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充满温暖,冲出陷阱

冲出陷阱,他是本人亲身埋的

盛大的生日宴会,兰吉艾的偏爱

过一会儿,兰吉艾重新恢复了冷静,用稍微低沉的声音说道:“好了。我只是没有想到少爷会这么想才说了刚才这些话。其实,在这个国家谈论共和国是要杀头的,除非不怕死的才敢谈论这个话题。少爷是伯爵家的养子,能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理所当然的。”波里斯知道兰吉艾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个话题,波里斯也非常了解兰吉艾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主张的,他只是因为考虑到自己下人身份,所以才适可而止。但波里斯还有些话想对他说。“你之所以谈共和国的事情,难道是为了讲贵族制度的不合理性吗?这种看法不能说没道理。但如果共和国真如你所说具有崇高价值……我觉得至少应该是一个追求向往的地方。我对充满憎恶的地方不感兴趣,对某些人来讲该死去的人,对其他人则是一种可贵的存在。”兰吉艾沉默片刻,说道:“您说得很对。但大部分的人并不是可以完全区分仇恨和理想的。人会憎恶反对理想的东西,那憎恶之心反过来会成为一种动力使你奔向理想。但对于少爷您所说的,最终的目的应在于实现理想,这一点我也有同感。”波里斯看着已恢复平静的兰吉艾,低声说道:“你是怎样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的呢?不,我不问这些了。只是你为什么这么了解首都的那些贵族的思想……或许,也就是说对苏碧艾姐姐的看法……”“前面说的那些贵族的侍童,我自己也曾经当过。”波里斯不觉睁大了眼睛。“苏碧艾小姐想要我的原因正是在于她知道我可以成为她很好的摆设。但我并不想重新回到那样的生活中去。”那些肮脏的要求……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简直忍无可忍。兰吉艾可以吗?兰吉艾拥有奇瓦契司人们所拥有的那种绝不抛弃信念的坚强和绝不抛弃家族名誉的自尊等所有特点。他并不是接受那些贵族龌龊的要求而且揭发别人弱点的那种间谍。但他敢于说自己做过。如果能抛弃那坚强和自尊,理由只有一个。兰吉美。“为什么……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兰吉艾毫无表情地说道:“我想您可以理解。可能是我的长相比较符合他们的要求,所以当初我和妹妹倒在后街被他们救了。”当波里斯听到活下来的话时突然觉得脑子清醒过来,难道因为生活在贵族的城堡里所遗忘了吗?对于有着充分的理由活下去的人而言,为了生存是不顾一切的。对于兰吉艾而言,如果那个理由就是他妹妹的话,对波里斯而言就是已死去的哥哥。生者和死者,如果兰吉艾为了保护弱小的妹妹而要生存下去的话,波里斯则为了补偿哥哥不幸的过去而要活下去。两者似乎不太一样,但又是相通的感情。但既然如此,为什么两个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呢?波里斯因为憎恶无法守护自己心爱的人而要离开那个国家,但兰吉艾表现出就算没有国家也要为之付出的态度。或许兰吉艾是更为强大的人。他与无法忘怀最终失去的人的自己完全不同,他会为了更多人的未来,他甚至连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也一定甘愿牺牲。逐渐地,犹如陈旧的感情,波里斯感觉一种希望在慢慢升起。从某种角度而言,两个少年的处境相差不多。但,就像两者的信念根本不同,两个人要走的路也将各奔东西。虽然在一个起点遇到,但从那里就要分开走……再次遇到的时候也许他们已经是完全不同道路上的两种人。他忽然意识到,最终他们会分道扬镳。冬季正在慢慢降临。波里斯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直至第一场雪落下之前,他一直练习渥拿特让他练习的东西,但现在则重复练习与冬霜剑没有太多关系的剑术。平时与萝兹妮斯玩耍或陷入沉思的时间现在则全部用来读书。并不像渥拿特先生来之前因为无聊至极才随便拿出一本书翻来翻去。最初得到伯爵的允许出入书斋主要是为了满足兰吉艾的意愿。实际上刚开始他只是浏览一下书架上那些书的目录,而让兰吉艾在旁边看他想看的书,如果有人进来则尽快报信。