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汤姆叔叔的小屋,斯托夫人

一年到头,举起酒杯

最最亲爱的,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我想,我是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12万打造131平美式别墅装修设计。根据业主生活喜好将风格定义为美式风格。美国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国家,这也成就了其自在、随意的不羁生活方式,没有太多矫揉造作的修饰与约束,不经意间也成就了另外一种休闲式的浪漫。

“这里的建筑好有特色!” 走在中央大街上,滟滟一路赞叹不已。
“这条中央大街很完整的保留了俄式建筑。”武胤乔像为游客解惑的导游。
“我简直无法想像这里是哈尔滨,感觉好像在欧洲某个国家一样。”她兴奋无比地说。
虽然她几乎玩遍了五大洲,见过无数比哈尔滨更美的地方,可是因为此刻身边有武胤乔陪伴的缘故,有种特别亲切熟悉的感觉,哈尔滨在她心中无异是天堂。
“是吗?我没去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也无法想像。”武胤乔的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反应和滟滟正好相反。这里他起码来过不下数十次,再加上睡眠不足而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你没去过欧洲,那么去过哪里?”她好想多了解他一点。 “加拿大和韩国。”
“正巧都是我没去过的国家,那里好玩吗?我听说加拿大的枫叶很美。”她像只开心的麻雀,叽叽咕咕地说。
“我纯粹只是去比赛,并不是去玩。”他淡淡地说。“世界各国的滑雪场地看起来都大同小异,没什么特别。”
“为什么不顺道去玩呢?多可惜。”她天真地询问。
“我也很想,但是你猜猜看我为什么不能‘顺道’去玩?”他严肃地盯着她。
“要我猜吗?”她率真地一笑,很认真地猜起来。“因为……你没有时间。”
“错,因为我没有开古董店的爸爸,也没有开珠宝店的妈妈。”他只差没有自嘲是个负债千万的穷光蛋。
滟滟转了转眼珠子,眼神苦恼地看着武胤乔。“不可能每个人的爸妈都和我的爸妈一样呀!”
“你明白就好。”他不想多向她详述自己的背景。
滟滟其实不大明白,她低下头苦苦思索了半晌,才渐渐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没有钱吗?”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金援能到哪里去?”他的语气明显不悦。
“金援!你指的是金钱援助吗?”滟滟突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开心地喊:“那很简单,我金援你呀!”
“你说什么?”武胤乔愣住,眼神充满错愕。
“你想去哪里玩,我帮你付钱。”她盈盈笑问,全然不觉这话有哪里不妥。
“我们才认识几天而已,凭什么要你帮我付钱。”他冷冷质问。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了。”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白痴!”他大声怒斥。
滟滟迷惑地看着他,以为他不信,更加强语气说:“我是说真的,真的没有关系喔,你用不着客气。”
“闭嘴!别再惹我生气了。”他大吼,指关节握得咯吱响。
滟滟愕然呆望他,不懂他为什么生气?从前,她的前男友们只要听见她这么说,都会高兴得跳起来,为什么他却会那么生气?
带着一肚子的为什么,滟滟紧张不安地在武胤乔身后小跑步地跟着。
“武胤乔,你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去买给你吃。”她小心翼翼、温柔地低询。
武胤乔蓦地停住,害她煞车不及,一头撞上他坚实的背。
“干嘛说起话来像女仆一样。”他带着“受不了”的眼神看她。
“有吗?你觉得我像女仆?我以前的男朋友从来没有抱怨过。”她微偏着头疑惑地反省。
武胤乔绷着脸。这丫头交男朋友的态度显然有很大的问题,更可恨的是,她那些“以前的男朋友们”。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他不想再听见她提及“以前的男友们”。
“不用,你等我,我去买。”她又习惯性地低头找钱包。
“不准在我面前扮演女仆,也不准替我付任何一毛钱,想吃什么,快点说。”武胤乔的耐性已濒临极限。
“你想请我?”她深怞一口气,满脸惊讶。
“废话!你想说我大男人也行,反正我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他面无表情地说。
这还是滟滟生平第一遭让男人请东西吃,一颗芳心感动得不得了,她左顾右望,欣喜地往前方一指。
“我想吃那个!”
