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唐诗鉴赏,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三国人物韩莒子简介,奉和杨驸马六郎秋夜即事

古诗原著意思赏析,唐诗鉴赏

古诗《孟城坳》

孟城坳

孟城坳

年代:唐

王维

王维

作者王维

  新家孟城口, 古木馀衰柳。
  来者复为谁, 空悲昔人有。

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

  此诗是《辋川集》里的第一首。辋川在今陕西蓝田西南,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孟城坳即孟城口,就在辋川风景区内。

《旧唐书·王维传》记载:“(维)得宋之问蓝田别墅,在辋口。”新家既然曾有故主,新主乔迁时不免想些故主的旧事,原是人之常情。何况这宅子的旧主人辞世时间也不很长,其为人行事遭际也着实令人感慨。

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这首小诗写得精练含蓄,耐人寻味。王维新近搬到孟城口,却可叹那里只有疏落的古木和枯萎的柳树。这里的“衰”字,不仅仅说“柳”而已,而是暗示出一片衰败凋零的景象。有衰必有盛,而何以由盛而至衰,令人不堪目睹呢?这就透露出悲哀的感情。

宋之问,高宗时进士,武周朝知名的诗人,有才华而无品行,醉心于权势富贵,整个仕宦经历差不多就是一部谄媚阿谀的个人史。他奉承武则天男宠张易之兄弟,至有为易之捧溺器的流言在朝庭市井传播。及张氏兄弟被诛,中宗及位,宋之问被贬泷州,他不堪贬地艰苦的生活,私自逃归洛阳,好友张伸之收留了他,他偶然得知张伸之与人谋诛宰相武三思,竟卖友求荣,害死了张伸之全家。因出首有功,宋之问又讨回了先时的荣华,其恩将仇报的小人行径却深为时人不齿。归来的宋之问,审时度势,选择了谄事中宗女儿安乐公主,却引起了安乐公主的政治竞争对头——他旧日也曾依附过的太平公主的不满,太平公主向皇帝揭发了宋知贡举受贿事,宋之问再被贬出朝庭。中宗薨,李隆基联合太平公主杀掉韦后和安乐公主,以宋无品且反复无常将宋流放到钦州,很快又将宋之问赐死。一生汲汲于富贵,一生事如此完结。

作品赏析

  接着,诗人给自己排解。我在这里安家是暂时的,以后来住的还不知是谁,我又何苦去悲哀呢?过去那种古树参天、杨柳依依的盛景,原是前人所有的,我又何必为前人所有而悲呢?这岂非徒然伤感吗?

一个诗人,因善谄权贵获赏识,煊赫一时,却终因此丢了性命。他是他宅院的过客。王维搬进辋川时,已经主动选择与李林甫把持的权势中心保持距离,居官,明哲保身而已。其时,为人正派、胸有韬略的贤相张九龄已被罢免,李林甫口蜜腹剑、妒贤嫉能、排斥异己,王维的政治热情完全被压抑,政治理想也荡然无存,他自然不屑与奸臣同流合污,在这样的情形下住进辋川,想到旧主人宋之问宦海浮沉的一生,心情必然复杂。

此诗是《辋川集》里的第一首。辋川在今陕西蓝田西南,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孟城坳即孟城口,就在辋川风景区内。

  王羲之《兰亭集序》里讲到聚会时的“欣于所遇”,到“情随事迁”的感概,即一喜一悲,认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王维在这里感叹盛景的被破坏,含有今之视昔而悲之意;而“来者”,自然又会有后之视今的感叹。这是发人深思的。

