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无一不备渗透,C大队的渗透者

冒死记录,全面渗透

不怕死的人,全面渗透

第二天,我们站在路边上,看着一队一队的犯人扛着铁锹经过。我们尽量躲在不是很显眼的地方,但是还是被不少犯人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当一队犯人立正停在我们不远处的时候,一个人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人精神委顿,佝偻着腰,看着似乎没有一丝生气,不过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熟悉的侧面还是让我认出了他,这个人,就是那个背叛我,差点杀掉我的林虎。他怎么在这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下子酸甜苦辣齐齐涌了上来。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就是林虎,绝对没有错,不过他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比703监狱更加糟糕,他无精打采的低着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似乎丢掉了自己的灵魂。这让我恨也恨不起来,没想到林虎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我的表情变化引起了秃鹫的注意,他捅了捅我,说:“里面有你认识的人?”我连忙说:“应该是看错了。”秃鹫说:“记住,赵雅君已经死了。”我点点头,把头撇向一边不再看林虎。不过,一股热辣的目光很快向我射来,我扭头一看,果然看到林虎正呆呆的注视着我,他的眼睛中闪现出一股炙热的光芒,整个人仿佛都变了一个人似的。林虎嘴巴轻轻的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而整个好像也控制不住一般,向我这边迈了两步。我冷冷的笑了下,不再看他,而那边的看守也吼了起来:“1678,看什么看!”并推攘起来。我忍不住又看了过去,只见林虎看到我又在看他,突然双腿一跪,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光,带着哭腔吼道:“白哥!是我活该!我对不起你!白哥!”刚喊着,几个看守和犯人已经把林虎团团围住,又打又踹,把林虎拖起来就走,骂道:“狗娘养的,发什么骚!再叫打死你!”林虎只是撕心裂肺的吼道:“白哥!我对不起你!白哥!我活该!”我实在受不了林虎这个样子,扭头就走,狐狸跟上两步,说:“过去的事吧,别想了。大家都一样。先回避一下吧。”我心情很长时间才平复下来,我本来这一生都不想再见到林虎这个人,就算见到他,我也认为我会很坚决的和他划清界线。但是见到林虎现在这个样子,我心中难受的厉害,毕竟是曾经彼此托付生死的兄弟,曾经如此的信任。就是因为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我至今认为林虎它并不是想让我死,而是他根本无法摆脱套在他身上的枷锁,他以为阻止我是在拯救我,谁知他拯救和挽回的,只是他再次被禁锢的思想。也许,这是我在为林虎开脱吧,林虎也许真的当时只是想把我抓到以后,他能够获得自由吧。如果他真的能换来他的自由,我被他打死,也许也就认了……等心情平复下来后,我冷静的有些可怕。狐狸不愧是智商非常高的,应变能力也很强,尽管费了些功夫,还是把那个三个人弄到了我们的住所。除了陈鹰还是冷冷的以外,另外两个人开始兴奋起来,他们的眼神中有热切的期待。不过,当我把一根毒针刺入吴飞宇的身体后,毒性马上发作起来,吴飞宇最后的一丝期望才消散在空气中,他并没有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因为毒性是如此之强,几乎瞬间就能让人致命,但是这两个可怜的人是否在毒发时知道自己迎来的结局是死亡,我不得而知。希望他们走好吧,我只能对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这样祝福着。秃鹫也已经解决掉了外面房间的看守,不过只是麻醉了他们,而没有要他们的命。我们带着陈鹰正要接近汽车的时候,突然从屋顶传来了吼叫声:“王八蛋,你们带人去哪里。”我还没考虑该怎么办,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过后,屋顶的那个人就一头栽了下来。那是秃鹫开的枪。秃鹫嚷道:“快走快走!”我们刚拉开车门,头顶就枪声大做,一回头看到屋顶上已经又钻出来几个人,正对着我们放枪。秃鹫发动了汽车,轰轰踩了两脚油门,只听嘣的一声,然后就熄火了。秃鹫大骂道:“鬼孙子们,居然玩阴的!”我意识到我们的车这些人肯定动了手脚,没有想到他们这么狡猾。