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瑞士账号
图片 2
用奇谋孔明借箭,三国演义

瑞士账号

柯蒂斯驱车朝北驶向日内瓦,在机场还了那辆菲亚特。除了得到帕尔莫的同意不再紧盯着马修-布里斯之外,整个摩科特之行白忙一场。他现在得乘晚班飞机到巴黎,拾起更重要的UBCO事务的线头。
但是这次拜访让柯蒂斯感觉很不舒服。比如说,帕尔莫在网球场上的作风。为了赢,这个人什么都干得出来。对于声称已经退休的人来说,这种心态不对。
就这件事本身来说,不过是柯蒂斯所要思考的一件小问题,但是在帕尔莫的表面上发现了这么一条裂缝,他就禁不住要想他现在所想的。他的脑子很奇怪,这他也知道,但是这样的脑子正合适干他挣饭吃的工作。所以他开始审查帕尔莫情况的其他方面,就像一个钻石切割师检查一块没有切割的石头,看看有没有裂纹。把錾子放在这儿?或者这儿?用小木槌轻轻地敲敲?或者实实在在地给它一下子?
发现帕尔莫更是个人而不是个神之后,柯蒂斯开始对帕尔莫在这个世界上创造出来的其他东西产生好奇。如果他不是UBCO的耶和华,那么他的脑子就完全有理由思考他的动机了。
例如,送布里斯到巴塞尔。为什么是布里斯?他就那么出色吗?帕尔莫真的那么喜欢他吗?大概除了他的女儿和他的小儿子之外,他真的喜欢谁吗?还有那个他称之为网球球友的神秘女人?盖莉-帕尔莫是怎么叫她的?“我未来的继母。”
但是为什么要布里斯领头搞这项至少在初期应该是非常隐蔽的工作,躲着不让瑞士人知道,直到发展壮大,他们想压制也压制不住了?为什么不派一个真正的穿软底鞋的人来经办这件事?为什么是个后卫,他似乎只知道老式的、实心实意地低头朝防线猛冲?当然,布里斯自己证明要聪明得多,事实也是如此。他干地下工作的手段并不差。柯蒂斯毫不留情地想到,是谁为他凭空想出这些东西来的。
而且还有另外一件事,他妈的帕尔莫。比尔-埃尔斯顿费了不少周折,冒了些风险,把那个小电子仪器委托给盖莉-帕尔莫,他是想让她拿着。不是计算她的消费账,而是另有原因。
埃尔斯顿远离这儿的战斗中心,但是他的直觉是对的。施蒂利为什么生产这种利润很低的新鲜玩意儿,这东西在他妈的产品计划中甚至还不值个蓝筹码。施蒂利生产起东西来,那可是山摇地动的。重工业、机械制造、大规模的化工生产、洲际信贷、给政府和工业巨头提供资金,这才是施蒂利的正常工作。不是这种精巧的小东西,可能零售价都不到一百美元。
比尔-埃尔斯顿是想让柯蒂斯拿着机器,可机器现在还在摩科特。帕尔莫还在从里面弄着答案。一个老顽童和一个高级的新玩具。
在等晚班巴黎飞机时,柯蒂斯发现自己很高兴摆脱了帕尔莫一会儿。那人让他心烦。他那复杂至极的UBCO计划也让他心烦。当一个策略复杂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肯定有意想不到的裂缝——

柯蒂斯可以想像他们四个人在一起是一幅多么奇怪的画面。网球场就在帕尔莫山顶鹰巢的后面,是两块红色泥地球场,周围围着极高的拦网。柯蒂斯有这样的感觉,栖息在山的最高峰,如果把球打出网外,就得跟它彻底吻别了。
倒不是说有哪个人球打得臭。当然不是帕尔莫,他穿着白色的短裤,修长的腿在他这半块场地上极其精确地移动着。也不是他的小儿子汤姆。这孩子看上去快十八岁了,这么瘦,柯蒂斯生怕他被球一击就翻了。
然而汤姆尽管身材瘦,却是里面打得最好的,快而且准极了。如果自己说自己的话,柯蒂斯倒不是那么差,但是在他和帕尔莫这两个大人之间,显然老的那个要更好。
四个人中的笨蛋,要是他能这么说的话,是那个大儿子伍迪,或者伍兹-帕尔莫第三,他弟弟就是这么叫他的。已经二十一岁了,几乎无法再叫他男孩子了,但是他的反应能力仍然没有受过什么训练,像个十来岁的孩子,而且他那粗壮高大的身材使他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快地在场地上奔跑。
“得分!”帕尔莫欢天喜地地叫道。他拍了拍汤姆的后背,差点儿把那孩子的脊梁给拍断了。“好球,汤米!”他冲网对面的柯蒂斯和伍迪皱起了眉头。“伍迪,你这些天到底体重是多少?”
