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钢琴老师,耶利内克

二郎山: 十四

第十七章

  这时候汪文宣在公司里办公。他不会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
  这天早晨妻已经出门了,他才起床。他吃过早点后,忽然说要去办公。母亲阻止不了他。
  ”不要紧,我已经好了。”
  ”我不能请假太多。再不去办公,连饭碗都会成问题。”
  ”我们不能把全家人都交给树生一个人养活啊。我这几天吃药治病都是花她的钱。”
  他拿这些话来回答母亲。
  母亲找不到反驳的话了。其实她自己也想:我宁愿挨饿,宁愿忍受一切痛苦。她不愿意让树生来养活她。
  ”还是让我出去做事罢,我当个大娘,当个老妈子也可以,”母亲最后吐出了这样的话。她充满爱怜地望着她这个独子,她的眼圈红了。
  ”妈,你怎么这样说?你是读书人啊,哪里能做这种事!”他痛苦地说,掉开眼光不敢看她。
  ”我只后悔当初不该读书,更不该让你也读书,我害了你一辈子,也害了我自己。老实说,我连做老妈子的资格也没有!”母亲痛苦地说。
  ”在这个时代,什么人都有办法,就是我们这种人没用。我连一个银行工友都不如,你也比不上一个老妈子,”他愤慨地说。最后他抬起头叹了一口长气,就走出了房门。母亲追出去唤他,要他留下,他却连头也不回地走下楼出去了。
  他到了公司。楼下办公室似乎比平日冷静些。签到簿已经收起了。钟老带笑地对他点一个头。他上了楼。二楼办公室里也有几个空位。吴科长刚打完电话,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淡淡地问一句:”你病好了?”
  ”好了,谢谢你,”他低声答道。
  ”我看你身体太差,应该长期休养,”吴科长冷冷地说。他不知道吴科长怀着什么心思,却听见周主任在小房间里不高兴地咳了一声嗽。
  他含糊地答应了一个”是”,连忙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
  他刚坐下,工友就送来一叠初校样到他的面前。”吴科长说,这个校样很要紧,当天就要的,”工友不客气地说。
  他心想:时局这样紧张,同事中今天也有几位没有来办公,大家都是忙忙慌慌,为什么单单逼我一个人加倍工作?要是我今天不上班呢?你们就只会欺负我!这太不公道了。可是他哼都不哼一声,只是温和地点点头。
  ”吴科长说,当天就要的,”工友站在旁边望着他,象在折磨他似地又说了一遍。
  他抬起头,但是他连愤怒的表情也没有,他温和地答了一声”好”。工友走开了。
  他默默地翻开校样和原稿,他不觉皱起眉来。这是一本关于党义的书,前面还有好几位党国要人的序言,是用四号字排的。他埋下头低声念这些序文,又念正文。他的心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觉得头昏,四肢无力。但是他还勉强支持着把校样看下去。
  在这中间,周主任走了,吴科长又走了。同事们大声交谈起来。他们在交换战事的消息。每个人都带着忧虑的表情讲话,并不热心工作。只有他仍旧把头埋在校样上面。”当天要的,”一个粗鲁的声音不断地在他的耳边说。最后他忍不住在心里答复了:”不要追我,至多我把命赔给你就是了。”
  到了十二点钟,开饭的铃声响了。他好象遇到救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他的胃口仍然不好。他勉强吃了一碗饭。他觉得同事们都带了轻蔑和怜悯的眼光在看他,并且故意发一些关于战事的”危言”吓他。”老汪,你不久要加薪了。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能够埋头工作,年底真该得奖金啊,”一个同事这样讥笑他。他不回答,却又躲到楼上办公桌前面去。他不抽烟,又没有精神看书。他无聊地坐在位子上,对着玻璃窗打起瞌睡来。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叫”汪先生”,他吃惊地睁开眼睛,挺起身子。那个工友又立在他面前,望着他说:”有人给你送来一个字条,请你立刻去。”
  字条放在桌上,是树生的笔迹。上面写着:
  宣:
  有事情同你谈,请即刻到国际一晤。
树生即日
  他吃了一惊。”有什么事情呢?”他想道,连忙站起来,匆匆走下楼去。
  ”汪兄,到哪里去?”钟老问道。
  他含糊地答应一声,就走到人行道上去了。
  他走进国际咖啡厅。顾客很少,桌子大半空着。树生坐在靠里一张圆桌旁。眼睛正朝着门口,她的擦了粉的脸上带着怒容。看见了他,她忽然站起来,但是马上又坐下了,她望着他,等候他走过来。
  ”我接到字条马上就来了,”他赔笑地说,在她对面坐下。”什么事?”
  ”我要跟你离婚!”她睁圆眼睛,噘起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但是她的表情他却看得十分清楚。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他不敢再问她。他默默地埋下头去。
  ”我受不了你母亲的气,我今天下了决心了。有我就没有她,有她就没有我!这一个星期我全忍着,快闷死我了!”
  他吐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他觉得事情并不十分严重,还是那个老问题。他可以向她解释,他甚至可以代母亲向她赔罪。她的怒气会慢慢地平静下来的。
  ”什么事呀?你得先跟我讲明白,”他鼓起勇气陪笑道。”我妈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脑筋旧,思想不清楚。有点噜嗦,不过人倒是顶好的。”
  ”什么事?还不是为了你!我提前下了班回家去看你,知道你走了,我觉得她不应该放你走,多说了几句话,她就吵起来了!……”她红着脸激动地说。
  ”这是我不好,妈本来不放我走,我一定要走,我怕假请多了,公司方面不满意。你也知道我们那里的周主任、吴科长都是刻薄成性的,我吃了他们的饭就没有自由了,”他不等她说完,便插嘴说。
  ”可是你在吐血生病啊,难道生病也不能请假吗?他又没有买了你的命!”她答道。
  ”公司不是慈善机关,哪里管得了这些,”他苦笑道。”听吴科长今天的口气,好象他嫌我身体不好,倒希望我辞职。”
  ”辞职,就辞职!你不做事我也可以养活你!”她赌气地说。
  他脸红了一下,他略略埋下头,喃喃说:”不过……”
  ”是,我知道,又是你母亲,她不愿意,”她气愤地说。”她看不起我!她恨我!”
