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85155登录


瑞士账号
图片 2
用奇谋孔明借箭,三国演义

黑茶产地,阿比让广泛游


  凤凰山说的是凤山和凰山两条山脉,不长,眯眼扫去,就能带出头尾,无论哪个角度看来,都像卧在那里的两只大鸟。
  老人常在老桂树下和小孩讲故事,风和凰是玉皇大帝厝里喂饲的珍禽,有时也放它们下凡,体面人间,以示恩泽。谁都知道,只要是公是母,就会日久生情。凤和凰偷偷相好了,最后一次离开天庭,再也不回厝里。
  玉帝知道后,又气又急,叫那个没事做的千里眼把头转个不停。千里眼发现后,立刻报功,玉帝派天兵天将布下天罗地网,让它们插翅难飞。凤和凰心底明白回厝的结果,紧紧相依,宁死不从。玉帝恼羞成怒,命令雷公雷母作法,把它们活生生劈开,点化为两座大山。
  两山之间的建溪,就是凤和凰的鲜血汇聚而成。
  到现在,只要响雷打电,大风大雨,建溪的水,自凤凰山脉以下的水流,依然还是像渗入鲜血般地通红。
  在后人心中,凤凰没有死,只是被玉帝定身囚禁在这里,他想起来,就打雷落雨,折腾一下它们,以示威严。所以,这个世界的男男女女也是一般,只要吃了人间烟火,有了好的向往,肯定也就少不了苦和难。
  建溪从两山峡湾穿过,把两边山脚下的村庒分为东溪镇和溪西镇。遇到枯水期,在溪里丟几块大石头,人可以水不湿鞋地往返两地。若是开春或雨季,那只好划着竹排,联络两岸交通。但两镇村民很少往来,大家都有走岀大山的通道。
  只有早上,两边的女人,忙完家务,端着全家老少头晚换洗的衣裳,或者是地头摘下的新鲜瓜果蔬菜,到溪边淘洗,隔着岸,不管熟与不熟,大声地喊,聊些家常,声音在水上回响,显得有些人气。
  平日,几十米宽的溪面,更多时间是寂静的,只剩下涓涓流水,夹在大山中间,“哗啦啦”不停地左顾右盼。
  
