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徐志摩诗集,琵琶三绝

钩三的密函,冒死记录

冰山的一角,林凤山主脑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朝峰手上升起的这个火焰标志,立即就想到了曾经在南海救过我一命的林凤山,他也给我出示过同样的标志,并说过:“如果你看到有人向你出示同样的标志,你可以信任他,因为他是你的朋友。”我说道:“这……”林朝峰慢慢把拳头一握,将手放了下来,往沙发上一靠,说:“你应该看过这个标志,我是你的朋友。你愿意听我的解释吗?”我点点头,说:“不过,你认识我吗?”林朝峰笑了笑:“认识,当然认识,你很小很下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你父亲叫赵清途,你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你是从703监狱逃出来的,和你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一个叫林虎的人,不过他似乎背叛了你,你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林朝峰一提到林虎,我心中就刺痛了一下,眉头略略一皱。林朝峰似乎看到了我的心思,说:“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你这么信任的人背叛了你,甚至想要了你的命?”林朝峰并没有等我回答他什么,而是继续说:“以你个人的能力,想改变这一切的确很难,但是,我们一起的话,就能改变你无力改变的一切。”我眼中放光,这句话让我有些兴奋,我的确被这个世界折磨的太久了,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如果能够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按照我的想法发展,那实在是太美妙了。林朝峰笑了笑,说:“忘了介绍一下我们,你肯定一直都很想知道我们到底是谁。我们是一个世界性组织,叫神山,已经存在了上千的时间,我是这个组织台湾区2局的主脑,也就是领导人之一,对外的身份是台湾国情局副局长。你见过的一个叫林凤山的人,属于大陆区的2局。本来,我们都是属于神山的中国区,但是在1946年,我们进行了拆分,这个拆分也是为了形成今天的这个台湾、大陆两个政府的格局,于是影响到了中国当时整个内战的进程。”我忍不住,问道:“世界性组织?你们影响了解放战争?”林朝峰呵呵笑道:“是的,世界性组织,几乎只要有人类存在的国家、地区都有我们的身影。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有我们的参与,甚至我们决定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关键的几次转折,让战争的进程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我们希望这个世界按照我们的计划来发展。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我心中想到,这的确很有趣,于是也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如果你们有这么大的力量,为什么不征服世界?”林朝峰说:“呵呵,征服世界只是一些被权力冲昏了头脑的人所考虑的问题,我们对此根本不屑一顾。”我说:“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林朝峰淡淡笑了笑:“等你成为我们正式的成员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我说:“你好像很肯定,我一定会成为你们的一员?”林朝峰说:“从你很小的时候,你就注定在未来成为我们的一员,因为你的DNA。”我说:“DNA?”林朝峰说:“通俗点说,DNA就是你的基因,你的基因让你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人类,有别于其他任何人,而你的基因也让你注定不只是成为我们一个普通的成员,而是作为神山中国区的一个主脑在培养着,所以,在你身上发生了很多你无法理解也不能想象的事情。”我说:“你们培养我?我身上发生这么多事情,都是你们安排好的?计划好的?”林朝峰说:“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们也只是按照我们看到的你的未来作出安排,因为我们知道了未来的一部分,所以你的命运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我们只是在你的命运中,和你站在了一起。”我惊讶的说:“什么?你们知道我的命运?命运不是可以通过个人努力而改变的吗?”