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冢中的岁月,徐章垿诗集

第十一卷,古典文学之喻世明言

以夷制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我还记得,当去年中国有许多人,一味哭诉国联的时候,日本的报纸上往往加以讥笑,说这是中国祖传的“以夷制夷”〔2〕的老手段。粗粗一看,也仿佛有些像的,但是,其实不然。那时的中国的许多人,的确将国联看作“青天大老爷”,心里何尝还有一点儿“夷”字的影子。
倒相反,“青天大老爷”们却常常用着“以华制华”的方法的。
例如罢,他们所深恶的反帝国主义的“犯人”,他们自己倒是不做恶人的,只是松松爽爽的送给华人,叫你自己去杀去。他们所痛恨的腹地的“共匪”,他们自己是并不明白表示意见的,只将飞机炸弹卖给华人,叫你自己去炸去。对付下等华人的有黄帝子孙的巡捕和西崽,对付智识阶级的有高等华人的学者和博士。
我们自夸了许多日子的“大刀队”,好像是无法制伏的了,然而四月十五日的《××报》上,有一个用头号字印《我斩敌二百》的题目。粗粗一看,是要令人觉得胜利的,但我们再来看一看本文罢——“昨日喜峰口右翼,仍在滦阳城以东各地,演争夺战。敌出现大刀队千名,系新开到者,与我大刀队对抗。其刀特长,敌使用不灵活。我军挥刀砍抹,敌招架不及,连刀带臂,被我砍落者纵横满地,我军伤亡亦达二百余。……”
那么,这其实是“敌斩我军二百”了,中国的文字,真是像‘国步”〔3〕一样,正在一天一天的艰难起来。但我要指出来的却并不在此。
我要指出来的是“大刀队”乃中国人自夸已久的特长,日本人员有击剑,大刀却非素习。现在可是“出现”了,这不必迟疑,就可决定是满洲的军队。满洲从明末以来,每年即大有直隶山东人迁居,数代之后,成为土著,则虽是满洲军队,而大多数实为华人,也决无疑义。现在已经各用了特长的大刀,在滦东相杀起来,一面是“连刀带臂,纵横满地”,一面是“伤亡亦达二百余”,开演了极显著的“以华制华”的一幕了。
至于中国的所谓手段,由我看来,有是也应该说有的,但决非“以夷制夷”,倒是想“以夷制华”。然而“夷”又那有这么愚笨呢,却先来一套“以华制华”给你看。
这例子常见于中国的历史上,后来的史官为新朝作颂,称此辈的行为曰:“为王前驱”〔4〕!
近来的战报是极可诧异的,如同日同报记冷口失守云:“十日以后,冷口方面之战,非常激烈,华军……顽强抵抗,故继续未曾有之大激战”,但由宫崎部队以十余兵士,作成人梯,前仆后继,“卒越过长城,因此宫崎部队牺牲二十三名之多云”。越过一个险要,而日军只死了二十三人,但已云“之多”,又称为“未曾有之大激战”,也未免有些费解。所以大刀队之战,也许并不如我所猜测。但既经写出,就姑且留下以备一说罢。
四月十七日。

长城抗战: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新华社北京12月13日电(倪元锦、宋美黎)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后,向关内不断进犯,准备进一步占领华北地区。1933年,中国军队在热河、长城一带奋起反击,消灭大量日军。长城抗战便是在此期间抗击侵华日军系列作战的统称,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华社北京12月13日电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后,向关内不断进犯,准备进一步占领华北地区。1933年,中国军队在热河、长城一带奋起反击,消灭大量日军。长城抗战便是在此期间抗击侵华日军系列作战的统称,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1933年1月,日本侵略军越过山海关,开始侵袭热河省(1956年撤销,并入河北、辽宁、内蒙古等地)。

