的极冷冰寒,且带着一丝邪恶气息的味道。

  在你绝望的时候,有没有人可以与你相伴?

  赤焰魔兽倒在了地上,身上原本熊熊的火焰此刻已然所剩不多,远远看去,这只守护魔兽似乎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在充满恨意的注视着缓缓落下的鬼厉之后,赤焰魔兽终于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巨大的身躯缓缓消散在空气之中。

  即使无路可走,还有人不曾舍弃么?

  只是,它的身躯虽然消散,但半空之中那个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却没有消失,而且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刚才那一场斗法的影响,仍然明亮不定,缓缓自转着,慢慢后退,最后,停留在了重新现出身影,依然坐在地上的兽神身前,那一只古老火盆之上。

  那眼光在瞬间仿佛穿过了光阴,忘却了这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看到了当初少年时,曾经的过往。

  火盆中,火焰静静燃烧着。

  黑暗深渊里的回忆,仿佛和今日一模一样,像是重新回到了,那曾经天真的岁月。

  在一片被鬼厉那噬血珠妖力笼罩而来的冰寒气息中,这是唯一的火焰与光明所在,它似乎完全不受鬼厉妖力的影响。

  原来,这一个身影,真的是,从来没有改变过么?

  鬼厉重新落到了地上,但他的脸上,却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望着那片依旧燃烧的火焰,他的瞳孔似乎还在微微收缩。

  那变的人,却又是谁?

  那神秘的光圈,缓缓转动着,八个凶恶狰狞的神像,依次亮起、黯淡又明亮,仿佛在神秘的诉说什么。

  八荒火龙龙首之后,那转动的神秘八凶神像光圈,突然开始闪烁了起来,各种诡异的符号若隐若现,在光圈之下,不停闪动。

  光圈之下,是兽神那带着深深疲倦却依然微笑的脸庞。

  八荒火龙的龙首突然一顿,强大如它,仿佛也受到了什么催促一般,再度发出了一声怒吼。

  ‘啪,啪,啪……’

  那龙吟,似山呼海啸,奔腾而来,瞬间,地面上所有的残存岩块都在剧烈震颤中迅速融解变作了岩浆,只不过片刻时候,鬼厉与陆雪琪的脚下,已完全是一片灼热的熔岩之海。而随着八荒火龙的龙吟长啸,那岩浆之海,从原来无序的涌动,转眼间纷纷如受巨力拉扯,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迅速流淌。

  兽神轻轻拍掌,温和的笑了,道:‘厉害,厉害,想不到你竟有如此道行,和这等厉害的法宝,我虽然早料到你道行不低,但却也没想到竟高到了这等地步。’

  岩浆洪流越涌越快,炽热的气体蒸腾而上,将这曾经的石室变作了真正的熔岩地狱。很快的,太过巨大的力量,在这个岩浆之海上扯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毁灭一切的赤焰在岩浆上熊熊燃烧,如一场高潮的狂欢之舞。

  他低低叹息了一声,仿佛有些自嘲,又道:‘我好像总是错了,不是么?’

  漩涡越来越大,深深陷下,被狂奔激流扯动的那一股咆哮,从这漩涡深处,慢慢的散发出来,如雷鸣一般,逐渐响亮,到了最后,它已震耳欲聋,甚至盖过了半空之上的八荒火龙的龙吟之声。

  鬼厉望着他,缓缓道:‘这次出现的赤焰魔兽,虽然声势惊人,但威力却比不上当日在焚香谷玄火坛里的那一次。’

  当急速旋转的岩浆已经急速旋转到几乎疯狂的地步时候,那个巨大的漩涡宽达数丈之大,从深深漩涡里,伴随着那一声震天雷鸣。

  兽神看着鬼厉,没有说话,但眼神之中,却慢慢有了赞许之意,点了点头。

  ‘轰!’