“二百一十。”
“老天,超重三十磅。难怪你像巨型卡车似的在场地上跑。我是说,柯蒂斯还情有可原,他跟我一样上了年纪。而你?”
“上了年纪?”柯蒂斯叫了起来。 “你多大,四十?”帕尔莫反问道。
“三十六,妈的。”
接下来大家都不说话了。柯蒂斯有一种本能的但是说不清楚的感情,对那两个孩子他要肯定他的确是上了年纪这个事实,而对帕尔莫,他又不策略地强调了他们俩之间年龄的差距,大概十五岁吧?为点小事让帕尔莫这种敏感而自负的人心里不痛快,对他有什么好处?
帕尔莫用右手腕上的汗带轻轻地擦了擦前额,看了看早晨的天空。尽管刚过九点,八月的太阳已经很热了,甚至在这个微风习习的山顶也热。“再来一局?”帕尔莫说道。
从这个角度柯蒂斯可以看见那条盘山公路,从湖边通向这个几乎难以到达的顶峰。一辆出租汽车正在慢慢地爬着弯曲的路,每转一道弯都在后面扬起一股灰尘。
“柯蒂斯?” “什么?” “再来一局?”
他转过身来,发现三个帕尔莫都在打量着他。“你们说了算。”
“伍迪,你来跟我搭档。”帕尔莫说。“我或许能让你跑起来。”
看着他们交换了位置,柯蒂斯轻轻地笑了。帕尔莫输定了。这场双打的秘密就在于,汤姆在哪边,哪边就赢,就算网对面是帕尔莫这样的杀手。
第一盘果然如此,但是接着帕尔莫开始发愤了,尤其是打网前球时。只要他拍子能够到的,他都有意地全部对着柯蒂斯砸过去。他显然知道任何打给汤姆的球都会被凶猛地抽回来。使用这种战术,帕尔莫几乎一个人就把第二盘拿下来了。他似乎忘了让他的大儿子“跑起来”。
柯蒂斯不知道球打到什么时候一个拿着相机的年轻女人出现在拦网后面,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就意识到她正在用一架似乎是非常昂贵的尼康相机拍照。尽管汤姆和他拼尽全力,但是帕尔莫的策略占了上风。他们输了这局。
柯蒂斯发现他得重新估价帕尔莫的杀手本能。这种本能甚至更强烈了,任何一个半退休的人都没有权力这样的。
“盖莉!”帕尔莫走向那个拿相机的年轻女人。“你看上去真棒极了。”
三个男帕尔莫围住了她。三个人都亲了她的面颊,但是没有拥抱。有钱人的家庭是不是都这样,柯蒂斯想。她是那个女儿是不是?或许可能他们最近刚见过面。
“干得好。”她说着,拍了拍她父亲的肚子。“像大饼一样的平。我以为圣诞节之后的那些好吃的东西会让你发起来的。”
“我注意着呢。”
“但是埃里的确是给他们一勺一勺的奥一句副食。”那女孩深色的金发很长,烫得很直,那种式样还是她上小学的时候流行的。但是她现在二十岁左右了,柯蒂斯估算了一下。她排行在两兄弟之间。“她在哪儿?”
“埃里出去了。”帕尔莫说。他就说了这么多。
姑娘转向她的哥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肚子。“这可是一家人的面包筐。”她说。然后,对汤姆:“你已经开始有点儿像奥伯里-伯德斯雷①的一幅小画了。”
①奥伯里-伯德斯雷(1872-1898),英国画家,以对黑白的独特处理而闻名。
“而你,”他反唇相讥道,“别再装克里斯蒂娜-罗赛蒂①了。头发怎么了?”
①克里斯蒂娜-罗赛蒂(1830-1894),英国女诗人。她与其兄是英国近代文学艺术史上的拉菲尔前派的重要成员。
“拉菲尔前派,行不行了?”她慢慢地转着身展示自己。“我没听见谁低声吹口哨表示惊讶。从十二月到八月,时间过得太久太久了,一切都变了。”
“嗯?”伍迪问道。 “没什么。”汤姆解释道。“她长xx子了,就这些。”
帕尔莫皱了一下眉头。“这他妈的都是在说些什么呀?”