秃鹫吼道:“下车,撤退!”我们几个跳下车,头顶的子弹就嗖嗖的划过,后面枪声夹杂着吆喝声,追过来的人似乎越来越多。我们也不敢回头,撒腿跟着秃鹫狂奔,秃鹫跑了几步就吼道:“狐狸,你带路!”狐狸应了一声,带着我们猛地向另外一边跑去,这个方向,应该离犯人劳动的地方很近。我知道狐狸这样做,第一可能是地形他熟悉,第二是他希望犯人逃跑,能够制造混乱。这里都是一些芦苇荡被填土以后留下来的稀烂的泥巴地,人在里面跑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几乎跑不快,而且目标也很明显,前面200米处才有一些一人多高的芦苇丛。秃鹫玩命的骂着娘,没想到我们第一次的任务就办的这么糟糕,如果逃不出去,就算不死,也没脸在C大队混了。5个人都如同疯狗一样连滚带爬的跑着,但是始终不能拉开后面追赶着的人的距离。我们必须跑到那个芦苇丛,才有还击的能力,否则呆在这个平坦的大泥巴地里就只能当靶子。而跑在侧后边的狐狸忽然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他一摔倒就喊道:“别管我,你们快跑。一直跑,有条河!”我和黑熊正想回去拉狐狸,秃鹫吼道:“你们想任务失败吗?都他妈的想死啊?快跑!”我咬了咬牙,把狐狸丢下,和黑熊一起继续跟着秃鹫猛跑着。快接近芦苇丛的时候,就听到狐狸倒下的那个方向一声枪响,那个声音,不是对方开的枪,而是狐狸自杀了……狐狸在来的路上说,他就出生在五七干校附近的村庄里,但是后来,这里就不是他小时候热爱的那片土地了。现在,狐狸又回到了这里,最终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这片他曾经热爱的土地上。钻进芦苇丛,我们开始还击,把追赶我们的人也打的一滞,秃鹫、黑熊的枪法都很好,我虽然赶不上他们,却也是不错。开了几枪,打倒了几个人,但是只是让他们缓了下来,并没有让他们退却。他们有纪律的互相喊叫着口号,听得出来他们应该接受过什么训练。陈鹰嚷道:“他们以前都是同一支正规部队退役下来的,你们小心!”秃鹫边开枪边说:“废话,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不过我们也不敢恋战,边开枪边往后退,退到芦苇丛中间,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秃鹫问陈鹰:“哪边是河!”陈鹰说:“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来过这边!”秃鹫骂了声:“靠,什么都不知道,还吹什么牛杀人!”陈鹰也识趣的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大家。我那个队从来不到这边来!请原谅!”我心里也是着急的要命,这片芦苇丛大的一眼似乎看不到头,真不知道这样乱跑下去是不是会跑到追兵的眼皮底下去。我拼命搓着左手心,为什么没有指令啊,告诉一下我们该怎么走啊!正当我们四个人乱串的时候,突然身边哗啦啦一个人钻了过来,黑熊正打算开枪,就听到来人喊道:“是白哥吗!是白哥吗!”我马上制止了黑熊,果然很快从芦苇荡中钻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林虎。林虎一看到我,眼神就散发出了光彩,他嚷道:“跟我来,跟我来!你们这样跑会没命的!”秃鹫骂道:“凭什么相信你!”林虎也不客气地说:“你爱来不来!白哥!请你相信我!”我向秃鹫请示了一下,秃鹫不置可否,我也懒得再等他命令,跟着林虎跑,我刚跑两步,秃鹫就已经跟着过来了。反正横竖都是这次倒了大霉,也就相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林虎吧。在林虎的帮助下,很快找到了那条河,其实也不是河,只是一个引水的大沟。林虎一路也不和我们说话,只是带着我们狂奔,尽管身后的乱枪还是一阵一阵的,不过也已经越来越远了。傍晚时分,我们躲过了最后一茬五七干校的追踪队伍,才总算确认已经安全了。但是我们也没有停留,马不停蹄的继续走,足足走了一个晚上,才终于在天亮的时候接进入武汉的边缘。在一个叫蔡甸的地方,秃鹫给武汉摇过去了一个电话。2个小时后,C8他们那个组的人开着车过来了,秃鹫也没有说话,让那个人留在当地自己回去,我们五个人则都都钻上了这辆车,一溜烟的向总部驶去。一路上大家谁都不说话,林虎打量了我很多次,看我一言不发,也不敢说话。所幸回去的路上非常顺利,我们下车补充了几次,就逐渐接近C大队总部附近的山区了。车开到一个村庄附件的时候,秃鹫把车停下来,对坐着后面的林虎说:“你,下车。这里安全了。”林虎似乎吃惊不小:“你们要去哪里?我不想和白哥分开!”秃鹫骂道:“谁是你白哥!这个人只是长的象你认识的白哥而已!”我也点点头,淡淡的对林虎说:“你认错人了。”林虎一下子激动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的,白哥!我知道你恨我!