  鬼厉淡淡道:‘这赤焰魔兽,分明正是这巫族传下的八凶玄火法阵的护阵灵兽,所以只要这阵法所在,尚能启动,便能召唤出这一等一的魔兽。只是赤焰魔兽乃是被拘禁在阵法之内的魂兽,阵法所含玄火之力越大,它的威力便也越大。’

  刹那之间,天摇地动,从巨大熔岩漩涡里直射出一条炽热之柱,完全由岩浆组成,足有十人合抱之粗,带着无比的威势,向着与之相比仿佛脆弱渺小到不成比例的陆雪琪和鬼厉冲去。

  他看了一眼兽神身前的那只火盆,道:‘这只火盆,可是传说中能聚天地离火精华的“聚火盆”?’

  横扫一切,睥睨世间!

  兽神笑了一下,道:‘不错,正是聚火盆。’

  仿佛这才是真正不可一世的力量!

  鬼厉点了点头,淡然道:‘有这聚火盆在,你便能以其中离火之力驱动玄火,启动法阵,召唤赤焰魔兽。但这法宝虽然神奇,却未必比得上在焚香谷玄火坛中地下,那炽热熔岩上千年的充实火力,持续不断的供给法阵,所以你此番召出的赤焰魔兽,虽然看去威势很大,但只不过是空有躯壳罢了。’

  火的力量,火之精华!

  ‘哈哈,好,好,’兽神大笑,抚掌道:‘好一句空有躯壳,说的好,可惜这世间能说这一句的,除了你,却不知还有何人?’

  熔岩之柱未到,陆雪琪与鬼厉甚至便感觉到了身子一空,就在片刻之前他们还为之倚靠的最后一个角落石壁,在那疯狂般的力量煎熬之下,化作了碎石纷纷散落,而展现在他们身后的,并非是更坚实的石壁,竟然也是逐渐龟裂而透出赤红熔岩慢慢融化的碎岩。

  鬼厉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至少,将你打成重伤的那个人,有资格这么说话。’

  在他们的上方,是虎视耽耽的八荒火龙;四周,是一片疯狂燃烧的火海;脚下,是以不可抗拒之势冲来的熔岩火柱!

  兽神笑容忽地一敛,面色沉了下来,目光也变作阴冷,向鬼厉看去。鬼厉直视他的眼眸视线,坦然相对,却也感觉到一阵慑人气势,从那个看去病弱的身体上散发出来。

  火光里,喘息中,是什么在微微颤抖?

  兽神看着鬼厉,慢慢地开口,道:‘我听说,那个打伤我的人,似乎跟你也有几分过节吧?’

  是什么,让手相握,不肯放开,紧紧相连!

  鬼厉脸色登时也为之一变。

  那一剑,如悠远天边的吟唱,带着幽幽蓝光,从十年、百年、千年前一路传颂,直到今日,为了所爱的人,向前刺去。

  两个男人对望着,都没有再说话,但这个石室之间的气息,却仿佛已降到了冰点。

  风火呼啸!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们二人似乎同时若有所觉,兽神微微抬眼,鬼厉却是转过身子,向这个石室的入口处,望着。

  她如投火的仙子,白色的身影在火光中霍然绽放,是那样鲜艳不可一世的美丽,忘却了世间所有,只有手的边缘,那从来不曾忘却的温柔与坚实,陪伴在身旁。

  那一眼,在黑暗中如惊鸿掠过,在心间划下了痕迹……

  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

  赤焰魔兽已然消失,整座巨大的石室中,重新又是陷入了黑暗,只有兽神身前那个火盆里,还有一团火焰静静燃烧,照亮着附近小小地方,发散着些许光亮和温暖。就连在火盆上方缓缓转动的八凶神像光圈,也并没有多么耀眼。

  那一剑!

  可是,就在那个瞬间,在那黑暗的深处,一个身影,被淡蓝色温柔的光辉轻轻笼罩着,静静伫立在那里,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一个怔然的片刻,就像已过了千年万年。

  她的身影,向前而去,迎风飞舞,有绝世的风姿。

  怔怔的,看着她。

  在她身后,是低低的吟唱,曾经平凡无华的烧火棍,如今的噬魂,从后而至,闪烁着青色的光芒,追上了天琊,与蓝色的剑刃同时飞驰。

  一步,一步,缓缓走近。

  那一个身影,就在身旁,在这绝望的火海之中,紧紧相依。

  陆雪琪的手,在黑暗微光里,显得很是苍白,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用力抓着天琊的缘故。但是她的容颜之上,却仿佛没有丝毫激动的情绪,一如当初初见面时,那个冷若冰霜的女子。

  天琊神剑微微颤抖,那剑刃之上的光华,刺穿了无数热浪风云,仿佛是在应和一般,与它同行的噬魂也发出了异样的尖啸,青光大盛!