“对。”汤姆同意。“任何等了这么长时间才长出xx子的姑娘智力都太迟钝了,没法跟她开玩笑。”他们都离开了网球场。
“好吧,”她说,“这就是我回家来得到的东西。”她转向柯蒂斯。“这些蠢材没一个有教养的。我叫盖拉丁-帕尔莫。如果你是柯蒂斯,那么我有一个口信,是纽约的比尔-埃尔斯顿给你的。昨天和他一起吃午饭。”他们进了房子。
柯蒂斯皱了一下眉头。“口信?”
“哦,不是口信,是礼物。”她走过去在那只很大的帆布包中翻找着。包上印着她名字的首字母G.P,字母有一英尺高。“这儿呢。”
她把那只盒子放在他的腿上。盒子有一条面包那么大,漆成鲜艳欢快的红色和炫目的白色,瑞士国旗的颜色。四边中有两边写着“施蒂利康”这个词,词中的“t”被设计成很像瑞士国旗上的那个白色的等边十字。
柯蒂斯打开盒子,滑出两半泡沫塑料,像三明治的上下两片面包一样分开了。里面,是一只小型黑色塑料掌上计算器,还有说明书和其他附件。计算器旁边塞着一张写在埃尔斯顿的UBCO名片上的便条。
“我们已经买了五个了。”便条上写着。“怎么样?”
“有谁知道怎么用这个东西?”柯蒂斯问。
四个帕尔莫都围了上来,一起说着话,抢着计算器,互相从别人的手里争夺着。对于一个家人都不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来说,他们彼此之间无拘无束,虽不热情,但很亲近。最后,毫无疑问地,是父亲取得了这个玩具的监护权。
“这儿。”他说着,打开说明书。“咱们先装电池。这是可以充电的电池。”
“或者还可以用普通生活用电。”
“哪种普通生活用电?”汤姆问。“美国的还是欧洲的?”
“都行。”帕尔莫说。“有一个110-220小开关。这些人什么都想到了。看,普通的四则运算功能,加上用于银行和股票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什么都没落下。”
他的眼睛从小机器上抬起来盯着柯蒂斯的脸。“施蒂利干计算器生意有多长时间了?”
“这种小东西?从来没有,据我所知。”柯蒂斯拿过那本说明书查看了起来。“这家公司的名字和机器的名字一样,公司设在巴塞尔,是施蒂利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全部控股的子公司。全部都是瑞士制造。听这儿。”他开始念那本小册子。“瑞士传统技巧和高精度小型化仪器,与太空时代瑞士人在微电子领域中的专门技能的真正结合。这块曾经给你提供过计时仪表的土地现在又奉献给你无与伦比的桌面及袖珍计算器,满足所有金融机构的正常需要。”
帕尔莫的眼睛还在盯着他。柯蒂斯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那灰色的眸子中一道特别亮的目光。“以上帝的名义,”帕尔莫问道,“施蒂利家的人怎么会以为他们能在日本人的游戏中打败日本人?”
“施蒂利的名字?”柯蒂斯不顾一切地说道。“这名字在银行界很有市场。”
但是帕尔莫对他的问题已经没有了兴趣,开始往小机器中输入数据,算出结果。他走到那一长排巴塞罗那椅旁,坐了下来,全神贯注地按着计算器的键。汤姆跟着他。伍迫离开去洗澡了。
盖莉站在柯蒂斯身旁,看着他父亲让计算器大显身手。“脸大瘦。”她嘟囔着说。“网球打得太多。”
“他体形很棒。”
“也就是打网球。”她的声音更低了。“不知道休息。连埃里也这么说。” “埃里?”