  ”不,你误会了,她不恨你,这跟她不相干,”他连忙打岔道。
  ”她恨我,她看不起我,她刚才还对我讲过,我没有跟你正式结过婚,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过是你的姘头。她骂我不要脸,她骂我比娼妓还不如。我可怜她没有知识,我不屑于跟她吵。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跟你说明白,如果你不另外找个地方安顿她,我就跟你离婚!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一辈子也不会幸福,她根本就不愿意你对妻子好。你有这样的母亲,就不应该结婚!”她愈往下说愈激动,也愈生气,一张脸挣得通红,两只眼睛里燃着怒火。
  ”树生,你稍微忍耐一下,”他惶恐地说,”等到抗战胜利了,她要到昆明——”
  ”等到抗战胜利!”她冷笑了一声,”你真是在做梦!日本人已经打到贵阳了,你还在等待胜利!”
  ”那么大家何苦还要吵呢?彼此忍耐一点不好吗?”他脸上勉强做出笑容,可是他心里很难过。
  ”忍耐!忍耐!你总是说忍耐的话!我问你,你要我忍耐到几时?”她烦躁地问。
  ”只要环境好一点,大家就可以相安的,”他带着希望地答道。
  ”等环境好一点,这样的话我听你说了几年了。环境只有一天天坏下去。跟着你吃苦,我并不怕,是我自己要跟你结婚的。可是要我天天挨你母亲的骂,那不行!”她又生起气来,脸又挣红了。
  ”那么你看在我的份上,原谅她罢,她这两年也吃够苦了,”他脸色惨白地央求道。
  ”那是她活该,生出你这个宝贝儿子来!”她忽然变了脸色说,从手提包里掏出三张百元钞票丢在桌面上,也不再说什么,就站起来,气冲冲地走出去了。
  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过了几分钟才跑出去追她。
  他满眼都是人,他应该到哪里去找她呢?他掉头四望,他看不见她的背影。”她一定是去银行,”他想,他便朝那个方向走去。他大步走着,全身发热,淌汗。
  他走过大半条街,终于见到她的背影了。他兴奋地唤了一声;”树生!”她似乎没有听见。他鼓起勇气向前跑去。他离她愈来愈近了。他第二次大声唤她的名字。她停下来,回头看他。他连忙跑上去,抓住她的膀子。他睁大两只眼睛瞪着她,半晌才气咻咻地吐出一句话:
  ”树生,我都是为了你。”他的额上冒着汗。脸病态地发红,嘴无力地张着在喘气,脸上带着一种求宽恕的表情。
  ”你何苦来!”她怜悯地望着他说;”为什么不回家去躺躺?你病还没有好,怎么能办公啊?”
  ”我应该向你说真话,”他仍旧很激动地说,”我去办公,我不过想借支一点钱。”
  ”我原先就说过,你要用钱,我可以拿给你,用不着你去办公,”她打岔地说。
  ”我想买点东西……后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一点礼物……至少也要买一个蛋糕才……”他断断续续地说,带着羞惭的表情,略略低下头去。
  她显然吃了一惊。他的话是她没有料想到的。她脸上的表情渐渐在变化;怜悯被感激和柔爱代替了。”你是这样的打算?”她感动地小声问。
  他点点头,又添一句:”可是我还没有拿到钱。”
  ”你为什么不早说?”她微笑道,带着柔情望他。
  ”我说了,你一定不让我做,”他答道,他的紧张的心松弛了,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倒忘记了,我真该谢谢你,”她感激地含笑道。
  ”那么你不再生我的气了?”他也怀着感激地说。
  ”我本来就没有跟你生气,”她坦白地回答。
  ”那么你不离开我们?”他又问,声音还略带颤抖。
  ”我本来就没有离开你的意思,”她答道。她看见他的脸上现出安慰的表情,便柔声劝他:”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你母亲——”她突然住了嘴,改口说:”你还是早点回家去休息罢。不要再去公司了。”
  ”我去一趟,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回去,”他说。妻点点头,两个人就在十字路口分别了。
  他回到公司,已经是办公时间了。他的精神比较爽快,可是身体还是疲乏。他坐下来,立刻开始工作。他觉得很吃力,有点透不过气来。他打算回家休息,但是他想到”当天要”三个字,他连动也不敢动了。
  校样一页一页地翻过了。他弄不清楚自己看的是什么文章。他的心在猛跳,他的脑子似乎变成了一块坚硬的东西。眼前起了一层雾,纸上的黑字模糊起来。他隐隐约约地看见周主任那对凶恶的眼睛(周主任刚刚从外面回来)。”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放松我?你不过比我有钱有势!”他愤慨地想道。
  也不知道是怎样起来的,他忽然咳一声嗽,接着又咳了两声。他想吐痰,便走到屋角放痰盂的地方去。在十几分钟里面,他去了两次。吴科长不高兴地咳嗽一声,不,吴科长只是哼了一声。他便不敢去第三次。偏偏他又咳出痰来,他只好咽在肚里。他居然忍耐住把剩下的十多页校样看完了。
  过了三四分钟,他觉得喉咙又在发痒,他想忍住不咳出声来,可是他心里发慌,最后,一声咳嗽爆发出来了。一口痰不由他管束地吐在校样上。是红色的,是鲜红的血,他仿佛闻到了腥气。他呆呆地望着它。他所有的自持、挣扎、忍耐的力量一下子全失去了。
  ”那么到了无可挽救的时候了,”他痛苦地想道。忽然听见周主任一声轻咳,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对眼睛,他吃了一惊,连忙俯下身子在字纸篓里抬起一片废纸把血痰揩去。刚揩好痰,他又发出接连的咳声。他走到痰盂前弯下身子吐了几口痰。嘴里干得厉害。他想喝一杯茶,却没有人理他。他按着胸膛在喘气。