  她慢慢的,走近。

  青、蓝二色,在周围一片火海之中,从天而下,非但没有丝毫的躲避,反而向着那冲天而起沛不可当的熔岩火柱,当头刺去!

  走到他的身旁,站立。

  有什么好害怕?

  没有说话,没有言语,她的眼眸之中,此刻只剩下了那团火焰倒映的光影。那一刻,又是过了多久的光阴?

  有什么可畏惧?

  兽神默默地看着这一男一女有些奇怪的举动,却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在他那深深永远也看不清的眼睛中,闪烁的复杂神情,却又有谁能够明白呢?

  半空之中的火龙,猛然咆哮,龙吟长啸,隆隆不绝传了出去。四周的火焰,瞬间一起高涨,仿佛也在狂舞之中,看着这一场末世狂欢。

  和他,并肩站着。

  那仿佛融为一体的两个身影,融化在纠缠一起的青蓝光辉,似一枚流星毅然而下,与熔岩火柱撞在了一起。

  陆雪琪的眼,从走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向鬼厉。

  那是怎样的一种灿烂,如巨大的赤焰之花轰然绽放,所有的熔岩之海瞬间沸腾溅起,高高冲上半空。巨大的火柱仿佛是在这看来已经狭窄不堪的地方疯狂肆虐,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只是,那一道灿烂光华,却直射至火柱之中。

  半晌之后,在静默已久微微有些怪异的气氛中,只听见她低低的,平静的,却仿佛那平静之中更有着一份说不出的情怀,低声道:‘原来……当真是你……’

  片刻之后,却又仿佛是过了很久,时光凝固,谁又知道呢?

  鬼厉没有说话,他注视着面前这个女子那婉约而美丽秀气的绝美容颜,良久之后,他所做的,却只有一件事而已。

  高涨的熔岩缓缓落下,急速旋转的岩浆慢慢变缓,巨大的漩涡开始缩小,只有那可怕的火柱,似还停留在熔岩之海上空,静止了那么一刻。

  他向着她,慢慢——

  一道青蓝相间的光辉,猛然从火柱一侧刺穿一个口子,射了出来,片刻之后,仿佛伴随着低沉的闷响,‘咄咄’之声,无数个细小口子不断涌现,青蓝色光辉不停欢快地喷射而出。片刻之后,一声轰鸣,巨大的熔岩火柱颓然倒塌,重新化作炽热的岩浆,落在了脚下的熔岩之海里。

  微笑。

  半空之中,重新现出鬼厉与陆雪琪的身影。

  然后,他站到她的身旁,并肩站着,深深呼吸,那一股从胸膛深处回荡的火焰,仿佛温暖了整个深心。

  他们的衣裳,到处都有被烧焦烧破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的皮肤,还有受伤的模样。他们的脸色,更是说不出的疲倦,鬼厉的胸口、嘴角边,更是已经被鲜艳的血染红。

  陆雪琪似感觉到了什么,徐徐的,她的脸竟有些苍白中隐隐的红,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遮掩,她只是——在冰霜一样的容颜上,向着前方,向着那团热烈的火焰,倒映在她眼中的火焰,微微笑了。

  只是,他们相拥在一起,虽然虚弱,虽然明知是绝望,但手边的法宝,天琊与噬魂,却散发出不可直视的,从未有过的灿烂光华。

  那样,温暖的,笑容!

  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

  两个身影,并肩站着,看着兽神,面对着这方今世上不可一世的魔头。

  他们的身子,慢慢的升起。

  兽神的眼中,却有痛楚一般的神色掠过,慢慢低下了头。

  缓缓升上了半空,重新的,站立在八荒火龙巨大的龙首之前。

  火焰静静的燃烧着,石室里的景象,似乎在火光中显得有些朦朦胧胧了,三个人的身影,伫立了许久。

  两个渺小的人,面对着,默然伫立着。

  直到,兽神重新抬起了头,目光在陆雪琪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落在了鬼厉身上,忽然道:‘你答应我一件事,行么?’

