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借物喻情,原文及赏析

浴血罗霄

十二菊花诗香,寒芳留照魂应驻

(枕霞旧友)

图片 1

原标题:红楼梦残,十二菊花诗香,片语诉尽人世悲欢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湘云

图片 2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中,湘云和黛玉一样,也作了三首诗。

有人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男不看红楼,女不看西厢!”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分别是“对菊”、“供菊”和“菊影”。

是谓不看红楼?言说:女儿作态。读了红楼梦,学会了云雨。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今天来赏析《菊影》这首诗:

诚如是,当何如?

【鉴赏】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毛泽东却说:“我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可见他对红楼的赞扬。

这是湘云的第三首咏菊诗,用的是”一冬”韵。由爱菊花而爱及菊花的影子,极力描绘日光、灯光、月光下菊影的各种形象,从现象上看,这同一般有闲文人吟风弄月的诗作也无不同。但曹雪芹让湘云咏出这样一首情调暗淡的诗,是有其用心的。”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显然是暗示她未来凄凉的命运。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对红楼,鲁迅先生则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秋光”一般指“秋日的阳光”或者是“秋日的风光景色”。

是是非非,谁能言尽,何不读之,静心体味这“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妙语。

“三径”一般指“归隐者的家园”或者是“院子里的小路”。

妙语之中有诗香,吃肥蟹,饮醇酩,赏艳菊,作佳诗。是以,红楼梦残,十二菊花诗香,一语诉尽人世悲欢!

秋日的阳光重叠交映,偷偷暗暗移动到院子里的小路上。

图片 3

这里“移动”的主语我认为既可以是“阳光”也可以是“花影”。

《忆菊》

但在这里也可以认为是用“秋光”具体指代“秋菊”。

宝钗(蘅芜君)

秋菊的花瓣重叠交映,(阳光/花影)偷偷暗暗移动到院子里的小路上。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影子的变化移动应该也是随着阳光的移动产生的。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不过一个“偷”字十分灵动俏皮,菊影随着阳光在做不为人知的移动,就像一个不愿被人发现变化秘密的孩子。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迟。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shāi)破月锁玲珑”。

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

“篱”是“竹、苇、树枝等编成的围墙屏障”,“筛”一般指“用竹子或金属等做成的一种有孔的可以把细东西漏下去,粗的留下的器具”。

蘅芜苑为宝钗的住所,看似稀疏平常的名字却暗藏着心机。蘅芜苑亦是“恨无缘”,无缘而忆,忆菊实是忆人,所忆何人?当乃离家出走之宝玉。“秋无际”、“梦有知”道出怅惘,道出忆,心随归雁飞远是为寻你,人瘦,断肠,何日会有期?

“玲珑”既可以指“物体精巧细致”,也可以指“人灵巧敏捷”。

图片 4

在这句话中的“玲珑”,我认为应该是指“秋菊俏丽的身影”。

《访菊》

隔着窗户和疏远的灯光描绘远近的菊影,从篱笆和筛子透过的月光锁住了秋菊俏丽的身影。

宝玉(怡红公子)

这样看秋菊,有雾里看花的朦胧美感。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

知道它就在那里,只是看不真切。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这里的“寒芳”应该是指“秋菊”,“霜印”是指“秋菊的身影”。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挂枝头。

清寒的秋菊在这里留下身影,那么它的魂魄应当也是停留在这里的。(只是)这秋菊的身影哪怕是生动逼真的,也不过如同虚空的一场梦境。

忆之不得,故访而作。贾政外出,宝玉与姐妹们少了束缚,多了几分快活,最是人生惬意时。明朗的秋天,不淹留,乘兴访菊,“情得得”、“兴悠悠”是为得意风流。墨笔之下将访菊的痴情推向高潮,一腔热情倾泻而出。

影子这个东西毕竟是虚的,就像在梦里遇到了一个真真切切的人,可到头来也不过是虚幻的泡沫。

图片 5

秋菊对于湘云来说是美好的,只是湘云说这美好的一切就像“菊影”,是虚的,而且也不能长久。

《种菊》

最是好梦留人醉,你以为照下的影子就会留下灵魂。

宝玉(怡红公子)

就像你以为曾经留下的一些美好的事情是你灵魂中记忆的最美,只是你所谓的美好就像烟花,转瞬即逝。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

可能不用等到三十年才有河东和河西之分,说不定几年之内就变了。

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就像湘云将来回忆曾经热闹的贾府,可惜已经物是人非。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酌寒香酒一杯。

她可还曾记得当年黛玉笑她咬舌不清,甚至和黛玉有过矛盾不愉快,可是那时颦儿又魂归何处?谁还去记得过节呢?

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她可曾记得当年宝钗资助她设的螃蟹宴,还有雅兴以“菊”题咏,可是那时宝钗一个人是否只是和孤冷为邻?

种花而盼花,必细心呵护。种菊,又似一种比拟,以花喻人。大观园里的姐妹们又有谁不是如花美玉?又有谁不需要护惜?宝玉护花的诚挚之心亦是他对女子们的态度。

还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

图片 6

芦雪庵赏新雪,烤鹿肉,给姑娘们送戒指……

《对菊》

图片 7

湘云(枕霞旧友)

湘云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那么自己呢?又是如何?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应当珍惜重视这秋菊,不要去踏碎那完整的菊影了,谁的喝醉了酒的眼睛又能去认出秋菊模糊的身影呢?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湘云的意思是应当怜香惜玉,甚至是连影子也不忍踏碎。

文如其人,对史湘云而言大抵如此。湘云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颇具男性气度。此诗的魅力便是以男性视角来写,“科头坐”、“抱头吟”两句活脱脱地勾勒出对菊的身影、神情,表现了她豪爽不羁的潇洒风度。可以说,大观园中,只有湘云才能做出这样的诗。

现实寻不到的美好,如果虚幻中有美好,何不把握美好虚幻的片刻?