  周主任叫工友来请他到小房间去。
  ”密斯脱汪,你今天不要办公了,还是早点回家休息罢,我看你身体太差……”周主任靠在活动椅背上,慢吞吞地含笑说。
  他竭力装出平静的声音回答一句:”不要紧,我还可以支持。”然而他的身体却不想支持下去。他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身子忽然摇晃起来。
  ”密斯脱汪,你身体不好,趁早休息罢。不然病倒了,医药费是一笔大数目啊,”周主任又说。
  ”回去就回去,不吃你这碗饭,难道就会饿死!”他气恼地想道,口里却用温和的调子说:”那么我就请半天假罢。”他连忙用手帕掩住嘴咳起来。
  ”半天恐怕不行罢……。也好,你先回家再说,”周主任带了点嘲笑的表情说,便把头朝面前那张漂亮的写字台埋下去。
  他不想再说什么,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可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那个人要求:”我想借支一个月薪水,请主任——”
  周主任不等他说明理由,立刻截断了他的话,厌烦地挥手说:”支半个月罢,你去会计科拿钱。”
  他没有第二句话说,只好忍羞到会计科去支了三千五百元。他想:这点点钱能够做什么用呢?他带着苦笑把钞票揣在怀里。
  他把看完的校样交出去以后,便走下楼。没有人理他,却有些怜悯的眼光跟随他。”何苦啊,”周主任摇摇头低声说了这三个字。
  他希望在楼下看见钟老,他盼望着听到一句安慰的话。他的心太冷了,需要一点温暖。但是楼下没有钟老的影子。
  天还是灰色,好象随时都会下雨似的。走惯了的回家的路突然变得很长,而且崎岖难走。周围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人们全有着那么旺盛的精力。他们跟他中间没有一点关联。他弯着腰,拖着脚步,缓慢地走向死亡。

这时候汪文宣在公司里办公。他不会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这天早晨妻已经出门了,他才起床。他吃过早点后,忽然说要去办公。母亲阻止不了他。“不要紧,我已经好了。”“我不能请假太多。再不去办公,连饭碗都会成问题。”“我们不能把全家人都交给树生一个人养活啊。我这几天吃药治病都是花她的钱。”他拿这些话来回答母亲。母亲找不到反驳的话了。其实她自己也想:我宁愿挨饿,宁愿忍受一切痛苦。她不愿意让树生来养活她。“还是让我出去做事罢,我当个大娘,当个老妈子也可以,”母亲最后吐出了这样的话。她充满爱怜地望着她这个独子,她的眼圈红了。“妈,你怎么这样说?你是读书人啊,哪里能做这种事!”他痛苦地说,掉开眼光不敢看她。“我只后悔当初不该读书,更不该让你也读书,我害了你一辈子,也害了我自己。老实说,我连做老妈子的资格也没有!”母亲痛苦地说。“在这个时代,什么人都有办法,就是我们这种人没用。我连一个银行工友都不如,你也比不上一个老妈子,”他愤慨地说。最后他抬起头叹了一口长气,就走出了房门。母亲追出去唤他,要他留下,他却连头也不回地走下楼出去了。他到了公司。楼下办公室似乎比平日冷静些。签到簿已经收起了。钟老带笑地对他点一个头。他上了楼。二楼办公室里也有几个空位。吴科长刚打完电话,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淡淡地问一句:“你病好了?”“好了,谢谢你,”他低声答道。“我看你身体太差,应该长期休养,”吴科长冷冷地说。他不知道吴科长怀着什么心思,却听见周主任在小房间里不高兴地咳了一声嗽。他含糊地答应了一个“是”,连忙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他刚坐下,工友就送来一叠初校样到他的面前。“吴科长说,这个校样很要紧,当天就要的,”工友不客气地说。他心想:时局这样紧张,同事中今天也有几位没有来办公,大家都是忙忙慌慌,为什么单单逼我一个人加倍工作?要是我今天不上班呢?你们就只会欺负我!这太不公道了。可是他哼都不哼一声,只是温和地点点头。“吴科长说,当天就要的,”工友站在旁边望着他,象在折磨他似地又说了一遍。他抬起头,但是他连愤怒的表情也没有,他温和地答了一声“好”。工友走开了。他默默地翻开校样和原稿,他不觉皱起眉来。这是一本关于党义的书,前面还有好几位党国要人的序言,是用四号字排的。他埋下头低声念这些序文,又念正文。他的心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觉得头昏,四肢无力。但是他还勉强支持着把校样看下去。在这中间,周主任走了,吴科长又走了。同事们大声交谈起来。他们在交换战事的消息。每个人都带着忧虑的表情讲话,并不热心工作。只有他仍旧把头埋在校样上面。“当天要的,”一个粗鲁的声音不断地在他的耳边说。最后他忍不住在心里答复了:“不要追我,至多我把命赔给你就是了。”到了十二点钟,开饭的铃声响了。他好象遇到救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他的胃口仍然不好。他勉强吃了一碗饭。他觉得同事们都带了轻蔑和怜悯的眼光在看他,并且故意发一些关于战事的“危言”吓他。“老汪,你不久要加薪了。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能够埋头工作,年底真该得奖金啊,”一个同事这样讥笑他。他不回答,却又躲到楼上办公桌前面去。他不抽烟,又没有精神看书。他无聊地坐在位子上,对着玻璃窗打起瞌睡来。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叫“汪先生”,他吃惊地睁开眼睛,挺起身子。那个工友又立在他面前,望着他说:“有人给你送来一个字条,请你立刻去。”字条放在桌上,是树生的笔迹。