  八荒火龙燃烧的双眸,注视着这一对男女,从那神秘莫测的火焰中,根本看不出火龙的内心想法,又或者,强横如它一般的存在,又哪里会在乎人类的情感。

  鬼厉一怔,不曾想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什么?’

  那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此刻似乎黯淡了许多,不知怎么,在这只巨龙龙首的背后,似乎连这八凶神像,也显得吃力的多。

  兽神的脸上有着很深很深的倦意,淡淡地道:‘你们两个无论是什么目的,反正都要与我一战,若是死于我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若是我败了,也不怪你们,只希望你出了这个古洞之后,替我做一件事。’

  或许,要掌握越强大的力量,所付出的代价,也应该越多吧!

  鬼厉道:‘你说。’

  这个道理,从古老的巫族直到现在,却又有几人明白呢?

  兽神默然了片刻,道:‘你记得洞口有一尊石像吧!’

  明灭不定的闪烁着光芒,八凶神像上还有不断闪动的神秘符号,缓缓转动着。八荒火龙并没有立刻进攻,似乎对它来说,也在等待着什么。

  鬼厉脸上掠过一丝奇怪的神情,缓缓点头,道:‘是。’

  鬼厉的身体,从强自忍耐的痛苦,终于开始无法自主的颤抖起来,胸口的那个血印,越来越大。

  兽神声音变得低沉,幽幽道:‘若是你有机会出去,便替我采一束她当年最喜欢的百合,放在她面前吧!’

  陆雪琪默默地伸过手去,搂住他的腰,将他拉过来几分,靠在自己的身上。

  ‘百合……我知道了。’鬼厉慢慢点头,只是他的口气之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陆雪琪感觉到了,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了他一眼。

  那熟悉的喘息声,在耳边轻轻回响,微微带着热气,在她苍白的脸庞边缘回荡。

  兽神摇了摇头,似乎自嘲般笑了一下,然后对着鬼厉,微笑道:‘不过你们呢!若是你们留在了这里,再也没有机会出去的话,你又会有什么心愿呢?’

  有些痒吧!

  他目光从鬼厉身上又缓缓落在陆雪琪脸上,微微笑着,眼中仿佛还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道:‘你呢!你也有什么心愿要讲么?’

  她突然这么想。

  鬼厉沉默,陆雪琪也没有说话。过了片刻,陆雪琪悄悄向鬼厉看去,只见他的脸上,却是隐约复杂的神情,带着几分痛苦。

  然后,轻轻转头,看着他。

  她深深呼吸,忽然道:‘我没有更大的心愿了!’

  看到的,是鬼厉望着她的目光。

  这一句话,她虽然口气平淡,但说的却是斩钉截铁,更不给自己半分的回旋余地了。

  她慢慢点头,轻轻笑了。

  或许,她也真的不想,再也不想,给自己什么余地了吧?

  鬼厉凝视着她许久,嘴角边,终于也是露出了那一丝,带着淡淡血的,微笑。

  鬼厉的身子,震了一震。

  旋转不休的八凶神像,突然再次明亮,而这一次,除了八面狰狞凶恶的神像大放光明之外,八凶神像光圈之中那团兽神融身其中的火焰,也第一次变得明亮无比,渐渐盖过了周围那些神像。

  然后,他看向身旁的那个女子。

  而整个转动的光圈,更是第一次的,离开了八荒火龙的龙首背后,缓缓下沉,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随着光圈的移动,赫然降临到八荒火龙的头顶,慢慢融合了进去。

  深深凝望。

  庞然大物的八荒火龙,猛然发出一声怒吼,瞬间整个火海都似乎微微颤抖起来,是什么,竟能令如此强大的生物感觉到痛楚?

  不曾言语。

  那团火焰缓慢的,但却是不可阻挡的融入了八荒火龙的头颅。

  兽神看着陆雪琪,眼中的异光却是越来越亮。忽然间,他双手一拍,虽然身子还有几分摇晃,但他依旧还是站了起来。鲜艳的丝绸衣衫在他身边席卷过去,恶兽饕餮也站了起来,在主人身边低声嘶吼。

  随后,那八面闪烁着神秘符号的八凶神像,似乎顿时失去了光彩,再一次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好,好,说的好!’