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带我走吧,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还是淡淡的说:“请你下车。”秃鹫把枪掏出来,指着林虎的脑袋说:“再不走,一枪蹦了你。我不是开玩笑,你能这样活着,我们已经吃不了兜着走了!你不要让我后悔不杀你!”林虎的牛脾气也上来了,也把脸一横,骂道:“有种你就开枪!老子本来就不想活了,你打死我还省了我的劲!来啊,开枪啊!开枪啊!你不开枪你就是我孙子!”秃鹫把枪拴一拉:“鬼儿子,老子现在就蹦了你。”黑熊叹了口气,说:“毕竟他救了我们一命,要不我们连任务都完不成,还丢了狐狸的命。”秃鹫和林虎两个人直直的对视着,谁也不让谁,片刻的沉默之后,秃鹫口气一松,说道:“你叫什么,胆子不小!”林虎还是瞪着秃鹫,说道:“林虎,双木一个老虎的虎!”秃鹫说:“你现在不走,你跟我们回去你也会死。我在这里放了你,是给你一条活路,你难道非要跟着我们,然后丢了你的小命?”林虎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白哥在这,死了也值了。”我叹口气,说:“林虎,我真的已经不是以前你认识的那个白哥了。”林虎说:“白哥,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果你上面的人不要我,叫这个木板子脸嘣了我就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秃鹫骂道:“谁是木板子脸!龟儿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随后又转头对我骂道:“鲨鱼,你以前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操!”随后秃鹫一轰油门,居然带着林虎又上路了。

在C大队总部的大会议室中,C1和C2坐在我们面前,而秃鹫、我、黑熊则一声不吭的站在他们对面。直到C1示意我们说话。秃鹫汇报了陈鹰的情况之后,又拉出了林虎。而我也知道,从C1一进来就盯着林虎和陈鹰两个人不放,特别是在林虎的脸上盯着不放。等秃鹫介绍完,C1的脸色就变的异常的难看,他沉闷的说道:“用牺牲一个人的代价,完成这样的任务。是不是代价太大了点!你这个叫什么虎的,你知道你来这里就是死路一条吗?”林虎也大声的回答:“什么叫什么虎,我叫林虎!是我非要来的,和其他人无关!”C2骂道:“你是个什么玩意!给我闭嘴!秃鹫啊秃鹫,你是脑袋坏掉了还是故意违抗命令,谁叫你把陌生人带进来的。”秃鹫没有吭声,黑熊低低的说:“他救了了我们,所以……”C2继续骂道:“没你说话的份!秃鹫,你知道你应该受什么惩罚。”秃鹫点点头,说:“知道。”话音刚落,这个大块头的男人就一下子弯下来了腰,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并低低的呻吟了起来。秃鹫脸上的皱纹异常的扭曲着,双手紧紧的捏着腹部,看样子似乎疼痛非常厉害。我知道这肯定是爪子弄的,秃鹫应该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样的惩罚,却还带着林虎进来,我心中一热,冲着C1、C2说道:“这事不怪秃鹫,都是我……”刚说到着,也感觉到腹部一阵绞痛,里面有似乎有东西凶狠的拉扯起我的内脏来,这种疼痛感如此的强烈,让我顿时说不出话来,哎呀一声,居然忍不住的跪倒在地。林虎也大吃一惊,赶忙上来扶我,我根本站力不起来,只是双眼紧闭着忍受,疼的冷汗直冒。C2厉声嚷道:“谁都免不掉。”说完黑熊也哎呀一声,也跪倒在地上。林虎吼道:“王八蛋,有本事就杀了我,别玩这套!”C1慢慢的说:“C2,先停下。我问这个家伙几句话。”C2对着我们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即我腹中的疼痛便减轻了。等我能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C1已经站在了林虎的面前,林虎也毫不示弱的盯着C1。C1说:“不怕死?”林虎说:“怕死我就是你孙子,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龟孙子。”C1说:“胆子真不小,怪不得秃鹫肯带你进来。”林虎说:“我说了,和他们无关。”C1呵呵干笑了两声:“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林虎说:“看你们这手段,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英雄!”C1哦了一声,突然闪电般的挥出一拳,将林虎一拳打得蹬蹬蹬退出老远。林虎略一低头,擦了擦嘴角,又走到C1面前,依然牢牢盯着C1,嘲笑似的说:“我还看高你了,有点劲好不好。”