上面写着:宣:有事情同你谈,请即刻到国际一晤。树生即日他吃了一惊。“有什么事情呢?”他想道,连忙站起来,匆匆走下楼去。“汪兄,到哪里去?”钟老问道。他含糊地答应一声,就走到人行道上去了。他走进国际咖啡厅。顾客很少,桌子大半空着。树生坐在靠里一张圆桌旁。眼睛正朝着门口,她的擦了粉的脸上带着怒容。看见了他,她忽然站起来,但是马上又坐下了,她望着他,等候他走过来。“我接到字条马上就来了,”他赔笑地说,在她对面坐下。“什么事?”“我要跟你离婚!”她睁圆眼睛,噘起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但是她的表情他却看得十分清楚。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他不敢再问她。他默默地埋下头去。“我受不了你母亲的气,我今天下了决心了。有我就没有她,有她就没有我!这一个星期我全忍着,快闷死我了!”他吐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他觉得事情并不十分严重,还是那个老问题。他可以向她解释,他甚至可以代母亲向她赔罪。她的怒气会慢慢地平静下来的。“什么事呀?你得先跟我讲明白,”他鼓起勇气陪笑道。“我妈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脑筋旧,思想不清楚。有点噜嗦,不过人倒是顶好的。”“什么事?还不是为了你!我提前下了班回家去看你,知道你走了,我觉得她不应该放你走,多说了几句话,她就吵起来了!……”她红着脸激动地说。“这是我不好,妈本来不放我走,我一定要走,我怕假请多了,公司方面不满意。你也知道我们那里的周主任、吴科长都是刻薄成性的,我吃了他们的饭就没有自由了,”他不等她说完,便插嘴说。“可是你在吐血生病啊,难道生病也不能请假吗?他又没有买了你的命!”她答道。“公司不是慈善机关,哪里管得了这些,”他苦笑道。“听吴科长今天的口气,好象他嫌我身体不好,倒希望我辞职。”“辞职,就辞职!你不做事我也可以养活你!”她赌气地说。他脸红了一下,他略略埋下头,喃喃说:“不过……”“是,我知道,又是你母亲,她不愿意,”她气愤地说。“她看不起我!她恨我!”“不,你误会了,她不恨你,这跟她不相干,”他连忙打岔道。“她恨我,她看不起我,她刚才还对我讲过,我没有跟你正式结过婚,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过是你的姘头。她骂我不要脸,她骂我比娼妓还不如。我可怜她没有知识,我不屑于跟她吵。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跟你说明白,如果你不另外找个地方安顿她,我就跟你离婚!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一辈子也不会幸福,她根本就不愿意你对妻子好。你有这样的母亲,就不应该结婚!”她愈往下说愈激动,也愈生气,一张脸挣得通红,两只眼睛里燃着怒火。“树生,你稍微忍耐一下,”他惶恐地说,“等到抗战胜利了,她要到昆明——”“等到抗战胜利!”她冷笑了一声,“你真是在做梦!日本人已经打到贵阳了,你还在等待胜利!”“那么大家何苦还要吵呢?彼此忍耐一点不好吗?”他脸上勉强做出笑容,可是他心里很难过。“忍耐!忍耐!你总是说忍耐的话!我问你,你要我忍耐到几时?”她烦躁地问。“只要环境好一点,大家就可以相安的,”他带着希望地答道。“等环境好一点,这样的话我听你说了几年了。环境只有一天天坏下去。跟着你吃苦,我并不怕,是我自己要跟你结婚的。可是要我天天挨你母亲的骂,那不行!”她又生起气来,脸又挣红了。“那么你看在我的份上,原谅她罢,她这两年也吃够苦了,”他脸色惨白地央求道。“那是她活该,生出你这个宝贝儿子来!”她忽然变了脸色说,从手提包里掏出三张百元钞票丢在桌面上,也不再说什么,就站起来,气冲冲地走出去了。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过了几分钟才跑出去追她。他满眼都是人,他应该到哪里去找她呢?他掉头四望,他看不见她的背影。“她一定是去银行,”他想,他便朝那个方向走去。他大步走着,全身发热,淌汗。他走过大半条街,终于见到她的背影了。他兴奋地唤了一声;“树生!”她似乎没有听见。他鼓起勇气向前跑去。他离她愈来愈近了。他第二次大声唤她的名字。她停下来,回头看他。他连忙跑上去,抓住她的膀子。他睁大两只眼睛瞪着她,半晌才气咻咻地吐出一句话:“树生,我都是为了你。”他的额上冒着汗。脸病态地发红,嘴无力地张着在喘气,脸上带着一种求宽恕的表情。“你何苦来!”她怜悯地望着他说;“为什么不回家去躺躺?你病还没有好,怎么能办公啊?”“我应该向你说真话,”他仍旧很激动地说,“我去办公,我不过想借支一点钱。”“我原先就说过,你要用钱,我可以拿给你,用不着你去办公,”她打岔地说。“我想买点东西……后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一点礼物……至少也要买一个蛋糕才……”他断断续续地说,带着羞惭的表情,略略低下头去。她显然吃了一惊。他的话是她没有料想到的。她脸上的表情渐渐在变化;怜悯被感激和柔爱代替了。“你是这样的打算?”她感动地小声问。他点点头,又添一句:“可是我还没有拿到钱。”“你为什么不早说?”她微笑道,带着柔情望他。“我说了,你一定不让我做,”他答道,他的紧张的心松弛了,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倒忘记了,我真该谢谢你,”她感激地含笑道。“那么你不再生我的气了?”他也怀着感激地说。“我本来就没有跟你生气,”她坦白地回答。“那么你不离开我们?”他又问,声音还略带颤抖。“我本来就没有离开你的意思,”她答道。