林朝峰哈哈大声笑了几下:“改变?那是因为通常情况下,未来是不可知的,所以才有改变一说。但是,如果我们真正的看到了未来,那就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你无论怎么挣扎,都会向这个结果前进。逃避不了,改变不了。”我猛地觉得这很可怕,难道林朝峰所说的这个叫神山的组织,已经预言到了未来的一切吗?想到这里,我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冷汗,这似乎太可怕了。林朝峰还是淡淡的说:“你不要觉得可怕,我们还做不到看电影一样浏览整个未来,时间的力量绝对不是这么容易被打破的,我们只是掌握到了一点点看到未来的缝隙而已。所以,我们能看到的都只是非常小的局部画面,我们只能从这些局部来推测,整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以及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局部的未来的片断去做什么。比如说,我看到了30分钟后,你将会做什么,尽管只能看到你几秒钟的景象,但是也足够去安排围绕这个不可改变的未来,所应该进行的工作了。”我说:“只是这样吗?”林朝峰突然长长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世界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只给了我们有限的了解未来的局部的能力,而不能完全开放给我们。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种困惑。”我说:“我还是不能太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林朝峰说:“没有关系,等你加入我们以后,你很快就会理解的。”我重复了一次先前说的:“你这么肯定我一定会加入你们,是你看到了未来?”林朝峰淡淡的笑了下,从怀中拿出一张纸,也掏出一只笔,把纸放在手心中,迅速地写了一些字。写完后,把纸折叠了起来,看了看表,就把纸递给我,说:“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你把纸条打开。”我接过这纸条,问道:“我如果提前偷看了呢?”林朝峰说:“无所谓,不过你最好半个小时之后再打开看。”然后眼神向侧面一递,示意我看旁边的一个挂钟。我记下了现在的时间,并点点头。这个林朝峰的一些话语和举动,实在让人琢磨不透。我把纸条小心的放到口袋里,抬起头来,问道:“那你能告诉我,你是老谢吗?”林朝峰说:“你可以说我是,也可以说我不是,703监狱中的老谢,是我的一个替身,准确地说是分身,他的思维、情感等等的一切都和我一样,只是长相不同而已。但是,老谢没有自己的自我意识,也就是他并不知道他是谁,就像一部和人一摸一样的机器,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只是所有的思维,乃至思维的过程和结果,都已经被设定好了,连你认识的那个老谢自己都没有觉得什么不妥。703监狱中,加上老谢一共有四个我,我叫林朝峰,他们分别叫林一峰到林四峰。”我还是不明白林朝峰在说什么,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林朝峰说老谢是他的分身,不难理解,但是什么叫不知道自己是谁?林朝峰哈哈一笑,站起来,走到沙发旁边的一个大花瓶处站着,抚摸着花瓶说:“一种人,一生都如同花瓶一样装各种东西,他们只能够根据装的这些东西来思维,如果让他们从小就不接触任何东西,他们成长之后只是一团肉,但是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自我意识,这就是我们身边的绝大多数人;另一种人,他所有曾经装过的东西都被倒出来了,甚至于自我意识,然后把其他人的东西完全复制了一份重新装入,唯独少了自我意识,这种人就是老谢;还有一种人,就是你和我这样的人,我们的思维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装东西的范围,自我意识比其他人强烈百倍千倍,我们强烈的思考着我是谁?我活着到底是什么?我是谁要做什么?等等这些问题,并能够通过自我思考得出结论。”我说:“人为什么会还不一样?”林朝峰说:“人,如果仅看肉体,几乎是完美的,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个完美的肉体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任何进化的进程,复杂到无法计算的人体化学反应,也不可能催生人这种强烈的自我意识,那么自我意识从哪里来?我为什么知道我?