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古诗原著意思赏析,唐诗鉴赏

赠郭给事,文嘉的名言

诗中有画,古诗原版的书文意思赏析

古诗《偶然作六首》

图片 1

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图片 2
终南之秀钟蓝田,茁其英者为辋川。文学史上有名的辋川,位于蓝田县南十余里,青山逶迤,峰峦叠嶂,奇花野藤遍布幽谷,瀑布溪流随处可见,不仅是秦楚要冲、三辅屏障,而且是达官贵人、文人骚客心醉神驰的风景胜地。此处原本是初唐著名诗人宋之问的别业,后被王维购得,从此,他在此过起了“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的闲适生活。在宋之问别业基础上,王维随势赋形,植花木、堆奇石、筑造亭台阁榭,建起了孟城坳、华子冈、竹里馆、鹿柴寨等二十处景观,把二十余里长的辋川山谷,修造成了一处兼具耕、牧、渔、樵的文人园林典范,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开元十九年,二十一岁的王维状元及第,怀揣积极的政治抱负和做出一番事业的远大理想,从家乡蒲州施施然走进大唐的经济文化中心长安。开始的时候,在张九龄的提携下,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判官。天宝年间,又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可谓顺风顺水。安史之乱中,他被迫受伪职,长安收复后,被责授太子中允。经过这番磨难,王维逐渐消沉下来,看开了世间之事。四十岁以后,他基本侍奉母亲以半官半隐的状态在辋川度过。
王维母亲去世后,葬在东面山坡,上元二年,王维逝世后,又葬在母亲墓南面的小沟旁。王维当年住所叫“文杏馆”,今已不存,唯有门前空地上,他亲手栽植的一棵银杏树,依然枝叶茂盛,就像他在诗中赞美过的那样:“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每当秋季到来,硕大的银杏树一片金黄,和西侧观音寺银杏树遥相呼应,一起被称为“南山二杏”,让人恍然记起当年的王摩诘。
《新唐书》本传记载:“地奇胜,有华子冈、欹湖、竹里馆、柳浪、茱萸游、辛夷坞。”长居此地的王维,陶醉于辋川的山壑林泉之间,同孟浩然、裴迪、钱起等诗友良朋“模山范水”“练赋敲诗”、泛舟往来、鼓琴唱合。他和裴迪为辋川二十景写下了四十首五言绝句,取名《辋川集》。
在序言中,王维说:“余别业在辋川山谷,其游止有孟城坳、华子冈、文杏馆、斤竹岭、鹿柴、木兰柴、茱萸泮、宫槐陌、临湖
亭、南垞、欹湖、柳浪、栾家濑、金屑泉、白石滩、北垞、竹里馆、辛夷坞、漆园、椒园等,与裴迪闲暇,各赋绝句云尔。”这是王维自己编辑的组诗,精巧别致,颇有特点,体例上全是五绝,且以辋川山谷中各处游景作每首诗的题目,后人熟读的如《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又如《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方歇,王孙自可留。”诗句流畅自然,清丽飘逸,成为传世佳作。
《辋川集》以即地命题,即景赋诗,有计划地描绘一个景观群落,这种创作形式是前无古人的。诗人的性格、心境和当时所处的特殊环境,综合地折射于二十首绝句之中。组诗展现的游止,可以描画出其心灵的轨迹,让人感受到其喜怒哀乐的复杂变化。在这种半官半隐的生活中,诗人早年的远大抱负不复存在,堆积在心中的失望、希望、羞愧、愤恨、惆怅和沉郁,都化作“寂静”和“清幽”,势必让这组诗歌带上悲愤幽郁的色彩和基调。
诗人竭力以清秀绝俗的辋川山水来消解心中块垒,但终难完全冲出阴影的笼罩,使作品有了一种摆脱不了的矛盾:诗人“空悲”“惆怅”,便“独坐”“长啸”以超脱,最终成为一种深深的禅意。
后人称王维为“诗佛”,不仅是说王维诗歌中的佛教意味和宗教倾向,更表达了后人对其在唐朝诗坛崇高地位的肯定。王维诗在其生前以及后世都享有盛名,《新唐书》本传称其“名盛于开元、天宝间,豪英贵人虚左以迎,宁、薛诸王待若师友。”
唐代宗在《答王缙进王维集表诏》中曾誉之为“天下文宗”。杜甫在《解闷》十二首之八中也称他“最传秀句寰区满”。唐末司空图在《与王驾评诗书》中更是称赞其“趣味澄复,若清沈之贯达”。以思想内容而言,王维诗远不能与李、杜相提并论;而在艺术方面,王维确有其独特的成就与贡献。唐代刘长卿、大历十才子,以至姚合、贾岛诸人诗歌,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王维影响。直到清代,王士祯标举神韵说,实际上也以王维的诗歌为宗尚。
在作《辋川集》的同时,王维还创作了一幅《辋川图》。晚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说其在“清源寺壁上画惘川,笔力雄壮”,故世人多传《辋川图》原画于蓝田清源寺壁上。唐武宗年间寺毁画灭,作品真迹究竟何貌不得而知,现在人们所见到的都是后世摹本。
北宋黄庭坚《山谷题跋》盛赞:“王摩诘自作辋川图,笔墨可谓造微入妙。”《辋川图》呈现了王维山居生活的理想,其叙事性的连景处理之法,符合游景山水的实际状态,又呈现出田园生活的悟道历程,与唐代一般流行的单幅平远、高远山水画样式完全不同,也有异于传统的分景册页,首创了水墨山水画形式,影响了日后北宋李公麟《龙眠山庄图》《赤壁赋图》等文人画作,因之被尊为“画界南宗鼻祖”。
中唐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中说:“复画《辋川图》,山谷幽盘,云水飞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这是对王维画迹最早的记载,但该书以“神、妙、能、逸”四品品评画家,王维只居妙品上等,在吴道子、李思训的神品之下,其绘画地位并不是很高。到了宋代王维画作和辋川手卷才真正受到青睐,宣和御所收藏李思训的画仅十七卷,收藏王维的画却多达一百二十多卷。自北宋开始,《辋川图》版本众多,且良莠不齐,独以郭忠恕《临王维辋川图》为大宗,且郭本用笔精妙,与王维相仿,无疑是王维之后最能理解辋川山水神韵的画家。
苏轼曾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对王维的《辋川集》和《辋川图》来说,东坡可谓一语中的。