图片 8

这也是湘云祈求的给她自己保留的哪怕是很小的感到美好的事情。

《供菊》

此时湘云所谓的“醉眼”似乎有些借酒消愁的意味。

湘云(枕霞旧友)

所谓的“真名士自风流”,到头来却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心中有情怀想要寄托,只是平日里在众人面前也只能装疯卖傻,就给众人留下一个云妹妹总是疯疯癫癫的印象,倒也像是大家的开心果。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起受委屈的事情。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这样的情绪,湘云很少能在他人面前表现吧。毕竟,人家总是以为你是没有什么哀愁的姑娘,哪怕你真的是伤心一回,也容易让人觉得你是小孩子胡闹,晾一会儿就好了。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或许有时候也不会和别人谈到太多有关“情怀”的事情吧,因为害怕触动心底不敢触动的东西,然后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古来都是赏花而后摘花以供,可此诗却倒插,先言几案上的菊花婷婷幽香,后联想到旧游之景,以景入情,扩大了诗的意境,丰富了诗的内容。且弹琴饮酒,赏菊作诗,傲世而沐浴春风,实是羡煞旁人。

有时候让别人心生怀疑还不算,说不定还被人耻笑。

图片 9

在这世上,谁又是容易的?

《咏菊》

湘云从小无父无母,看起来和黛玉身世差不多。

黛玉(潇湘妃子)

只是黛玉表现出来“哭”多一些,湘云表现出来的“笑”多一些。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只是“哭的人”也并不能得到太多人的理解,反而觉得她心窄,心思多。

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而这一点,其实湘云是明白的。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所以才会在《红楼梦》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在酒席散去,人声冷清的时候陪着敏感伤怀的黛玉在凹晶馆吟诗作对。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之前她也宽慰过黛玉:“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

一入诗便似着了魔一般,不知昏晓,绕篱推敲。写以毫端蕴秀之心,吟当对月口角之香。又转入自怜自艾之情,谁能解我情愫之问?最后借陶之志以达意,咏菊花的亮洁高风,喻自己的高洁之志。黛玉三首咏菊诗夺冠,此诗更是三首之冠。想来诗之造诣最深,最具才情。

放到自己身上,毕竟安慰人和安慰自己是不一样的。

图片 10

有的时候很多明白的道理可以明明白白说给别人听,但放到自己身上又成了一种自嘲。

《画菊》

大概,湘云也不过就是不想奢求他人理解的人,就让人家以为“我心大,我无所谓”吧。

宝钗(蘅芜君)

有关“秋菊”的诗作,十二首。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除湘云以外,有黛玉的,有宝钗的,有宝玉的,有探春的。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秋菊代表的“孤傲”与“清高”是大家能达成共识的事情,只是每个人笔下的“秋菊”又把自己带了进去。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或者是对比“钗黛”二人。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只是大多都生发着一种孤寂的情感。

“画”是承“咏”而来,“画菊”其实是较难抒发的,常有画意而乏诗意,或是有诗意而乏画意。难能可贵的是,宝钗此作在不动声色中兼具“诗、画”两意。且末句有“画饼充饥”之意,暗示未来宝钗与宝玉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

或许他们都是属于那种既可以和众人一起热闹,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可以安静冷清的那种人。

图片 11

人都是有多面性的,所以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问菊》

图片 12

黛玉(潇湘妃子)

湘云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只能说,人各有命吧。

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李纨将此诗评为第二,是为新颖别致,表其个性。荣府险恶,孤弱的女子陷于苦痛,如何不相思?如何不寂寞?“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与其说是询问,莫不如说是控诉。湘云更是称赞说“真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

图片 13

《簪菊》

探春(蕉下客)

瓶供篱栽日日忙,折来休认镜中妆。

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

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

簪菊,即把菊花插在头上。探春才清志高,精明干练不减于男人。她把荣府的矛盾和腐败看得很清楚,也正因为清楚,探春才能洁身,不随风流俗。此诗同样借喻陶渊明爱菊之志,从不同的角度写出重阳节簪菊的情致。洋溢着令人神往的生活情趣。

图片 14

《菊梦》

黛玉(潇湘妃子)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此诗写菊花之梦,也是写咏菊者之梦。拟人的笔法写菊花的梦境,实写难言的情思。秋菊酣睡,梦境清幽,旧忆被打断,幽怨同谁诉。虚与实之间,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追求破灭是黛玉对悲剧命运的预感,和对黛玉结局的暗示。

图片 15

《菊影》

湘云(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秋光之下见菊影,叠叠复重重,可见菊影之形态。透过疏窗灯影,描摹在地上浓淡不同的远近菊影。“魂应驻”却“梦空也”可谓情愁黯淡,一切成空。一个“空”字是对未来命运的暗示,结局似乎早已写好,唯有人不知罢了。

图片 16

《残菊》

探春(蕉下客)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

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

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盛”要以“残”作结。十二金钗恰作菊诗十二首,看似巧合,却是有意为之。诗常“借物抒怀”,“残菊”即是“残局”,明为咏物,实则咏人,咏十二钗的命运,咏大观园的命运。叶残花缺,万物同悲,一败涂地,唯此而已。

以忆菊起,“忆之不得,故访”,是为《访菊》

“访之既得,便种”,是为《种菊》

“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便是《对菊》

“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供瓶为玩”,即是《供菊》

“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是为《咏菊》

既入词章,不可不供笔墨;是为《画菊》

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即是《问菊》

“菊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是为《簪菊》

“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

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