她看见他的脸上现出安慰的表情,便柔声劝他:“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你母亲——”她突然住了嘴,改口说:“你还是早点回家去休息罢。不要再去公司了。”“我去一趟,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回去,”他说。妻点点头,两个人就在十字路口分别了。他回到公司,已经是办公时间了。他的精神比较爽快,可是身体还是疲乏。他坐下来,立刻开始工作。他觉得很吃力,有点透不过气来。他打算回家休息,但是他想到“当天要”三个字,他连动也不敢动了。校样一页一页地翻过了。他弄不清楚自己看的是什么文章。他的心在猛跳,他的脑子似乎变成了一块坚硬的东西。眼前起了一层雾,纸上的黑字模糊起来。他隐隐约约地看见周主任那对凶恶的眼睛(周主任刚刚从外面回来)。“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放松我?你不过比我有钱有势!”他愤慨地想道。也不知道是怎样起来的,他忽然咳一声嗽,接着又咳了两声。他想吐痰,便走到屋角放痰盂的地方去。在十几分钟里面,他去了两次。吴科长不高兴地咳嗽一声,不,吴科长只是哼了一声。他便不敢去第三次。偏偏他又咳出痰来,他只好咽在肚里。他居然忍耐住把剩下的十多页校样看完了。过了三四分钟,他觉得喉咙又在发痒,他想忍住不咳出声来,可是他心里发慌,最后,一声咳嗽爆发出来了。一口痰不由他管束地吐在校样上。是红色的,是鲜红的血,他仿佛闻到了腥气。他呆呆地望着它。他所有的自持、挣扎、忍耐的力量一下子全失去了。“那么到了无可挽救的时候了,”他痛苦地想道。忽然听见周主任一声轻咳,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对眼睛,他吃了一惊,连忙俯下身子在字纸篓里抬起一片废纸把血痰揩去。刚揩好痰,他又发出接连的咳声。他走到痰盂前弯下身子吐了几口痰。嘴里干得厉害。他想喝一杯茶,却没有人理他。他按着胸膛在喘气。周主任叫工友来请他到小房间去。“密斯脱汪,你今天不要办公了,还是早点回家休息罢,我看你身体太差……”周主任靠在活动椅背上,慢吞吞地含笑说。他竭力装出平静的声音回答一句:“不要紧,我还可以支持。”然而他的身体却不想支持下去。他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身子忽然摇晃起来。“密斯脱汪,你身体不好,趁早休息罢。不然病倒了,医药费是一笔大数目啊,”周主任又说。“回去就回去,不吃你这碗饭,难道就会饿死!”他气恼地想道,口里却用温和的调子说:“那么我就请半天假罢。”他连忙用手帕掩住嘴咳起来。“半天恐怕不行罢……。也好,你先回家再说,”周主任带了点嘲笑的表情说,便把头朝面前那张漂亮的写字台埋下去。他不想再说什么,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可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那个人要求:“我想借支一个月薪水,请主任——”周主任不等他说明理由,立刻截断了他的话,厌烦地挥手说:“支半个月罢,你去会计科拿钱。”他没有第二句话说,只好忍羞到会计科去支了三千五百元。他想:这点点钱能够做什么用呢?他带着苦笑把钞票揣在怀里。他把看完的校样交出去以后,便走下楼。没有人理他,却有些怜悯的眼光跟随他。“何苦啊,”周主任摇摇头低声说了这三个字。他希望在楼下看见钟老,他盼望着听到一句安慰的话。他的心太冷了,需要一点温暖。但是楼下没有钟老的影子。天还是灰色,好象随时都会下雨似的。走惯了的回家的路突然变得很长,而且崎岖难走。周围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人们全有着那么旺盛的精力。他们跟他中间没有一点关联。他弯着腰,拖着脚步,缓慢地走向死亡。

  他渐渐地失去了他的声音。他的体力也在逐渐消失。
  他每天下班回家,走进门总要喘气,并且要在藤椅上象死人似地坐了好一阵才能够走动、讲话。
  ”宣,你就请几天假罢,再这样你又要病倒了,”母亲怜惜地劝道。她也知道他的病逐渐在加重。但是她有什么办法救他呢?张伯情没有用,医院也没有用。而且他们母子两个就只有空空的两双手啊。
  ”不要紧,我还可以支持下去,”他装出淡漠的声音答道,他的心却好象让一大把针戳了一下似的。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在公司里一面看校样一面咳嗽、看多了就要喘气的情形。他还记得吃饭时同事们厌恶的眼光。他还可以支持多久呢?他不敢想,他又不能叫自己不想。可是他不愿意别人对他提起这件事情。
  母亲默默地望着他。她悲痛地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啊?”不过你总该小心保养身体,”她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她看见他微微地摇头,脸上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她忽然想起来:是我害了他,累了他。她想哭,却极力忍住。”不,是那个女人害他的,”她反抗地想,她竖起眉毛来。
  窗下马路上传来哭声和鞭炮声。一个女人哭得很伤心。
  ”哪个在哭?”他忽然用惊惧的声调问道。
  ”对面裁缝店里死了人,害霍乱,昨天还是好好的,才一天的工夫就死了,”母亲解释道。
  ”这样倒也痛快,何必哭,”他想了想,自语道。
  ”你这两天在外面要当心啊,我知道你不会吃生冷,不过你身体差,总以小心为是,”母亲关切地嘱咐。
  ”我知道,”他顺口答道。可是他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人死了是不是还有灵魂存在,是不是还认识生前的亲人?