但是兰吉艾看完一本书后就递给波里斯说道:“慢慢看吧,这本书挺有意思的。”因为是皮革装帧的厚厚一本书,所以刚开始没敢看。但现在书斋也参观完了,为了打发时间,索性开始翻阅书本,它的第一页上写着书名。《魔法王国的历史》关于所谓魔法王国,他能够想起的只有一个故事,曾经存在的灭亡之地(MortalLand)——古代的魔法王国卡纳波里。但是看了好几页,那上面却连卡纳波里的名字都没有,再加之不懂的语法,阅读的进度就更慢了。……所谓魔法王国并不能真正代表这个国家所有成员的特点。如果举一个例子的话,那就是现在并没有留下有关记录来证明平民们都可以日常使用大大小小的魔法。但是安诺玛瑞所处的这个大陆,以及存在并有可能存在于海的那边的那些大陆国家在某一段时期内都有魔法师在当时的社会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将这样的国家都称之为“魔法王国”的话,在学术上有可能扩大其毫无价值的范畴。所以虽然将有可能使其简单化,但笔者还是想在这里按自己的理解做一个定义。感觉作者真的能讲出某些道理。所以加速翻阅书本。“魔法王国”(KingdomofWizardry)指的是至少能够满足如下条件一半的王国。第一,支配者在国内被百姓们认为——不管事实与否——是最高统治者;サ诙,不用说新的统治者即位,就算是政治内阁成员在上任时也要用正式或非正式的用魔力高低来测定是否符合要求;第三,王国内的魔法师,也就是相当于统治阶级的人们希望自己的子孙成为合法继承人;第四,在王国的历史中留有一席之地的人们至少一半以上是以他们在统治上的业绩而得到人们尊敬的;第五,当时存在于王国内的或统治或统治者的名字不管是以什么形式,至少有一个是流传于民间的;第六,在王国使用广泛的魔法中有些是现存的魔法所无法代替的;第七,不论王国是否曾经繁荣,最后没落的原因和过程都不是很清楚的……除了这些之外,书的序言充满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含义。起初觉得它们非常复杂,但从进入第一章之后,看到那些定义运用自如,便觉得非常有趣,一般是先给一个定义,然后再展开的议论是相当不错的。再读下去,他所知道的唯一的魔法王国,卡纳波里开始登场了。和哥哥一起徘徊于荒野的时候,他曾经听耶尼卡一伙人讲述过它的故事,虽然总觉得那是骗人的,但又具有吸引力,所以至今令人难忘。在认真翻阅书本之余,突然有几行字映入他的眼帘:卡纳波里是前面所提及的一个例外,因为它是从国王到一般平民所有的成员都会使用魔法的真正的魔法王国。显然非常神奇。那么,在卡纳波里港出生的婴儿也是从一开始就拥有魔法的吗?卡纳波里是惊人地满足前面所说的几个条件的一个国家。卡纳波里的统治者在被称为国王的同时更多的是被称为“所有魔法的支配者”,而且组成内阁的社会统治阶级的所有人物都是优秀的魔法师。这使他们理所当然地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魔法师,单凭这种情况,也可以知道它们历史上所有伟大的人物都是了不起的魔法师。

波里斯没有学过魔法所以不清楚它的内容,但整个大陆上最有名的南部安诺玛瑞的魔法学校“尼雅—亚弗洛利”即“尼雅弗”中入学的学员第一个要见的就是掌握着学院周围所有自然物的巨大的古结社。作为学生的那些人可能不太清楚,那个结社的名字真实的含意是“安葛尼纳的帘幕”,安葛尼纳则是卡纳波里最后的五个大魔法师之一。现在那片土地也被称为灭亡之地(MortalLand),这个称号本身作为在卡纳波里的预言书中最终的王国所拥有的名字而被记载着,而且那本预言书目前仍在卢格芮博物馆中保存得很好。虽然现在无从知晓究竟是什么原理,但相传在加纳波里存有两件代表性东西:一是能飞上天空的船即飞船,另一个则是具有与人完全相同的外形,在某种程度上还拥有人的一些判断力和感情的“娃娃”。当波里斯知道飞船中最大的一艘可以一次装载百余人飞跃十天以上的时候大吃一惊。百余人可以同时飞跃天空,而且同时运载能撑十天的粮食?只是想象已经足以让波里斯心情激动,虽然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总觉得人们可以穿越云霄在天空翱翔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当然人们经常使用的是四、五人使用且长达一个月可以不用着陆旅行的小型飞船。根据这本书作者的描写,其外形象麦穗般纤巧而敏捷,没有帆,看上去像是落满数千只闪光的蝴蝶一样。