1933年1月,日本侵略军越过山海关,开始侵袭热河省(1956年撤销,并入河北、辽宁、内蒙古等地)。

热河省位于长城以北,连接东北、华北和内蒙。占领该省,既可随时进窥内蒙和华北,又可切断关内和东北义勇军的联系,巩固日军在伪满的统治。

热河省位于长城以北,连接东北、华北和内蒙。占领该省,既可随时进窥内蒙和华北,又可切断关内和东北义勇军的联系,巩固日军在伪满的统治。

3月4日,日军攻占了热河省城承德,随后开始向长城各口发动大举进攻。3月9日,日军占领了长城喜峰口第一道关口。国民政府第二十九军宋哲元部在赵登禹、何基沣、佟麟阁的指挥下,夜袭喜峰口日军,近敌作战,歼灭日军五六千人,并夺回喜峰口阵地。

3月4日,日军攻占了热河省城承德,随后开始向长城各口发动大举进攻。3月9日,日军占领了长城喜峰口第一道关口。国民政府第二十九军宋哲元部在赵登禹、何基沣、佟麟阁的指挥下,夜袭喜峰口日军,近敌作战,歼灭日军五六千人,并夺回喜峰口阵地。

当热河形势急转直下、日军向长城线逼近时,宋哲元部于3月2日开始从集结地向喜峰口方向增援。此时喜峰口东北制高点已被日军占领。旅长赵登禹率部反攻,激战数小时,肉搏数次,守军将制高点夺回。

当热河形势急转直下、日军向长城线逼近时,宋哲元部于3月2日开始从集结地向喜峰口方向增援。此时喜峰口东北制高点已被日军占领。旅长赵登禹率部反攻,激战数小时,肉搏数次,守军将制高点夺回。

3月10日,双方爆发了争夺关口的战斗。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向喜峰口及其两翼阵地猛攻。赵登禹旅与前来增援的第113旅英勇抵抗,但因中国守军装备差,虽给日军以杀伤,自己损失亦极大。为争取主动、消灭入侵之敌,决定进行夜袭。

3月10日,双方爆发了争夺关口的战斗。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向喜峰口及其两翼阵地猛攻。赵登禹旅与前来增援的第113旅英勇抵抗,但因中国守军装备差,虽给日军以杀伤,自己损失亦极大。为争取主动、消灭入侵之敌,决定进行夜袭。

3月12日凌晨,夜袭队分两路向蔡家峪、小喜峰口等处日军发起进攻。夜袭队手持大刀,奋勇冲杀。当时日军还在梦中,不少未及清醒即已身首异处。次日4时,夜袭队与敌肉搏十余次,接连攻占小喜峰口、蔡家峪、西堡子、后杖子、黑山嘴等十余处敌据点,摧毁了驻白台子的敌指挥所及炮兵阵地,缴获敌作战地图等重要资料。

3月12日凌晨,夜袭队分两路向蔡家峪、小喜峰口等处日军发起进攻。夜袭队手持大刀,奋勇冲杀。当时日军还在梦中,不少未及清醒即已身首异处。次日4时,夜袭队与敌肉搏十余次,接连攻占小喜峰口、蔡家峪、西堡子、后杖子、黑山嘴等十余处敌据点,摧毁了驻白台子的敌指挥所及炮兵阵地,缴获敌作战地图等重要资料。

在喜峰口西南50公里的罗文峪、山楂峪,守军奋勇死拒,多次肉搏。日军伤亡甚众,被迫暂退待援。18日晚,守军乘夜潜出,向敌后进袭,日军全线动摇。激战到19日晨,将古山子、三岔口、快活林、马道沟附近之敌全部肃清,部队向前推进10多公里,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侵略气焰。

在喜峰口西南50公里的罗文峪、山楂峪,守军奋勇死拒,多次肉搏。日军伤亡甚众,被迫暂退待援。18日晚,守军乘夜潜出,向敌后进袭,日军全线动摇。激战到19日晨,将古山子、三岔口、快活林、马道沟附近之敌全部肃清,部队向前推进10多公里,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侵略气焰。