  对这个疑问谁能够给他一个确定的答复呢?他知道这是一个永远得不到回答的问题。以前有人拿这个问题问过他,他还晒笑过那个人。现在他自己有了同样的疑问了!母亲,树生,还有小宣,是不是他们必须全跟他永别?
  他不觉又把眼光射在母亲的脸上。多么慈祥的脸。他柔声唤道:”妈。”
  ”嗯?”母亲也掉过眼光来看他。她看见他不说话便问道:”什么事?”
  ”我看看你,”他亲热地说。他勉强笑了笑。接着他又说:”小宣后天要回家了,这两个星期里面不晓得他是不是又瘦了?”
  ”他的体质跟你差不多。他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补药又太贵,不然买点给他吃也好,”母亲说。她注意地看他。她忽然把脸掉开,立刻有两颗眼泪挂在她的眼角。
  小宣的回来给这个寂寞的人家添了些温暖,至少也多了一个人讲话。做祖母的关心地询问孙儿半个月中的生活情况,功课、饮食等等全问到了。小宣答得简单,这是一个不喜欢开口的孩子。不过祖母的问话必须得到回答,连寡言的人也得讲一些话。
  ”你爹这两天常常挂念你,他很想见你。等一阵他回来看见你一定很高兴,”祖母对孙儿说。
  ”是,”小宣答得这么短,也没有笑。”这孩子怎么变得更老成了!”祖母奇怪地想。她便关心地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小宣仍旧短短地回答,后来皱着眉头添了一句:”功课总是赶不上。”
  ”赶不上,也不必着急,慢慢来,横顺你年纪轻得很,”她温和地安慰道。
  ”不过先生逼得很紧,我害怕不及格留级,对不起家里,”小宣诉苦般地说。
  ”你这样小,还管什么留级不留级!你身体要紧啊,不要又弄到你父亲那个样子,”祖母痛惜地说。
  他,做父亲的他推开门进来了。口里喘着气,脸色灰白,象一张涂满尘垢的糊窗的皮纸。他一直走到书桌前,跌倒似地坐在藤椅上,藤椅摇动几下,它的一只脚已经向外偏斜了。他不说话,紧紧地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一下。
  祖母向孙儿丢了一个眼色,叫这个孩子不要惊扰刚刚回家来的父亲。她带着恐惧的表情望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睁开眼叫了一声:”妈,”声音差不多全哑了。他转动眼珠去找寻她。
  她走过去,温柔地问他:”宣,什么事?”
  他伸起一只颤抖的手去拉她的手。他的手抓到了她的便紧紧捏住不放。”小宣呢?”他拖长声音说,又用眼光去找寻他的儿子。小宣本来站在他的右边,不过稍稍向后一点,可是他的眼光一直在他的前面移来移去,没有能把小宣找到。
  ”你快过来!快来,你爹叫你!”她还以为他已经到了垂危的地步,他在向家人告别,她的声音抖得厉害,她的心抖得更厉害,她用了类似惨叫的声音对小宣说。小宣立刻走到父亲的膝前去。
  他用另一只手抓住儿子的手。他注意地看了这个孩子一眼。”你好罢?”他说,他似乎想笑,但是并没有笑,却把眼睛闭上了。两只手仍然紧紧捏住他母亲和他儿子的手。
  他母亲流着眼泪,孩子望着他发愣,他们都以为惨痛的事故就要发生了。”完了,”他母亲这样想,眼前开始发黑。唯一的希望是手始终不冷。
  ”宣,”他的母亲忍不住悲声唤他。他的儿子也跟着悲声叫”爹”。
  他睁开眼,勉强笑了笑,他的身子动了。”不要怕,我还不会死,”他说。
  他的母亲吐了一口气,紧张的心略微松弛。她忍住泪低声问:”你心里难过?”
  他摇摇头,说:”没有什么。”
  小宣一直不转睛地望着他。母亲柔声说:”那么你睡下罢。我去给你请医生。”
  他松开两只手,摇动一下身子。他用力说:”不要去。妈,我不是病。”
  ”宣,你不要固执,你怎么能说不是病?”母亲说,”有病不必怕,只要早点医治。”
  他又摇头说:”我不害怕。”他伸手在怀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张弄皱了的信笺来,也不说明这是什么,就递到母亲的手里去。
  母亲摊开信笺,低声读出下面的话:
  文宣先生:
  同人皆系靠薪金生活之小职员,平日营养不良,工作过度,身体虚弱,疾病丛生。对先生一类肺病患者,素表同情,未敢歧视。但先生肺病已到第三期,理应告假疗养;纵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按时上班,也当洁身自爱,不与人同桌进食,同杯用茶,以免传病菌,贻害他人。兹为顾全同人福利起见,请先生退出伙食团,回家用膳。并请即日实行。否则同人当以非常手段对付,勿谓言之不预也。(后面还有六个人的签名和日期)
  ”他们当面交给你的?”母亲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叫工友送来的;小潘起的稿,同桌七个人就只钟老没有签名,”他答道。停了一下他又说:”话自然也有道理,不过措辞不应该这样,有话可以好说,我也是一个人啊……”他吐不出声音来了,就索性闭了口。