波里斯想着要是能够找到有关图纸就好了,但是怎么翻也没有看见类似的图片。隔了一会儿,波里斯突然想到,这家伙应该也不是生活在卡纳波里的人,但是他又怎么知道得如此确切?但反过来又一想,难道她是一种美丽的猜想吗?一想到这里,波里斯的嘴角不觉间荡出了微笑。飞船之后接着写的是有关类似人的“娃娃”的故事。他们仍然没有写明他们是用什么做成的,但他们永远不会衰老,保持着永久的美丽。他们不需要饮食、休息,既然是用魔法泡制的,只要不被魔法破坏掉,那他们将成为永远的“娃娃”。这些娃娃根据制作他们的魔法师的意志,主要做护卫或站岗,除此之外做一些人们不愿干的体力活,所以卡纳波里的人们似乎过得都比较舒适。人们可以与他们进行最最基本的沟通,而且他们有简单的头脑和微弱的感情。但仍有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有些年轻人对夜以继日地工作的娃娃迷倒,也有些娃娃因为魔法师所输入的意志过于强大,所以大打出手将只是跟他们开玩笑的人残酷地杀害。但人们因为已经习惯于有娃娃替他们工作,所以无法消除娃娃,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娃娃一直存活至卡纳波里灭亡的日子。灭亡的日子。拥有如此惊人魔法且处于鼎盛的卡纳波里,正如波里斯听说的,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和过程遭到灭亡。甚至说因为邪恶的魔法席卷这片土地,整个国土遭到污染,因而现在的人们再也无法看到当时美丽的文明。那是在人们无法涉足的土地上建立的世界上最美丽的故事。“你认为有意思吗?”兰吉艾对连续三天聚精会神地看着这本书的波里斯说道。波里斯扭头说有意思且心领神会地笑了一下。看完这本书足足花了波里斯近半个月的时间。有些难懂的地方波里斯只好跳过去阅读,但有些地方呢,波里斯为更好地理解,再三读了又读。在这之后,兰吉艾为波里斯挑选了许多波里斯热爱的书。可以这么认为,如果渥拿特是波里斯的剑术老师,那兰吉艾则是他的阅读老师。他所推荐的书全部都是自己阅读过的。没过多久,波里斯也能自己选上一两本来看。深入冬季之际,天气越来越寒冷。波里斯开始觉得那些书斋里本来与自己无关的书,现在突然成为自己获取知识的无限海洋。光是剑术和读书这两项就已经占满了他所有的时间,这期间他所阅读的书有:《贝壳半岛与中世纪海盗的历史》《被遗忘的国家的历史,东部大陆的社会演变》《历史中的武具》《魔法学院的重大历史事件》《秘密结社的历史》《咒歌的历史和它们的流传》《安诺玛瑞旧王国史》其他等等。波里斯读完第一本书后才知道,兰吉艾偏爱有“历史”字样的书。

那天是十五号,因为天气有些凉,所以宴会最后决定在室内举行。那天之后客人仍然络绎不绝,一直到了举行宴会的当天下午,客人已多达百余名,果真是城堡热闹非凡。其中有一半是亲戚,一半是朋友,大部分人来这里这前花在礼物和礼节上用心良苦以至于让人觉得尴尬,仿佛伯爵夫人就是女王陛下,想尽办法去奉承她。这一点就连对上流社会没什么经验的波里斯都能看出来。萝兹妮斯作为伯爵的掌上明珠,当然受到公主般的待遇。那些人简直是蜂拥而上,说萝兹妮斯是个十足的美人啊,多么聪明、伶俐,待人接物简直无可挑剔啊等等,对她赞不绝口,以至萝兹妮斯将刚开始与茱莉娜之间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由此便可知道萝兹妮斯为什么一直在期待这次宴会。或许因为不是宴会的主办人,那些在萝兹妮斯面前夸耀的堂表姐妹们并没有引人注目,波里斯觉得他们所属的亚勒强生子爵家族并不是十分有势力。作为伯爵夫人的娘家,克雷珊奈家族作为一个大贵族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仅凭这些就能招来众多客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如果单是因为娘家的势力,那么那些人对亚勒强生子爵一家人也应该是阿谀奉承的,但来这里的所有客人都反关心和巴结集中于伯爵夫人一个人身上。通过从首都来的一个贵族在酒后吐真言的一番话才得以解开这个疑团。“可是这一次……王妃阁下没有来吗?我本来以为王妃阁下一定会过来,所以特地准备了双份礼物呢……”伊嘉宝-克雷珊奈即培诺尔伯爵夫人是安诺玛瑞王妃安利伽孩童时代的伙伴,而且好像很亲密。