姑娘不耐烦地做了个手势。“我叫她什么,我未来的继母?她去年告诉我说:一个习惯于行使权力的男人永远也不能习惯没有权力。”
柯蒂斯意识到他仅仅是瞟了一眼埃尔斯顿送给他的这个新仪器。它可能跟UBCO巴塞尔计划无关,但是得查查看。他得想办法把它从帕尔莫的手里弄过来。不容易。
他看着帕尔莫在他新玩具的键盘上击入一个新问题,又按了一个键,对很小的红色数字闪现出来的结果咧着嘴笑了。感觉到自己正成为别人审视的对象,帕尔莫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一副傲慢的“那又怎么样”的表情,然后继续玩计算器。
“你未来的继母,”柯蒂斯轻声啼咕道,“对性格的判断真绝了。”——

在飞机上呆十九个小时,不管什么飞机,就算是747宽体客机,都他妈的实在长得让人受不了。这架巨型飞机的驾驶舱后面是头等舱,在蓝色地毯上,马修-布里斯在自己划定的一个局促的圆圈里慢慢地踱着步子。
驾驶员随时都有可能发出信号,让大家系上安全带。他们将要在巴黎着陆。
布里斯回忆起,一到这种时候,他就戏想着装成瘸子,这样在飞机场上就会有个护理人员推着轮椅来接他。在天上呆十九个小时,太他妈的长了。
他是在东京上的法航273的。他手下有一打人到羽田机场为他送行,包括他的秘书伊香和男助理田部。他们似乎对布里斯的离去都很惋惜。一般很难从日本人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是这次居然有几个人哭了。
布里斯任职的这家银行是联合银行及信托公司,全世界和美国本上都知道它的缩写UBCO。银行坚持要它的海外办事处尽可能地全部雇用该国本地雇员。事实上,从布里斯来东京的第二年以后,他就是办事处里唯一的美国人了。当他把日本雇员训练到胜任工作之后,便把他的美国助手们派去干别的事情去了。
他代表UBCO一共在日本呆了将近四年,四年里,这个国家硬把自己喂成一个世界金融及工业强国。他看着所谓的“日本联合公司”计划像警察催促着不情愿的囚犯一样,把整个国家往前赶。而且他也看到了通货膨胀和燃料短缺,这致命的混合物正把那骄人的成果变成卑躬屈膝。
他爱日本。他恨日本。日本人从来不流露自己的感情。马修-布里斯也一样。但是他的秘书和助手在羽田机场送他登上747时,都眼泪汪汪的。布里斯觉得自己像根木头似的,很难收集到足够的悲伤装饰在脸上来应和他们。
他真的那么受人爱戴吗?他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吸引到他们的忠诚和感情吗?真奇怪,在分手道别之前,他可一样也没有感觉到。
他揉了揉迷着东西的眼睛,然后决定在到达巴黎之前洗漱一下。他站在洗手间里,宽大的身躯塞满了这间小舱房。他盯着镜子中的那张方脸,那张橄榄球后卫或者重量级拳击手的面孔,宽宽的下巴棱角分明,可以经得起任何打击,嘴巴紧紧地抿成一条宽缝,一头棕色的乱发下衬着一双眯着的蓝眼睛。布里斯,头号莽汉。
他使劲地摇了摇头。日本已经是过去了,完了。
由于工作努力,他升迁了。至少UBCO的首脑们是这么说的。他被委任负责一项新的、颇有点自取灭亡的工作。他将作为单人特遣队,任务是要渗透进瑞士的金融界,在这个系统之内树起UBCO的招牌,使之成为一个重要的竞争对手。
布里斯看见“请回座位”的指示灯在闪。他走下螺旋梯,在椅子上坐好,扣上安全带。瑞士人会把我当作天花的,他想。他们一直容忍瑞士的土地上有几处UBCO的分支机构,因为这些机构不过是些便当,算不上银行。但是一旦瑞士人意识到UBCO是想在这块肥肉上分一块,而且不分到块儿大的决不罢休——他们会携起手来掐死我们的。掐死我。
飞机在做最后的大角度盘旋,准备着陆。他看着陡然倾斜的巴黎天际,晨光依然是灰蒙蒙的。法国土地上隐约可辨的只有那黯淡的绿色,他听到飞机的轮子轰地一声落地了。
在东方呆了四年,他想,天知道又要在欧洲呆多久。除了金融和商界之外,他几乎不知道美国在发生些什么事情。他几乎忘了美国女人在自己的国土上是怎么打扮的。他的俚语都是四年前的了,家乡本土对他已经不是那么的真实了。
尽管他从来就不是个拉拉队式的爱国者,但这种流放在外的生活偶尔也让他担忧。好像他应该对家更感兴趣一些。好像美国是“家”一样,其实本来就是,坦白地说,好像他在本乡本土时反而不自在,而在他的记忆中,他在美国就从来没自在过。
而且,巴黎已经让马修-布里斯恢复了平静。打个比方说,如果这是纽约,他会被莫名其妙袭上心头的负罪感和焦虑弄得不知说什么好。
当然,没人知道硬汉马修-布里斯也有软弱的一面。他根本就不清楚作为一名外派人员,自己到底是谁,在做些什么。甚至他的任何一个情妇也都不清楚,尽管她们也都是背井离乡的美国人。而且UBCO的人也都不清楚,尽管这里每个人都把马修-布里斯看作是个强人,是个解决问题的能手,而且相信他一定会打出一块天地来。
