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图片 11
缤纷社汇上海大学第十三届诗歌节_古词风韵_好文学网,年台湾诗歌
图片 7
从水墨画馆脱出,三道司空眼惯小问答

我要走了,穿泥巴裤的诗人

文/木芙蓉花下/微信公号:mufuronghuaxia

城市胖成杨贵妃

图片 1

一群民工扛着花花绿绿的行囊,

修地铁抽去多余的脂肪

作者:付西

来到从不生长庄稼的城市,修建这座

他是抽脂的民工

我决定要走了,离开这片贫穷的土地。

与他们毫无干系的马路,楼房

把城市整容成摩登女郎

我要背起我的行囊,我要捡起一片落叶。

皴裂的指甲里依然有家乡的泥土,脸上的皱折里

抓把白云为城市洗脸

那是怎样的美好,又是怎样的落寞。

当背起行囊转身离家的一瞬,他们的麦种濒临死亡

将高楼玻璃洗成月亮

我喜欢怎样,它莫名其妙。

母亲,倚靠的门板,逐渐松垮,刻满了期盼的凝望

却洗不掉裤腿上

它说我是疯子,怎样的疯子,怎样的疯子才是疯子,而怎样都不是疯子。

女人,受伤的炊烟,是呛人的,弥漫着思念与忧伤

哇哇坠地带来的泥浆

因为我的石头不是水,而我的月亮不是石头。

孩子们,巢穴里孤泠泠的燕子,失去树木的依傍

他脱下疲惫

我要走了,我不懂诗,不写诗。

民工们每晚都在用梦,丈量回家的路程

躺在工棚的单人床上

我愚蠢却不以为然,四季的风锁住我的身心,我在风中孤零。

那寡淡的饭碗里,一定有一枚泪水浸泡的残缺的月亮

读妻子微信

黑夜里我找不到我的路,我流泪,我蠢到只有眼泪,而星光闪闪,却不懂太阳的光芒万丈。

作者诗歌思维,很自然从个体过渡到群体,从幻想过渡到现实,只是时空辽远的背景下,清音还在,芭蕉依然。由于懂得了生命的深刻,才具有博大的慈悲和广蹂的知性。

是每天最幸福的时光

我的土地是贫穷的,我的你是贫穷的,我流泪,而愚蠢的你们却在开怀大笑。

这首诗歌描写的,属于网络熟悉的一种城市化浪潮中国人生存状态,这里面涉及到中国的许多焦点问题。不必要作解读,我只是记住寡妇的饭碗里,一枚泪水浸泡的残缺的月亮。

母亲病有了农合医保

我看到你笑里的虚伪,你能怎么样呢?你只能笑。

征地钱换了套小楼房

你又能怎样,你笑的荒凉,却以为收获了整个秋天,你荒的悲凉。

废水染黑河鱼的肚皮

我的你,我要怎样说,我要怎样。我支离破碎,你残缺不堪,却又自信满满。

垃圾霸占禾苗的摇篮

你想要的什么,永远只是什么。

背起行囊一如继往

你不明白,那就沉睡吧。

城市角落生长倔强

我的先哲,那些智慧的光芒会有四射的一天,只是不哭而笑的你看不到了。

汗水洒进太阳

你是一缕尘土,风起而起风落而落。

煮一锅果腹的米饭

你找不到自己,在这平而乱世,你荒凉一生。

灵感倒进月亮

你懂什么,怎样的什么是叫怎样。

炒一碗诗歌给远方

我不懂,但我的眼角进了沙子,我揉出了泪水。

我要走了。

酒已惊醒,我傻傻的像个疯子。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