仅凭这一层关系伯爵夫人虽是地方贵族但却拥有远较其他地方贵族强大自主权的培诺尔伯爵结婚之后,安利伽王妃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出现过多次,虽有诸多政治上的考虑,但作为一个王妃能亲临这样的场所无率如何不是一件小事。况且她又是现任国王柴契尔-安诺玛瑞用军事力量粉碎统治卡尔地卡数年的共和政府从而成为新的安诺玛瑞王国国王的具有决定性力量芬迪奈公爵的妹妹,何况这位公爵同时还是作战的最高参谋。如果没有安利伽-芬迪奈就没有现在柴契尔国王的说法在这个国家也已经是定论,甚至有传言说目前的卡尔地卡王宫有两位国王,所以作为她的朋友,当然拥有相当大的威力。“王妃今年因为王子的问题非常忙,那位王子殿下有些难得伺候。”在这次宴会中波里斯的存在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可有可无的。人们简直无法相信伯爵府中突然多出一位养子的现实,波里斯也没有感觉到自己非要应酬他们不可。当天宴会中人们的话题之一就是波里斯,大部分人都私下认为就算他们有养子,以后继承伯爵的爵位和培诺尔城堡的应该是萝兹妮斯。这一天,波里斯故意与渥拿特先生练习到很晚,然后好好洗了个澡,换上整洁的衣服,这才出席了宴会。他用从兰吉艾那里学到的安诺玛瑞的礼仪所有的人打了招呼。不久,宴会场中开始有了第二个传言,这个陌生少年是不是伯爵的私生子?看看伯爵夫人的表情,似乎不心甘情愿。宴会本身华丽得足以让从奇瓦契司的乡村过来的少年目瞪口呆,好像故意为了让他明白什么是“安诺玛瑞式”而设计的,只有强大、富有的国家才有众多盛馔与美酒,华美的音乐和舞蹈……在宴会上,人们已经热衷于将身心投入到不断的窃窃私语和浅浅的微笑中并借以欢度这一夜晚。有谁突然大声说话或者为了说明某些问题而做些比划的动作都被人们视为惹人厌烦的行为。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嘴,然后用责难的眼神看着做某些动作而吸引人们视线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留露出沉浸在陶醉之中。孩子们聚在一起,偶尔走到大厅中间展示一下他们大人般熟稔的舞姿,如果跳得好会得到满堂喝彩,但轮到萝兹妮斯根本就无所谓好坏,只要她抓起裙角轻盈步入舞池,人们就立刻尖叫着,仿佛实在是太可爱简直令人无法解释。那些围着伯爵夫人的人的表情则更具有戏剧性,就算天使突然从天而降也未必会有那样的感慨。“怎么竟然会那样可爱85155金沙下载,!”“哎哟,培诺尔小姐简直就是天生丽质。”“天啊,如果能有这么可爱而美丽的女儿,让我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啊!”“如果去卡尔地卡,凡是能说得过去的家族都会争先恐后地向她求婚的!”波里斯不知不觉被她抓到。萝兹妮斯现在已经太清楚做一些什么样的动作能博得人们的赞叹。身高都相差无几的两个可爱的干兄妹跳起舞,再没有比那个更能吸引人的了。的确如此,除了一个问题。“我,我……”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谢绝、推辞等等什么的,瞬间他们两个人已经站在了宴会厅的舞池中央。已觉察萝兹妮斯将要做何种行为的人们都在尽快集中他们的视觉。终于换了音乐,是萝兹妮斯最喜欢的盖拉德三步舞曲。但很不幸,波里斯对这支曲子很不熟悉。虽然兰吉艾教过几种,但那些不过是最基本的舞蹈而已,像盖拉德这种三步一跳跃的难度较高的舞蹈则并不是一学就会的。“哥哥,要不要跳一支舞?”是否成为笑柄就看这一次了。已经有很多人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就在那时,救星出现了。“少爷,主人急着叫您。能不能一起去?”兰吉艾好像要拆开两人,站到了他的旁边,萝兹妮斯的脸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她非常担心自己的计划落空。兰吉艾转身说道:“是艾罗少爷啊,您是不是很熟悉盖拉德?”一看便知他的意图,但两个人立即接受了这个提议,虽然接受的理由不同,但在那一瞬间为了各自的利益他们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萝兹妮斯和艾罗-哈米森携起了手,而波里斯和兰吉艾则走出了人群。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