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冲出陷阱,他是本人亲身埋的

第肆12次,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冲出陷阱,符文之子

安诺玛瑞王国国历987年的春天很晴朗。贝克鲁兹的春天同样也春光明媚。以培诺尔城堡一带为首的丘陵地带,已被嫩绿的草和各色花朵装饰得五彩缤纷。围绕着城堡的庭院门口开始盛开雪白色玛格丽特花,它仿佛白色的丝带在绿色的田野上飘荡。四月的森林,各种野花漫山遍野。树枝也开始绽放嫩芽,白色和紫色丁香花散发着它浓郁的花香,素朴的木棉也开始羞涩的伸展它白色花瓣。城门口的桃花如粉红色的云彩朵朵绽放。一打开窗户,就有数十种的芬芳飘摇入室,使每一个清晨都香气扑鼻。走过城门的小溪边,水莲花侧着它清秀的容颜,仿佛连流水声都充满着春天的香萝兹妮斯度过4月8日的生日满十三岁。但萝兹妮斯只是大了一岁,她还是不懂事的小公主,而还没有过生日仍是十二岁的波里斯反而更显成熟。波里斯本来少年老成,他的外表同龄人比同龄人大了许多。这个冬天,波里斯茁壮成长身高已达165厘米,也就是说自从来到培诺尔城堡,波里斯足足长了七厘米。刚开始与同龄人相比并不属于高个而且比兰吉艾小一些,现在却远远超过了他。他现在比萝兹妮斯整整高出一个头,一看就像个名符其实的哥哥。整个体形看上去很像一个少年,他的四肢尤其显得粗壮。原本只留到肩上的头发也长长了,刚开始渥拿特只是闹着玩儿给他绑了个辫子,现在则到了不扎起来很难看的地步,原本成熟的眼神现在变得更加深邃。脸上虽然还没有长胡子,但现出鲜明棱角的下颌犹如雕刻出来的艺术品光滑而泛着青光。虽然周围人也以惊讶的眼神看着它,对于这快速的成长最为诧异的还是波里斯自己。有一段时间,波里斯甚至很难接受自己日益变化的模样,连镜子都不敢照。他也想过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块,但能使他记起来的也无法每天有规律的训练,还有就是周围环境比以前好了一点。当然,以前在隆格尔德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控制饮食或者强迫做些体力劳动。但这里的自然气候与他生长的奇瓦契司是完全不同的,奇瓦契司四季都是凉爽宜人的气候,所以只生长一些矮墩墩的灌木,而安诺玛瑞尤其是南部安诺玛瑞是万物滋身场所,就像所有物资都是绰绰有余的培诺尔城堡。这是一个杯中盈溢着美酒,桌上摆满着美馔,谁也不会去可惜的宴会,这是一个物产丰富、衣作美丽的城市,波里斯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但波里斯对已经习惯这种生活的自己并不是很心甘情愿地接受。即使自己的国家并不可爱,但那毕竟是自己的故乡,尤其是隆格尔德,那长满低矮的野草的草原是他的出生地,在那片土地上充满他和耶夫南的记忆。“嗯?”波里斯停住握着书向前伸出的手,转身向后看,萝兹妮斯紧跟在他这个思考已深陷书籍中的干哥哥身后,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无聊的话,突然她说了句奇怪的话,波里斯因为埋头看书,没有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萝兹妮斯撅着嘴说道:“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哥哥,我很胆心,如果哥哥突然离开的话,那会让我难受的!我刚说的是这个。”“……”波里斯望着萝兹妮斯绿色的眼眸。他九月初来到培诺尔城堡,第一次见到萝兹妮斯则是在8月末。可以说萝兹妮斯非常适应安诺玛瑞,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她。在共同的生活中,逐渐地了解了她的性格之后,这才知道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讨厌的孩子,但总也爱不起来。