  八荒火龙停止了咆哮,微微低下了头,过了片刻,那巨大的龙首慢慢的重新抬起,令人绝望的那股毁灭气息,再度出现,笼罩了鬼厉与陆雪琪。

  兽神对着陆雪琪,眼中慢慢散发出的,竟是一种莫名的狂热,‘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世间女子,果然还有如她一般的。’

  而这一次,不知为何,非但没有前两次攻击那可怕可怖的景象,相反的,周围的温度反而下降了不少,脚下的熔岩之海虽然仍然炽热,但岩浆的流动也变得缓慢,整座熔岩地狱之中,似乎突然之间,那热火之精华都被迅速的提炼而去。

  他仰天长笑,状若癫狂,在笑声末了,却犹如哀嚎,带着一点呜咽。随着他的身躯晃动,一股莫名的气息缓缓升腾,原本沉静而缓缓自转闪烁的八凶神像光圈,突然转速开始迅速加快,八个神像同时亮了起来。

  八荒火龙,终于再一次凝视着那两个人影,这一次,它的眼眸之中燃烧的已经不再是那神秘红润透明的火焰,而是一双充斥了人类复杂疯狂情感的眼睛。

  那仿佛来自远古神魔的古老凶戾气息,与前番赤焰魔兽截然不同的恶魔咆哮,瞬间弥漫开去,那个古老火盆中的火焰,在妖力催持之下,再一次的,缓缓变大。

  龙首抬起,仰天张口。

  而这一次,那团燃烧的火焰,竟然缓缓离开了火盆,犹如镶嵌在那个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之中的躯体,与八凶神像一起升到了半空,熊熊燃烧。

  它仿佛是在,深深呼吸!

  ‘你说的对,我召唤出来的赤焰魔兽的确因为玄火之力不足而不如玄火坛的那座法阵,’在光圈之后,兽神苍白的脸上涌现出红色的光润,似乎因为这绝世妖力的降临,他也为之复苏,‘但是这里的法阵,却是当年玲珑亲自布下,远胜过玄火坛那处遗迹的法阵,这奥秘之处,就让你们看看吧!’

  随着那动作,所有在半空中燃烧的火焰都仿佛失去了光芒,但笼罩在鬼厉与陆雪琪身上的压迫之力,却更是让人绝望的想要放弃。

  他凄厉的长笑声中,整个身躯漂浮到半空,缓缓融入了那团越来越盛的火焰之中,终于消失不见,地面之上,饕餮大声咆哮着。

  从八荒火龙巨大的龙口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光芒,不是炽热的火光,而是真正的纯粹的火焰。

  下一刻,那八面凶神的神像之上,陡然间,所有神像的眼睛如充血一般,突然都亮起了红色的光芒,如恶魔重新醒来,刹那之间,漫天神魔如一起狂呼,尖锐啸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

  没有任何杂质,没有任何喧哗,这世间最可怕也最纯粹,可以焚毁天地一切事物的‘纯质之火’!

  那团火焰越烧越烈,火焰深处开始不停发出隆隆如雷鸣般的声响,焰心渐渐转做纯白之色,即使隔了老远,以鬼厉与陆雪琪之道行,也感到难以忍受的酷热。

  缓缓喷出!

  而在漫天魔啸之中,回荡着神秘的咒语之声,那咒语晦涩而悠长,古老而艰深,仿佛远古的先民,膜拜着神明,用尽全身心的信仰灵力,召唤着那梦寐中的神明。

  没有一丝的热力外泄,只是一道细如人身大小浑圆的火柱,纯质如玉一般,向着鬼厉与陆雪琪飞来。

  巨焰,焚烧!

  陆雪琪手中的天琊,慢慢垂下了,天琊旁边的噬魂,也缓缓回到了鬼厉手中。青色、蓝色的光华,慢慢消退。

  那咒语突如疾风骤雨,撕裂人心。

  没有任何人力,可以在这无法抗拒的纯质之火中抵挡。

  在声声如敲打心灵的咒语声中,突然,一股巨大而沛不可当的威势,从那巨大的火焰深处猛然散发出来,那威力如此巨大,鬼厉与陆雪琪不能抗拒抵挡,被迫向后倒飞了出去。

  那火焰,一点一滴逼近!

