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图片 5
锦襜突骑渡江初,原文及赏析

雨停荷芰逗浓香原文及翻译,原文及赏析

李珣古诗,主题六月

南乡子

烟漠漠,雨凄凄,岸花零落鹧鸪啼。远客扁舟临野渡,
思乡处,潮退水平春色暮。
兰桡举,水文开,竞携藤笼采莲来。回塘深处遥相见,
邀同宴,渌酒一卮红上面。
归路近,扣舷歌,采真珠处水风多。曲岸小桥山月过,
烟深锁,豆蔻花垂千万朵。
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带香游女偎伴笑,
争窈窕,竞折团荷遮晚照。
倾绿蚁,泛红螺,闲邀女伴簇笙歌。避暑信船轻浪里,
闲游戏,夹岸荔支红蘸水。
云带雨,浪迎风,钓翁回棹碧湾中。春酒香熟鲈鱼美,
谁同醉?缆却扁舟篷底睡。
沙月静,水烟轻,芰荷香里夜船行。绿鬟红脸谁家女,
遥相顾,缓唱棹歌极浦去。
渔市散,渡船稀,越南云树望中微。行客待潮天欲暮,
送春浦,愁听猩猩啼瘴雨。
拢云髻,背犀梳,焦红衫映绿罗裾。越王台下春风暖,
花盈岸,游赏每邀邻女伴。
相见处,晚晴天,刺桐花下越台前。暗里回眸深属意,
遗双翠,骑象背人先过水。
携笼去,采菱归,碧波风起雨霏霏。趁岸小船齐棹急,
罗衣湿,出向桄榔树下立。
云髻重,葛衣轻,见人微笑亦多情。拾翠采珠能几许,
来还去,争及村居织机女。
登画舸,泛清波,采莲时唱采莲歌。拦棹声齐罗袖敛,
池光飐,惊起沙鸥八九点。
双髻坠,小眉弯,笑随女伴下春山。玉纤遥指花深处,
争回顾,孔雀双双迎日舞。
红豆蔻,紫玫瑰,谢娘家接越王台。一曲乡歌齐抚掌,
堪游赏,酒酌螺杯流水上。
山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木兰舟上珠帘卷,
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
新月上,远烟开,惯随潮水采珠来。棹穿花过归溪口,
酤春酒,小艇缆牵垂岸柳。——五代·李珣《南乡子》

洞仙歌   六月

荷香弥漫,自风情千万,溪畔蝉鸣柳丝展。最流连,点点清爽怡人,舟未放,一叶横斜堤岸。

试提裙挽袖,移步溪边。惊起游鱼浪花溅。解缆欲推舟,水没沙痕。轻离岸,棹浮舟转,向碧野,飘飘画中行,更蝶舞娉婷,俚歌声乱。

沙月静①,水烟轻②,芰荷香里夜船行③。

南乡子

五代:李珣

李珣(855?-930?),五代词人。字德润,其祖先为波斯人。居家梓州。生卒年均不详,约唐昭宗乾宁中前后在世。少有时名,所吟诗句,往往动人。妹舜弦为王衍昭仪,他尝以秀才预宾贡。又通医理,兼卖香药,可见他还不脱波斯人本色。蜀亡,遂亦不仕他姓。珣著有琼瑶集,已佚,今存词五十四首,多感慨之音。)

李珣

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消魂感旧游。
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态拂人头。——五代·李煜《赐宫人庆奴》

赐宫人庆奴

残莺何事不知秋,横过幽林尚独游。老舌百般倾耳听,深黄一点入烟流。栖迟背世同悲鲁,浏亮如笙碎在缑。莫更留连好归去,露华凄冷蓼花愁。——五代·李煜《秋莺》

秋莺

晚雨秋阴酒乍醒,感时心绪杳难平。黄花冷落不成艳,红叶飕飗竞鼓声。背世返能厌俗态,偶缘犹未忘多情。自从双鬓斑斑白,不学安仁却自惊。——五代·李煜《九月十日偶书》

九月十日偶书

五代:李煜

晚雨秋阴酒乍醒,感时心绪杳难平。黄花冷落不成艳,红叶飕飗竞鼓声。背世返能厌俗态,偶缘犹未忘多情。自从双鬓斑斑白,不学安仁却自惊。17

洞仙歌  赠六月迎考学子

三年奋斗,更信心坚定。此刻风清四边静。凤凰开,处处红艳招人。莺声脆,正觅窗前旧影。

万人皆想冠,开卷攀高。唯有精勤助灵性,可揽月青天,折桂蟾宫,今且去,必登峰顶。料往后,前程尽繁花,带几许豪情,再迎佳境。

(注:此处凤凰指凤凰花,精勤是专心勤勉的意思。)

图片 1

绿鬟红脸谁家女④?遥相顾,缓唱棹歌极浦去⑤。

【注解】

①沙月:照在沙洲、沙滩上的月光。亦指沙洲、沙滩上空的月亮。

②水烟:水上的烟霭。

③芰(jì)荷:指菱叶与荷叶。

④绿鬟(huán):乌黑发亮的发髻。泛指妇女美丽的头发。

⑤棹(zhào)歌:行船时所唱之歌。极浦:远浦,遥远的水边。

【鉴赏】

这首词纪水乡夜行。前三句境界清幽:月白、沙净、水明、烟轻,是静的;”芰荷香里夜船行”是动中之静。后三句用绿鬟红脸的少女,缓歌归去作点缀,使画面生气盎然。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