我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而人类能够有这种自我意识,只是一次偶然,是在几万年前,由现在我们神山组织控制着的‘始原体’的出现,促使了人类这种生物基因中有了承载自我意识的能力,于是接受了‘始原体’给予的自我意识,让这种叫人类的生物开始思考除了繁殖、饮食、生存之外,他们是谁?他们要做什么?从而加速了进化,最终形成了现代的文明。‘始原体’如果碰巧选择了另一种生物,比如兔子,给予这种生物自我意识,那么,现在统治地球的可能是兔子,人类和现在我们看到的大猩猩一样,没有任何区别。自我意识在这几万年的传递中,每个人类都继承了自我意识的基因,只是有的基因能够承载更多的自我意识,所以你和我这类人出现了;而老谢这种人,就是被剥夺了基因中承载自我意识的权力,但是并不妨碍他正常的和社会接触,接收知识,以及处理问题,不过,他只是一块聪明的肉,而不是人。”我说:“那我和你叫什么人呢?”林朝峰说:“我们不是人类,是太岁人。人类根本无法和我们相比,他们虚伪、狡诈、利益熏心,尽管仍然保留着一些美好的东西,但是他们也是世界毁灭的根源。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自我意识达不到我们太岁人的程度,迷失在肉体和物质的诱惑之下,成为无意识物质世界的俘虏,而任何物质,都是遵循从出生到灭亡的规律的。”我仔细的品味了一下林朝峰和我说的话,尽管我不能完全明白,但是的确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不是人,梦中的苍白头发的老者说过我是太岁人,这次又有一个林朝峰再次确定,我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是太岁人。不管林朝峰说的老谢是他的替身是真是假,但是他始终站在是我的同类、朋友的角度上和我谈话,就已经让我觉得心中温暖了。况且,他的确就是老谢的说话方式以及气质,这更加让我觉得亲切。我说:“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么多?”林朝峰说:“因为,你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是时候加入我们了。”我说:“那我要做什么?”林朝峰说:“你加入我们之后,还要去完成一个任务。才能真正的成为主脑。”我说:“什么任务?”林朝峰说:“回到大陆,成为一个渗透者。”我心中一惊!我好不容易逃离了大陆,又要把我送回去吗?这不是明摆着将我又推回火坑吗?而且还是什么渗透者?我说:“如果加入你们必须要回大陆的话,我宁愿死在这里。”林朝峰说:“你不愿意去改变你过去的一切吗?”我一时语塞,逃到台湾,是我知道我根本无力改变什么,所以才会放弃,但是如果能够改变,我再逃避是否就是懦弱了呢。林朝峰说:“我专门接受大陆区2局和3局的联合委托,让我来吸纳你的加入。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你先去休息,如果想好了随时可以通知我的人带你来找我。”我看了看林朝峰,他还是平静的看着我,显得超凡脱俗,与世无争。我想到了赵德民、庞怡巧、孙丽、林虎、徐德有、陈景强、林凤山、李师长,甚至王山林和那一些形形色色的人,心中感慨万千,他们是离我如此的近,却也是如此的远。我再次回到大陆,真的将改变从前的一切吗?我说:“我心中很乱。我想考虑一下。”林朝峰点点头,说:“好的。”随后又从袖子中变出一个小机器,对着机器说:“进来。”门很快打开了,两个中山装男人恭敬的站在门口,略一鞠躬。林朝峰说:“带我的客人下去,保护好他,任何要求随时满足。”两个中山装男人干脆响亮的应了一声,向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向林朝峰略一点头,说了声谢谢,就跟着这两个男人出门了。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在前面带路,我越走心里越不是滋味,我到底在想什么,在害怕什么?赵雅君啊赵雅君,你一直不是梦想着能够换一种方式生活,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吗?你不是也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同类,一直想改变这个世界吗?为什么给你机会,你还要犹豫,拒绝,为什么不敢面对自己曾经痛恨的世界呢?想着想着已经越走越远,而我也猛地站立住,回过头看着我走出来的那个房子,林朝峰还应该坐在里面,如果他不见了,如果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是不是又要永远呆在一个小房间里,如同狗一样生活?我想到这里浑身一抖,立即转过身去,说了声:“对不起,我要见林朝峰上校。”说完就快步跑了起来。我轰的一下把门推开,门居然没有关,我一进屋,就看到林朝峰正坐在沙发上对着我笑。我也不客气的说:“我想通了,请让我加入你们,做什么都可以!”林朝峰哈哈一笑,说:“请坐!”