武胤乔顺着她的指尖看去,她指的不是餐厅或速食店,而是街边小餐车卖的马迭尔面包。
“你不是在帮我省钱吧?”他还没有穷到只能请她吃一块钱的面包。
“什么?省钱?不是啊,很多人买那个吃,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她压根儿没想过要帮武胤乔省钱,在她脑子里对物质的贵贱从来没有正确的概念,行动意志全由好恶支配,根本没有动过想替自己或旁人省钱的念头。
“好吧,等我。”他轻拍她的头,往卖面包的餐车走去。
一丝丝暖意流进滟滟的心,她恍然怔望着他,将他高挑颀长的背影一寸寸贴进她的心扉。
“发什么呆?”
她像是出神梦游一般缓缓仰起脸来,发现武胤乔不知道注视了她多久,凝望着那双神秘深邃如海洋的眼眸,竟觉泫然欲泣。渐渐地,泪眼朦胧,几乎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傻瓜。”他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微微一笑。“才两块钱的面包而已,不需要感动到泪眼汪汪的地步吧?”
“我只是……”她顿了顿,低叹着说:“觉得自己已经太喜欢你了。”
武胤乔微愕,听见这么直接明白的心情告自,呼吸不觉停止了刹那。
“前面有个拜占庭东正教堂。”他假装没听清楚,牵起她的手往前走。“你可以边吃面包边喂鸽子。”
他其实很想告诉她,她的爱情并不孤单,但明白表示并非他的个性。他该如何才能让她明白?或许照偶像剧里的情节演一遍——感动地将她拥人怀里,然后深情地四目对望,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场浪漫的拥吻。
想想……还是算了!
一样很容易满足,带着窃喜的眼神偷瞄他,他主动和她手牵着手走在这异国风情浓厚的街上,就已经令她觉得够浪漫了。
^&^
“哗——这个教堂好大!广场也好大!”滟滟兴高采烈地拉着武胤乔往前跑,故意惊飞一地的鸽子。
“教堂最近才整修过。”武胤乔不自觉又扮演起导游的角色来。
“你从小就住在哈尔滨吗?”滟滟撕着面包,边吃边喂鸽子。
“不是。”他在人行椅上坐下,用她听得见的音量说。“我从小住在日本北海道,两年前被取消选手资格以后才回到哈尔滨来。”
听到日本两个字,滟滟又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从小住在日本?”她不自在地看着他。“你……确实不是日本人?”
“我父亲是哈尔滨人。”他双手盘抱在胸前,一派怡然的神情。
“那就好。”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那么讨厌日本人?”他故意不说自己尚有另一半日本血统,决定先问清楚她讨厌日本人的真正原因。
“因为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变态的日本中年男人性蚤扰过,好恶心!”她恨恨不息地说。
“那就好。”换他松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因为芦沟桥事变,或南京大屠杀等等的民族仇日情结,否则可就麻烦了。
“什么那就好!”她瞪大眼睛抗议。“你知道他是怎么蚤扰我的吗?”
“怎么蚤扰?”他紧张地直起背。
会让她留下如此丑陋、无法磨灭的记忆,该不会是……
“我来示范一次。”她于是扯下自己的手套,接着又扯下他的手套,抓住他的指尖按在自己的掌心上,然后若有似无地画圈圈。
蓦地,一阵战栗从掌心窜上来,她涩怯地怞回手,顿时满脸通红。
“就是……这样。”她不敢看他,怕他以为她是故意在蚤扰他。
武胤乔愕然,忽然有股释然的感觉。原来,就只是这样。
“干嘛脸红成那样?看来你并不讨厌这种蚤扰啊!”他强忍住笑。
“那是因为对象不同,反应当然不一样,当时我真的恶心得想吐。”她急忙解释。
“我可以相信,因为你那时候才十五岁嘛。”他向她保证。
“对呀,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害她纯洁的心留下一颗丑恶的印记。
“现在的施滟滟已然不可同日而语了,连倒追、偷吻男人的勇气都有。”他再也忍不住,轻笑声漫出了唇间。
“轰”地一声,羞惭的火苗瞬间烧红她的睑。
“你不是看不起我吧?”她紧张兮兮地问。
“以我的个性应该会看不起你才对,可是却偏偏没有。”她若是够聪明,就该听得懂他对她的“特别待遇”。
滟滟出神地想了半天,脸上仍然带着犹疑和不确定。
“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好。”她得到一个比较确定的答案。
武胤乔头痛地叹口气。他对她何止是不讨厌,甚至还是喜欢的,而且是非常多的喜欢。
“为什么被取消选手资格?”她认真地问。 “因为撞伤了采菱。”他并不打算隐瞒。
“那不公平,那是一场意外,你并不是故意撞伤她的,更何况她又伤得不重,怎么可以因此取消你的选手资格!”她忿忿不平地说。
“你怎么知道?”他奇怪地看她。 “呃——”滟滟咬住舌头。惨了,说太快了。
“谁跟你说过这件事?阿威吗?”他随便一猜就中。