  二
  凤山在溪西这边,顺着溪水东流方向,山头狭窄地伸延一段后,高高地抬起,有一块巨大岩石尖尖朝外突岀,宛如鸟类的嘴。山脊密密麻麻拥挤着各类杂木,绿郁郁一片。半山腰以下,开出的梯田,种着茶树,浅浅地绿,像梳妆过的漂亮羽毛。
  东溪那条叫凰山,能看到的都是悬崖峭壁,怪石林立,典型丹霞地貌,如停泊在那里,苍老得无力举起翅膀的大鸟。山间也有种着茶树的地方,东一块,西一块,虽然不成体统,但也风景特别。那顶峰上的道观建筑,一厢挨着一厢,气派非凡。
  后唐年间,凤山上也有寺院,寺院还拥有一片茶园,香火曾旺极一时。主持来自九华山上,供的是地藏菩萨。每天清晨,十几号和尚,木鱼如鼓点般敲击,疏密相间,金钢经念得振振有词,如梵音绕梁,在整座山中飘荡。后来主持爱恋上常来帮寺院采茶的溪西镇小寡妇,迷失禅心,脱下袈裟,还俗人间,蹈步红尘。
  弟子们觉得师傅有辱佛门,纷纷散去,日长月久,寺院也就荒芜。如今,只剩下一堆断垣残土,依稀可鉴。
  溪西镇上的金姓人家,是那主持的后人,听说他还俗后,金钢经日日照诵,只是木鱼不再声响。主持是北方人,从小在九华山寺院长大,没做过农活,对南方的耕作更不谙熟。好在以往寺院那片茶园都是自己料理,茶叶也是亲手炒制,日长月久,就有了制茶经验。寺庙废弃后,他理所当然地经营了那片茶园,虽然不种田,也有一份正业。每当茶叶制好之后,他就挑着布袋,到县城卖给官府和大户人家,换回生活日常用品,日子过得也算殷实。
  种茶的乡亲看他脑子活络,开始是把各家自制的茶叶交给他处置。后来,干脆不做了,直接让他收购茶青,由他炒制,因为做出的茶叶,的确不如人家。
  主持本来就是岀家人,慈悲为怀,看乡亲们日子难过,又如此抬爱,也不管茶叶是否能够卖出,只要有人送上门,他照单全收。
  在一个茶叶不好的年头,他想出了办法,请朩匠刻出了许多模子,大如海碗,小如茶瓯,把茶叶压制成饼块,以便贮藏,待来年上市出售。
  还真没料到,过了几年,江南一路,天旱地裂,虫蝗如祸,谷物无收。茶叶也不例外,一时成为稀品。主持响应衙门号召,把往年所制茶饼,如数献出,上贡朝庭。皇帝老子偏好他这一口,特下诏书:“西凤贡茶,皇家御用。”
  从此,金家茶园沾上了“贡”字号,走上繁华富贵,荫庇了几代人,整个溪西镇,几呼是金家的天下。直到大宋江山,沦陷蒙人之手,才开始走向没落。
  过了几百年,金家又有后人金光亮,重操祖宗旧业,不仅种茶产茶,还在州府开了茶庄商铺。
  李鸿章做洋务的时候,特定金家茶号,前往大不列颠帝国参加园博会,获得一枚银字奖牌。
  从此,金家在地方再次显赫一时。那茶叶是一船船地往外送,由建溪驶向剑津河,再由剑津河汇入闽江,抵达福州马尾港,由小船装上大船,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挣来的银元也是在马尾港开始进舱,装满小船后,原路返回,直抵溪西。一路上,官府派兵丁护送,沿途若有人放炮相迎,那赏出的银元,如瑞雪天降,好不风光。
  穷不过三代,那是为了安慰自己,富不过三代,大多是在嫉妒别人。
  金家不幸被古人言中。那时,金光亮因为钱多,又舍不得离开手上添置的田地,穷乡僻野,有钱也不好使,除了盖岀豪华的宅院,占据了溪西镇半条街,就是娶妻纳妾,足足十房,生下儿女无数。而他们长大以后,却纷纷离开了溪西,眼中再没溪西镇这方土地。有的到了上海,十里洋场醉生梦死;有的到京城,与那些王孙绔纨子弟搅在一起,混迹于八大胡同;或者在天桥前门斗鸡、斗鸟、斗蛐蛐,就是没有正儿八经做茶叶生意的。几十年光景,把祖上积累下来的财富,挥霍得一干二净,威风之后,再也无脸还乡。
  东溪土地少,如果家里人口多,一年到头,种的的水稻都不够吃。所以,东溪人大多学手艺,打铁、锡活、染布、篾匠、粗细木工活等等。
  东溪人的木工活从明代开始就大名远扬,粗到盖房建庙,细到在女人梳妆盒上刻岀花鸟。传说明代有一任皇帝,喜爱做木工活,在东溪拜过师,学过艺,那凰山顶上最早搭盖下的道观,就是皇帝和他随行臣子们的杰作。
  东溪李姓先人是皇帝的贴身侍卫之一,他与皇帝左右不离,日长月久,耳闻目染,自然也爱上木工这行当。皇帝回京城后,把他留下守观。后来,皇帝玩物丧志,丢了龙椅,从此他也就再没回去。于是下了山,娶了一家员外的闺女,自立门户,揽上木匠活。听说他的细作,做的是岀神化色,雕龙刻凤,翩翩如生,方圆有名,请他上门做工,必须是八抬大轿,比官老爷还威风。
  