坦率的萝兹妮斯,想成为引人注目的少女,傲慢而且放纵的小公主,每看到有趣的事情就会禁不住放声大笑,她拥有一种不属于贵族的那种可爱。但他自己总是保持适当的距离对待萝兹妮斯,既然停留于此,就不得太过无理,同时也知道要适当地迎合她的脾气。她的存在不过是他和培诺尔伯爵之间交易的一部分,他有义务在这交易期间与她处理好关系。但过去也就过去了,对于已经过去的事或许不会再回头看,甚至根本就想不到要回头看。他一直是这样做过来的,但突然听到她越来越喜欢他这个所谓的哥哥时,波里斯的心也有些动摇了,他觉得自己对她有些愧疚。“不过就算离开这里你也会再回来吗?你会来看我吗?”萝兹妮斯微笑着望着波里斯。虽然这所城堡内住着许多人,但除了少数人以外,她从来不会让人家看到自己的微笑。波里斯知道这一点,所以心情越发不安。她的微笑充满一种自信,既然自己喜欢对方,对方一定喜欢自己的那种自信。正因为这样……我不能向你敞开我的心扉。你终究不会走入我冷酷的世界,单凭一股冷风,也会把你吓跑的。“嗯,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虽然这样回答,但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何没有一点内疚感。事实上他不可能实现这样承诺,但他仍然微笑着回应着萝兹妮斯。萝兹妮斯习惯性的又问道:“真的?一定啊。我们现在就来个约定?”“好。”他根本就不知道一但离开这里自己将走向何方。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绝不会再回来,而且……或许会忘掉有你这样一个存在吧。而且没有多久你也将忘记我的存在。十三岁了,所谓成长为什么是这样的?夜。就算在寒冷的冬季也一样打开窗户睡觉的渥拿特的窗户上,停留着一只白色小鸟。它扇动了一下翅膀,然后独自在那里不停地叨着嘴。有人从床上起身。“尤兹蕾?”当那个身影走到窗前将手伸出去的一瞬间,小鸟立即飞了窗台,纯白色羽毛带有金黄色的鸟喙。如果说它是一只鸽子,羽毛稍嫌长了一些,而姿态也优雅许多。小鸟红色的眼珠如红宝石闪烁,透出悦目的光芒。“你怎么亲自过来了?你的部下呢?”渥拿特顺手将鸟靠近了自己的头部,小鸟金色小喙开始在他的耳边轻声叽叽喳喳。那不是鸟鸣。渥拿特轻轻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是这样啊,知道了。”

那天是十五号,因为天气有些凉,所以宴会最后决定在室内举行。那天之后客人仍然络绎不绝,一直到了举行宴会的当天下午,客人已多达百余名,果真是城堡热闹非凡。其中有一半是亲戚,一半是朋友,大部分人来这里这前花在礼物和礼节上用心良苦以至于让人觉得尴尬,仿佛伯爵夫人就是女王陛下,想尽办法去奉承她。这一点就连对上流社会没什么经验的波里斯都能看出来。萝兹妮斯作为伯爵的掌上明珠,当然受到公主般的待遇。那些人简直是蜂拥而上,说萝兹妮斯是个十足的美人啊,多么聪明、伶俐,待人接物简直无可挑剔啊等等,对她赞不绝口,以至萝兹妮斯将刚开始与茱莉娜之间的不愉快抛到了九霄云外,由此便可知道萝兹妮斯为什么一直在期待这次宴会。或许因为不是宴会的主办人,那些在萝兹妮斯面前夸耀的堂表姐妹们并没有引人注目,波里斯觉得他们所属的亚勒强生子爵家族并不是十分有势力。作为伯爵夫人的娘家,克雷珊奈家族作为一个大贵族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仅凭这些就能招来众多客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如果单是因为娘家的势力,那么那些人对亚勒强生子爵一家人也应该是阿谀奉承的,但来这里的所有客人都反关心和巴结集中于伯爵夫人一个人身上。通过从首都来的一个贵族在酒后吐真言的一番话才得以解开这个疑团。“可是这一次……王妃阁下没有来吗?