我说了声好,看着林朝峰就走,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激动的原因,一下子将自己绊了个趔趄。我也没管这么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林朝峰看我坐定,说:“时间刚好,你先不着急,你看看我给你的纸条。”我哦了一声,也看了看时间,果然是刚刚好过了接近半个小时,我把纸条掏出来,林朝峰说道:“念!”我就张口念道:“你推门进来,说‘我想通了,请让我加入你们,做什么都可以!’,往前走了一步,差点摔倒。”我念完以后,就呆住了,这不是我刚才的举动吗?怎么,林朝峰半个小时之前就知道了……我把纸就呆呆的捏在手上,呆呆的看着林朝峰,喃喃的说:“这,这个……”林朝峰哈哈一笑,说:“你记得我说过我们能看到未来的一个局部景象吗?每个神山的主脑都有这个能力,我的能力是看到2个小时后的某个事物的未来,持续8秒钟。所以我才会提出让你回大陆去完成任务,相信你最终也会答应。是不是很有趣?”我张着嘴巴,惊讶的还是说不出话来,难道我也有这个能力吗?我指着自己,说:“我,我,我也……”林朝峰说:“你也有,不过,那是在你完成任务,在一个地方穿越一个有趣的洞穴以后,就会具有的能力,这个能力也决定了你成为主脑的级别。”我哦了两声,说道:“怎么加入你们,要宣誓吗?”林朝峰说:“不用,不相信你就不会对你说。现在,请伸出左手来。”我伸出左手,林朝峰则站起身来,走到我的身边,从腰部掏出一个亮晶晶的银白色管状容器,在手上一拧,这个管状容器就从内向外散发出红色的光芒来,看着非常的漂亮。林朝峰把我的左手扶正,说道:“一旦你拥有这个标志,就意味着你已经成为神山的一员,从此以后,你将拥有全新的生活。”我点了点头,林朝峰把这个管子垂直向下,按在我的手心中,说:“不要乱动,会有刺疼。这是你唯一的身份,若没有种植上去,你就永远没有机会成为神山一员了。”我应道:“好的。”林朝峰右手握住那个管子,按在我手心上,左手则伸开,手心中的红色标志则重新现出,发出比第一次更加强烈的光芒,并缓缓的用手心摩擦着管子的上部。那个管子也慢慢的从银白色变得透明,逐渐的看到里面似乎有一团火焰在里面上下跳动着。林朝峰说了声:“进去吧。”就只见管子中的火焰迅速地向我掌心坠落了下去,一接触到我的掌心,我就觉得一种刺痛,但是可以忍受,并不觉得热,反而觉得冰凉。这团火焰好象有生命似的,一扭二扭,很快的钻进我的手心,然后好像在手心的肉中翻了几个跟头。我就觉得手上有电流感涌了出来,刷刷刷的连续三次流遍了我的全身,刺的我大脑中也是几条彩虹似的光线闪过。轻轻的砰的一声,我手心中的那个由林朝峰抓住的管子就一下子粉碎了,粉碎的是如此的彻底,连一片稍大的颗粒都没有。林朝峰手一扇,那些粉末就从我手心中消失了,彷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个管子。而我手心中,一个浅红色的火焰标志,正嵌在我的皮肤下,一闪一闪的透过皮肤,发出浅红色的光芒。林朝峰说:“很不错,恭喜。这个标志很快就会消失,你需要让这个标志出现的时候,只需要集中注意力到你的手心,想着这个标志出现,它自然就会出现。另外,尽管你加入了神山,但是现在并不是正式的成员,所以你的火焰是淡红色的,等到你的任务完成,你需要去大陆区3局的总部,完成正式的加入,那个时候,你的标志也会变成我这样的红色。”我看着手心,慢慢的那个浅红色的标志就淡了下去,消失不见了,我把手握了握,搓了搓,说道:“除了是身份的象征,还有什么作用?”林朝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以后说道:“你能接收到中国区3局主脑以及更高层对你发布的信息,这对你完成任务非常有帮助。”我还是沉浸在刚才火焰标志被植入的兴奋和紧张中,盯着自己的左手,想也没有多想,脱口而出:“我自己也能和别人联系。”其实,我的意思就是我有和其他太岁人通讯的能力,甚至也是可以跨越空间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林朝峰大叫一声:“你说什么?!”我一抬头,只见林朝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似乎被巨大的棍棒击中了一般。

我尾随着谢文走进这个房间,房间不是太大,灯光很柔和。在房间中央摆着看着很舒服的几张宽大的沙发,一张古色古香的茶几放在正中。除此之外,就是房间角落放着的几盆绿色植物。如果不是因为刚从外面那个怪里怪气的大房间走过,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我四下看了看,房间里并没有人。谢文带着我向沙发走去,说:“张清风,坐下吧。他马上就来。”我哦了一声,坐在软软的沙发上,闻到让人喜悦的淡淡香气,但是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谢文转身就要出去,我连忙叫住他,说:“哎,你去哪?”谢文说:“我就不呆在这里了。我就在外面。”我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谢文走出去,把门轻轻带上。