  三
  现在,金子是溪西唯一一户金姓人家,乡野传闻,她的太爷爷,是金光亮年过七旬,强行与一个未满十三岁的小丫环做那事后,怀下的胎。老牛吃嫩草,天都不放过,得到报应,生下的孩子虽然一表人才,却是呆子一个,甚至遗传到了她的父亲,正好三代。
  太爷爷不懂得和其它哥哥们一样享受生活,一辈子没走岀过乡里。金光亮死后,那些哥哥们拚着命地花钱,花完了大洋就花家产,最后只留下一间破屋,让他遮风避雨。
  解放后,倒是因祸得福,金家被评为贫农身份,不像溪西、东溪那些大户,夹着尾巴做人,从三反五反开始,只要有运动,就少不了他们,一直被批斗到文化大革命结束。
  如果不是金子长得和她父亲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似的,镇上人肯定怀疑她是不是金家播出的种。
  金子母亲是外省人,发现她那年,奄奄一息地躺在土地庙门前,得了伤寒,镇上人救了她一条命。知道她家乡发了洪水,家破人亡,好心把她说给四十岁岀头还没找到老婆的金子她父亲。一个要饭寡妇,一个老实憨厚的呆子,凑在一起,也算是佳话。
  金子聪明伶俐,从小就讨大人喜欢。
  没钱供她到县城读书,她在镇上读,帮衬着母亲打理内外。高中毕业,考上了农学院,报了茶叶工艺专科。知道家里困难,付不岀这四年的读书费用,她托媒人把自己说了出去,与东溪李木匠家的小儿子李兴子订了婚,立据为证,如果反悔,任凭处置,条件是供她上完大学。
  大二时候,祸从天降,先是父亲去世,接着母亲上山砍柴跌倒中风,落个半身不逐,拉屎拉屎,都要人伺候,只好辍学回家,照顾母亲。
  李兴子家见她沦落到如此地步,反悔了,总不能娶门媳妇还顺便陪嫁一个亲家母过来,也就拖着不提完婚大礼。金子心里明白,随他们去吧!
  一个女孩子,除了种一亩几分田和一洼菜地,还要照顾母亲,看得镇上人心酸。好心人劝她,反正李家已有悔婚之意,还不如招个上门女婿,日子过得也有个主心骨。金子没有点头,人家没做初一,自己怎么能去做十五。再说,好歹那二年上学,用的是他们家的钱,已经过意不去。
  以前,她常听镇上老人,把他们金家的盛衰,讲得和三国、水浒中的故事一样,津津有味,从小就萌生了要金家发扬光大的念头。婚事不急,如果李家真的不要她,正好,和男儿一样,先立业,后成家。
  她学着外地那些小商小贩,从镇上做茶人家赊些茶叶,重新翻捡,剔去粗枝黄片,打成一斤一份的牛皮纸包装,赶墟天,在自家门口搭上门板,练起摊来。
  她生意和別人做得不一样,摊位旁边搁一张八仙桌,置放四条长板凳,挤一挤也可以坐个八、九号人。八仙桌上清一色的青花瓷茶瓯,还有可以自动烧水的电磁炉,用的水是一大早从山边打来的泉水,泡的茶都是摊位上摆着的,有水仙、乌龙、肉桂等。她绝不和客人先提买卖的事,你想喝茶,就喝。想要,自己从摊上取,一袋一斤,要几斤你取几袋,价格是明码写着的,放下钱就可以走。买或不买,都笑脸迎送。
  一天,李兴子父母双亲找上门来,拉着她的手,客气半晌,才期期艾艾地开口:“金子,孩大不由娘,婶子对不起你,你兴子弟不认这门亲事,说是大人自作主张,那时他小,不知道,也不懂事。”
  李兴子比金子小几个月,从小体弱多病,寄养在县城姑姑家,边养身子边上学。那年,李家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也是听了墟上算命先生的话,订一门娃娃亲,冲冲喜。
  “没事,不怪兴子。”金子淡淡地说,这是早晚的事,就像窗纸,总有一天要捅破。
  李木匠面带愧色,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动动嘴唇,说不岀来,掏岀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一叠钱,送到金满子眼前。李兴子母亲帮他把话说了:“是我们李家对不起你,这些钱,拿着补贴家里开支。”
  他们夫妻俩在来之前就商量好了,虽然这婚退得不伤天害理,但多少有些愧疚,等于毁约,总应该有个说法,何况,还有二年学费没帮她缴完。
  退婚,金子不难过,也不丢人,当初只是为了求学心切,才冒失地想出如此下策。她那时便不知道什么叫感情,只知道女孩子大了总要嫁人,早嫁晚嫁都一样,只要在没嫁人之前能读更多的书就行,所以才把自己“嫁”了。在学校二年,接触多了,知道得也多,明白了什么叫婚姻、爱情,也常为自己的草率感到荒唐,她从来没见过李兴子,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一切都毫无所知。
  金子拒绝了李家毁约的赔偿,噙着泪,不是因为退亲难过。
  她感到生活的无奈、无情和苦难,李兴子父母给她这笔钱,也给她带来了人生的憋屈和羞辱。
  