我本来以为王妃阁下一定会过来,所以特地准备了双份礼物呢……”伊嘉宝-克雷珊奈即培诺尔伯爵夫人是安诺玛瑞王妃安利伽孩童时代的伙伴,而且好像很亲密。仅凭这一层关系伯爵夫人虽是地方贵族但却拥有远较其他地方贵族强大自主权的培诺尔伯爵结婚之后,安利伽王妃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出现过多次,虽有诸多政治上的考虑,但作为一个王妃能亲临这样的场所无率如何不是一件小事。况且她又是现任国王柴契尔-安诺玛瑞用军事力量粉碎统治卡尔地卡数年的共和政府从而成为新的安诺玛瑞王国国王的具有决定性力量芬迪奈公爵的妹妹,何况这位公爵同时还是作战的最高参谋。如果没有安利伽-芬迪奈就没有现在柴契尔国王的说法在这个国家也已经是定论,甚至有传言说目前的卡尔地卡王宫有两位国王,所以作为她的朋友,当然拥有相当大的威力。“王妃今年因为王子的问题非常忙,那位王子殿下有些难得伺候。”在这次宴会中波里斯的存在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可有可无的。人们简直无法相信伯爵府中突然多出一位养子的现实,波里斯也没有感觉到自己非要应酬他们不可。当天宴会中人们的话题之一就是波里斯,大部分人都私下认为就算他们有养子,以后继承伯爵的爵位和培诺尔城堡的应该是萝兹妮斯。这一天,波里斯故意与渥拿特先生练习到很晚,然后好好洗了个澡,换上整洁的衣服,这才出席了宴会。他用从兰吉艾那里学到的安诺玛瑞的礼仪所有的人打了招呼。不久,宴会场中开始有了第二个传言,这个陌生少年是不是伯爵的私生子?看看伯爵夫人的表情,似乎不心甘情愿。宴会本身华丽得足以让从奇瓦契司的乡村过来的少年目瞪口呆,好像故意为了让他明白什么是“安诺玛瑞式”而设计的,只有强大、富有的国家才有众多盛馔与美酒,华美的音乐和舞蹈……在宴会上,人们已经热衷于将身心投入到不断的窃窃私语和浅浅的微笑中并借以欢度这一夜晚。有谁突然大声说话或者为了说明某些问题而做些比划的动作都被人们视为惹人厌烦的行为。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嘴,然后用责难的眼神看着做某些动作而吸引人们视线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留露出沉浸在陶醉之中。孩子们聚在一起,偶尔走到大厅中间展示一下他们大人般熟稔的舞姿,如果跳得好会得到满堂喝彩,但轮到萝兹妮斯根本就无所谓好坏,只要她抓起裙角轻盈步入舞池,人们就立刻尖叫着,仿佛实在是太可爱简直令人无法解释。那些围着伯爵夫人的人的表情则更具有戏剧性,就算天使突然从天而降也未必会有那样的感慨。“怎么竟然会那样可爱!”“哎哟,培诺尔小姐简直就是天生丽质。”“天啊,如果能有这么可爱而美丽的女儿,让我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啊!”“如果去卡尔地卡,凡是能说得过去的家族都会争先恐后地向她求婚的!”波里斯不知不觉被她抓到。萝兹妮斯现在已经太清楚做一些什么样的动作能博得人们的赞叹。身高都相差无几的两个可爱的干兄妹跳起舞,再没有比那个更能吸引人的了。的确如此,除了一个问题。“我,我……”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谢绝、推辞等等什么的,瞬间他们两个人已经站在了宴会厅的舞池中央。已觉察萝兹妮斯将要做何种行为的人们都在尽快集中他们的视觉。终于换了音乐,是萝兹妮斯最喜欢的盖拉德三步舞曲。但很不幸,波里斯对这支曲子很不熟悉。虽然兰吉艾教过几种,但那些不过是最基本的舞蹈而已,像盖拉德这种三步一跳跃的难度较高的舞蹈则并不是一学就会的。“哥哥,要不要跳一支舞?”是否成为笑柄就看这一次了。已经有很多人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就在那时,救星出现了。“少爷,主人急着叫您。能不能一起去?”兰吉艾好像要拆开两人,站到了他的旁边,萝兹妮斯的脸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她非常担心自己的计划落空。兰吉艾转身说道:“是艾罗少爷啊,您是不是很熟悉盖拉德?”一看便知他的意图,但两个人立即接受了这个提议,虽然接受的理由不同,但在那一瞬间为了各自的利益他们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萝兹妮斯和艾罗-哈米森携起了手,而波里斯和兰吉艾则走出了人群。