“他没说太多,就这样而已,真的。”她再三强调,但显然是亡羊补牢,他的表情根本就写着“不相信”。
武胤乔不知道阿威究竟对滟滟说了多少有关他的身家背景,就不知道阿威是不是也说了他最忌讳的“那件事”。
“你知道多少都无所谓,干脆我现在一次跟你说清楚好了,我不喜欢有人私下乱打听我的隐私。”他的语气不甚愉快。
“好哇!”她兴奋地拍手,一副准备好专心倾听的模样。
“我家很穷。”他直接说出心底最忌讳的那件事。 “多穷?”她耸肩笑问。
“我父亲经营的远洋渔业倒闭,家里因此负债累累。”他简短地说,并且留心她听了以后的表情。
“远洋渔业是干什么的?”她像个小女孩般好奇地问。
“捕帝王蟹,可是船被海上的浮冰撞沉了,欠银行的贷款还不出来,所以公司被查封。”
“被浮冰撞沉!”她惊呼。“你爸没事吧?安全回来了吗?”
武胤乔没料到她先关心的不是负债问题,而是他父亲的安危,蓦然间被她单纯的善良感动了。
“他现在很好,因为船上有救生艇。”
“那就好。”她笑嘻嘻地接着说:“我知道帝王蟹,上回去日本的时候吃过,蟹脚好大只好好吃呢!说不定我曾经吃过你爸爸捕的帝王蟹喔。”
“现在吃不到了,我爸现在满脑子只有负债,没有帝王蟹。”他再度强调“负债”,因为免不了怀疑滟滟是否故意避重就轻。
“负债?”她眨了眨眼,终于注意到了这两个字。“负债了多少?”
“五千万。”日币。但他刻意不强调币值,就是想测试她的反应,因为通常一般人听了多半会往后猛退三步表示惊讶,接着就是一脸同情。
想不到滟滟的表情竟然无动于衷,只不过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对滟滟而言,根本搞不清楚五千万等于一幢豪华别墅的价值,其实她才不关心武胤乔家里究竟有多少负债,只是非常开心听见他谈起家里的事,单纯地高兴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往前迈近一大步。
武胤乔则是无法置信地盯着她看,就算她再有钱,五千万的负债一样是会让人大吃一惊的,她怎么会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你知道‘父债子还’这句话吗?五千万这笔负债必须要由我来偿还。”他得让她明白,想和他在一起就得面临的困难,若想及早怞身尚且还来得及。
“应该的嘛,你爸爸一定老了,也没有赚钱的能力了,理应由你来偿还。”滟滟点点头,理所当然地说。
“万一我还不出来了,请问谁来帮我还?”他正色地问。
滟滟眼睛一亮。“又要我猜呀,我猜……当然是你的儿子。”
“错,在我还没有儿子之前应该是我的妻子才对。”这暗示够明显了吧?
滟滟扬起睫,阵中突然散放出异彩。
“那你娶我,我帮你还。”她话一说完,不自禁又红了脸。
武胤乔没想到她语出惊人,听见他背负五千万负债,不但没有逃夭夭,反而还自投罗网。
“你哪来的钱帮我还?”她的脑子真不是普通的怪。
“有啊!我爸都会在我的户头里存一笔钱给我,我用了多少他就会补上多少,你用不着担心。”
“我不用你爸爸的钱。”他沉下脸,神色极其认真。“更何况你爸爸凭什么帮我还钱?”
“那……我叫小妹帮我从‘镇宝斋’里偷几件明朝的古董给你,那些古董都很值钱,一定够还清你的负债。”她的表情相当兴奋,仿佛想到的是一个绝妙的好办法。
“那些古董也是你爸爸的,又不是你的,而且你确定你的小妹肯帮这种忙?”武胤乔开始怀疑施滟滟是否天真过了头,简直就像住在象牙塔里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情美少女。
“那倒是,漓漓多半不会肯做这种事。”她低下头苦苦思索着,忽然一抹笑意偷偷浮上唇角。“不过……你若是变成了她的姐夫,她就一定会肯,而且我老爸当然也一定会肯帮他的女婿。”
“别开这种玩笑,我不可能让与我不相干的人替我还债。”他正经地板起脸,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他不愿意和滟滟之间的感情掺杂了金钱买卖的成分。
“这不是玩笑,你真的可以考虑看看,五千万对我爸妈来说不会有问题的。”她拉着他的衣袖,一径地摇啊摇。
“别像个推销员一样猛推销自己好不好?太难看了。”他凝着眉眼,起身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滟滟紧随在后,失望地低语:“你不肯答应,是不是因为采菱?”
武胤乔差点想昏倒,从头到尾,她都无法理解他的想法。
“我和采菱已经分手了。”他决定说个清楚。
“真的!”“砰”!她的脸上炸开一朵灿烂的烟花。
“所以绝对和采菱无关。”他自顾自地走着。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要考虑?”她又去拉他的手。
他面无表情,严肃而简短地回答。“因为我有不想被同情的自尊心。”
滟滟微愕,不懂为什么武胤乔一谈起“钱”的反应,就好像被蝎子螫到一样?
她陷入一团迷雾中。 ~_~
看完如梦似幻,令人叹为观止的冰雕展,武胤乔和滟滟错过了最后一班开往亚布力滑雪场的小巴士。
深夜的哈尔滨市区人潮渐渐散去,细雪纷飞,冷得透彻心肺。