  四
  金子卖了一年茶,春茶和秋茶季节,也去茶厂帮人家打短工,从采茶、晒青、凉青、堆篓、炒茶、磨茶、烘茶,样样都干过,人家让做的她做,不让做的她也做,把大学二年书上讲的做茶程序都亲手梳理过一遍,写了一本子厚厚的笔记。
  到了立春,江南丘陵,时而艳阳高照,时而细雨潇潇,山也由画布似的涂鸦,染成黛色青绿,一片片野山桃竞相争妍,像飘在半山腰的霞烟。
  再过一阵,就是清明节了,明前茶,是茶事中的重中之戏,不仅因为茶叶质量好,能不能开个好张,还决定着今年茶价的高低和茶农的收入。
  金子躲着镇上的人,每天带着砍刀,上了凤山顶,那里有一片她家的自留地,以前,她从来还没去过。
  八十年代农村土地改革,田分完后,又开始分山,分林子,那时金滿子还没岀生。镇上人倒不是欺负她们家,只是见她父亲、爷爷都有些木呆,好地给他们也种不出什么好东西。经过大家商量,干脆把山顶上那块几百亩荒了的茶园划给他们家,反正,那块地本来就是他们祖宗的产业。
  金子第一次看到了祖上的茶园,心情复杂,百感交集。山顶那块平坦的土地,就像马背上的鞍部。茶园荒了百来年,茶树肆意地滋长,处于野生状态。
  茶与茶之间的杂树更是茂密,她几乎是挤进去的,寸步艰难。茶与树的落叶在地上厚厚地铺了一层,没过了她的脚脖子,寄生着许多爬虫,吓得她惊叫不已。几天下来,金子手背上被树枝抓岀的划痕,像鸡爪似地显露,也没砍出几十亩。
  山上有一批砍毛竹的,见金子一个姑娘家盘着一头秀发,汗流满面,玩命地砍着杂木,那劲都使到了脸庞,红得像山间盛开的那一丛丛杜鹃花,嘻嘻哈哈地调侃道:“看上哪个吱气,我们都是全劳力。”
  狗嘴吐不出象牙,金子懒得搭理他们。

相信很多朋友都喝过却不知道白茶的产地在哪里吧,下面让我告诉您吧。

开篇的废话:

白茶

世间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自己!

说起白茶,很多人都只知道福建福鼎是主要生产白茶产地,却很少人知道苏州已经在很早的时候就引进了福鼎大白茶这一种类。而且苏州一带的人都知道苏州白茶有不同于福鼎白茶的独特特点。小面小编给家总结一下为什么苏州白茶别具一格。

总是喜欢让自己在路上,

苏州市最早从1960年代开始引进福鼎大白茶。据2005年的统计,全市白茶栽种面积为3千余亩。而全市茶树栽种面积则为近3万亩。常熟虞山和吴中区旺山的情况,目前虞山上总共有茶园1500多亩,白茶便有200多亩;旺山的700多亩茶园里,也有130多亩是白茶。

不是喜欢去什么目的地,

白茶产地

只是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苏州白茶的独特之处是白茶料加碧螺春工艺。用碧螺春的工艺,来炒白茶,是苏州白茶的一大特色。同样是白茶,苏州的白茶别具一格。与福建等地的传统白茶相比,虽然采用的茶叶品种是一样的,但炒法上用上了碧螺春的炒制工艺,也经过杀青、揉捻、搓团、起毫等工序,炒出的成品茶同样“卷曲如螺”,从外形上和传统碧螺春茶很难区别。所以,不是大多数白茶那样的针形茶、扁形茶,而是“卷曲如螺”,特色鲜明。但如果泡开以后,则又有明显的不同,碧螺春的汤色显青绿色,白茶的汤色看上去则要淡一些。

去了很多地方,待过很多城市,

苏州白茶别具一格,希望能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希望对大家了解白茶有一定的帮助白茶是我国的特产,产于福建省的福鼎、政和、松溪和建阳等县,台湾省也有少量生产。有人认为白茶起于北宋,其主要依据是白茶最早出现在《大观茶论》、《东溪试茶录》(文中说建安七种茶树品种中名列第一的是”白叶茶”)中;也有认为是始于明代或清代的,持这种观点的学者主要是从茶叶制作方法上来加以区别茶类的,因白茶的生产过程只经过”
萎凋与干燥”两道工序。也有的学者认为,中国茶叶生产历史上最早的茶叶不是而是白茶。

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味道,

原创:果蔬百科

这种味道是你待过后再回来时,

闭着眼睛闻一下就能触动到最深处的记忆密码!

这个清明假期,也许是时节的原因,也许是想家了,很意外哪里也没有去,回到了家乡--安溪(嗨,其实是家里念叨着过年到现在两个多月都不回来一趟)。家是回了,但是也待不住。正好趁着春天春意盎然,决定到十几年没去过的茶山转转,踏踏青!