  是什么可怕的咒文,又是召唤来了何等恐怖的灵物,竟有如此的威力?

  陆雪琪默默抬头,却已不再看着那边,此刻她的眼眸里,只有一个人影,只有那一张容颜。

  一时之间,鬼厉与陆雪琪齐齐为之变色,这哪里是人力可以抵挡的力量?

  她深深望着,嘴角边挂着淡淡笑意,一丝一毫似都不肯放过,仿佛要刻在心中,刻入魂魄,直到千年万世之后,再也不能忘却。

  那火焰疯狂的焚烧,烈焰在半空中如妖魔狂舞,迎接着这火焰深处的恐怖到来。最炽热的地方,几乎是纯白的焰心,忽然,在剧烈的闪动之中,似某种生物,缓缓喘息,睁开了眼睛。

  那火焰,已逼近了!

  瞬间,周围古老坚硬的岩壁纷纷碎裂,地面上现出无数条巨大的裂缝,并从裂缝深处,更透出了赤红色的光芒,仿佛脚下,就是恐怖的火山熔岩,即将喷发。

  鬼厉的袖袍,忽地没有丝毫的预兆,瞬间化作灰色粉末,散了开去,然后是他整只手臂的衣物。

  而那喘息之声,犹如一声龙吟,在这个空间中……

  而这只手,这副躯体,又还有多少的时间?

  回荡!

  就这样了吧!他淡淡地想着,就这样死了么?

  

  只是,心愿却是终究无法了却了……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他低低的苦笑了一下,握紧了的,是那只柔软温和的手掌。

  突然,那火焰闪动的光芒,如一道流星迸裂开去,有一点火光,竟是猛然闪过他的脑海,瞬间一片混乱。

  陆雪琪立刻感觉到了鬼厉的不安,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手掌,而几乎是在同时,那纯质之火,已到了他们身旁,眼看就要,吞没他们的身躯。

  死?

  或生!

  鬼厉那片刻之间忽的一声大叫,用力一扯,将陆雪琪的身子猛然拉到自己身后,陆雪琪一声惊叫,却丝毫没有意思单独逃生,反将鬼厉的手抓的更紧。

  而在那电光石火之间,鬼厉的手掌之间,突然多了一块似玉非玉的牌子,周围一圈翠玉环绕,中间古老的火焰图案,正是玄火鉴!

  下一刻,纯质之火,射在了玄火鉴上。

  远处的八凶神像,猛然一颤,而巨大强横的八荒火龙,恐怖的龙头突然也为之一窒,所有的事物,仿佛突然间都停顿了下来。

  然后,像是有一个来自幽冥的声音,温柔而舒缓的吟唱,悠悠回荡,仿佛是千万年前,那个温柔玲珑的女子。

  玄火鉴亮了起来,正中的那团古拙的火焰图案,此刻仿佛如重生一般,在纯质之火的焚烧之下,如注入了无穷生机,贪婪地吸取着这世间最纯质的火焰精华。

  ‘啊!’

  忽地,鬼厉发出了一声轻呼,那玄火鉴已然炽热的令他再也无法握住。离开了他手心的玄火鉴,却没有向下落去,而是慢慢升到了半空之中,在八荒火龙的注视之下,缓缓闪动。

  炽热的气息,缓缓从玄火鉴上散发出来,带着些许梦幻的白色烟雾,似乎是汽化了的周围空气,在玄火鉴周围凝聚,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慢慢撕扯着这周围的空间,白色虚幻的烟雾里,慢慢凝结成一个美丽的女子身影。

  那是一个衣着古朴的女子,手握着一根法杖,而面容,竟然和守在镇魔古洞洞口之外的玲珑巫女石像一模一样。

  ‘玲珑……’

  仿佛是一声撕心裂肺绝望的呼喊,八荒火龙再一次露出痛苦神色,随后,那一团火焰从龙首上方慢慢脱出,随即火光消散,露出的正是兽神真身,只不过此刻看去,兽神全身枯槁,仿佛已是油尽灯枯。