C1还未发作,C2已经冲了上来,一把灰色的手枪已经顶着林虎的喉咙,骂道:“能让你活这么长时间已经算你走运了。”林虎哈哈笑了两声:“开枪啊,手别抖啊,小心溅你一身血。”C2正要扣动扳机的样子,C1手一横,阻止了C2,哈哈哈也笑了几声:“好小子,有我年轻时的劲头!你叫林虎是吧!好!好!好!”说罢转身就走回自己的座位。一坐下就招呼C2:“C2,和鲨鱼一起逃出703监狱,后来在南海被抓到的那个小子,是不是也叫林虎?”C2略一思索,回答道:“是,是叫林虎。”C1盯着林虎,说:“是不是你?”林虎大声的说:“就是我!”C1说:“你有什么理想?”林虎看了我一眼,大声的说道:“我没有什么理想,只求白哥能原谅我。”C1说:“想不想加入我们?”林虎说:“只要白哥原谅我,怎么都行!”C1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一阵:“林虎,林虎。死了个狐狸,来了个老虎。有意思,有意思!鲨鱼,你原不原谅他?”我连忙说道:“我现在已经原谅他了!”C1还是哈哈大笑着说:“好!林虎,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林虎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林虎大声的说道:“行!”有时候人生真是苦笑不得,居然林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而且成为了C大队的一员。本来只是带回来一个陈鹰,结果林虎却成了主角。陈鹰反而显得不那么突出了。C1似乎对林虎格外的好,不仅亲自来指导林虎的训练,而且事无巨细,统统过问。林虎代替了狐狸的编号,成为了C21,绰号居然是C1的绰号,老虎。真不知道是否是林虎真的因祸得福了。也许,林虎是C大队建立以来,第一个用这样的方式来加入的原因吧。我真的原谅了林虎,我没有什么理由不原谅他。他并不是真的想害我,而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已经接受了惩罚,他甚至在五七干校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意义,可以想象,在他被抓获后,心灵是受到了多么大的冲击和折磨。林虎进步的很快,他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先天的战术教育,很快成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这让林虎异常的充实起来,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着无穷的精力。林虎每次看到我,都对我投来由衷感谢的眼神,也许我在林虎的心目中,是一个真正的“救世主”吧。尽管C大队内部严禁彼此说太多的话,但是林虎却利用一切机会和我说话,他还是那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我只是知道他感谢我,但是他从来不说。而C大队也持续的扩大着编制,而我因为带来了林虎这样一个人,越来越多的接受了去寻找、检验新成员的任务。神山的指令也是不见断的发来,都是指示我选择神山的成员。半年的时间里,秘密的通过我的部署,加入C大队的神山成员已经达到了10个人,而C大队也在半年的时间内,扩张到了75人。我曾经担心神山成员是否会被瑜伽检测出来,不过这个担心也在指令的告知下打消了,指令可能也是为了消除我的担心,单独有一条指令是说:“这些神山成员已经是第四代,你不必担心他们的身份会泄露。”我则自然的成为了这些渗透到C大队的神山成员的隐藏的头目,尽管我并不知道神山给其他成员发布的是什么指令,但是我接收到的指令开始越来越密集,很多指令都是要求我对这些成员的工作直接进行安排。这在C大队内部形成了古怪的双重领导,我们所有的成员都接受C1到C10的领导,但是同时也接受我的领导。另人感叹的还有指令的正确性,几乎C大队所有行动,指令都有正确的预见性,尽管过程还是异常的艰难,但是结果往往完全被指令提前告知了。我们只是在结果确定的前提下,利用过程,尽量的为神山在C大队的全面渗透打下良好的基础,有时候在执行神山的指令自己都觉得这样做肯定会失败,但是却总是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巧合。不过有的时候,最需要指令的时候,却不一定能够接收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完全按照C大队的要求来行事。神山的成员在C大队异常的团结,但是却人人都非常的谨慎,绝对不让任何人发现我们这种微妙的关系。这和C大队近乎于恐怖威压的做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包括那个看起来冷酷无情的陈鹰,在神山成员难得的共同出任务的过程中,也显得很平和,很平静。随着C大队的扩大,我接受的任务也越来越多,很多任务都是非常神秘的事件,往往调查下来没有任何结果,不过必须收集到足够准确的资料。也许是神山对我刻意的栽培,有时候神山指令会提供给我一些线索,让我的任务完成度高居前列,这也越来越得到了C1的器重。而C1最器重的,整个C大队都知道,就是林虎。C大队除了调查神秘事、寻找新成员以外,还有一些任务越来越频繁起来,就是暗杀。