其实,这里与家乡是完全不同的。奇瓦契司的大自然是原始的,粗糙的,是没有经过任何人为的修饰的。在这里是见不到那一番景象的,眼光所到之处,都是一派散发着浓郁人性魅力的景象。可这一切对于他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遥远,它的美丽与他无关,就像萝兹妮斯一样,都是另一个世界。
俯瞰下去,映入眼帘的是向两边延伸开来的巍峨壮观的城墙。虽然是从二楼看下去,还是高得有点晕眩。完全不同于从远处眺望过来时的感觉,是那样坚固,那样庞大。
他想象着从外面看这座城堡的情景,自己所在的这个窗户一定只有一个点那么大。其实,存在本身,就是十分渺小虚无的生命现象。
培诺尔城堡给他的感觉,同他对新生活的想像丝丝入扣,分毫不差。他是那样渺小,而无法估量的现实又是那样茫然一片。
在这全新的生活当中,是否能找到一个宁静的角落,释放出积压在心里的闷气呢?
这里是一方陌生的土地!
第二天早上刚在房间吃完早餐,波里斯没来得及跟伯爵去见下人,就出人意料的先迎来了萝兹妮斯的访问。她好像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脸因为兴致盎然胀得通红。
“早餐吃得好吗?哥哥。”
萝兹妮斯可能觉得第一声哥哥叫起来有些别扭,难为情地笑了。
波里斯也觉得不好意思,回答得十分羞涩。 “嗯……还好。”
“爸爸让你跟我到处走走,对不对?我们走吧!先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然后还有好多地方,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当然,萝兹妮斯一味得亲切,就有点不真实了,果然,他翘起下巴不忘加上一句,在波里斯看来,这个动作十分可爱。
“你只要乖乖地跟着我,就不会迷路的。”
他们从高高的顶棚上缀着大型花式吊灯的走廊穿过。看到早晨的阳光从一排窗户妩媚地透进来,光顾着走廊的边边角角。窗户不同于波里斯住过的那一间房,是用玻璃制成的,开得很长很高。窗框的投影在两个少年少女以轻盈的步履走过的地毯上定格着,形成了一张网。
从上面看下去的时候,培诺尔城堡的四个角,刚好构成一个正四边形。每个角上都有一座往外部突起的楼,因此被称为塔楼。在城堡内这四座塔楼被走廊贯穿着,月光塔位于城堡的南端。
萝兹妮斯这一天连凯蜜儿都没有带在身边。她跑过去亲手把两扇高高的房门打开。与伯爵一家人接待他的会客厅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的客厅映入波里斯的眼帘,只是比那间会客厅小了一半。
房间的四面墙被漆成花生酱的颜色,处处装饰着裙摆状弯弯曲曲的花纹,并且鲜明地镶嵌着金黄色的线条。顶棚上,数十盏水晶灯被擦得雪亮。茶几和柜子,美丽外观的椅子,摆放着几本书的书架,每一件家具都精致而优雅,错落有致的摆放在房间的各个地方。地上铺了一层装饰着白色和紫色百合花纹的高档绒毯,踩下去格外松软舒适。
一直到现在,不曾对贝克鲁兹秀美的自然风光或培诺尔城堡的雄伟气势做出过任何反映的波里斯,想到自己将实实在在地住在这样一个房间里,心情不由得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他慢慢走过去,环顾着四周,然后站在客厅中央,就那样转过头去,看着萝兹妮斯。