  只是,那样一双热切的眼眸,千万年来竟然从未变过,他忘却了世间所有,眼中只有那个烟雾之中的女子。

  他向着那个虚幻,飞扑而去,眼中带着无比的满足。

  玄火鉴默默旋转着,那个玲珑的幻象仿佛也在微笑,张开了双臂,向他拥抱。

  眼看着,他们就要相拥在一起,但兽神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失去了禁制的八荒火龙,第一眼便认出了敌人,曾经它所毁灭的躯体,令它本能地施展攻击。

  深深呼吸,龙息绵长,远处的鬼厉与陆雪琪同时变色,但兽神却似乎早已忘了周围的一切,或者,就算他知道,又怎么还会在乎?

  他扑了上去,那烟雾之中,竟非幻象,他竟然真的抱住了,那个躯体。

  玲珑……

  玲珑……

  他低声呼唤着,如一个孩子般,满足的闭上眼睛。玲珑微笑着,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巨龙怒吼,愤怒的火焰瞬间而至,吞没了所有!

  那两个身影,在火海之中,慢慢消失,只是,竟没有丝毫的哀痛,反而慢慢浮现的,是那异样的幸福。

  火光之中,玄火鉴突然闪现,从半空中直落下来,正落在鬼厉手边。鬼厉在震动之中,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而就在同一时刻,强横的八荒火龙所处之处,突然间似乎失去了某种力量的支撑,那道巨大的缝隙开始缓缓收缩。

  八荒火龙再度发出愤怒的咆哮,充满了不甘,但以它之强横,却已无法阻挡自己巨大的头颅再一次被那神秘的空间吞噬。只是,在最后的时刻里,它满怀着毁灭一切的仇恨,向着这个空间,喷出了最后的一道可怖之火。

  天崩地裂!

  刹那间,所有的熔岩一起沸腾爆炸,石壁完全融解,巨大的空间如沙子一般纷纷倒塌,同时,无数道疯狂的岩浆洪流,向四面八方冲射而出。

  鬼厉与陆雪琪颓然看着这末日景象,却再也无力逃生,但就在这个时候,玄火鉴上突然发出一道纯正温和的光环,笼罩了他们二人,将他们包裹在一个光罩之中,迅速向上方升去。

  而在他们身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火焰。

  整个广袤无垠的十万大山大地,无数的山脉峻岭,仿佛都在那么一刻,听到了那一声疯狂的咆哮。耸立了千万年的焦黑山峰,在狂暴的岩浆怒涌之中,渐渐塌陷下去,而冲天而起的炽热岩浆,直插天际。

  在这火一般的末日世界脚下,镇魔古洞的入口,黑木愕然不知所措,而凶灵黑虎却如发狂一般狂笑着,大声呼喊着:‘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黑木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你疯了吗?’

  黑虎哈哈狂笑,但突然一窒,两个人身子同时大震,然后,就在他们的面前,那尊守护了这镇魔古洞千万年的玲珑巫女石像,竟然瞬间碎裂,散做无数小块,随即被涌来的热浪吞没,消失无踪。

  黑虎仰天长啸,状如癫狂,‘娘娘,娘娘,您等等我,我就来了啊……’

  而在黑虎脚下,黑木隐藏在黑布之后的喘息声浓重而极其激烈,忽地他大声道:‘不,不,我不能就这样,我还有未了之事!’

  说罢,黑木突然身形一转,竟是如飞一般闪了出去,离开了这个即将毁灭的地方。

  黑虎却根本不曾在意黑木的离去,他巨大的身躯就这样守护在镇魔古洞的洞口,仰天狂笑。

  很快的,无数坍塌的碎石和疯狂四溅的岩浆洪流,将他的身影吞没了。

  大地仿佛也在颤抖,无数的猛兽飞禽惊惶失措,那一座高耸的山峰,在巨响轰鸣声中,在遮天蔽日的黑尘里,轰然倒塌!

  天际苍穹,慢慢下起了雨。

  火雨!

  在十万大山之中,一直下了三天三夜。

  千万年后,谁还记得那一段往事?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