布里斯肯定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会得到瑞士这份差事的原因,还有一点,那就是他在UBCO的后台很硬。这人现在已经不是总裁了。布里斯才进银行时他是总裁。事实上帕尔莫已经退居二线。应他自己的要求,他做了董事会的名誉主席,据最近的报道,他目前正住在瑞士的某个地方。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帕尔莫一直护着布里斯,但是帕尔莫似乎做什么都不直来直去。他本人是第三代银行家,社交圈子在芝加哥和纽约。但是帕尔莫总是会尽全力去帮助UBCO里那些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中层干部,就好像他觉得银行需要新鲜血液,红色的血液,而不是蓝色的。就布里斯来说,他和牲口的关系太他妈的密切了,因为他的名字原本叫布瑞克,只有南伊利诺斯州矿工的儿子才会起这种蠢牛似的波兰名字。
飞机锁定在泊机位上,空中小姐用法语、日语,然后,突然想起来似的,用英语欢迎他到巴黎来。布里斯淡淡地一笑。
他收拾好公文包和外衣,站起足有六英尺多高的身躯。他一直想知道帕尔莫对他事业中的什么东西感兴趣。这老家伙并不老,刚刚五十出头,年龄超过布里斯甚至不到十五岁,所以很难说是种父子式关系。
可能是犯罪。布里斯已经快成了犯罪专家了。可能那一代一代的只会打网球的低能儿,美国新教徒的儿子们、侄子们和女婿们的内部腐败行径损坏了UBCO,已经使帕尔莫开始感到良心上过不去。是该着普通人家的波兰佬出头的日子了,是该需要些臭皮匠式的精明、需要些冲劲、需要些这个世界上的帕尔莫们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了。
布里斯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上帝呀,如果从日本佬那里别的没学会,难道连控制自己的脾气都没学会吗?而且凭他奶奶的什么要说帕尔莫的坏话呢?难道不是这个老头子付了他在哈佛商业管理研究生院的学费,然后又提升了他吗?布里斯走出飞机,并朝空中小姐挤出个笑容。
在他前面走着三个日本人,几乎是排成编队操着正步,每个人都提着一只一模一样的密码锁公文箱。只是因为他们乘坐头等舱,才引起布里斯的兴趣。一般来说,日本的商务人员,尤其是中层干部,好民族之所好,表现得非常节俭,出门旅行都是坐经济舱。这三个人像布里斯一样长途飞行坐头等舱,这么娇惯自己,说明他们自认为不是一般的人。
布里斯加快了脚步,很容易地便赶到了三个日本人的前面。等他踏上前面的自动步道时,便停住脚步,放下手提箱,靠在移动着的橡皮扶手上。他随意地四处看了看,在这当中设法看了一下他们的脸。他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只有一个人,是个什么中校,一年前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是个神秘人物,谣传说他和不少典型的日本商人一样,与黑道过往密切。另外两个人他不认识。
布里斯皱起了眉头。不过在东方工作了这么长时间,足以使他在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之前便把脸转过去。然后眉头又舒展了。用不着再想日本了,要想就想瑞士吧。去他妈的神秘大亨。
他木然地迈出自动步道,正打算踏上下一个步道,便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吉姆-道伯,UBCO巴黎分部的经理,常青藤联盟的网球臭手,正向他跑来。布里斯闭上眼睛,咬牙切齿。道伯和他一起踏上了移动着的步道。
“吉姆。怎么样,伙计?”布里斯挤出这句话来,嘴唇几乎没动。
“你气色不错。”道伯往后退了退,仍然在拍打着巴掌欢迎他。“你要是不斜着眼睛看人,我他妈的不是人。”
两个人都迸发出标准的“我的老伙计”式的大笑。布里斯想知道道伯是不是和他一样也是在假笑。
“谢谢你来接我,吉姆。”
“我们不能多谈。”道伯说着,接过他手上的公文箱,领他下了自动步道。“我给你在这儿的机场宾馆订了间房。你可以在飞巴塞尔之前冲个澡,刮刮脸,或者打个盹。”
“你他妈的想的真周到。”
“马特,对于即将走进狮子笼里、从狮子的牙缝中掏金子的人来说,没什么好得不得了的东西。”——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