整个房间突然就一片宁静,几乎落发可闻,我顿时心中发毛。我四下张望,谢文不是说有人正在等我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种安静让我觉得非常不安。而正当我坐不住想站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了很有磁性的男中音的说话声:“你好啊,张清风。”我尽管心中还是微微一惊,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是亲切。我抬头望着天花板,四下张望着,实在不知道声音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那个声音继续说:“我不在这里。但是你会看到我,我的出现可能有些奇怪,你不要吃惊。”我说:“你是谁啊?你在哪里啊?”这个人说话也够奇怪的,说他不在这里,却又说他会出现,不是自相矛盾吗?话音刚落,我沙发对面的空地上空突然凭空的亮了起来,一个人影若隐若现起来。我顿时心中又是一阵发毛,怎么这里有鬼?而正在惊恐着,这个人影就飞速的实体化起来,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头发梳理的很工整,不胖也不瘦,看上去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他穿着白色的制服,双手交叉着放在腿上,坐在一个宽大的皮质转椅上。无论怎么看上去,都犹如一个人正坐在我面前,还不是凭空出现的。这让我心中放松了一些,这个男人再怎么看,也都是活着的人的样子。这个男人微微笑了笑,说:“没有太吃惊吧。你现在看到的是我的立体影像。”这个场景,我只在科幻电影中看到过,一个人身处异地,但是立体的影像却显示在另一个地方。不过,这个男人看起来如此的真实,哪有一点所谓影像的感觉。我从害怕到震惊,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我很难相信还有这么逼真的影像技术。我吞吞吐吐的说:“你好。”这个男人说:“你好,我叫林凤山。”我说:“啊,林先生,你好。”这个叫林凤山的男人说:“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很迷惑?”我点点头,说:“是啊。我根本搞不清楚这都是怎么了。”林凤山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人,而你又怎么变成这样的?”我点点头,这个林凤山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怎么知道我最想问这两个问题。林凤山说:“我们叫神山,成立于公元117年。中国的部分,称之为神山的中国区,成立于公元205年,是一个世界性的组织。可能你听到过深井这个名词,这是外界对我们的称呼,其实也是我们。有趣的是,深井这个名词实际上是我们对自己内部的一个反叛组织的称呼。”我喃喃的说:“你们,是外星人?”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说法来给他们做准确的定义,只好说出了外星人这个我的猜测。林凤山眉头一扬,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哦,不是,不是。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地球人,可能因为神山的科技更加领先,而且做的事情你暂时无法理解,你才会这么认为。”我说:“那,那你们是什么人?”林凤山很耐心的说:“我们是太岁人。”我说:“太岁人?”林凤山说:“是啊,太岁人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身体里有太岁的原因,让我们的某些感知和人类不太一样罢了。所以给我们这类人起名叫太岁人。”我说:“那太岁到底是什么啊?”林凤山说:“太岁,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物质,并不是生物。而太岁本身是没有意识的,但是却能够承载和复制意识。所有的太岁,都是始原体分裂出来的,太岁进入人体,慢慢的成熟,完全成熟之后,则能够将人类的自我意识强化和扩大,这也让人体还原了很多本应具有的功能。”林凤山一边慢慢的说着,一边手轻轻的挥舞示意着,很象一个优秀的老师在讲课。我说:“还原了很多功能?”林凤山说:“是的,人类的自我意识的来源也是始原体,但是随着人口不断的增多,社会形态越来越复杂,物质的诱惑越来越多,人类个体的自我意识已经在逐渐的衰弱。这造成很多人类这种高级的生物本应具有的生物能力消失了,使很多方面都落后于低级的生命形态。”我说:“可是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人会思考和创造生产工具啊。”