年代:唐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首王维的《竹里馆》。

举报/Report

作者王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楚国有狂夫。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茫然无心想。

图片 3

散发不冠带。

竹里馆本来是一处地名,就在王维的辋川别业之中。中国古代有好多赫赫有名的私家园林啊,这些园林不仅风景如画,更是人文荟萃。比方说西晋石崇有金谷园,那就引来左思、潘岳等等二十四位大名鼎鼎的文人在此聚会,被称为金谷二十四友啊。东晋王羲之有兰亭,永和九年三月三日谢安、孙绰等等四十二位名流在这儿,曲水流觞,这才有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那唐朝王维的辋川别业也是这样一处所在,这处别业位于日暖玉生烟的蓝田,本来是武则天和唐中宗两朝宠臣宋之问的蓝田别业。睿宗上台之后,宋之问失势败落客死他乡,蓝田别业也就换了主人。到开元后期,这所别业辗转到了王维手里。王维不仅是个诗人,还是个画家,胸中自有丘壑,他就把这座别业修成了一处可耕、可读,可娱、可瞧的胜境。在这处胜境,王维设计出了二十个景点,分别起了文杏馆、鹿柴、木兰柴、辛夷坞,等等动人的名字,竹里馆也是其中之一。每个景点他还赋诗一首,
再由同样隐居的好朋友裴迪和诗一首,最后四十首诗就编成一部《辋川集》,再画一幅辋川图。有了这一集、一图,辋川也就奠定了唐朝最著名文人园林的地位。同样,王维也是在这儿修炼成为大名鼎鼎的诗佛。