如同手心中的红色标志传达来的信息一样,我接受了三个人的问讯,因为事先已经得到了通知,有所准备,所以我的回答一直让这三个人频频点头,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其中一个人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一个不存在的人,经过我的询问,他们大概描述了一下这个组织,他们称呼自己是C大队,又称之为中国神秘事件调查局,刚刚组建,正在吸纳成员。他们也知道我曾经是703监狱的服刑人员,也清楚我的一切家庭背景和成长中的主要经历,但是他们也强调,从此以后我将是一个这个世界遗忘的一个人,赵雅君将死去,一切有关赵雅君的材料都会销毁,甚至赵雅君从来没有出生过。我很坚定的点了点头,说:“我非常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活着的意义。我愿意成为你们的一员。”在他们的要求下,我的身体里被一种大口径手枪一样的东西,射入了一种他们称之为“爪子”的东西,一进入体内就好象伸出了什么东西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内脏,这让人疼痛的几乎昏厥过去。他们并没有说明这个东西的用途,只是告诉我如果背叛C大队,将接受最严厉的惩罚。我被他们直接带走了,那个可怜的王连申我也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三天以后,我穿着墨绿色的制服,和几个同时加入的队友走在长长的空荡荡的地下通道中,我耳边仿佛还回响着C1,C2讲的话。而C1、C2就是要求我加入C大队的三个人中的二个,而看似C1、C2领导的一个人,从那天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了。“从此以后,世界上将不存在赵雅君这个人,你的代号是C17,绰号鲨鱼。未经许可,你不得告知C大队以外的任何人你的代号。”“命令就是你的生命,你必须用生命来保证任务的完成。”“严禁在内部人员之间谈论B大队,A大队的任何事情和人物,以及代号。”“如果被其他任何组织抓获,没有逃生的办法,你必须选择自杀。”“除非命令要求,你不能让任何人认出你,或者对你有深刻印象。”“你不能有爱情,亲情,友情和个人感情,你不能和组织外的任何女人发生身体接触和性关系。”“除非你死亡,你终身都为C大队以及上级部门工作。”“你可以任意的使用C大队给予的金钱、权力,但是这必须建立在你能够按照要求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如果违抗C大队的命令和制度,背叛C大队以及上级组织,泄露机密,任务失败。你都要接受处罚,最严重的将是死刑。”“你不可以询问、调查命令的意义和背景,你只需要无条件的服从。如果违反,同样要接受处罚。”我所在的地方,是C大队的总部,应该是位于中部湖北、河南交界的一带的山区,是一个巨大的建立在一座山底下的地下迷宫,结构复杂,深不见底,如果没有人带领,你很快就会在里面迷路,而且阴深深的,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气。而这个刚刚组建的叫C大队的组织,到目前为止只有28个人,所以我们28个人呆在这里,地方大的让人觉得恐怖。如果不是命令,你绝对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在这个迷宫中乱逛。28个人中间,只有10个人似乎是C大队的创始者,剩下的18个人,最早的加入时间也只有一个月,代号是C11,绰号大象,再下来是蟒蛇、蜥蜴、虎鲨等等,这28个人统统都是动物的称呼。不过,我们有很多不同名字的假身份,有的假身份还要记忆相关的人物背景,如出生地点,父母亲的名字等等。我最喜欢的一个假身份叫赵成,不仅是和我同姓的原因,而且我觉得听起来比较威风。在28个人以后,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人员增加,18个人在C1至C10的带领下学习各种各样的生存技能和情报调查技能,学习枪械的使用,驾驶技能,搏击技能。C1的要求是非常的严厉的,经常能听到他如同雷霆一样的吼叫声,骂我们都是白痴和笨蛋,一上战场就都是逃兵,杀不了人,只能被杀的命。不过C1吼叫是吼叫,但是还是逐渐流露出欣慰的神态。我们这18个接受训练的人,尽管有的人看着文质彬彬的,但是好象都和我一样,有着异常敏捷的反应和身体的灵活程度,而且有的人显示出了超乎常人的智力,我在里面尽管也是表现的很优异,但是还排不上前三名,顶多只能占第五,第六的位置。