我不知道从哪里把记得不太清楚的人和动物的区别说了出来,其实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我已经忘了到底教科书是怎么说人和动物的区别的。林凤山微微笑了笑,说:“你认为如果人没有自我意识,会思考和创造吗?人能够这么做,就是因为人类这种生物在得到了自我意识之后,开始考虑我是谁的这个问题,为了自己而开始不断的学习知识,积累经验,制订规则,制造工具。同时,让自己拥有了更好的进化方向。”我说:“那不是很好吗?”林凤山说:“听起来是很不错的。但是当人类数量庞大到了一定程度,始原体能够给予的自我意识到达极限,人类数量还在不断增加,造成了自我意识的衰弱,人类整体反而从进化的高峰向低谷走去,越来越成为无意识形态的物质世界控制的生物。如果毫无节制的发展下去,人类会面临整体的毁灭,因为始原体会抛弃人类这种生物,不再给予新的人类生命自我意识。新的物种将会出现,取代整个人类。”我惊讶道:“人类会毁灭?”林凤山说:“是的,而太岁人不会被始原体抛弃,将存在下去。”我说:“你的意思是说,太岁人将取代人类?”林凤山说:“可以这么理解,但是太岁人因为使用的仍然是人类的肉体,无法摆脱人类退化的整体趋势,如果不摆脱人类现在的肉体,那么太岁人也跟着人类的毁灭而消失。所以……”林凤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所以,你就是我们改变人类肉体的尝试,而且能够证明,你成功了,成为人类进化的新方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我???”林凤山笑了笑,说:“这是否能解答了你的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说:“可是,我还是人类啊。”林凤山说:“谁说你是人类呢?从你一出生,你的身体里就被植入了太岁,因为你的进化成功,这个太岁和你完全的融为了一体,甚至不能取出,你的肉体也具有了很多太岁的物质特征。吸收外部能量生存,能够变形和锁定形态,再生等。你现在是真正的太岁人的代表,所以,你在我们的心目中非常非常的重要。”我惊讶道:“我是太岁人吗?”林凤山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是的,近乎完美的太岁人!”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如果按照林凤山所说,回想我的身体情况,还真的很完美,连枪击我的脑袋我都死不了。我说:“但是周宇不是和我一样吗?他说他会死,要吃了我。”林凤山说:“你们班上的周宇吗?我知道这个情况,他是失败的作品。很遗憾,他没有你这么幸运。”我看着站起来的林凤山,已经忘了他只是一个影像而已了,感觉他就是一个真正的人站在我面前。我说:“今天晚上要不是谢文来救我,我差点就被烧死了。”林凤山说:“不用担心,如果他们点着了你,你能够从火焰中吸收大量的能量,恢复形态,并储存下所有的能量。只是你要小心的是,你的身体和太岁单体一样,害怕强烈的电流冲击,以及被置身于隔绝所有能量的环境中,都会死亡,当然,如果你的头部被切的粉碎,也会死亡。你一定要注意这些,我们不见得能够无时无刻的保护你。”说罢,递给我一个坚定而温暖的眼神。我彻底被林凤山征服了,这个看着温和的老者,传达给我的威慑力和震撼又远远的超过了谢文,我开始庆幸我和他们是同类人,是太岁人,而不是什么该死的人类。我一直害怕被人发现我是怪物,现在,我脑海中的阴瞒被席卷而空,我不仅是太岁人,而且是完美的太岁人。什么土大夫说的只能和他们合作才会得到拯救,完全是人类的欺骗,是想把我当成他们的棋子罢了。我根本不需要土大夫他们拯救,我现在就已经找到了我最强大的靠山,最终的命运归宿,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心中激动的脸上发烫,说:“林先生,那我以后该怎么做呢?我又能帮助到你什么呢?我现在还在担心,今天晚上我碰到的那些人见我没有死,会继续来找麻烦。”林凤山笑了笑,说:“C大队和A大队还好说,B大队那些双胞胎是有些难对付。”我说:“您说什么?”林凤山温和的说:“哦,所有B大队的人都是一个编号,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担当,他们都是彼此有心灵感应的双胞胎或者三胞胎。只是他们极少同时出现,让人以为每个人只有一个。”我说:“双胞胎吗?”林凤山说起来轻描淡写,但是我听起来还是相当的震撼,今天我见到的美若天仙的B3和深沉冷酷的B1,都是双胞胎吗?怎么B大队是这么一个古怪的单位。林凤山说:“对。他们有如同太岁人一般的心灵感应,类这种情况属于非常特殊的个案。所以,B大队至今都没有神山的人进入。”我说:“太岁人也有心灵感应吗?”林凤山说:“太岁人之间是严禁通讯的,这会带来神山的毁灭。能够突破神山的封锁进行通讯的,都必须被销毁。”林凤山看我愣着,笑了笑说:“不用担心,B大队只是A大队忠实的奴才,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的。”我说:“我听谢文说,还有第二通道的人来抓我。”