行歌南陌上。

图片 4

孔丘与之言。

那要理解《竹里馆》或者说理解《辋川集》,一定先要理解王维在诗人之外的四个身份。哪四个身份呢?第一个身份——隐士,刚刚讲王维是在开元后期接手辋川,而开元后期也正是唐朝政治由清转暗,逐渐走向衰败的时期。开元二十四年,一代文宗张九龄罢相,李林甫登场,王维本来是受职于张九龄的呀,面对此情此景,就逐渐心灰意懒起来。从早年雄心勃勃的“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逐渐变成了“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虽然他没有像陶渊明那样直接挂冠归去,而是半官半隐,但是从心态上来讲,却是越来越疏远长安的软红十丈,亲近辋川的清凉世界了。那这样一来呢?《辋川集》自然没有雄心壮志,它完全是寄情山水抒写幽怀,这是第一个身份。王维的第二个身份是佛家,大家都知道王维字摩诘嘛,维摩诘其实是个梵文音译,如果用意译的话,就是清净无垢的意思。在佛教经典里,维摩诘其实是一位在家菩萨,身处红尘而不染红尘,这真是对王维的最好写照。王维从小信佛,中年丧妻之后,更是终身不娶,吃斋打坐,精研佛理,往来亲密的人士除了高僧之外,就是裴迪这样的道友了。这样一来,《辋川集》里不仅没有了功名利禄的红尘气,其实也没有了柴米油盐的烟火气,就成了一个充满禅意的空灵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诗人和清风朗月融为一体,真有一种别有天地非人间的感觉。王维的第三个身份是画家,那大家都知道苏轼给他的评价,“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自己也说“当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他是中国山水画从青绿山水转向写意山水的关键人物,
水墨氤氲正合了诗人的隐逸之气啊!王维画画,又主张“意在笔先”,所谓“意在笔先”不就是精神先行嘛,这其实也是后世文人画的核心理念。这样一来呢,王维的画自然不是单纯的画,而是一幅画出来的诗,同样王维的诗也不再是单纯的诗,而是一首写出来的画,这就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王维的第四个身份是音乐家,之前和大家讲过,王维一曲《玉轮袍》征服了玉真公主的故事。那音乐和诗都讲究声律和节奏啊,而且白居易说得好啊,“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什么时候该有声,什么时候该无声,这不仅仅是音乐的平衡,也是诗的平衡啊。隐、禅、画、声,这四个属于王维的人生特性,怎么体现在诗里头呢?看《竹里馆》吧。

仁义莫能奖。

图片 5

未尝肯问天。

竹里馆,顾名思义,当然是一处建在竹林深处的房子。那这样的景致怎么写呢?前两句:

何事须击壤。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复笑采薇人。

这两句在讲什么呀,在讲声音啊。所谓“幽篁”就是幽深的竹林,大家都知道竹子在中国人心中可不是一般的植物,那是清俊挺拔的精神象征。“幽篁”二字一出,马上一种清幽意象,已经在我们心里了,问题是一个人坐在幽深的竹林里,该是非常冷清、非常寂静的吧,可是没有关系啊,王维是音乐家,第二句马上来补声音了。“弹琴复长啸”,幽深的竹林是寂静的,但是有诗人在这儿,时而弹琴时而长啸,这不就打破了寂静嘛。那大家想,出现了琴声与啸声,竹林是不是就变得特别热闹,不再幽静了呀?当然不是,所谓“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啊。幽深的竹林之中,只有泠泠的琴声和清越的啸声回荡,会显得它格外寂静,这就是以有声胜衬无声啊!而且我们再想,回荡在竹林里的是什么声音啊?是琴和瑟呀。琴是瑶琴,中国传统文化中高人雅士的标配,号称“士无故不撤琴瑟”,所以琴声就是高山流水,就是诗人内心的清雅之音。那“啸”呢?现代词典里说,就是撮口作声,就是打口哨,是不是的也可以这么讲,但是古代人赋予“啸”的,可远远比打口哨丰富。《诗经·召南·江有汜》篇里就讲,“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这“啸”是什么呀?是弃妇的狂歌当哭啊!那到了魏晋南北朝,“啸”又从妇女的长歌,变成了士人的潇洒。比方说西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就讲“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傲世之态就尽在长啸之中了。那这样看来,琴也罢,啸也罢,它是什么呀?它不是普通的音乐,它是诗人的一腔心曲、一番幽情,而这番幽情,和清华在外、淡泊其中的竹子,真是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啊!问题是,诗人这番心曲有没有人知道,或者需要不需要有人知道呢?本质上讲还是需要人知道的吧,古琴本来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嘛,长啸其实也需要有人懂。当年“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去拜访一位隐居的高士孙登,无论他谈什么话,孙登都不回答,阮籍只得长啸几声,起身离去,没想到走到半山腰,忽然听到一阵啸声,有如鸾凤鸣叫穿林而来,这是谁在“啸”啊?孙登在“啸”啊!这样一来两个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彼此都懂得了。可是王维独自坐在幽篁之中弹琴长啸,又有谁能听见,谁能听懂啊!看下两句:

胡为乃长往。

图片 6

田舍有老翁。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垂白衡门里。

这是在写什么呀?如果说前两句是在写声音,这两句就是在写光了呀。这里的“深林”其实还是前一句的“幽篁”。寂静的夜晚,深深的竹林应该是非常深邃,非常黑沉沉的吧,可是如果那样就恐怖了呀!王维是画家,怎么能够让自己喜欢的竹里馆恐怖呢,下一句就来补光了。“明月来相照”,月上中天,洒下一片清辉,月光笼罩之下的竹里馆,就不再是黑暗世界,而是犹如幻境,令人神往啊!这就是画家的本事,那么这月亮仅仅带来光亮吗?还不只啊,我们刚刚说过,王维还是佛家,这个月亮带来的不仅是环境的光亮,更是内心的光明啊!为什么这么说呢?诗人在弹琴在长啸,可是这种高雅的情调、超脱的胸怀,本来就不容易被人理解,何况又是在深林之中。“深林人不知”,本来会有知音难觅的寂寞吧,但是呢,虽然人不理解,明月却理解了,它照耀着诗人,也呼应着诗人。如果说李白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里头的明月其实是无情的,只能反衬出诗人的孤独,那么王维的“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里头的明月它是有情的,是诗人的知己,给诗人的内心洒下了光明啊!那为什么王维能够从月亮身上找到光明呢?因为他是隐士,又是佛家呀!隐士,就是不再介意来自于世人的评判;而佛家,又让他能够与天地同心,和清幽的竹林、清朗的月色,心心相照。

有时农事闲。

图片 7

斗酒呼邻里。

再总体看一遍:“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是不是每一句都那么平淡啊?没有警句吧。写景,无非是幽篁、深林、明月,这三个词;写人,无非是独坐、弹琴、长啸,这三个词。既没有动人的景语,也没有动人的情语,但是呢,整首诗读下来却是那样的宁静安详、清幽绝俗。它让人感觉到,这月夜竹林的景色,是如此空明澄澈、一尘不染,而其间弹琴长啸的诗人,又是如此安闲自得、尘虑皆空。明月、幽篁和诗人,相互映衬,情景交融,物我两忘。其实不光《竹里馆》如此,
整个《辋川集》都是如此啊。知道《鹿柴》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还是以有声反衬无声,
还是把一束光,照亮清幽世界。一个月光,一个夕照,一个竹林,一个空山,足以让我们领略《辋川集》的整体意境,也足以让我们理解王维作为诗佛的精神吧。再读一遍:

喧聒茅檐下。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或坐或复起。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短褐不为薄。

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是辽阔的,李白的“明月出天山”是苍凉的,王维的“明月来相照”是幽静的。那既然说到了月下竹林,我们就接一个竹子的话题吧,下一期和大家分享一首同样清幽的,王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