萝兹妮斯一直在留意着波里斯的表情,这时候仿佛捕捉到了某种讯息,会意地笑了笑。这时凯蜜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胆怯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小姐,请原谅,我这么没记性……”
建立在两个同龄女孩之间的鲜明的主仆关系,就波里斯而言,是十分不情愿看到的,但以自己的立场又不好介入。
幸好今天萝兹妮斯的心情比较好。
“算了,今天我要跟哥哥一起走,你就跟在后面吧。”
过了一会他们打开了客厅内侧的两扇门当中的一扇,正如之前想到的,果然是一间卧室。细致的装修和高档的家具,是之前住了一晚的房间所无法媲美的。萝兹妮斯抢先走在前头打开了衣柜,里面挂满了上乘的衣服。虽然萝兹妮斯不是有心的,但是此刻,她明显以一种恩赐者的姿态,沉浸在愉快的情绪当中。
“等哥哥有了自己的佣人之后,会告诉你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
对于衣服,波里斯并不像萝兹妮斯有着饱满的兴趣,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卧房比客厅小,但在波里斯觉得已经绰绰有余,可以同时放下五张床。
萝兹妮斯与一身裙装极不相称地踮着脚尖,说道:
“这个房间在整个安诺玛瑞,除了我父母的房间,是最好的。本来我想要这个房间的,可是爸爸说我还小,等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再把它送给我。到那个时候哥哥已经不住这里了,所以这个房间铁定是我的,哥哥暂时住着,一定要爱惜哦!”
经过这一段时间,哥哥这个称呼好像粘在了萝兹妮斯的嘴上,叫得十分亲热自然。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非常巧妙的映射着波里斯不久就会离去的内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怎可以如此轻松地面对这场变故,现在是要好的一对兄妹,到了来年便是互不相干的陌生人。
参观完月光塔二楼之后,彼此还很陌生的兄妹俩,又走了很多地方,走得两条腿又胀又痛。萝兹妮斯的引导没有一定的章法可循,完全是随兴所至,一会儿介绍了望口,一会儿又把他领到每一件客房参观,甚至走到了培诺尔庄园的厨房,结果被侍女们非常委婉地将他们俩撵了出去。
饭厅很值得一提,那里有三张可以各容纳三十多人共同就餐的长形餐桌,中间有一张圆桌,装饰得十分华美。不过伯爵一家人很少在这里吃饭,通常都是在比这里小很多,也温馨很多的小餐厅进餐。
“是不是都逛完了呢?” 凯蜜儿提醒了一句:
“还没有参观书房呢,这个时候伯爵应该出去巡视那些闲置的领地,不会在书房,是不是可以看看呢?”
萝兹妮斯赞同地拍手叫好。
“这是个好主意,哥哥,我们去书房看看吧,那里有好多好多的书呢。”
这个波里斯也知道。他不由得想起爸爸生前坐在书房里的情形。家里的那个书房只要爸爸在,永远都是禁止入内的场所,在那里,爸爸对执事涂尔克下达各种自己听不懂的指示……
很奇怪,波里斯对自己忽然会怀念起严厉冷漠的爸爸而感到很奇怪。这不同于来自哥哥的那一种感受,爸爸的存在从正面见证着自己的过去。
书房在三楼。推门进去,波里斯还没开始欣赏一屋子琳琅满目的书籍,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故。萝兹妮斯气鼓鼓地冲到其中一个书架前,伸出手指厉声叫道:
“兰吉艾,你又在这里随便翻看爸爸的书!”
有一个少年站在那里,从他的穿着可以看出是个佣人,手里正捧着一本厚重的书。
年龄应该同自己差不多。被几缕浅蓝色头发覆盖着的额头饱满而英挺,仿佛在昭示着他的倔强,抑或是对于某种信念的执著。一张脸相当的清秀俊美。他不同于波里斯在安诺玛瑞见到过的任何一个人,他的存在在这片和煦美丽的土地上,简直是个异类。
清新而明朗。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