  ”真岂有此理!连信也写不通的人,居然这样神气!大家同事一两年,难道连一点感情也没有!”母亲气得脸通红,过了半天才颤巍巍地讲出这几句话来,她几下就把信撕得粉碎。
  ”我说爹不必理他们,看他们怎样对付你!”小宣也居然变了脸色,气愤地说。
  ”大家都是同事,为什么你不能在公司吃饭?要说害肺病就那么容易传染,怎么这里的人又未见死绝?哪个心虚,才害怕!”母亲的怒气不能平下去,她继续骂着。
  他摇摇头,很吃力地吐出一句哑声的话:”其实这还是怪我生了不治的病。”他母亲和他儿子都带着惊疑的表情望着他。过了片刻,他又说:”不能怪他们。他们也怕生这种病。真的,他们染到了这种病又怎么办?……”
  母亲打断了他的话:”你这个人真没有办法。自己到了这个地步,还去管他们做什么?要是我,我就叫他们都染到这个病。要苦,大家一齐苦。不让有一个人幸灾乐祸。”
  ”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他苦笑地说。他的沙哑声使人想到他的喉咙开始在溃烂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自语道,”我吃杯茶。”
  母亲连忙扶着他,一面吩咐小宣:”你去给你爹倒杯茶来。”
  小宣答应着,很快地就把杯子端了来,里面还在冒热气。他接过杯子看了一眼,愁苦地说了两个字:”开水”,然后拿起来就喝。他把杯子交还给小宣,一面小心嘱咐:”小宣,你记住好好用开水把这个杯子洗干净。”他费了大力才把这句话对小宣讲清楚。
  ”用不着那样洗。我不怕传染。难道我们自己家里人还要写信逼你吗?”母亲痛苦地悲声说。
  他看看母亲,又看看小宣,然后说:”不过小宣究竟很年轻啊。”接着他又加一句:”我们汪家就只有他一个男丁……”他慢慢地朝着床走去。”我躺一会儿,”他到了床前,低声自语道;于是他跌下似地倒在床上了。
  第二天他照常上班。他那件平价布的长衫前后有几块灰白色印迹。他又流汗、又喘气地上了楼,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打开抽屉,拿出了昨天未看完的校样。
  他还不曾开始工作,就觉得精神支持不住。汗不停地出。脑子空空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得咬紧牙关,定下心来,强迫着自己开始办公。
  面前摊开的是一本歌功颂德的大着的校作。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着。作者大言不惭地说中国近年来怎样在进步,在改革,怎样从半殖民地的地位进到成为四强之一的现代国家;人民的生活又怎样在改善,人民的权利又怎样在提高;国民政府又如何顺念到民间的疾苦,人民又如何感激而踊跃地服役,纳税,完粮……”谎话!谎话!”他不断地在心里说,但是他不得不小心地看下去,改正错的字,拔去一些”钉子”。
  这个工作已经是他的体力所不能负担的了。但是他必须咬紧牙关支持着,慢慢地做下去。他随时都有倒在地上的可能。可是他始终用左手托着腮在工作。他常常咳嗽。不过他已经用不着担心他的咳声会惊扰同事们了。他已经咳不出声音来了。自然他会咳出痰来,痰里也带点血。他把痰吐在废纸上,揉成一团,全丢在字纸篓中去。有一次他不小心溅了一点血在校样上,他用一片废纸拭去血迹,他轻轻地揩了一下,不敢用力,害怕弄破纸质不好的校样。他拿开废纸,在那段歌颂人民生活如何改善的字句中间还留着他的血的颜色。”为了你这些谎话,我的血快要流尽了!”他愤怒地想,他几乎要撕碎那张校样,但是他不敢。他凝视着淡淡的血迹,叹了一口气。他终于把这张校样看完翻过去了。
  忽然楼下人声嘈杂,好象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情。有人跑下楼去。接着楼上起了小小的骚动,人们大声在谈论一件事。他却退缩在自己的座位上,眼光定在校样上,整个脑子里响着蟋蟀的叫声。他连动也没有动一下。忽然他听见”钟老”两个字,人们不止一次地讲着”钟老”。他吃惊地抬头看。主任带着严肃的表情在同科长讲话。
  ”钟老什么事?”他想道,他要站起来,但是他鼓不起勇气。他仍旧坐着不动,象生根在椅子上一样。
  接着主任和科长也下楼去了。他用探询的眼光送他们下楼。不久科长一个人走上来。楼下的闹声早已消失了。
  ”走了。一定是霍乱。幸好借到汽车送去,有二三十里路啊,”他听见科长对人说。
  ”有人陪去罢?”
  ”小潘去,他原车回来。等会儿再派个工友去看看他,”科长说。
  ”小潘!”他惊奇地想道。”他现在怎么又不怕传染呢?他单单欺负我。”他觉得胸部一阵剧痛。
  开午饭的时候,他没有下去。主任最后下楼,看见他端坐不动,便问道:”你不下去吃饭?”
  ”我不想吃,”他带窘相地答道。
  ”你不舒服吗?”
  ”不,”他连忙站起来摇头说。”他不知道,”他感激地想。
  ”你打过预防针没有?”
  ”没有,”他摇头答道。
  ”你要打才成。钟老已经送进医院去了,一定是霍乱症,”主任关心地嘱咐道。
  ”是,谢谢你,”他答道。
  ”你嗓子哑了好几天了,还没有看医生吗?”