而且,在大家彼此熟悉之后,我才了解到,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坐过牢的,有的还是在即将枪决的时候被C1他们救下来的一条命。当然,询问各自的身份都是严格禁止的,甚至连睡觉都是每个人一间,绝对不允许串门。我们每周都要接受一种叫瑜伽的机器测试,这让我想起了703监狱接受夜审所做的那些测试,也是叫瑜伽。而且过程几乎就是夜审中的翻版,但是程度则比夜审轻微的多,有了夜审的经验,我很容易的就将我不愿意被读取的记忆压制下来,并没有让他们发现任何问题。头几次我还非常紧张,不过到了后来的几次,我自己都觉得有趣了起来,我能够借助这个瑜伽的力量,胡乱编造记忆丢过去,充满了对C大队的“效忠之情”。一共做了八次瑜伽,就再也没有做过了,我们所有的人都顺利的过了关,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什么不妥之处。我只是觉得奇怪,夜审的那群人,和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在瑜伽停止之后,从C1口中解决了,C1告诉我们一个神圣的使命,就是要保护一个叫“通道”组织的秘密,任何调查通道的人一律格杀勿论。这让我想起了林朝峰的话:A大队和下属组织,只是通道组织的打手而已,他们对神山组织几乎是一无所知。在漫长的两个月的训练中,我再也没有接受到任何神山发来的信息,有时候甚至觉得奇怪,是不是神山已经失去了和我的联系?我几乎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C大队的一员了,只有在自己独自在房间休息的时候,才会钻进被子,呼唤出手中的淡红色标志来,才提醒自己现在只是在完成神山的任务。我曾经冒出来背叛的想法,但是都被我狠狠的自己痛骂自己一遍,神山并没有要求我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背叛了神山,就好象背叛了我的亲人,如同姐姐背叛父亲,林虎背叛我一样不可饶恕,可耻到了极点。不过,就在心生疑惑,觉得神山是否遗忘了我的时候,信息又来了。还是在自己休息的时候,手心一阵发麻,然后大脑中就听到声音:“赵雅君,你表现的很好,下面给你新的指令:今后两天,你所在的C大队将会有三个任务分配下来,你必须主动选择检验新成员的任务,也许你会被拒绝,但是你要坚持,并给自己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完毕。”这让我心中着实喜悦了一番,诚恳的说,我并不喜欢C大队,不仅是因为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氛和环境,也是因为C大队的毫无人情味,也许是因为制度规定和大家的身份都很特殊,所以,每个人彼此都保持着对对方的高度警惕,除了完成C1他们安排的任务,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友情可言。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就是这么做的,我不苟言笑,绝对不对其他人象以前我对待林虎那样,甚至比对待703监狱的511的人都不如。指令是料事如神的,果然,在第三天下午,我们全体集中在一个大会议室,召开了一个会议。还是C1首先发言:“队友们,特别是新来的队友们。你们应该庆幸成为C大队的第一批成员,让自己的人生进入一个新的里程。你们也接受了2个月的训练,尽管,你们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我对你们的成绩还是认可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们的训练成果必须要接受检验。下面,上层领导分配了三个任务给我们,现在请C2宣布。”C2点了点头,拿出了一张纸,宣布道:“河北XX县159人非正常死亡调查任务,组长C5,成员C14,C15,C18。武汉市XX路集体发疯事件调查任务,组长C8,成员C11,C12,C17。”念到我的代号的时候,我全身一抖,怎么,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我怎么还能有机会主动申请?C2继续念道:“湖北五七干校新成员检验任务,组长C6,成员C19,C21,C25。宣读完毕,请各组听从组长命令,出色完成任务。”我很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正在郁闷,只听C1说:“还有什么意见?”其实这句话只是C1自己说给自己听的。而我也管不了这么多,猛的站起来说道:“我有!”C2马上破口大骂道:“放肆!”C1本来也面有怒色,但是他这个人似乎很喜欢有人跟他对着干似的,尽管皱了皱眉,仍然说道:“C17,你有胆子,好!你说你有什么意见?”