新家第一面,“古木余衰柳”。古木森森,幽暗阴郁,残存的几株老柳衰枯萎败、几无生气,宅舍院落一派荒凉破败凄冷凋弊之象。旧主人曾经在这里精心营构,砖石草木、亭台屋舍,这里的一切,都沉淀着旧主人对生活的构想与趣味,却才过了三十几年,就完全失了本来的模样。旧主人费心经营时,何曾能想到这些呢?如今连旧主人都不在了,又哪里会有如昔的房舍!旧主人连自家的命运也左右不了,当然更顾不及这等身外之物了。旧主人左右不了的命运,新主人便能左右么?或者说,世间有谁,能够左右自己的命运么?有作为有政声的张九龄被罢相,有政治憧憬的诗人选择辋川半官半隐,过往的那些进取原来都是在一定条件下实现的,所谓争取终归也只能在命运许可的幅度内努力。真相是:没有谁能真正左右命运,再是不情愿不甘心,也是命运的一部分;承受也好、接受也好,都是对待命运的应然态度。

这首小诗写得精练含蓄,耐人寻味。王维新近搬到孟城口,却可叹那里只有疏落的古木和枯萎的柳树。这里的“衰”字,不仅仅说“柳”而已,而是暗示出一片衰败凋零的景象。有衰必有盛,而何以由盛而至衰,令人不堪目睹呢?这就透露出悲哀的感情。

  孟城口本为初唐诗人宋之问的别墅。宋曾以文才出众和媚附权贵而显赫一时,后两度贬谪,客死异乡。这所辋川别墅也就随之荒芜了。如今王维搬入此处,触景伤情,透露出他难言的心曲。此时,李林甫擅权,张九龄罢相,这使王维带着深深的失望和隐忧退隐辋川,故当他看到目前这一衰败景象时,心绪再也不能平静,很自然地想到别墅的旧主人,自己今日为“昔人”宋之问而悲,以后的“来者”是否又会为自己而悲?这正是诗人不愿去思考而又难以摆脱的思绪。诗人言“空悲”,实际上是一种更深沉的悲,是一种潜隐在心底的痛苦。后来,王维经常在辋川一带逍遥吟诵,但始终无法消释这种沉郁而又幽愤的心情。

宋之问是他宅舍的过客,我也是一枚过客而已。“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终有一日,孟城坳的新宅,会成为我的旧舍,那时,它又会被谁当成新宅?

接着,诗人给自己排解。我在这里安家是暂时的,以后来住的还不知是谁,我又何苦去悲哀呢?过去那种古树参天、杨柳依依的盛景,原是前人所有的,我又何必为前人所有而悲呢?这岂非徒然伤感吗?

不禁想起王羲之在兰亭的那一声“悲夫”的长叹。

王羲之《兰亭集序》里讲到聚会时的“欣于所遇”,到“情随事迁”的感概,即一喜一悲,认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王维在这里感叹盛景的被破坏,含有今之视昔而悲之意;而“来者”,自然又会有后之视今的感叹。这是发人深思的。

一众好友兰亭雅集,曲水流觞,以文会友,本为乐事,羲之却敏感地察觉到乐易逝悲易长的秘密,“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岂不痛哉!”

孟城口本为初唐诗人宋之问的别墅。宋曾以文才出众和媚附权贵而显赫一时,后两度贬谪,客死异乡。这所辋川别墅也就随之荒芜了。如今王维搬入此处,触景伤情,透露出他难言的心曲。此时,李林甫擅权,张九龄罢相,这使王维带着深深的失望和隐忧退隐辋川,故当他看到目前这一衰败景象时,心绪再也不能平静,很自然地想到别墅的旧主人,自己今日为“昔人”宋之问而悲,以后的“来者”是否又会为自己而悲?这正是诗人不愿去思考而又难以摆脱的思绪。诗人言“空悲”,实际上是一种更深沉的悲,是一种潜隐在心底的痛苦。后来,王维经常在辋川一带逍遥吟诵,但始终无法消释这种沉郁而又幽愤的心情。

人不同时,而悲愁相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又哪里会空悲呢?

“空悲”不空,是实实在在的悲慨。它不只是对眼前宅、旧主人、新主人生出的具体之悲,更是因生命有限和人的力量有限而生出的超越之悲。

《孟城坳》是《辋川集》的第一首诗,乔迁新居本来应当充满喜悦之情,但是显然,王维初入辋川时,情绪低落沉郁,与后来的超然闲逸大相径庭。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