“已经告诉你时间来不及了,你还慢吞吞的看冰雕,这下可好,没有车回亚布力了。”武胤乔对着冷冷清清的街道叹口气。
“难得来一趟嘛,不看个仔细,岂不是太辜负那些艺术家辛苦的创作了。”她冷得声音直打颤,困窘不安地悄悄挨着他汲取体温。
“你看得也太仔细了,只差没把眼睛贴在冰雕上。”甚至还不停惊呼好美、好伟大之类的赞美词,引来不少侧目。
“很像土包子,是不是?没办法,除了参加婚宴上看过‘喜’字的冰雕以外,哪里想得到能用冰雕出一座黄鹤楼,当然十分震撼我呀!”滟滟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边说边喘气,呼出的热气如白雾,很快就在围巾上结了薄冰。
“你还好吧?”武胤乔看着她双手交握,冷得拼命发抖的模样,禁不住问。
“我好冷,冷得太阳袕好像有针在刺一样,双腿也是,已经刺痛得完全没有知觉了。”她拼命地格格打颤。
武胤乔微一迟疑,便拉开大衣,伸手搂她入怀,将她圈里在大衣里。
“你不习惯这种酷寒,很可能腿已经冻伤了,我看现在要先找个地方给你取暖,否则你的身体一定会冻坏。”他低沉地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心上。
“好啊!”滟滟敛不住唇边陶醉的笑靥,躲在武胤乔大衣下温暖的世界里,把冰冷的脸颊贴靠在他暖热的胸膛上,双手悄悄环住他的腰。
“先找宾馆住下。”他说。 “宾馆!”她愕然抬头,这两个字代表的意思有点暖昧。
“这里的宾馆是单纯的饭店,不是日本‘那种’宾馆,别想歪了。”他拍了下她的额头。
滟滟心脏怦地一跳,唇角噙着轻笑,其实她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真的想歪了。
两人相拥着走在清冷孤寂的街道上,轻柔的雪花静静落在檐上、树枝间,月牙儿在天际忽隐忽现,将这座晶莹剔透的城市映照得更加光华璀璨。
“真奇怪,我肯定自己没有到过任何一座冰城,可是这里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熟悉,好像曾经来过这里。”她梦呓似地低哺。
“是吗?”他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心里想的是这附近有什么宾馆离他们最近?
滟滟仰起脸凝视着他。“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
“不是特别相信。”他回应得不大认真、心中正暗自决定到离他们最近的“马迭尔宾馆”。
“我相信。”她紧紧环住他的腰。“我相信我们前生可能是情人,也或许是夫妻。”
“是吗?”他低头望她,眼瞳渐深。“中央大街上正好有‘马迭尔宾馆’,我们到那里先住一晚,明天再回亚布力。”
“好。”只要和他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
“马迭尔宾馆”是幢古老文艺复兴时期、路易十四式的建筑。
滟滟在柜台前登记住房时,不自禁地东张西望。
“请问一间房还是两间房?”服务生礼貌地问。 “两间”武胤乔答。
“一间。”滟滟答…… 武胤乔和服务生同时看她一眼。
滟滟笑了笑,转头欣赏楼内几处文艺复兴时期的浮雕。
“那就一间吧!”武胤乔妥协。
“这是法国式建筑吗?是什么时候兴建的?”滟滟好奇地问服务生。
“是法国式建筑没错,前身是由法国人经办的,建于一九O三年。”服务生有问必答。
“将近一百年了,哇——”滟滟惊奇不已。
“拜托你,别又像个土包子一样,好不好?”办好住房登记,武胤乔拉着她走上楼。
“没办法,在中国居然能看得见道地的法国建筑,实在是太稀奇了。”她挽着他的手。
“有什么稀奇,八国联军的建筑这里统统都有,要多道地就有多道地。”他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进门,就直接走进浴室放热水。
“不提历史伤痕,我还真的很喜欢哈尔滨这座冰城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对我的味,不过就是太冷了一点。”滟滟在右边的单人床坐下,叹息一声,接着便往后仰倒,再舒服地叹息一声。
在软绵绵的床上、哗啦啦的水声中,滟滟被舒适的暖意包围,整个人昏昏欲睡,隐约感觉到武胤乔在脱她脚上的皮靴,但是瞌睡虫已经占领她的意识了,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先别睡,把沾雪的围巾和外套脱掉挂起来烘干。”武胤乔轻轻拍着她的脸。“还有,你的脚已经有轻微的冻伤了,泡个热水澡以后再睡。”
滟滟强撑起沉重的身子,迷迷糊糊地开始脱下身上的衣服。
“喂,进浴室以后再脱!”武胤乔眼看她已经脱得只剩贴身棉衣,急忙将她推进浴室,然后用力拧一下她的鼻子。“清醒一点,不准淹死在浴缸里!”
看见滟滟睁开眼睛点点头以后,武胤乔才不大放心地把浴室的门拉上,出去。
在热气氤氲的浴室里,滟滟恍恍惚惚地脱光身上的衣物,跨进放满了热水的浴缸里,缓缓地,以最舒服的姿势躺下。
啊——好舒服——
热水慢慢淹过她的肩,松弛和舒畅的感觉也跟着淹没了她,她的眼皮渐渐沉重,直到再也无力睁开,终于沉沉睡去。