园葵固足美。

图片 8

动则长子孙。

不曾相城市。

五帝与三王。

古来称天子。

干戈将揖让。

毕竟何者是。

得意苟为乐。

野田安足鄙。

且当放去。

行行没余齿。

日夕见太行。

沈吟未能去。

问君何以然。

世网婴我故。

小妹日成长。

兄弟未有娶。

家贫禄既薄。

储蓄非有素。

几回欲奋飞。

踟蹰复相顾。

孙登长啸台。

松竹有遗处。

相去讵几许。

故人在中路。

爱染日已薄。

禅寂日已固。

忽乎吾将行。

宁俟岁云暮。

陶潜任天真。

其性颇耽酒。

自从弃官来。

家贫不能有。

九月九日时。

菊花空满手。

中心窃自思。

傥有人送否。

白衣携壶觞。

果来遗老叟。

且喜得斟酌。

安问升与斗。

奋衣野田中。

今日嗟无负。

兀傲迷东西。

蓑笠不能守。

倾倒强行行。

酣歌归五柳。

生事不曾问。

肯愧家中妇。

赵女弹箜篌。

复能邯郸舞。

夫婿轻薄儿。

斗鸡事齐主。

黄金买歌笑。

用钱不复数。

许史相经过。

高门盈四牡。

客舍有儒生。

昂藏出邹鲁。

读书三十年。

腰间无尺组。

被服圣人教。

一生自穷苦。

老来懒赋诗。

惟有老相随。

宿世谬词客。

前生应画师。。

不能舍余习。

偶被世人知。

名字本皆是。

此心还不知。(《万首唐人绝句》取中四句为绝句。题曰

题辋川图)。

作品赏析

老来懒赋诗,

惟有老相随。

宿世谬词客,

前身应画师。

不能舍余习,

偶被世人知。

名字本皆是,

此心还不知。

王维《偶然作》共存六首。这首诗写“老”态、“懒”意,抒写了一种大彻大悟、无悲无喜的宁静淡泊之心。

“老来懒赋诗,惟有老相随”,随着时间的飞逝,诗人已经连赋诗的热情也没有了,只有衰老的感觉时时伴随着自己
。王维早年积极从政。张九龄贬荆州,奸相李林甫把持朝政以后,王维对现实极为不满,但又无力反抗,因而长持斋戒,结庐辋川,与道友“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安史之乱后,他曾被迫以伪署。乱平,因曾赋诗怀念朝廷获免,责授太子中允,但从此他又带上了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心境也更为枯寂,因此他“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对人世也更淡漠了。这就是诗人“懒”的主要原因。这两句诗出语平淡而感慨深沉,“惟有”二字含“无可奈何”、别无选择之叹。“宿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宿世
”,意指前世;王维一身兼长诗画,当时便有“天下文宗
”、“当代诗匠”之誉。《纯全集》盛赞其“文章冠世,画绝古今
”。但王维并不在乎这些虚名,他只是把它他们当作一种“积习”的泛起、创作冲动的流露
:“不能舍余习,偶被世人知。”“余习”,语出《维摩诘经》:“深入缘起,断诸邪见有无二边,无复余习
。”本指前世积淀下来的不能改变的东西
。这两句诗说的是:我不能改变前世的习惯,吟诗作画只是偶尔被世人知晓。

诗人名维字摩诘,取自佛经,乃菩萨名,其义为净名。但“不能舍余习”,即有违经义,因此说:“名字本皆是,此心还不知
”。“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然而明知不应为而为,这实际上是出世与入世的内心矛盾的反映。王维虽然皈依佛教,但同时还是一位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诗人啊。

这首诗富于禅味
。“宿世”、“前身”是以禅语入诗;“不能舍余习,偶被世人知”是以禅理入诗;“名字本皆是,此心还不知”则是以禅趣入诗。诗人以禅入诗,表现出一种对人生真谛的直接探索与感悟,诗人以坦然的态度
、平淡的语调表现出对生活的理解,感伤的低吟中渗露出彻悟之感。

这首诗的语言达简淡朴素之极致,娓娓道来,与全诗格调相一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