  ”看过,一直在吃药,不过始终不见好,”他埋着头回答。
  ”你要当心啊,”主任皱皱眉头说。”你身体不好,告一两天假也不要紧。”
  ”是,”他应道。他抬不起头来。
  主任下楼去了。他一个人留在楼上。他忽然想:”主任是不是在暗示要我辞职?”他心里很不好过。本来已经病弱的身体似乎又遭受到一个意外的打击,他快要倒下去爬不起来了。他两手托腮,一个人对着校样纳闷。
  ”不会的,他对我好象还客气,”他忽然自语道。这个念头减少了他的痛苦和疑虑,他的心稍微舒畅一点。
  小潘一直没有消息。下班前一个钟头的光景那个年轻人突然回来了。他先在楼下讲话,后来又上楼来,到主任的房里去了。
  ”去的时候汽车在路上抛锚,差不多耽搁了两个多钟头,”小潘先说。
  ”钟老的病怎样?不要紧罢?”主任关心地问。
  ”那个医院是临时改设的。糟透了。一共只有两个医生,四个护士,二十张病床。现在收了三十几个病人。有的就摆在过道上,地板上,连打盐水针也来不及,大小便满地都是,奇臭不堪。病人还是陆续在送来。全城就只有这么一个时疫医院,而且汽车开不到门口,还要用滑竿抬上去。钟老送到医院,医生来看了病,的确是霍乱。又等了一点多钟,才有人来给他打盐水针。医生护士们实在忙不过来,他们也累得很。看情形非派个工友去照料不可……”小潘兴奋地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
  ”医生怎么说?既然是霍乱,打了盐水针,总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主任说。
  ”医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摇头叹气。他好象在说,他不过是个寻常的医生,现在把全城人的性命交给他们两个人照料,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小潘说。
  ”好,这样罢,这里明天放一天假,好好打扫一番,也消消毒,免得再传染人,”主任想了想又说。
  同事们继续谈论著钟老的事。只有汪文宣一个人把头埋在校样上,不敢插一句嘴。但是钟老的和善而略带滑稽的面颜一直浮现在他的脑际。他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他这一天没有看见钟老,他签到时钟老还不曾来。大概钟老是带病上班的,所以这一天会迟到,而且突然发了病。钟老的病会不会有危险呢?不会的罢,钟老昨天还是那么健康,那么结实,跟他一天天在瘦下去的情形完全不同。那么为什么小潘又说得这样可怕呢?他想着。钟老是他在公司里的唯一的友人,钟老又没有在那封信上签名,他不能不想念钟老。
  下了班回到家里,他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只叹了两口气,说了两三句同情的话,以后就不再提起钟老的名字了。可是他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有几只蚊子和苍蝇来搅扰他。老鼠们把他的屋子当作竞走场。窗下街中,人们吵嘴、哭诉、讲笑话、骂街一直闹到夜半。他不断地看见钟老的笑脸、发光的秃顶和发红的鼻子。他一直想着钟老的事。钟老会死?不会死?科学能不能救活那个老人?霍乱对他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见到”麻脚瘟”的”威力”了。
  这个夜晚他时睡时醒,老是觉得有一个可怕的重量压在他的胸膛上。他不断地小声呻吟。他梦到钟老死去,甚至全公司的人都死去。他小声哭叫。他的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得见,所以没有惊醒母亲。
  第二天早晨他起身后只觉得头晕,四肢无力。他母亲关心地问他:”宣,你眼睛怎么这样红?昨晚睡得怎样?”
  ”不好,不晓得醒过多少回,”他答道。
  ”那么你今天不要出街罢,既然放一天假,你也落得休息一天,”她说。
  ”我想去看看钟老是不是好了一点,”他沉吟地说。
  ”你去医院?”母亲惊问道。
  ”我到公司去,公司里会有消息的,”他解释道。
  ”今天放假,怎么还会有消息?”母亲不以为然地说。
  他看了母亲一眼,也不再说话了。这一天他一直在家里睡觉,他完全照母亲的意思办。可是他心里老是在想钟老的事情。凶呢?吉呢?他几乎要祷告了。留下”他”罢。用科学的力量救活”他”罢!他整天呼吁着。整夜希望着。
  他的心一上一下,始终没有安宁。好容易捱到另一天天明,捱到上班时间。他到了公司,一切如旧,只有钟老的座位空着。上楼就坐后,他摊开前天未看完的校样继续校对下去。不久工友送来一张吴科长的字条,要他为这本他正在校对的”名著”写一篇广告辞。
  这张字条等于命令,他不能不服从。他想了想,抽出一张信纸,拿起笔,打算试写一两百字。可是写了一句,他就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字句混杂在一起成了一个整块搁在他的脑子里,他不能够把它们一一分开。他的思路停滞了。他拿着笔,不住地在砚台上蘸墨汁,许久写不出一个字。他的额上满是汗珠,整个脸象火烧似的发烫。没有办法,他拿开信笺,又继续看校样。
  忽然他听到一声吴科长的咳嗽。他吃了一惊。吴科长是随意咳出来的,他却以为是对他不满的表示。他连忙振作精神,又把那张信纸拿过来,放在面前。”没有关系,随便敷衍几句罢,”他想道,就糊里糊涂地写了一百五六十个字。他自己念一遍。”谎话,完全说谎!”他骂自己。可是他却拿起广告辞,走到吴科长的办公桌前,恭敬地把它递到科长的手里。
  ”不大妥当,恭维的话太少,”吴科长皱皱眉摇摇头说,”象这样的名著非郑重介绍不可。不然某先生看见会不高兴。”
  某先生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候补中委和政界的忙人,难道连书店的广告辞也会注意吗?他不大相信吴科长的话,就顺口说了一句:
  ”某先生不见得会注意罢。”
  ”你哪里知道?他们做大官的对什么事情都注意。某先生是文化界出身的,他非常关心文化,著作的兴趣也不亚于从政,他又是我们公司的常务董事,”吴科长板起脸说。
  ”是,是,”他埋下头答道。
  ”你拿回去重写过,”吴科长说,把广告辞交还给他。
  他唯唯地应着,正要转身走开,又听见吴科长吩咐道:
  ”还有你校对那本书,要特别小心,不能有一个错字,某先生对于书上的错字平日也很注意。”
  他厌恶地应了一声,连头也不抬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他怨愤地对自己说:”好罢,我来大捧一场。”他又拿起笔,费力地在脑子里找寻了些最高的赞颂词句,胡乱地写到纸上去。”你看,我也会撒谎的,”他痛苦地自语道。好在这些无声的语言不怕被别人听见。
  他忽然听见小潘的脚步声。小潘气急色败地跑上楼来,进了主任的小房间,喘息地大声说:”方主任,张海云刚刚打电话来说,钟老一早就死了。他连打几个电话,都打不通。”
  他眼前一阵黑,耳朵里全是铃子声。他连忙用双手捧住了头。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