林凤山说:“他们是些狡猾的背叛者,已经几十年为求自保,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和我们对抗。只是世界平衡打破的时间临近了,第二通道这些背叛者想利用A大队来牵制我们。谢文救了你以后,他们装成来抓你的样子,只是做给A大队看看而已。让A大队紧张和重视起来。”我说:“也就是说,他们知道我死不了吗?”林凤山说:“他们可能知道你被我们保护,但不会想到你这么重要。在1976年他们的同类组织第一通道被完全毁灭之后,第二通道已经跟不上我们的太岁换代技术,他们再也没有办法发现新的太岁人以及提取太岁人体内的太岁。”我说:“太岁也会换代吗?”林凤山微微一笑,说:“你听得真仔细。是的,你身体里的太岁是52代的太岁,第二通道的水平还停留在35代。”我说:“太岁是有等级的?”林凤山说:“那倒不是,我所说的第几代太岁,是我们发展的新的太岁植入人体以及隐蔽的方式。数字越高,方式越先进,越难发现,也越容易成熟。”我说:“看来我们班上的同学都是52代的太岁了。”林凤山说:“除了你以外,最高的也只有50代。”我说:“啊?我是我们班上最先进的?”林凤山笑了笑说:“不仅仅是最先进,而且更加特别。”我说:“什么?我还有什么不同吗?”林凤山说:“是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只有更上面的人才知道特别之处。”我说:“您上面还有,我还以为……”林凤山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主脑罢了,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你要知道你的全部秘密,只能等到碰见他为止。”我说:“他?”林凤山笑了笑,说:“对,他。中国区创造你的这一切的主脑。”

我被带到一个摆着一台巨大的机器的房间,倒让我想起了夜审做瑜珈的经历。陈独秀再三叮嘱我不用担心,他们要给予我一些知识。是的,我真的不用担心,因为当我从这台机器上下来以后,我几乎什么都明白了。我的大脑中有了另外一个人的完整的记忆,这个人就是陈独秀的记忆,只不过他的记忆是从加入神山以后展开的。几乎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种机器的使用方法,所有的工作方式等等的3局运作的一切,都属于我赵雅君了。这种记忆非常的清晰,清晰到我觉得我就是陈独秀,或者说我曾经就是陈独秀。不过,这种记忆只有对事物的描述,没有任何的情感色彩,就只是很干净的记忆而已。神山中国区3局,除了陈独秀以外,中国神山3局一共有和我一样的主脑332人,分散在全中国的各个地区,3局总部有110人。只有身份特殊的主脑,才有权利得到陈独秀的记忆,而我就是那个身份特殊的人,并和陈独秀一样,保留了自己的名字,否则,按照神山的制度,我只能叫陈三秀,也就是说,我是第三个使用陈独秀记忆的人。而我为什么身份特殊,是因为我穿越那个奇点之后,我成为了目前3局中仅次于陈独秀的“大预言者”,一般的主脑,只能看到某个事物的一定时间后的几秒到十几秒的未来,而且一定时间,都是特别明确的。有的人能看到2个小时后的持续3秒内情景,有的人能看到3个小时后持续5秒内情景。林朝峰就能看到2个小时后某事物持续8秒内的情景。超过7秒的主脑,都是大预言者。而我是大预言者的王者,我的未来预言能力更加特殊,我能够自行选择多少时间后的未来,但是时间越远,持续时间越短,我能够看到长达50年后某个事物未来的持续一秒的景象,而一小时内到一个月内的时间,我能达到持续12秒。随后就逐渐递减,一直到50年。我尝试过超越50年,也做到了,极限可以达到100年,但是那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个事物的100年后的未来景象只持续0.01秒。模糊到根本无法看清。尽管我可以说50年,或者100年,但是这非常的不准确,甚至一小时内到一个月内,也不能特别的准确,这是我这种大预言者的缺陷,我并不能准确地说我看到的一定是5个小时后的未来,只能说大概是5个小时后的未来。所以,我还需要其他主脑的辅助进行时间的定位。不过,我这种主脑的作用,就比其他主脑要重要的多。陈独秀告诉我,我刚刚拥有这种能力,对时间的长短还缺乏控制,日后多做磨练,就会好一些的。陈独秀的厉害之处是他和我的能力基本一致,时间上尽管超越不了我,但是他能够非常准确的确定他看到的是多长时间后的未来,精确到分钟,如同他大脑中有一个钟表一般。其实所有主脑的观看未来的能力都是至少精确到秒的,2个小时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这也是神山发布的指令异常准确的原因,他们能够把时间段近似的主脑看到的信息组合在一起,这就能够比较详细的看到某个事物未来发生的情况,而进行各种部署。不过,看到未来是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的,基本上使用一次,你至少要休息1个小时,才能再次发动。