我硬着头皮说道:“我申请加入执行新成员检验任务!”C1说:“什么理由?!”我张口就说:“因为,我知道什么人是我的同类!”其实这句话早就不是我一直再给自己找的理由,因为我没有想到居然是直接宣布名单,这就让我所有的准备的理由都作废了,我完全是急中生智,顺着自己的意识就脱口而出。C1牢牢的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啪啪的拍着桌子:“同类?同类!有意思啊有意思!C17,你真是有意思!我喜欢你!好,我接受你的请求!”C2似乎不情愿的说:“C1,这个……”C1阻止了C2的话,说道:“你,C17,和C19对调任务!”然后眼神绕过我,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说:“还有没有意见?”谁还敢说个不字,如果再有一个人敢站起来,估计C1就会张开血盆大口生吞了对方。一片安静,我全身都冒出冷汗,知道自己其实在悬崖边走了一趟。C1看没有人说话,说道:“各组在组长带领下,单独会议!散会!”说完,就和C2、C3、C4站起来出去了,临走时,C2还很不高兴的瞪了我一眼。我被C6带着,和其他组员一起来到另一个会议室开会,C6是我们的枪械教官,脸上从来没有表情,如同刀刻的几条皱纹横七竖八的爬在脸上,绰号秃鹫,C21和C25,是18个人中智商很高的两个人,绰号分别是狐狸和黑熊,尽管身体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对于需要动脑的问题处理,却是出类拔萃。从秃鹫的安排中,原来这个任务并不是这么简单,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其实是一次类似绑架的工作,要绑架五七干校中的三个犯人,然后从中挑选一个人,没有被选中的那个人的命运是就地处决。这让我回想起我被C1他们挑选的情景,如果没有指令提前通知,我是不是一旦说错话,也是就地处决的命运。秃鹫介绍了大致的情况之后,要求狐狸进行分析,狐狸似乎对五七干校非常的熟悉,甚至在会议室的黑板上画出了五七干校的草图,并详细讲解了五七干校的作息规律和地理环境。我这才知道这个五七干校,其实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周围都是芦苇荡和沼泽,里面关押的人都是一些特殊的政治犯,进行劳动改造。我们的三个目标,分别叫郑红山,28岁,担任过机要档案员;吴飞宇,22岁,曲艺世家子弟;陈鹰,19岁,过失杀人犯。我们和C8带的那个组,分别开着两部车一起出发,我们全体都换上了标准的青绿中山装,这和海南那些稍有身份的人的打扮没有什么两样。这还是我到C大队以后,第一次从那个阴深浩大的C大队总部出来。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外面的景象,心情也好了起来,连秃鹫也话稍微多了一些,不过我们还是不敢东拉西扯,都是在交流任务的事情,不过交流任务难免要提到一些风土人情,这让C21狐狸打开了话匣子,又是鱼又是虾的。这到让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南海的人感觉到异常有趣。等颠颠簸簸到了武汉,秃鹫把我们留在车里,自己跑到一栋看着很气派的洋楼里面去,半天才下来,手中拿了一个文件夹,这才真正踏上了去五七干校的旅途。我们手持的证件是中央造反派总部特派员证,这到让我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干扰,很顺利的就到达了五七干校范围,再往前路就很难走了,一路上都是泥巴路,加上天又黑,刚下过雨地上都是大水坑,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天亮,才算到达五七干校的造反派委员会接待处。这个地方的人,对我们的态度很生硬,似乎很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直到秃鹫拿出了那个文件袋中的文件,才对我们客气了一点,同意我们抽调犯人进行问讯。这个情况秃鹫也早就招呼过我们,五七干校来头很大,加上关押的犯人特殊,除非是北京的那四个人亲自签署命令,想带走一个人难过登天。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们并没有直接提审那三个人,而是东扯西拉,将这三个人塞在事先安排好的二十多人的名单中,绕了半天,才终于提审到了他们三个人。而在即将对他们三个人进行询问的时候,手心中又传来了指令:“赵雅君,现在是新的指令:三个人中,陈鹰是神山的成员,他已经得知你要到来,你需要保障他成为你们挑选的人。并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向他表明你的身份。完毕。”