  我想,我是

图片 1

  故乡白桦树梢上掠过的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一缕晨风,轻轻地拂去

小区:龙湖滟澜海岸

  尘封在你心头的阴霾

风格:美式

  我想,我是

面积:131

  巴音布鲁克草原上游弋的

类型:别墅错层

  一抹流云,静静地飘逸

造价:12万

  磨砺你多年而又苍白的心空

项目:整体橱柜、整体卫浴、室内门、地板地砖、个性化设计、基础装修、水电改造等

  我想,我是

图片 2

  巩乃斯沟七月花开的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一方山野,泠泠瀼瀼间

图片 3

  清新你疲惫了半生的脚步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我想,我是

图片 4

  开都河畔搁浅的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一湾秋泓,汩汩潺湲间

图片 5

  静澈你繁芜而又纷乱的思绪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我想,我是

图片 6

  克尔古提山杨摇曳的

龙湖滟澜海岸小错层

  一路金黄,在滟滟秋光中

小户型、大别墅装修都在关注小编哟~,让您全屋装修更简单,青岛新房/老房案例每日更新。

  点亮你忧郁而又黯淡的眼眸

关注微信号:15192514325【仅限青岛:为您精挑细选设计师,申请免费布局设计见面解析】

  我想,我是

  博斯腾湖边白鹭轻吟的

  一片海子,在洲水潮汐之间

  吞纳你所有的躁急、疼痛和悲伤

  我想,我是

  朦胧在你窗前的

  一楹月色,在这个寒秋的夜晚

  悄悄的走进你温暖而又潮湿的梦乡

  然而,我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我

  想给你的太多太多

  而能够给你的却越来越少

我想对老师说的话飞扬那雨,那喜欢我是大自然中的一员作文我是笨蛋妈妈

  • 与你面对面
  • 八月黄昏
  • 很长的平行线
  • 有盛有衰
  • 我想,我是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