而且,未来存在非常多的“盲区”,就是无论是谁,都看不到某个事物的在盲区中的未来。未来好像是一出在大幕后上演的戏剧,每个主脑都拥有在这个大幕上的一个小洞,透过这个小洞,能看到未来戏剧的一个事物的情景,而每个主脑并不能一直趴在这个小洞上观看,主脑都是象一个钟摆一样,按照不同的时间和速度,刚好摆到一个位置上的时候,接近了那个小洞,于是就拼命看上一眼,然后又被带走了。甚至有的时候,这张大幕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把这个小洞挡住,让你徒劳无功。至于这个大幕为什么会抖动,谁都不知道不清楚,我们只是未来的偷窥者,而不是未来的控制者。我和陈独秀比其他主脑更好的是,我们一直在小洞边,按自己的时间判断看未来戏剧中一个事物的情景,但是,我们看的也是如此的吃力,每次看一会就不得不休息一下。除此以外,还有一点是无法超越的,就是你无法看到你自己的未来。神山中国区3局是全中国地区专门负责情报收集、秘密渗透、重大事件策划的部门,也承担部分各地太岁人的寻找、培养和保护工作,比如陈景强就是3局的地方渗透人员;除3局外,神山中国区还有2局,林凤山就是2局的人员,2局是原体的培植部门,主要工作是对负责太岁植入人体,并监控成长情况,2局向神山世界总部直接汇报,并从神山世界总部获得原体,2局同时也执行太岁人死亡前后的意识信息处理;5局属于战争部门,拥有众多战斗性太岁单体,直接控制大型生物部队,执行太岁的销毁,暗杀,追踪,5局很多成员并不是太岁人,而是一些经过特殊洗脑并进行了一些生体机能强化的人类。除此以外,我知道中国区还有1局、4局、6局、7局、8局另外五个部门,但是这几个部门从事什么性质的工作,则完全一无所知了。3局的性质和工作,决定了这是一个异常庞大的部门,登记在册的正式成员,即拥有我手上红色标志的,多达9000多人,分散在全国各地;而我在C大队的状态的半正式成员,更是庞大,约有10万多人。徐德有也是太岁人,他和我一样,身体里有王太岁,所以被神山3局最终解救出来,吸收他成为了神山成员,执行和我类似的任务,就是渗透北京的卫戍部队,现在还在进行中,目前完成的情况很理想。徐德有加入了神山,亦背叛了台湾当局,根据情报指示,徐德有身边有一个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女性,如同我和林虎的关系,这个女性就是孙丽,那个台湾特务钩三。赵德民,是身体里有王太岁的培植状态中,已经逐渐进入到成熟状态,正在预备吸纳为神山成员。这种身体里有太岁的人,全国范围内有超过5000万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恐怖的数量。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这类人都会成为神山的成员,有的只是在太岁成熟后,由2局和5局负责,将成熟的太岁取出,然后这个成熟的太岁会被2局带走,具体用途不明。太岁原体已经发展到第192代,基本保持着2年就会升级一代的状态,但是并不是新升级的太岁就会立即被移植到人类身上,而是要经过漫长的十多年的实验,才会大范围的移植,我在C大队时被指令告知的第四代太岁,实际上是187代太岁,在1966年大面积在中国地区植入人体,陈景强是186代,是可以被第一通道检测到的,这也是陈景强失踪回到3局的原因。而王太岁,是神山的最重要的太岁类型,无法知道王太岁是否也在换代,只是知道我是作为特殊目标,专门用了三天的时间完成了对我的检测,最终植入了这枚王太岁。这三天时间,就是我小时候失踪的那三天。王太岁,是充满了神秘的一种未知物,尽管我拥有了陈独秀的部分记忆,但是在我仍然对王太岁所知甚少,只知道王太岁独立存在的形态是一个非常小的可以发出金黄色耀眼光芒的鸡蛋状物体,可以存储、复制太岁人的意识、记忆、情感等等一切代表你这个人的个体的一切,包括你的肉体状态。如果没有王太岁,任何物体都无法穿越那个奇点,到达另一个平行的世界。那个奇点的能量之大,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能量能够穿越奇点,最多只是让奇点消失。而王太岁一出现,这个奇点就顺从了起来,而让人能够穿越,到达另一个平行的世界。当然,有的王太岁会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无法带着太岁人穿越,而会被奇点吞没,整个人就消失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这个平行的世界没有任何与你来的世界有不同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只是你由于穿越奇点,你的思维可以比这个世界走的更快,所以能够看到未来。神山的秘密,几乎是无穷无尽,我能接触到的还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尽管我已经成为了神山的一员。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