这个时候去茶山,没有想象中的采茶姑娘忙碌的身影,也没有满山遍野茶香飘溢的气息,因为春茶还没有到成熟的季节!所以,这个游记,没有采茶姑娘,没有能让你看到怎么采茶,茶采回家后怎么制作成茶桌上的成品,但是可以知道一个月后要采的茶现在是什么样子的,茶山怎么样,茶山里有什么有趣的……

如果想知道怎么采茶,怎么炒茶,春茶怎么制作,没关系,可以微信联系我,我会在我微信公众号:teafor8090
里有记录。。

关于行程:

到安溪茶山,其实很简单,很多是从厦门过来的,如果是自驾,那就直接搜索目的地“安溪”,安溪茶山到处都是,不知道去哪里的话,我家的茶山可以随时去玩,随你们怎么浪

走!开始踏春了

图片 1

一出门就看到门前的溪里撒网捕鱼的,家里的生活节奏就是这样,平时劳作时忙忙碌碌,不劳作时便邻里邻居喝喝茶,串串门,抓鱼捕鸟(听起来很杀生,其实就是茶余饭后的一点娱乐节目,没有什么商业动机)。

图片 2

门前流淌着这条溪,也算是我们的母亲河,从小到大,每天都是听着溪水声入眠图片 3

小时候,伙伴们游泳嬉戏,一大半的童年都泡着这水里

图片 4

清明时节雨纷纷,额,好吧!天气好得很

图片 5

溪的下游,树也长得很任性,很会拗造型

图片 6

就算是老树,长得还是这么傲娇

图片 7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阳光,一切刚刚好,就差身旁没个伴一起踏春,算了,
不YY了

图片 8

往山上走,是不是会碰到些叫不出名字的花。从小看到大,就是不知道叫什么,但是还是很亲切,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所以有人说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其实,茶有茶的宿命,壶有壶的因果,过客有过客的约定,世间万物,都有着各自的信仰和使命。所有的相聚,都是因了昨日的萍散,所有的离别,都是为了寻找最后的归宿。

图片 9

图片 10

走到半山,遇见一片竹林,这里有山有水,有风来袭,如果我伪文艺的心浪起来,会想盖个民宿……

图片 11

再往前走,就会时不时遇见这样的场景,没错,这就是茶树,疯长的茶树。跟你以前看到到的茶树不一样对吧!这些是被茶农抛弃的茶树,久未打理,于是就长得这么疯狂。不打理的原因很多,有些是不种茶了,做其他买卖了,有的是随儿女外出,过儿孙绕膝的生活了,还有的是这几年铁观音的收益没有以前好,索性不做了

图片 12

这些茶树的茶叶都不能炒茶制茶了,都长老了

图片 13

又是一片野茶树

图片 14

花花草草

图片 15

继续往上走,看到一个蓄水池,这是很多茶农为了抵御寒冬,旱冬准备的。茶作为一种看天吃饭的农作物,必须是需要人工灌溉

图片 16

图片 17

这片茶估计是想种新茶,都枯死了

图片 18

春天,很多树都发芽了

图片 19

我家的茶园到了

图片 20

现在茶还在生长

图片 21

铁观音的芽,还需要继续生长

图片 22

图片 23

今年虽然比较冷,铁观音的春茶相比其他茶比较晚,但是长势还是不错

图片 24

不知名的花

图片 25

不知名的鸟

图片 26

不知名的花2号

图片 27

不知名的花3号

图片 28

不知名的花4号

图片 29

图片 30

不知名的花5号

图片 31

不知名的花6号

图片 32

有点像蚂蚱

图片 33

图片 34

这些是老茶树的树根,长满了青苔

图片 35

从山上往下看,下面便是村庄

图片 36

把相机镜头拉远,还会发现一些古厝群,但是很少了现在

图片 37

以前茶叶全部靠人力挑运,十分辛苦,效率很低,现在茶农把路修到山上,虽然不宽,但是摩托车可以通行。这点很重要,特别是天气热的时候,刚刚采下来的茶叶不能在太阳底下曝晒,需要及时运回到茶房,摩托车就是一个神器

图片 38

继续往山里走,去看看我家的另外一片茶园,路上往远处看,绿绿葱葱的都是茶树

图片 39

眼前这片低矮的茶树应该是种没几年,刚刚长到及膝高

图片 40

到处都是茶树

图片 41

我家的另一片茶园到了

图片 42

这片茶园处女座看了应该很舒服,整整齐齐,郁郁葱葱……

图片 43

为了补充水分,会人工灌溉

图片 44

你看到的眼前的,远处的茶园都是我家了。我,就是这片茶园的少主人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这些茶树长得真的很处女座

图片 53

图片 54

逛完茶山,也快中午了,回家吃饭

图片 55

再过个把月,春茶季节,我再把茶山繁忙的景象,制茶炒茶的过程记录下来,再发布出来!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