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激动,不让秃鹫他们发现我有所反常,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三个人中有我的同类。问讯在安排好的问题中进行着,和C1他们挑选我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三个人的资料在未出发前,就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具体怎么调查的如此详细则不得而知。我回想着陈鹰的资料,这个人年纪尽管不大,但是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孤儿,混迹于街头,十六岁得到一份工作,但是围绕他身边的人开始离奇死亡,很多人怀疑是陈鹰杀了这些人,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十八岁被人发现有超常的记忆能力,但是陈鹰从来没有承认过,给所有人的解释都是偶然,但是在刚满十九岁时,因为操作失误,致使二人死亡,一人重伤,入狱后,仍然身边有人离奇死亡,查无根据,经过多次转狱,最终来到五七干校服刑。在我见到陈鹰的时候,我很难相信这个人只有十九岁的年纪,满脸显示出一种异常的成熟,他不轻易和人对视,但是一旦看着你,眼神则如同老鹰一样的锐利。而且,和他的一些对话也让人觉得触目惊心。“你身边死去的人,是你杀的吗?”“是的,既然你们说你们是来解救我的,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们,都是我杀的。”“你用什么手段杀了他们?”“要一个人死,几乎太容易了,麻烦的是怎么不留证据。”“你怎么想到这些办法的?”“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每天都在想怎么杀掉那些欺负我的人,而又不给自己惹上麻烦。就是这样,我是靠不断的积累,才会有这些办法。”“你杀掉那些人不觉得内疚吗?”“不会。他们都该死。这些人活在世界上,才是不幸的根源。”陈鹰的回答尽管非常冷酷,但是秃鹫似乎非常满意,倒是狐狸和黑熊频频皱眉,似乎担心更多一些。我很难说得出我到底是喜欢这个陈鹰还是讨厌他,这个人其实说了些我心里的话,我只是没有他这么冷血,但是杀掉一个我觉得是垃圾的人,我觉得我绝对不会有太多的犹豫。在我认为我不是人类之后,人类的生死对于我来说,好象只是杀一支鸡那样,已经是越来越淡了。不过,对这三个人的问讯,并不象我曾经经历的那样,当场就决定。而是各自通知他们守口如瓶,这两天会安排逃离这里。一天的问讯下来,我们筋疲力尽。在五七干校一些看守人员警惕的目光下,我们草草吃完饭。就在秃鹫的带领下召开了会议。秃鹫认为陈鹰是不二人选,但是狐狸和黑熊略有微词,他们认为陈鹰很危险,仇恨感太过强烈,有可能对C大队不利,他们认为吴飞宇更加合适。这个任务就是这样,命令秃鹫可以下,但是绝对不能由秃鹫一个人决定谁是人选,这是C1、C2下达给秃鹫的死命令,谁也不敢违抗。所以,我的一票异常重要。如果没有神山的指令,我可能也会支持选吴飞宇,不过我还是很清楚的表明我的态度:“陈鹰的确是最合适的。他只是表现的很冷酷,但是在获得他的信任以后,他也是最忠诚的人。”这句话,真不知道是说给神山听的,还是给C大队听的。狐狸打量了我半天,才冒出来一句话:“如果他现在已经忠诚于别人了呢?”我说:“除了我们,还有谁会给他机会呢?他难道能忠诚于一个不存在的组织吗?”狐狸说:“这个很难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秃鹫说:“的确还有一个组织能给他一个机会,不过这个组织只会向我们推荐人选,而不会使用。”狐狸问道:“是C1提到的,我们必须用生命来保护他们的秘密的通道组织吗?”秃鹫说:“是的,C17就是他们推荐给我们的。”我啊了一声,说:“我是……他们……”秃鹫说:“是的。对此没有必要隐瞒你们,你们将来有机会和他们接触到。”黑熊慢慢举起了手,说:“我现在也同意选择陈鹰。”狐狸叹了口气说:“那,我也同意吧。”秃鹫说:“不用勉强,我们的选择过程必须要如实呈报给C1、C2、C3。狐狸你还是可以不同意。如果我们真的选择错了,把瑜珈用在他身上,自然会什么都明白的。”陈鹰既然被决定了下来,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掉被放弃的两个人,以及如何把陈鹰带走了。计划很简单,我们打算进行突然袭击,就是在第二天全体人员外出劳动的时候,要求对这三个人再次进行集中审讯,并将审讯地点改到我们住的地方,乘看守精力还集中在外面劳动的犯人身上的时候,毒死那两个没有被选中的,再把会干扰我们的人麻醉,钻进车就跑。料他们追不上我们。但是,事情远远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命运也古怪的绕了一个圈,将这个人又带到了我身边。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