中国军队在喜峰口抗战中取得了胜利,也是自“九一八”以来的首次大捷。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大刀队战士们的英雄形象深入人心。这场战役也催生了著名的抗日救亡歌曲——《大刀进行曲》。

中国军队在喜峰口抗战中取得了胜利,也是自“九一八”以来的首次大捷。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大刀队战士们的英雄形象深入人心。这场战役也催生了著名的抗日救亡歌曲——《大刀进行曲》。

除了喜峰口,长城古北口、冷口等重要关隘也爆发激战。

除了喜峰口,长城古北口、冷口等重要关隘也爆发激战。

在长城古北口驻扎的是国民政府第十七军徐廷瑶部。在关麟征、黄杰、刘戡的轮番指挥下,给日军造成了重创。

在长城古北口驻扎的是国民政府第十七军徐廷瑶部。在关麟征、黄杰、刘戡的轮番指挥下,给日军造成了重创。

3月11日拂晓,日军主力向古北口右翼阵地发起进攻。战至上午10时,第112师不支而退。日军迅速占领了古北口关口,并乘胜向第25师右翼包围攻击。12日4时,日军再度发起进攻,战斗更为激烈。至午后3时,右翼第145团伤亡殆尽。师属各部与师指挥所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的状态。守军各部不支,纷纷溃退,古北口被日军占领。

3月11日拂晓,日军主力向古北口右翼阵地发起进攻。战至上午10时,第112师不支而退。日军迅速占领了古北口关口,并乘胜向第25师右翼包围攻击。12日4时,日军再度发起进攻,战斗更为激烈。至午后3时,右翼第145团伤亡殆尽。师属各部与师指挥所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的状态。守军各部不支,纷纷溃退,古北口被日军占领。

3月19日,日军集中兵力向冷口发动进攻。守军顽强抵抗,并多次组织反击,经反复激烈的争夺战斗,于3月22日将日军驱逐至口外十余公里之线。

3月19日,日军集中兵力向冷口发动进攻。守军顽强抵抗,并多次组织反击,经反复激烈的争夺战斗,于3月22日将日军驱逐至口外十余公里之线。

3月23日,由赤峰增援的日军到达喜峰口、冷口以北地区。4月9日,日军开始向冷口守军阵地发起猛攻。激战至4月11日,我守军第三十二军阵地被突破,全军撤退至滦河西岸。日军跟踪追击,向纵深发展,占领了建昌营及迁安地区。在冷口作战的同时,界岭口、义院口战斗也已展开。

3月23日,由赤峰增援的日军到达喜峰口、冷口以北地区。4月9日,日军开始向冷口守军阵地发起猛攻。激战至4月11日,我守军第三十二军阵地被突破,全军撤退至滦河西岸。日军跟踪追击,向纵深发展,占领了建昌营及迁安地区。在冷口作战的同时,界岭口、义院口战斗也已展开。

3月下旬,日本侵略军派兵进攻滦东,从侧翼移动,并于4月初攻克石门寨、海阳、秦皇岛等地,迂回到中国守军身后,致使长城沿线守军腹背受敌。

3月下旬,日本侵略军派兵进攻滦东,从侧翼移动,并于4月初攻克石门寨、海阳、秦皇岛等地,迂回到中国守军身后,致使长城沿线守军腹背受敌。

1933年5月下旬,中国军队被迫放弃长城各口,至此,长城抗战结束。

1933年5月下旬,中国军队被迫放弃长城各口,至此,长城抗战结束。

长城抗战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在华北进行的较大规模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役。在近三个月的战斗里,中方总伤亡4万余人,以巨大的牺牲给日军以沉重打击。长城抗战虽然失利,但也延缓了日本军事侵略华北的进程。

长城抗战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在华北进行的较大规模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役。在近三个月的战斗里,中方总伤亡4万余人,以巨大的牺牲给日军以沉重打击。长城抗战虽然失利,但也延缓了日本军事侵略华北的进程。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